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樣東西差不多都有一個人那麼高。

「這是什麼?」蘇錦溪也懵了。

「剛剛快遞送到咱們銷售部去了,我給你送過來的,蘇助理,是不是你男朋友送的啊?」

蘇錦溪搖搖頭,「我不知道啊。」她有男朋友嗎?

蒂芙尼放下了文件,驚嘆道:「天吶,這個熊全是用糖果做的,這麼多糖,牙齒都會吃掉吧?」

「這,這些糖全是國外進口的高級糖果,平實一百多塊就只有一點呢,這麼多糖果得要多少錢!」

「不止糖果,還有蛋糕,我的天,蘇助理,你男朋友是要把你給喂成大胖子吧?」

蘇錦溪半天都沒反應過來,她只給師父說了她不開心要吃糖果。

愛情是碗青春飯 可是她師父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哪裡上班,難道是三叔送的?可是有這麼巧合嗎?他幹嘛送自己糖果呢?

「前輩,有送貨人信息嗎?」

「快遞員送了就走了,沒有送貨人信息,蘇助理,難道你不知道誰送的?」

蘇錦溪搖搖頭,會是師父嗎?她覺得是又不是。

在遊戲里他都從來沒有給自己送過一分錢的東西,這些進口糖果起碼也要十幾萬了。

「一定是哪個暗戀你的人送的,蘇助理,這麼多糖你吃的完嗎?」

蘇錦溪搖頭,「前輩你們等一下,我拆開分你一些吧。」

「見者有份哦。」幾個女秘書也都來了。

蘇錦溪準備拆開包裝,看到糖果包裝得這麼好她都不忍心拆開。

「蘇助理,你等等!讓我拍張照片發朋友圈。」

「對啊對啊,我也要拍,這也太浪漫了,我怎麼就遇不上這麼好的人呢?」

拜託殺手認真點 於是秘書辦公室變成了拍照背景台,大家輪番照相,蘇錦溪也是無語了。

「蘇助理,這麼經典,你不照嗎?一會兒被弄亂了就來不及了。」

蘇錦溪拿出手機照了一張,只是和其她人不同的是她沒有自拍,只拍了自己的一隻手。

趁著其她人還在自拍,合拍的氛圍之中,蘇錦溪發了一條朋友圈。

不管你是誰,謝謝你在我難過的時候給了一個大大的驚喜。

司厲霆看到這條狀態,薄唇優雅的勾起。

用T的名義給蘇錦溪評論了一句,「這麼多糖果,小徒兒都不孝敬一點給師父的?」

蘇錦溪看到這條回復蹙眉,真的不是他嗎?

自己給他一人說了,下午就收到糖果,這也太巧合了一點。

如果是他送的,他怎麼不承認?而且他一個大宅男有這麼多錢送糖果?

網遊之神荒世界 司厲霆要是知道她後面這句話還不得氣死。

「好了,我們拍完了,蘇助理你可以拆開了。」

「好。」

蘇錦溪開始拆糖果,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抽掉第一個,後面連鎖反應倒下。

蘇錦溪坐在糖果堆里,感覺就像是童話世界一樣浪漫。

助理們趕緊又給蘇錦溪拍了幾張,太震驚了,這麼多糖果。

蘇錦溪分了一些糖果給銷售部的人,其它部門的人知道這件事,一個個紛紛來秘書部要糖果。

反正這麼多糖果蘇錦溪也吃不完,分給大家她心情更好。

唐茗坐在辦公室里覺得今天似乎有些不太尋常,似乎來這一層樓的人有點多。

「詹助理,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嗎?」唐茗看著手裡還拽著一根棒棒糖的人問道。

詹助理趕緊將棒棒糖收到口袋裡正色道:「唐總,是有人給蘇助理送了很多糖果。」

「嗯?什麼糖果。」

「就是用糖果堆起來的娃娃,一共有四個,全是國外的高級進口糖,有心又很貴呢。

蘇助理吃不完就分給其他人,所以其他部門的人都來要糖果了。」

唐茗的表情很不好看,「誰送來的糖果?」

「不知道,對了,我這還有照片呢,你看一下。」

詹助理將蘇錦溪被糖果包圍的照片放了出來,那規模顯然比唐茗想象中還要大。

蘇錦溪在五顏六色的糖果中間就像是糖果精靈一樣,她笑得那麼純粹無邪。

之前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就像是只小刺蝟,現在有人送了幾顆糖就笑得這麼開心。

唐茗有點堵心,自己給她的信用卡刷一火車的糖果都用不完,到現在為止她一分都沒動過。

詹助理看到唐茗心情似乎不好的樣子,趕緊溜了。

「唐總,我還有事情沒處理好,我先走了。」

唐茗越想越惱火,目前他知道和蘇錦溪不清不楚的已經有簡韻、她說喜歡的人、黑金卡的主人、帝凰總裁,現在又來了一個給她送糖果的無名氏。

看樣子蘇錦溪的行情比他想象中還要好,明明她是自己的太太!

