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眼底,又觀察了一下面色和口腔,兩個醫生的表情一下子就嚴肅了起來。

「病人的情況現在十分危急,需要馬上送到搶救室去!晚了恐怕就來不及了!」

這種人命關天的當頭,顧可彧也只能暫時放下心中對她的厭惡和仇恨,在旁邊拚命的跟著點頭。

兩個醫生又招呼了一聲,這才又跟著新來的三五個護士,一起浩浩蕩蕩的把王翠芬往搶救室推,顧可彧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

她覺得今天的事情自己也不是沒有責任,王翠芬看見自己就氣得大呼小叫,再加上自己走的時候,好像又撞到了她一下,雖然很輕……但那也說不準啊。

搶救室的燈亮了起來,顧可彧獃獃的站在外面,靠著牆壁垂著頭,給唐黎佳買的早餐已經涼透了,散發出油膩的氣味,讓人心裡沒由來的煩躁。

顧可彧等待著,心裡焦急,雖然她和王翠芬也只是名義上的母女,但今天若不是因為王翠芬跟自己吵吵嚷嚷,事情也壓根不會鬧到這個地步,本來最近出的事就已經夠多的了。

又加上了這麼一樁,顧可彧覺得自己簡直太倒霉了!

顧可彧靠在醫院冰冷的走廊上,心裡難免覺得有些愧疚,如果自己當時假裝看不到王翠芬,並且堅定的什麼都不跟她說就好了。

事情就不會鬧到現在這個樣子,兩種複雜的情緒在顧可彧的心裡交織著,讓她整個人都更加煩躁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對顧可彧來說卻像是精神上的凌遲一般,時間過得實在是太慢了,而且她感覺自從那些人進去之後,手術室里就再也沒了動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門突然砰的一聲打開了,一個醫生走了出來,眉宇間全都是焦急和煩躁。

他摘掉口罩,語速極快的對顧可彧說:「病人現在情況十分危急,而且還有許多舊症,情況比我們想象的要糟糕的多,建議還是給她做一個全面的檢查,這樣我們也好討論後續的方案。而且你們家屬也要做好心理準備……」

醫生說到這裡嘆了口氣,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像是不忍心般的搖了搖頭。

滄瀾異界傳 顧可彧聽到他的這番話不由得心跳加快,難道真的出了什麼大事兒?

「那我現在就下去交錢!」

事到如今,顧可彧也只能答應了下來,接著跑上跑下的把所有手續都給辦齊全,最後才又去一樓交了費用,這時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離開了醫院。

雖然她現在也很想去探望一下唐黎佳,但是被王翠芬這麼一攪和,她實在是沒有心情了,與其這樣把負面情緒帶給唐黎佳,還不如壓根就不要去看她。

打定主意之後,顧可彧就打車回到了酒店,回到了熟悉的房間里,她的心好像才終於安定了下來。

最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光是這家中心醫院,就已經住了這麼多自己認識的人,看來最近是真的犯水逆,以後一定要處處多加小心才行。

顧可彧原本想要休息一下,但卻睡不著,只好走到窗邊,俯視著腳下的車水馬龍,心裡卻沒有來的感覺到了不安。

外面的晴空萬里和熱鬧喧囂,好像都跟自己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她明明渾身都沐浴著陽光,可是心裡還是隱隱約約的發冷。

最近倒霉的事情實在太多,幾乎是在她承受的邊緣,如果事情再不好轉,她不確定自己還撐不撐得住。

第一天,顧可彧起了個大早,把自己收拾打扮好趕去了劇組。

那個葯果然十分管用,她的腳現在已經基本上不會疼了,也絲毫不影響他正常的行走,輕輕的蹦蹦跳跳也是可以接受的。

顧可彧帶著必備的藥膏和平時拍戲會用到的小東西,匆匆忙忙的趕到了劇組,然後就坐到化妝間里,準備溫習一下劇本。

即使只有昨天一天沒有拍戲,但還是會擔心自己會生疏,所以這個時候要拚命的補習。

她正看劇本看的入迷的時候,化妝間的門突然被人砰的一聲給打開,顧可彧驚了一下,渾身的毛孔都開始冒出冷汗。

上一次在化妝間里發生的事情,就像一個噩夢始終籠罩在她的心頭,她不敢回想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自己又是怎樣驚心動魄的逃出升天。

所以她現在只要聽到門的聲響就會心驚肉跳,這時,門又被人大力的關上,很顯然是有人進到了化妝間里。

可是顧可彧不敢回頭,她死死的捏著手中的劇本,眼眶已經微微泛紅,不過好在這時身後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顧可彧,好像劇組裡面有給你的臨時加戲,你就在這趕緊試一下吧。」

回過頭去看到是副導演那熟悉的面孔,顧可彧這才舒了口氣,不過聽到要試戲,她還是有些疑惑。

連導演都沒說要試戲的事情,現在怎麼是副導演來通知自己呢?

