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

他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那架勢,彷彿要把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咳嗽出來似的。

清歡嚇了一跳,連忙走上前,幫他拍背。

「你怎麼了?」

「我沒事。」傅靖安說著,卻是捂住了嘴巴。

過了好一陣,他總算止住了咳嗽。

卻悄悄地把手背在了身後。

清歡察覺到不對,強行把他的手拉了出來,卻見他掌心一片觸目驚心的暗紅。

「你……」

「我沒事,你用不著替我擔心。」傅靖安欲蓋彌彰。

清歡蹙了眉頭,「你是不是得了什麼嚴重的病?如果是的話,我帶你去醫院,好好地看一下。」

「不用去了,去了也沒用的。我已經看了很多醫生了,我得的是晚期癌症,根本無法治癒。醫生說,我只有兩年的活頭了。」傅靖安黯然道,「原本,我想跟你度過最後的兩年的……可現在,我還是放你自由吧,省的拖累了你。」

「清歡,你一定要活得開心幸福。」

他說完,拖著沉重的身子,一步步的往前走。

清歡於心不忍。

她知道,他落得今天的地步,很大程度是因為她。

現在……

他得了癌症,她再放任他自生自滅。

豈不是良心狗肺嗎?

跟畜生有什麼差別?

清歡最終,還是邁開步子,追上了他:「你留下來,我照顧你吧。」

「不,我不會留下的。」傅靖安搖頭說,「再則,你家裡人也不會同意,你跟我在一起的。」

「我會說服他們的。」清歡道,「你只剩下兩年了,難道要孤零零的一個人走嗎?」

傅靖安:「……」

見他沉默,清歡握住了他的手,說:「喬崢,我會陪著你,走完你人生最後一段時光的。」

傅靖安聽言,伸手想要抱住她。

可還沒碰觸到清歡,便被她閃躲開了。

「對不起……我現在還沒法適應。」

「沒事的,我們慢慢來。」

他有耐心,等到她完全接納自己的那一刻。

……

容月兒給了兩人半個小時的談話時間。

然後,拚命地催清歡離開。

再晚,歌劇院那邊就要露餡了。

傅靖安很是捨不得清歡,可也沒辦法。

只能放她們走。

……

兩人回到歌劇院,恰好慕家的保鏢走到女衛生間門口。

見她們倆從另一邊回來。

保鏢面露疑惑,「清歡小姐,容小姐,你們倆去哪兒了?」

清歡鎮定的拿出爆米花,說:「我吃完了,又新買了一桶,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嘛?」 第2242章雙生花:陪著他,走完最後的兩年時光

保鏢依然有些懷疑,可還是搖頭,「沒問題。」

「嗯,那我們就繼續去看歌劇了。」

話說完,清歡帶著容月兒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容月兒長長的舒了口氣,擦了把冷汗。

好在沒什麼大問題。

不然,她可要被兩家的家長給胖揍一頓了。

趁著其他人沒注意,容月兒又低聲吩咐清歡道,「你可要答應我,以後都不能跟喬崢見面了。我今天是冒著很大的風險呢。」

清歡低聲說:「我怕是沒法答應你。」

容月兒:?

「喬崢癌症末期了,我不能放任他不管。我會照顧他,直到他去世。」清歡一臉認真。

容月兒震驚道,「他得了癌症?沒跟我說呀。」

「他也沒跟我說,是我發現他在吐血,逼問之下,他才坦白實情的。」清歡心裡生出難過,「都是因為我,他才會變成這樣。」

「……」

容月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喬崢的確可憐。

但清歡也很可憐呀,好不容易過上平靜的日子,又要照顧一個癌症末期的人。

這造的什麼孽?

容月兒後悔,讓清歡跟他見面了。

可這世上哪有後悔葯呢?