唐茗起身去了秘書辦公室,辦公室除了絡繹不絕的人之外,蘇錦溪像個愛心小天使一樣。

「大家不要擁擠,一個一個的來,都有哦。」

「謝謝蘇助理,你不僅人美還大方,你男朋友找到你也是福氣啊。」

「就是就是,蘇助理,你男朋友一定很有錢吧?」

蘇錦溪有些害羞,「這個不是我男朋友送的。」

「那就是追你的人咯,嗨呀,好羨慕蘇助理喲。」

「咳咳……」唐茗咳嗽道。「唐,唐總!」大家瞬間變了臉色。 唐茗臉色陰沉,「都逛街呢?」

「唐總,我們馬上就走。」

見到唐茗生氣,誰還敢繼續留下來分糖果?

蘇錦溪的糖果已經被分走不少,剩下的只有十分之一。

饒是這十分之一的糖果也夠她吃很久了。

「蘇助理,看來你是將我這處當成貧民窟,你在這贈粥施米是吧?」

一開始蘇錦溪就知打算給熟悉的人分一些糖果,誰知道大家都跑來了,她又怎能不給呢?

唐茗臉上帶著怒氣,她自知理虧,沒有開口回應,只默默的收拾自己的糖果。

「詹助理,將這堆垃圾清理了。」唐茗一想到這是別人送給她的心情就不爽。

蘇錦溪猛的朝著他看來,「這是我的東西,你憑什麼清理?」

「就憑你嚴重擾亂了公司制度,我就處置這些東西的權利,蘇助理,看來是我對你太好了一點,你才有這麼多時間玩這些花樣。」

蘇錦溪頭一次知道唐茗不僅霸道還不可理喻,「是你沒有給我安排任何事情。」

「覺得清閑了是吧?好,從明天開始,她們三人的事情都交給你一個人做。」

正塞了一顆巧克力的蒂芙尼嚇得差點沒被巧克力噎死,「唐總,我就只吃了這一顆糖,你不要開除我啊!」

「是啊唐總,我們……」

「不是開除你們,只是念你們辛苦給你們放放假,先放一周,你們帶薪休假。」

幾人面面相覷,有這麼好的事情?還說唐總只是想要單純整蘇錦溪?

兩人的關係更讓她們看不明白了,既然老闆都發話了,一個個也只得謝恩。

「謝謝唐總。」

「一會兒你們教一下她要做些什麼,詹助理,還愣著幹什麼?」

詹助理也都嚇懵了,唐總最近發火的頻率有點快啊。

蘇錦溪攔在了他面前,「要我做事沒問題,但這是東西是我的,誰也沒有處理權!」

雖然蘇錦溪沒有給司厲霆打電話,但她覺得很大可能就是司厲霆送的。

「蘇助理,你就不要為難我了,這是唐總的命令。」

詹助理為難的站在場中,看著蘇錦溪柔柔弱弱的,這倔起來就像是一頭小牛似的。

蘇錦溪直接走到了唐茗面前,「唐總,我不許你動這些糖。」

魔法塔的星空 「如果我非要動呢?」唐茗面容冰冷,他就搞不懂了,不過就是一些破糖果。

她要是喜歡,自己也可以給她買,他就是看不慣她臉上的笑容是為了別人而綻放。

「那你試試看,大不了我們魚死網破!」

蘇錦溪筆直的站在場中,一向給人溫柔性子的她此刻卻是異常冷漠,不屈不撓的看著他,眼裡沒有半點退縮之意。

原來在她有想要保護的東西面前,她也能如此強硬。

唐茗推了推眼鏡,鏡片反射出一道光芒,「你是在威脅我?」

「唐總,這是我的底線,你要是敢動,我們都別好過!」

場中的氣氛異常怪異,大家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蘇錦溪和唐茗。

這女人也太膽了吧,竟然敢威脅唐總!

不過話又說回來,蘇錦溪拿到了唐總什麼把柄呢?