「劇本很早以前就已經定好了,怎麼會現在突然要給我加戲呀?」

副導演聽到她的問題,眼神明顯的閃躲了一下,但還是語速很快的說道:「這都是杜亞生導演安排的,其他的,他也沒有跟我詳細說,不過待會就要拍戲了,你還是快點試一下吧,不然磨磨蹭蹭的又要惹導演生氣了。」

顧可彧本來還有些疑惑,但是一聽到杜亞生導演的名字,她不由得立刻就安心了下來,畢竟杜亞生是個為了工作可以犧牲一切的人,他是不會在工作問題上開玩笑的。

「那我看一下吧。」

顧可彧伸手接過了劇本,卻發現劇本並不是列印好的,而像是倉促之間的手寫,上面是要求她發火,並且是那種要吞沒一切的憤怒,看上去非常的極端,她手裡拿著那張紙琢磨了一下問道:「就算要試戲,我也應該有搭檔吧?自己一個人怎麼演啊?」

副導演焦急的撓了撓頭:「你就對著這個凳子演吧,現在時間還太早,演員們都沒來呢,不過導演對這個要求很急,你還是快點吧!」 其實最近一段時間,周遠華很滿意,雖然自己沒有了公司,但是周遠華在外面的地位提高了很多,不管是參與老朋友的聚會,還是其他人的開張,只要是周遠華到場,那絕對就是最尊貴的貴賓,幾乎都要跟縣裡的領導一個檔次了,原來的時候,周遠華也沒有這樣的級別,這全部都是李天帶來的,周遠華自己心裡也明白。

當初李天跟周蕊剛剛在一起的時候,周遠華的確是有些不願意,那個時候的李天並沒有起飛,感覺就好像是一個無能的富二代一樣,但當初兩個孩子的事情鬧得滿城皆知,如果不按照李天父親的那個做法,恐怕吃虧的還是自己的女兒,沒想到最後這小子還真行,自己也算是撿到寶了,好在自己的閨女還不差,兩個人算是很般配。

只是兩個人還缺少一個溝通的機會,這一次在周家吃飯,算是把這個事情給圓滿了,這一頓飯吃得兩個人都很滿意,李天也知道周遠華的想法,周遠華也知道李天是個什麼人了,反正老爺們兒在酒桌上什麼都能夠解決,更別說是翁婿關係了。

唯一讓周遠華不滿意的就是那個石頭了,當周遠華後來發現石頭的時候,一腳就給踢到旁邊的儲藏室去了,這玩意兒那麼沉呢,自己又不喜歡這種東西,結果這塊石頭在周家一睡就是好幾年,還是後來有個行家看到了,才給周遠華解開了,結果那個時候翡翠的價值都已經過億了,周遠華才知道李天送的是一個多麼重的禮。

出了門的李天,很快就把酒氣給排出去了,整個車裡到處都是酒氣,幸好周蕊開車比較快,只要把車窗打開,一會兒的工夫也就沒有酒氣了,周蕊也感覺到奇怪了,沒有哪個人喝完酒有那麼大的酒氣吧,當這些酒氣消散之後,李天又好像跟個正常人一樣,難道剛才喝的是一斤多白開水嗎?

