葉一朵硬著頭皮走過去,跟著路彥琛回公寓。

回去的時候,她突然想到,路彥琛還在發燒呢。

她趕緊開口問:"你的感冒怎麼樣了?"

路彥琛想了想,開口道:"感覺感冒好多了,還是有點低燒,估計下午就好了!"

葉一朵聽到他這樣說,皺眉道:"要不要再買點葯啊?"

路彥琛搖了搖頭,聲音帶著笑意:"不用了,有你的關心就夠了!"

葉一朵紅著臉,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剛才超市裡,路彥琛說了,他怎麼樣之後,他們倆之間的氛圍,好像一下子就變了。

葉一朵感覺,路彥琛說話,似乎完全不顧及了。

當然了,也有可能是,他說了一些引人遐想的話,導致他現在說話,她老是會胡思亂想。

他們都走到門口了,葉一朵突然開口:"午飯還是讓阿姨做吧,你感冒還沒好呢!" 路彥琛愣了愣,隨即笑著搖頭:"不用了,我可以做飯的,又不是多嚴重的病!"

葉一朵有點固執:"萬一嚴重了呢?"

路彥琛笑著看向葉一朵:"朵朵,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葉一朵一下子紅著臉,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我一直都很關心你的,好不好,趕緊開門吧!"

路彥琛低笑著,打開門,提著東西走進去。

他們剛進門,家裡的阿姨已經過來提路彥琛手裡的東西。

她拿著東西,去冰箱歸類。

阿姨還一邊問路彥琛:"先生,你們中午吃什麼,我給你們做!"

路彥琛開口道:"不用了,中午我做飯,你今天沒事的話,下班吧,明天下午再過來,工資按上班算!"

阿姨驚喜的看著路彥琛:"謝謝先生!"

路彥琛笑了笑,沒說話。

阿姨快速的整理好冰箱里的食材,給他們切了水果。

付佳佳升官記 葉一朵還是有點擔心:"你去休息吧,我總害怕你感冒加重了,萬一晚上發燒,燒傻了怎麼辦?"

路彥琛笑了笑:"朵朵,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葉一朵想到兩個人在超市裡的對話,小臉下意識的就紅了:"我一直都很關心你啊!"

路彥琛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將阿姨切好的果盤,放在葉一朵面前:"你吃點水果吧!"

葉一朵紅著臉,低頭吃水果,不敢看路彥琛。

路彥琛轉身向跟阿姨說:"阿姨,你現在收拾東西可以下班了!"

阿姨還有點不敢確定:"先生,不需要我做午飯嗎?"

路彥琛搖頭:"不用了,家裡有朋友,我們自己做就行!"

聽到路彥琛這樣說,阿姨才放心。

她快速的拿上東西就出門了。

阿姨一走,葉一朵就皺著小臉,看向路彥琛:"你還真讓阿姨走了啊!"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笑道:"不然你以為我會做飯,是騙你的嗎?"

葉一朵囧了囧:"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擔心你的身體!"

路彥琛走過去,很自然的揉了揉葉一朵的頭髮:"沒事,你去跟烈風玩,我去給你做飯,我做飯很快的!"

等到路彥琛向著廚房走去,葉一朵才抬起頭來。

剛才被路彥琛揉過的髮絲,似乎都能感覺到頭皮發熱的感覺。

葉一朵不知道怎麼形容她心裡的感覺,路彥琛似乎在一步步逼近,他的行為說話,表現的都有幾分曖昧。

可是,葉一朵還是不敢確信,他是真的喜歡自己嘛?

仔細想想,感覺這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其實,她本來想找個人商量探討一下,最起碼,說說自己的心事也好。

可是,雲夢恬這死丫頭去打遊戲了,這種事情,她都不知道要跟誰說才好。

葉一朵坐在沙發上,默默的看著廚房裡那個開始忙碌的身影,只覺得心裡有一塊,慢慢的在融化。

突然,烈風的聲音響起。

葉一朵猛地站起來,向著他房間走去。

他看見烈風躺在床上,笑嘻嘻的看著自己。

葉一朵笑了笑,走過去坐在他旁邊的椅子上:"怎麼了?喊我有事嗎?烈風。"

路烈風笑著點頭:"我……爸爸是不是在做飯?"

葉一朵戲謔的看了他一眼:"喲,現在喊爸爸這麼自然了,也對,他現在的確算是你名副其實的爸爸了!"

路烈風聽到葉一朵戲謔的話語,有點不好意思:"朵朵阿姨,你別笑我了,我感覺,我爸爸收養我,主要原因還是你!"

葉一朵的眸子閃了閃,有些心虛:"因為我,怎麼可能!他收養你是因為喜歡你,跟你有緣分,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看著葉一朵的情緒,突然反應這麼大。

路烈風一副小大人的模樣,煞有其事的開口道:"你這麼反常,心裡肯定有鬼,人家都說了,解釋就等於掩飾,掩飾就等於確有其事!"