……

看完歌劇,容月兒送清歡回慕家。

路上——

她還勸清歡,「你再好好考慮下這事,清歡,有時候做人還是要自私點的。不要老想著別人。」

「嗯,我知道。」

清歡點頭,拍了拍她的肩膀,沒再多說話。

容月兒百爪撓心。

最終,兩人還是分道揚鑣,各回各家。

……

晚上。

清歡想著喬崢吐血的畫面,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正煎熬的時候。

聽到門口傳來了咚咚的敲門聲。

她坐起來,打開了門。

葉簡汐站在門口,說:「還沒睡?」

「嗯。」

清歡請母親進來。

葉簡汐坐到她床上,沉默了片刻,說:「保鏢跟我說,你今天和月兒出去看歌劇的時候,消失了大概半個小時。清歡,你能告訴媽媽,你們倆這段時間去哪兒了嗎?」

清歡早就料到,保鏢會跟母親彙報情況。

且,她也沒打算繼續隱瞞了。

於是,攤牌:「媽,我去見喬崢了。」

葉簡汐心頭一沉:「我不是說了,不讓你去見他嗎?為什麼你不肯聽話?你是不是要氣死我,你才甘心?」

「媽,你以前老教我,要知恩圖報。喬崢為了我家破人亡,自己落得毀容和殘疾的下場……我又怎能置他於不顧?再說了,他現在患了癌症,沒兩年活頭了,我只想好好照顧他,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這也不行嗎?」

「你說什麼?喬崢得了癌症?」葉簡汐一臉震驚。

「嗯,而且是末期,治不好的。」清歡坐在母親身邊,低聲說:「我對不起他。如果他最後兩年,我也不能陪著他。那我以後想起來,只會對他越來越愧疚。媽,我拜託你,讓我陪他兩年時間,可以嗎?」

「不是我不答應,而是這事確定了嗎?他還那麼年輕……」

葉簡汐不敢相信。

清歡說,「他已經找了好幾個醫生,確定了病情,的確是真的。」

葉簡汐沉默了下來。 第2243章雙生花:大結局上

喬崢的命運實在坎坷。

受過的磨難,多的數不勝數。

她真的很心疼他。

「媽……求求你了,讓我陪著他最後兩年。」清歡道,「等送走了他,我保證會回家,安安心心的陪在你跟我爸身邊。」

清歡滿臉懇求。

葉簡汐鼻子抽動了幾下,紅了眼眶:「你這個傻丫頭,怎麼總那麼心軟呢。」

喬崢可憐。

但她的清歡,何嘗不可憐呢?

有時候,她寧可清歡狠心點。

也不希望她跟喬崢再有任何瓜葛。

「媽,你不是常跟我說,傻人有傻福嗎?我相信,一定會一切都會峰迴路轉的。」清歡擠出了一絲笑容道。

葉小西摸了摸她的腦袋,道:「你再讓我考慮考慮吧。」

「好。」

清歡投入母親的懷抱里。

沒再說話。

……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葉簡汐都沒給清歡明確的答覆。

邪魅總裁偷心計:圈養小嬌妻 而清歡本來也不著急。

耐心的等著。

可傅靖安等不了,見清歡遲遲沒給回復。

他假裝再次犯病,住進了醫院。

而這次……

清歡實在不忍心,下定決心,給父母留下了一封信。

偷偷地帶著傅靖安,飛去了他想去的馬爾地夫。

在那裡——

傅靖安邊假裝接受治療,邊向清歡得寸進尺的懇求,與她舉行婚禮。

醫生在傅靖安的授意下。

佯稱傅靖安治療效果不佳,只有三個月的壽命了。

清歡最終妥協。

在當地的一家教堂里,跟傅靖安舉辦了簡單的婚禮。

之後的三個月……

她始終寸步不離的守著他。

期間——

傅靖安好幾次想跟她發生親密的關係。

清歡都拒絕了。

她對眼前的『喬崢』沒有任何感覺,大多數記憶,也彷彿如花隔雲端。

所以,每次他親近,都會排斥。

傅靖安本想生米煮成熟飯,再帶以寧回家,向眾人公開自己的身份。

如今計謀不成,愈發暴躁。

時不時地還發脾氣。

清歡以為,他是臨近死亡,才會這樣。

愈發包容他。

……

當兩人的矛盾愈發深刻時——

方樂蓉偷偷尾隨來了馬爾地夫,把傅靖安邀了出來,嘲笑道:「你費盡心思,甚至不惜把自己搞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偽裝成其他人,同她結婚,可最終,不是什麼都沒得到嗎?」

「傅靖安,你輸了。認了吧。」

方樂蓉唇角微微上揚,滿是嘲諷。

傅靖安喝完酒杯中的酒,瞪著通紅的眼睛,揪住她的衣領道。

「你給閉嘴!」

「我偏不……傅靖安,明明我才是陪伴你最近的那個人,為什麼你眼裡始終沒有我,只有她呢?」

方樂蓉一臉絕望。

她始終在等傅靖安回頭。

可等來的卻是他與清歡結婚,這讓她怎麼受得了?

「滾!」

傅靖安不想再跟她多言。

Views:
6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