「咱們還是按照原來的計劃,到超市集團那邊去吧,你把最近上升比較快的一些高管都找來,接下來將會有大的動作,所以這些人你得大膽的提拔他們,原來的步伐實在是太慢了,經過這一次的事情,我也看明白了上面領導的想法,如果我們是要做房地產的話,不管做到多大,最終都不能夠引起他們的注意,只有發展實業才是唯一的出路,現如今在我手下的企業當中,超市和餐飲就是最大的實業了,所以你們這邊的投入還要繼續加大,我們擴張的步伐也要加快。」所有的酒氣散出去之後,李天又恢復了工作的樣子,這讓周蕊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你確定還要加快速度嗎?現在的速度就已經是非常快了,我們僅僅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就從肥桃線擴展到了整個山泰市,現在我們每個月的營業額比原來足足增長了140%,如果要是繼續擴展的話,我害怕會有一些根基不穩,尤其是在山泰市的市區,那邊的銀座超市非常強大,我們是不是應該稍微等等的?」原來周蕊嫌棄李天給自己的資源不夠,現在李天把整個集團的資源都傾向了超市集團這邊,周蕊又感覺到發展有些快了,其實按照周蕊的速度,現在就已經是有點超速了,如果李天繼續加大資金投入的話,真的有可能根基不穩的。

「難道你害怕了嗎?一直以來咱們的超市集團遇到的都是小魚小蝦,這一次才算是咱們真正的跟大集團對抗,銀座超市又能夠怎麼樣?他們也是從小做大的,在咱們這一畝三分地兒上,想要擊垮他們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咱們投入重金補貼,到時候哪怕不賺錢呢,也可以把他們給擠出去,這就是我們的初步戰略。」李天非常清楚,在超市這一個行當,人家已經是有了固定的客源,如果你想要插進去,那就得耗費更多的資金進行補貼。

人家賣一塊錢的東西,你只能是賣八毛錢,而且還得投入進去巨額的宣傳費用,這樣才能夠把客戶給吸引來,等到對方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你這邊就可以說是勝利了,但對方如果繼續支撐的話,恐怕你這邊的燒錢大戰還將繼續。

「我有什麼好害怕的,反正投入的又不是我的錢,如果你執意要那麼做的話,我得先給你提個醒,在山泰市總共有六家銀座超市,經營面積都超過3000平方米,幾乎都可以算得上是大型超市,如果你想要跟他們進行對抗的話,至少也要投入兩個大型超市,再加上其他的中小型超市,單單是山泰市市區的投入,至少需要兩億以上。」周蕊的話讓李天瞪大了眼睛,這僅僅是一個地級市,僅僅是一個地級市的市區。

整個肥桃縣十幾個鄉鎮,遠華超市幾乎都蔓延到了,這總共投資也不過3億左右,這可是輻射了上百萬人口的,山泰市的市區只有50多萬人口,這就要投入兩億,看來超市集團真就不是那麼容易發展起來的,整個魯東省有17個地級市,僅僅是全部佔領市區,那也得需要50億以上的資金了。

如果想要把魯東省所有縣城以上的行政機構都佔領的話,那投入的資金至少要在200億以上,對於現在的李天來說,這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除非你把所有的翡翠原石都給解開,而且還得把翡翠一股腦的賣出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翡翠的價值可就要大打折扣了,市場上出現了那麼多的翡翠,誰吃飽了撐的還按照高價收購呢,肯定會有一伙人壓榨的,那也就折損了翡翠的價值。

況且周蕊給出的數字僅僅是一個初步估計,到時候真正投入的話,資金肯定會更多的,除了資金的壓力之外,剩下的就是人員的壓力了,這一段時間,整個李氏集團都在瘋狂的招人,不管是上層的管理者,還是下層的服務員,反正到處都缺人。 在路上的時候,周蕊就給集團這邊打了個電話,聽說李氏集團的董事長要過來,所以這邊的人都開始準備了,原本是要上午開會的,現在延遲到下午了,雖然有些人心裡不滿意,但誰讓人家是大老闆呢,咱們這些打工的得圍著大老闆轉悠,沒聽說過讓大老闆圍著咱們呢。

很多人都是超市集團的老人了,他們當然清楚超市的發展多麼的艱難,但是在這一段時間當中,超市就跟坐上了火箭一樣,這全部都跟李氏集團脫不了關係,尤其是資金方面,幾乎90%的來自於李氏集團,10%的資金來自於貸款,這對於一個集團來說,資金來源有些過分依賴母公司了。