路烈風的一句話,說的葉一朵小臉通紅:"你這熊孩子,跟誰學的這麼多亂七八糟的話!"

路烈風笑了笑:"朵朵阿姨,我可不是跟誰學的,我說的是實話啊!"

他說完話,還無辜的看著葉一朵。

葉一朵對他這個樣子,根本就沒轍,畢竟,他才是個六歲大的孩子而已。

她沒好氣的看著路烈風:"以後不許再說這種話了,知道了嗎?尤其是在你爸爸面前,更不能亂說!"

路烈風癟了癟嘴:"我沒有胡說,我說的都是真的!"

葉一朵無語了:"你要是再繼續這樣,我就不陪你玩了,我要回學校了!"

路烈風聽到葉一朵這樣說,立馬傻眼了:"朵朵阿姨,你別走啊,我不說了,好不好,我答應你,在我爸爸面前,不會亂說這些!"

看到路烈風著急的樣子,好像她真的要走了一樣。

葉一朵的心瞬間就軟了。

她無奈的看著路烈風:"好了,逗你的,別著急,我不走的,我不僅不走,今天晚上可能還會住在這裡呢! 名門暖婚

路烈風頓時驚喜不已:"真的嗎?那你以後,是不是周末都會住在這裡,每周末都來陪我啊?"

路烈風的眸子很亮,一臉驚喜的表情。

葉一朵看著他這樣子,實在不知道怎麼拒絕。

她模稜兩可的說道:"這裡現在是你和你爸爸的家,我是個外人,住在這裡一兩次還行,怎麼可能每周末都來呢,那像是什麼樣子,你就好好住在這裡,我有時間就會來看你的,你爸爸肯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路烈風的表情有些委屈:"可是,我會想你的,朵朵阿姨,是不是只有家人,才能住在一起啊?"

葉一朵看著路烈風有些失落的表情,有些心疼:"恩,只有家人,才能住在一起,無親無故的住在一起,說不定還會招人閑話! 重生之最佳編劇

聽到葉一朵這樣說,路烈風的表情立馬有些沮喪:"我以前就一直很我爸爸住在一起,現在,我爸爸出事了,我跟新爸爸住在一起,我還是沒有媽媽,我真的好想有個媽媽啊,朵朵阿姨,你來當我媽媽不好嗎?我們就變成一家人,可以住在一起了,不是嗎?"

葉一朵哪裡能想到,路烈風是為了撮合她跟路彥琛,才這樣說的。

她只是單純的以為,這個孩子想要一個家,他又跟自己和路彥琛最親近,所以才這樣說。

她有些無奈:"烈風,這不行,我跟你爸爸只是……朋友,我不能說當你媽媽就當你媽媽啊,再說了,我大學還沒有畢業,我還是個學生呢,準確的說,我其實只比你大十一歲而已,我會把你當成家人,可以,當你媽媽我覺得,還是不合適,你喊我阿姨就行!"

聽到葉一朵的解釋,路烈風的小臉,明顯耷拉下來了。

他委屈的看著葉一朵:"那你以後,真的會經常來看我嗎?朵朵阿姨?"

葉一朵點點頭:"當然會,我答應你的事情,肯定不會食言的!"

路烈風不甘心的揉了揉眼睛:"我真的好想跟你一起生活,朵朵阿姨,我只要一想到,有別的女人住進這個家裡,讓我喊她媽媽,我就受不了,我就接受你跟我爸爸兩個人!"

葉一朵大囧,這……她該怎麼說呢!

雖然路彥琛今天也表現出了一些曖昧的舉動,可是,這距離結婚成家,還遠著呢!

鮮妻抗議:餓狼請節制 路烈風現在說想要自己當他的媽媽,葉一朵還是覺得,有點天方夜譚的。

她很是耐心的跟路烈風說:"烈風,你不能這樣想,你爸爸收養你,是為了讓你有一個好的生活,可是,你不能因為他給了你一個合適的身份,就去要求他做什麼,尤其是,不應該讓他為了你,犧牲自己的婚姻,他不管是我跟我,還是跟別人在一起,你都要努力支持他,你懂嗎?"

葉一朵這些話,說的很是嚴肅。

路烈風有點被她的鄭重其事嚇到了,他傻傻的點點頭,不敢說話了。

其實,他是按照路彥琛的指示,他只是想把路彥琛和葉一朵綁在一起而已。

這其中有路彥琛的意思,也有他自己的私心。

他是真的喜歡葉一朵,想讓她給自己當媽媽。

可是,現在看葉一朵的表情,自己好像弄砸了呢!

看著路烈風一副做錯事情的模樣,葉一朵有些無奈:"烈風,我跟你說的話,你一定要記住,以後不能說太出格的話,我給你打開電視,你看會動畫片,我去看看你爸爸午飯做的怎麼樣了,午飯好了,我們過來抱你去吃飯!"