一時之間大家的八卦之魂在燃燒,很想要聽出一點名堂來。

唐茗一腳踢開了糖果,「你的底線就是糖果?我算是領教到了。」

看著他惱怒離開的背影,蘇錦溪的身體才放鬆下來。

詹助理看到這一幕哪裡還敢動,顯然是蘇錦溪贏了唐茗,唐總妥協了。

蘇錦溪蹲下身開始整理起糖果,看著她一個人蹲在地上的模樣,大家也有些於心不忍。

「蘇助理,我們幫你吧。」

「不用。」蘇錦溪眉頭緊皺在一起,眸光一片冰冷。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敢去打擾蘇錦溪。

「詹助理,唐總剛剛說的話是真的嗎?真給我們放一周的假。」

「話都已經說了出來,看來唐總是動真格的,你們今天務必要將手頭的工作和蘇助理交接好。」

「好的詹助理,那我去把任務表整理出來。」

對於唐茗的幾大助理來說就是天大的好事,她們平時哪裡有這麼長的假期,還是帶薪休假。

「有一周的假期呢,咱們出國玩吧。」

「算了,我可不敢出國,萬一唐總改變主意了,我就到宅在家裡追劇。」

「你這個大宅女,我要出去浪幾天,想想就覺得美好。」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蘇錦溪則是一個人整理好所有糖果。

她不知道為什麼好端端的唐茗說變就變,剝開糖紙吃了一顆,嘴裡甜甜的心裡卻是苦的。

給司厲霆發了一條信息,「三叔,糖果是你送的嗎?」

司厲霆想了想,與其否認讓她誤以為是別人,還不如直接承認。

「喜歡嗎?」

蘇錦溪看到那三個字的時候心中一暖,「嗯,我很喜歡。」

沒有告訴司厲霆發生了些什麼事,她又剝開了一顆糖,這一次不僅甜在了嘴裡,心裡也是甜甜的。

將糖果收拾好,蘇錦溪和她們做了交接。

秘書處理的事情比較瑣碎和冗雜,必須要很心細,稍微粗心一點就會犯下大錯。

等交接好的時候已經到了下班時候,「蘇助理,這一周就拜託你了,要是有不懂的就給我們打電話。」

「我們先走了。」

「下周見。」蘇錦溪看著自己謄抄了整整十頁的注意事項以及最近唐茗的行程,看來今晚還要做些功課了。

等她收拾好下班,公司的人基本上已經走得七七八八。

蘇錦溪將剩下的糖果分成幾份,每天帶一些回家就好。

走到公司樓下,唐茗的車子停在路邊。

蘇錦溪現在別說是看到唐茗,就算是看到他的車都覺得礙眼。

「上車。」

「唐總,這已經是下班時間你沒有權利命令我,我坐公交車!」蘇錦溪直接繞過他。

「蘇錦溪,你現在是我24小時貼身助理,你沒有下班時間。」

蘇錦溪氣得眼睛瞪的大大的,恨不得用眼神殺死他。

「不過貼身助理的工資比普通助理多三倍,還有加班費等一系列補償費用。

念在你一人幹了她們三人的事情,工資再漲三倍,所以你的月薪在十萬以上。」

十萬!蘇錦溪瞬間氣焰就消了些,算了,她還是不要和錢過意不去了。

開車門坐到了後面,唐茗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蘇錦溪的脾氣他大約也已經猜到了些,自己給她的卡她一分錢沒動,之前上大學的時候還處處做兼職。

可想而知她這個人比較獨立,她不喜歡依靠別人。

「唐總,今晚你是沒有行程,你要帶我去哪?」

蘇錦溪認出這不是她回家或者回唐家的路,唐茗有些詫異,「你知道我沒有行程?」

「我把你這一周的行程表都記下來了,不過以防萬一,我還要回去多看幾遍,做一些備註。」

「或許,你更適合當我的助理。」唐茗若有所思道。

蘇錦溪關心的只是A組的事情,「你之前說不會讓A組降級,這一個月就只剩下十幾天。

最近也沒有什麼新的訂單,就算是有,萬一她們沒有在這段時間簽訂合同也不算業績,還不是要降級。」

「你不過就去了銷售部幾天時間,你犯得著這麼為她們著想?況且你不過就是珍妮手中的一顆棋子而已。」

蘇錦溪平靜道:「我知道,我是她們的棋子,難道我不是唐總你的棋子?只有站在頂端之人,才握有所有人生殺大權的能力。」

唐茗有些感嘆,「有時候我覺得你單純天真還有點傻,但現在我卻是覺得其實你比誰都看得透徹,你只是太過於善良,若你能收起你的善良……」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