當周蕊的車停到辦公大樓前面的時候,超市集團的十幾名高管都在這裡列隊迎接李天,這也讓李天有些飄飄然了,不過這種形式主義讓李天有些不太舒服,餐飲集團那邊就沒有這樣的情況,那邊幾乎都是做事的,很少會注意這些形式,當然了,超市集團這邊有一些外來戶,他們都是獵頭公司在別處挖來的,還沒有跟李天見過面,大家在這裡見個面,也算是熟悉一下了,省得等會開會的時候誰都不認識。

「這是我們肥桃縣的總負責人,傅雅俊先生…」

「這是我們陽東縣的總負責人,李強先生…」

「這是我們泰新縣的總負責人,朱光強先生…」

這些人有一半是原來超市集團留下的,有一半兒都是從獵頭公司找來的,目前來看做得還是非常不錯的,李天都十分友好的跟人家握手交談,看起來這個老闆比較好相處,所有的人心裡都鬆了一口氣。

在李天沒來之前,這些人都聽過李天的傳聞,知道李天非常的厲害,各種各樣的身份當中,他們最害怕的就是斧頭幫大佬的身份,其他的身份都是無所謂的,可這個身份足夠能要人命呀,超市集團給出的薪水不低,如果這些人還想要胡來的話,恐怕以後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在當初他們入職的時候,周蕊就有意無意的把李天的身份透露給他們,也算是給他們提個醒兒,讓他們不要太歲頭上動土,省得自己承受不了李天的怒火。

李天注意了一下,外來的這一批人都比較年輕,歲數最大的也就是40歲左右,可是原來超市集團的這一批人,基本上都超過50歲了,這些人都跟著周遠華打過江山,現在超市集團擴張了,所以他們也都成為了超市集團的大佬,要麼負責一個縣的營業,要麼就是旗艦店的店長了,可以說算是都騰飛了。

但是在看看各個超市的營業額,原來的這些老臣子基本上都沒有什麼變動,他們的營業額中歸中矩的,發展並不是很大,如果還是在原來的遠華集團,他們的營業額還是能說得過去的,但是在快速發展的現在,這個營業額就有些不怎麼上眼了。

同時李天又注意了一下獵頭公司挖來的這些人,他們的營業額每個月都能夠保持8%以上的增長,而且還沒有開始滑落,集團公司給了他們很大的宣傳費用,為的就是能夠提高營業額,這些年輕人做得都是不錯的,靠這些老人都把宣傳費用花到什麼地方去了呢?這是李天看出來的一個大問題。

所以開會的時候,李天首先提出的也是這個問題,他在問這些老臣子們,看看他們是不是出現了什麼錯誤,如果是方向性的錯誤,集團公司可以幫你們改正,如果是你們拿了這一筆宣傳費用,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不但要請你們離開,還要請你們進去吃牢飯,我李天的便宜不是那麼好占的。

李天說完了自己的疑問之後,就把身體靠在老闆椅上了,希望下面這些人能給自己一個解釋,超市集團以後是自己企業當中的重中之重,絕對不能夠允許這些蛀蟲的存在,就算他們以前有過功勞,但現在你敢伸手,那就沒什麼好說的,現在的超市集團僅僅是霸佔一個地級市,按照李天以後的想法,這是要走向全省,走向全國乃至走向全世界的,那個時候,如果你還有這個亂伸手的毛病,一下子可就能有好幾億的資金呀。

李天看到幾個老臣子,臉上有些不太自然,但是也有一些老臣子的臉上很坦然,這就有些奇怪了,難道他們採用的都不是同一個辦法嗎?

「鄭海燕,你是公司的宣傳部部長,這個事情應該跟你有直接的關係,為什麼所有的新店長店裡都能夠保持增長,而這些老店長的店裡就保持不了增長呢?」既然沒有人願意出來說話,李天只能是點名了,鄭海燕也屬於獵頭公司挖來的,原來的宣傳部長跟不上頭腦,所以只能是回家抱孩子去了。

「李總,我們宣傳部制定了一系列的宣發方案,在又增長了幾個店當中,他們都沒有打折的執行了我們的宣發方案,所以他們的銷售額在穩步增長,但是幾個老店長的店裡,他們制定的是另外一套的方案,就是我們以前的那種宣傳,大部分都在報紙和戶外廣告上,而新店都在網路上,而且新店的宣傳並沒有那麼貴,這才是導致他們雙方有差距的原因。」事到如今了,這都已經被老總點名了,鄭海燕當然不會被別人的事情拖累自己,所以就直言無諱了。