路烈風乖巧的點點頭。

葉一朵給路烈風打開電視,就從他房間出去了。

其實,她心裡也覺得有些詫異,路烈風並不像是那麼沒有分寸的孩子。

可是,他今天說的這些話,的確是沒有分寸了。

路彥琛收養他才多久呢,他不應該干涉路彥琛的生活的。

葉一朵心裡是這樣想的,她不知道的是,其實,路烈風的想法,都是經過路彥琛暗示的。

她悶悶不樂的從路烈風房間走出來,度步到廚房門口。

路彥琛正在切菜,看他切菜的功夫,就知道,他一定是個會做飯的。

葉一朵看著路彥琛的背影,有點出神。

這個男人,她是真的很喜歡。

畢竟,在心裡追逐了十幾年的人,跟旁人總是不一樣的。 被感動到,差點掉眼淚的費亦行,趕緊把眼淚逼回眼眶,後邊還那麼多人看著,他怎麼能哭紅鼻子被人笑話,深呼吸一口氣后,恢復平時一副架勢的樣子,回頭看了眼剩下的人,「你們把周圍都包圍起來,不能讓人進來和出去。」

「是,費哥。」

此時比紀澌鈞先一步趕到空門寺的喬隱,發現不少門都鎖上了,兩人只能翻牆進去。

很快到了密室外面,和跟蹤董雅寧的人碰上頭。

一個臉上帶刀疤的男人,指著後面,「之前,怕出事,那裡有一個缺口,用來炸密室的,董雅寧進去的時候,好像手上就帶了一個定時炸彈。」

「就她一個人?」

「確定了,就她一個人。」

看到喬隱要進去,王珩忙跟過去,「隱哥,裡面有炸彈,還是我去吧。」

「她現在最相信的是我,除了我,其他人接近都有危險,你們都別跟過來。」將王珩抓住自己的手推開,「不知道炸彈的威力有多大,總之你帶著他們幾個,走遠點。」

「隱哥,我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把你一個人丟下的,我要跟著你……」

「別說這種意氣用事的話,我不能讓你們做無謂的犧牲。」當王珩再一次揪住他衣服時,喬隱就知道王珩鐵定是不會走的,只能沖著後邊的人揮手,讓他們把王珩帶走。

「隱哥,我不走,隱……」

揚起手直接將王珩打暈。「快走,別回來。」

「知道了。」

王珩被人帶走後,喬隱立刻前往密室。

密室里。

一桶冰涼的水潑過來。

躺在地上的木兮,嗆醒后,睜開眼,就看到周圍是一片黑漆漆被大火焚燒遺留下痕迹的牆壁。

這裡是哪裡?

木兮剛爬起身,一個東西就揮了過來,下意識揚起手擋住的木兮,胳膊瞬間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

痛到往旁邊走了幾步,木兮低頭就望見自己袖口被劃出一道破口。

「賤人,你終於落到我手上了,今天我就要讓你試試生不如死的滋味。」揚起手的董雅寧,準備第二鞭甩過去。

在後退避開打來的鞭子時,木兮在慌亂之中摸到了東西,不知道是什麼,拿起就砸過去。

正甩著鞭子的董雅寧,臉上的紗布被東西擊落後,董雅寧立即捂住刺痛的臉,「賤人,死到臨頭你還敢反抗我!」

惱羞成怒的董雅寧,丟下鞭子后,衝到一邊,撿起槍對著木兮。

「咚——」

就在這個時候,關緊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被嚇到的董雅寧,槍打偏了,看到那擦出火花的地方,木兮嚇得哆嗦一下,咽了口唾液。

看見門從外面推開,木兮趕緊沖向門口逃跑,進來的人,正好擋住了木兮的去路。

「喬總?」

沒看清來人的董雅寧,以為有人找到這裡來了,拿起槍就對著門口扣下扳機。

在木兮還沒反應過來董雅寧開槍時,喬隱已經轉身將木兮抱在懷裡。

後背挨了一槍的喬隱,痛到皺著眉。

「快走。」喬隱想把木兮往門口推。

看到破門而入的人,想救木兮,董雅寧立刻朝著門口開了一槍攔截木兮逃跑的去路。

「咚……」

沒走成的木兮,被喬隱拽住胳膊往安全的地方拉。

槍口對著兩人,挪步到門口的董雅寧,用手把門關上。

當她穩住腳步時,董雅寧忽然發現,這個背影太熟悉了,難道……

「喬隱!」不可能,他怎麼能站到自己跟那個賤人中間。

在董雅寧帶著憤怒和絕望喊出這個名字時,木兮才清楚的意識到,喬隱不是來幫董雅寧的,她很意外,一直以來,扮演著敵人角色的喬隱,此刻會救了自己。

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的喬隱,看著懷裡眼神帶著詫異和驚訝的女人,小聲說道,「你別管我,找到機會就跑,絕對不能回頭。」他不能告訴木兮這裡有定時炸彈,否則,以她的性格,肯定不會丟下他一個人走的。

說完,喬隱就把木兮往旁邊推。

轉身想去控制住董雅寧的喬隱,當他剛正面對著董雅寧時,對著他的槍口就連開了數槍。

Views:
8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