「李總,我檢討我的錯誤,之前的時候,我們老哥幾個都錯誤的認為網路不是主戰場,所以我們都覺得還是在戶外廣告上投入比較多,沒想到這次走了麥城了,給公司帶來了損失,請李總處罰我們。」坐在左側的幾個老臣子都站了起來,他們這一次全部都是在戶外廣告上投入過多,也是他們失敗的主要原因,不過這幾個人很有擔當,並沒有推卸責任。 顧可彧無奈點了點頭,按照劇本和副導演的要求對著凳子一通發火,就連剛剛一直躲躲閃閃的副導演,眼睛里都多了幾分讚歎。

演完之後,副導演才又把那張紙拿了過來,拍了拍顧可彧的肩膀:「果然演得非常好,這下一定沒問題了。」

顧可彧禮貌微笑著點了點頭,但是她心裡的疑惑卻更深了,這次的試戲十分倉促,而且對於情緒的要求比較極端,她演了這麼久的戲,還從來沒見過這種要求。

不過顧可彧還是收拾好心情,馬上去拍戲了,早上劇組裡的大家都懶洋洋的,杜亞生拿著大喇叭急得團團轉,顧可彧一時間竟然沒有找到機會去跟他搭話。

隨著一整天工作的結束,顧可彧也沒能去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不過此時的她,也把這件事忘得差不多了,收拾好了東西,滿腦子想著的都是去哪再大吃一頓。

就在這個時候,杜亞生拿著劇本走了過來,顧可彧看著他,才突然想起了今天白天的事,連忙揮著手大聲喊:「導演!」

顧可彧的聲音,杜亞生愣住,然後輕聲的打了個招呼:「可彧,怎麼這麼晚了還沒走呢?」

顧可彧的心裡思索了片刻之後,這才帶著疑惑看著杜亞生說道:「導演,其實我有點事情沒搞清楚,所以想請教您幾句。」

顧可彧說完話,便朝著導演身邊靠近了一些。

「喲呵,小丫頭片子跟我還客氣上了,行了,有什麼不明白的話就趕緊說吧。」

杜亞生抬手摸著下巴上的鬍渣,他實在是被顧可彧的這個模樣給惹笑了。

顧可彧點點頭,心中也算是鬆了口氣,本來還擔心杜亞生的時間比較匆忙,根本沒空搭理自己呢。

眼看四下無人,便忙著開口說道:「導演,就是我想問一下關於今天早上試戲的部分,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啊?提前我也沒聽說過要給我安排新的戲份啊。而且那段戲好奇怪啊,是在考核我嗎?」

話音剛落,杜亞生臉上的表情明顯僵硬了片刻,隨後充滿疑惑地看著顧可彧說道:「你是說今天早上嗎?你都不知道今早上劇組有多忙,我哪有時間找你試什麼戲啊。」

杜亞生說完,又深吸一口氣補充了一句:「可彧啊,你是不是最近沒有休息好,腦子糊塗記錯事兒了吧?」

顧可彧心中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這絕對不是一般試戲那麼簡單。杜亞生的話就像是往平靜的湖面上丟了一顆石頭似的,激起的水花令顧可彧心煩意亂。

怪不得,今天早上她就覺得副導演有些奇怪,神色十分慌張。看來這背後的確有見不得人的事情。

「不是的導演,今天早上副導演的確找過我,讓我試一份戲,對人發火的那種,還說是您安排的,表演的越憤怒越好……」

杜亞生捏緊了手中的台詞本,臉上的表情寫滿了嚴肅二字,他厲聲說道:「怎麼可能?這件事情我毫不知情,你趕緊去問一問他,是不是他給弄錯了。」

顧可彧看到杜亞生臉上的神情,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像杜亞生導演這種坦率正直的人,根本就不會說什麼假話,更沒有必要騙她,此刻她心中已經明白過來,這中間絕對是副導演在搗鬼,必須儘快弄明白這裡邊的古怪所在,沒敢再跟導演多說,忙著就往劇組裡邊去了。

顧可彧腳下絲毫不敢停歇,早上的事情越想越覺得奇怪,心中也覺得躁動不安,必須馬上趕到劇組,找副導演問個清楚。

可往往事與願違。等到顧可彧趕到劇組的時候,哪裡還有什麼人影子?這副導演應該早就離開了吧。

顧可彧坐在一邊,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可現在的她也毫無辦法,劇組都快被她給翻個底朝天了。無奈之下只好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往酒店裡去,現在的她只能默默祈禱能在酒店裡碰上副導演,畢竟工作人員都住同一家酒店。

等顧可彧回到酒店的時候,卻依舊沒有看見副導演的影子。這麼大個人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似的,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顧可彧只好回到房間里,整個人癱倒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這件事她不知道可以跟誰說,心中變得有些焦躁起來,始終想不到能跟副導演沾邊的事和人,腦子裡亂成了一團漿糊,看來睡個好覺的願望今晚又要泡湯了。

顧可彧起身,想要到窗邊吹吹風冷靜一下。剛在飄窗邊坐下,還來不及去細想整件事情,包里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一串陌生的號碼,手機提示為中心醫院。

顧可彧摁下了接聽鍵:「喂,你好。」

「您好,請問您是王翠芬女士的家屬嗎?患者的檢查報告現在已經出來了,醫生希望能跟你們家屬當面溝通一下。」

「現在嗎?好,我馬上過來。」

顧可彧掛掉電話,趕緊拿著包就趕往中心醫院,好在她還記得今天下午給王翠芬做檢查那位醫生的辦公室。

「患者的檢驗報告已經出來了,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們家屬能夠做好心理準備,畢竟她的身體狀況已經很糟糕了。」

全球通緝,厲少女人誰敢娶 顧可彧聽了這話之後,呼吸變得凝重起來,難道王翠芬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了嗎?

醫生點點頭,隨手翻了翻檢查報告,繼續說道:「患者的情況不太樂觀,看樣子應該不是最近才出現問題的,目前已經到了晚期,確診胃癌。」

顧可彧差點一個跟頭摔在了地上,整個腦子都嗡嗡作響。

這種情況做醫生的見得多了,人的生死也早就已經看淡,只是簡單的對著顧可彧安慰了幾句,便把手裡的檢查報告單都遞給了她。

顧可彧五指僵硬地接過了報告單,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對著醫生客氣地道了一聲謝謝,便走出了醫生辦公室。

然而她剛才之所以會表現得那麼錯愕,不過是因為這一切來的有些太突然了,顧可彧跟王翠芬兩個人根本談不上有什麼感情。就算在一起生活了多年,也完全沒有一絲愛可言,心中剩下的對顧可彧來說全部都是怨氣。若要談什麼母女之情,那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李天看著他們胸前的胸牌兒,然後又看了看他們所在的店面,基本上也是有增長的,但很無奈的是增長很少,跟其他人那裡是沒有辦法比的,李天心裡有數了,這些人並沒有貪墨公司的資金,他們的確是把錢花出去了,只不過花的方式有些問題。

「你們幾個是方向性問題,這全部都是可以彌補的,以後不是讓你們全部聽宣發部門的,但你們也應該聽聽人家的意見,兩邊相結合一下,這樣才是正確的發展方向,每個人扣半個月的工資,你們好好的思考一下,多跟鄭經理那邊的人交流一下,他們都在宣發的第一線,當然很明白,現在這個社會上什麼影響最大,不要老是堅持自己的觀點。」李天並沒有重重地處罰他們,僅僅是扣了半個月的工資,這些人最主要的收入在年底的花紅,所以半個月的工資並沒有多重要,但這是老總點名批評的,所以從面子上來說,他們也是丟了面子,畢竟這是第一次見面。

說完了這幾個人的事情,李天又看向了另外幾個人,這幾個人的問題就比較嚴重了。

「鄭經理,你能給我說一下這幾個店面是怎麼回事嗎?難道他們也是因為宣發的問題嗎?他們也把錢都投到戶外廣告上去了嗎?」李天瞪著這幾個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其實從外表就能看得出來,剛才那幾個人穿著雖然也很貴重,但一身上下也就是幾千塊錢而已,對於一個企業高管來說,有一套幾千塊錢的衣服很正常,可是這幾個人就完全不同了,光是手上帶了戒指就得有幾萬塊錢了,按照他們現在的這個收入,根本不可能支撐他們這一身服裝呀。

「李總,您說的這幾個店面我們也跟蹤了,他們也按照我們的宣發計劃進行跟進,但是很無奈,他們的銷售額就是沒有上去,甚至不如剛才那幾位先生的店面,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個問題,我們還在清查當中,目前不方便下結論。」這個事情已經超出了公司宣傳部的職責範圍了,所以人家不可能就這樣說出來。

如果李天直接把這幾個人給開了,那麼當然是能說出來的,但如果就扣半個月工資呢,跟剛才的那幾個人一樣呢,最後鄭海燕就得罪了這些人,以後就別想在公司里混下去了,要知道他們可都是公司里的元老,在公司里有方方面面的關係,自己可是一個新人呢。

「既然鄭經理不方便說,那麼周總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呢?」李天看向了坐在旁邊的周蕊,這件事情的確是周蕊的失誤,周蕊這一段時間都在外面奔跑,對於家裡的事情就不怎麼了解了,她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份材料,做超市工作那麼多年了,一眼就能看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剛才那幾個人真的是方向性問題,那是他們老人的觀念問題,現在這幾個人肯定是扣錢了,把本來用於宣傳的錢拿到了自己包里,當然就沒有那麼好的效果了。

「暫時我也不好下結論,不過我想懇請集團監察部的人從頭開始理順這件事情,應該可以給大家一個結果的。」周蕊臉色發紅,這一刻真的是感覺到無地自容,李天把整個超市集團交給自己,自己也想要讓李天來視察一下,本來想要給李天一個朝氣蓬勃的超市集團,沒想到剛上來第一次見面就出了這樣的問題,而且還不是小問題。

周蕊並沒有護短,這件事情如果查出來,周蕊也是有自己的責任的,所以按照他們的想法,周蕊肯定會護犢子的,李天又是周蕊的男人,這件事情有可能就這麼了了,沒想到周蕊竟然要求集團監察部的人過來。

集團監察部的人都屬狗的,那個鼻子別提多靈了,在集團建立的這段時間內,上上下下有幾十個人被他們抓了出來,就算你做得非常隱秘,只要有他們懷疑的地方,最終都能夠把你給抓出來,而且李天定下的規矩,只要是抓出這樣的蛀蟲,那絕對不會私了的,就算你把所有的錢都吐出來,那也得把你送到監獄里去,讓你嘗嘗牢獄之災是什麼滋味兒?

「我看就不用集團監察部了,你們老幾位最好自己親自交代,我李某人是幹什麼的你們也清楚,今天把事情交代出來,咱們還可以網開一面,如果你們不想交代的話,等我抓住了你們的尾巴,這件事情就不是那麼容易的解決了,你好好的給我打工,待遇方面你不滿意,可以說出來,咱們完全可以商量,可要是在私底下給我胡來的話,那就別怪我李某人不給面子了。」李天看向了這七八個人,就是這七八個人負責的區域沒有增長,而他們又是完全按照宣傳部的要求去做的,可以肯定他們從中間扣了不少錢,原來選擇的一些大型網路廣告,現在全部都跑到小網站上去了。

這幾個人有些驚恐的看了一眼李天,就跟李天說的一樣,李天凶名在外,如果真的讓李天惦記上的話,他們恐怕下半輩子都沒什麼著落的。

「李先生饒命呀,李先生饒命呀,都怪我貪念過重…」第一個認不了的人站出來了,這個傢伙至少得快60了,跟著周遠華也有20年了,這20年的時間裡,基本上都是很不錯的,但就是在最後關頭,想著自己也快退休了,應該從中撈一把,而且撈取的也不多,也就是幾十萬而已,就算是被查出來,周遠華也會替自己說話的。

其他幾個人看到有人承認了,他們也就不在那裡堅持了,反正採取的都是一個辦法,那就是苛扣上面發下來的宣傳費,反正在網站上做廣告跟戶外廣告不一樣,只要是能夠跟網站談好了,他們給你們的返利非常巨大,現在的網站為了發展,什麼樣的事情都敢往外說。 不過就算如此,顧可彧手中捏著這檢查報告,也像拿著一個燙手山芋似的,她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是什麼感覺,不過現在要讓她笑,那是笑不出來的。

上一世,王翠芬就是得了絕症拖的太久,最後不治而亡的,看來這輩子她也逃不過命運的惡爪,不過要對上時間來講的話,來的也有點太早了一些。

顧可彧嘆了一口氣,看來就算重新來過,很多事情也是冥冥之中註定好了的,自己根本無法掌控,就像有些人一樣,自己也根本無法擺脫。

顧可彧坐在醫院長廊的椅子上,一坐就是大半個小時,花了這麼久的時間,她才從心理上說服了自己,決定去看一下顧可君。好歹王翠芬也是自己的繼母,不管兩個人感情如何,但從法律上來說,她也有義務把這件事情告訴顧可君。

雖然早些年跟著她們兩個母女在鄉下生活的時候,自己沒少遭罪,對王翠芬的恨意也是深深的嵌進了骨子裡,可是現在,王翠芬命懸一線,她做不到熟視無睹,放任不管。

這顧可君再怎麼說,那也是王翠芬的親生女兒。說不定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會拿出全部積蓄來積極配合王翠芬治療,到時候,這條命也許還能保得住。

顧可彧緩緩來到顧可君的病房門口,抬手想要拉開門把手,卻又停住了手中的動作,哪怕隔著一道門,她也能感覺到空氣中壓抑的氣氛。

別看顧可君平常耀武揚威的,誰都得圍著她轉,可是這人一出事,連個來探望的都沒有,估計也沒幾個人還記得她吧,活著也像死了似的。

透過門上的玻璃,顧可彧朝著病房裡邊看了一眼,果然是空蕩蕩的,除了床上躺著一個人,其餘什麼東西都沒有。

換作之前的話,顧可君的身邊應該還有一個唯命是從的梁銘思,不過現在看來,上次被少東家一鬧,估計這兩個人的關係已經徹底涼了吧,梁銘思心裡應該也知道了,自己從始至終都只是一條舔狗罷了。

顧可彧深呼吸一口氣,這才慢慢地推開了門,準備往病房裡邊去。

床上的顧可君正看著手機發神,一根手指重複的敲擊著屏幕,臉上毫無表情,估計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母親也住在同一家醫院吧。

興許是開門的動靜打擾到了她,一抬頭卻對上了顧可彧的雙眼,整個人立馬就像是被點燃了的炮竹,臉上的五官全部擰到了一起,醜惡之極。她撲著喊著往顧可彧身上去。

「誰讓你來的,趕緊給我滾出去!」

顧可彧眉頭微蹙,忍住了心中的笑意。這顧可君還真是爛泥扶不上牆。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心中還是毫無悔改之意,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反倒是把所有的罪過都推給了別人。也不好好想想,自己今天究竟是為什麼躺在這張病床上。

見顧可彧沒說話,顧可君更是來氣,啪嗒一聲摔了手機,指著門怒吼道:「顧可彧你給我滾!滾的遠遠的!我不想看到你!賤人!你這個賤人!滾啊!」

顧可彧搖了搖頭,坐在旁邊的病床上把玩著手中的戒指,光是看著顧可君這副嘴臉,就恨不得伸手給她一個耳光打醒,讓她看看現在的局勢到底誰說了算。

「你還記得你母親王翠芬嗎?知道她在哪裡嗎?」

顧可君臉上很快閃過一絲不解,隨即將頭別向一邊滿口不屑的說道:「她在哪裡跟你有什麼關係,那是我媽,又不是你媽!麻煩你立馬滾出去!你這個噁心的女人,我看見你就想吐!」

顧可彧實在是想不通,這張俏麗的小臉怎麼能夠說出這樣子的話?一個人的品德和長相居然真的能夠成反比。

還真是苟不教父之過。顧可君現在這副尖酸刻薄的嘴臉,和當年的王翠芬簡直是一模一樣,一瞬間晃神,顧可彧還真就覺得看到了年輕時候的王翠芬。

看來顧可君真的不知道王翠芬到底在哪裡。王翠芬來了醫院后,幾天沒見著人,顧可君也毫不擔心,看著她對自己親生母親漠不關心的樣子,顧可彧都覺得替王翠芬感到心寒。

不過思來想去,之前在鄉下的時候,顧可君也根本就不關心王翠芬每天去了哪裡。可是鄉下小啊,待了一輩子的地方,怎麼也不可能走丟。

現在這裡不一樣了,王翠芬在鄉下挽起袖子幹了一輩子農活,根本就沒有見過什麼世面,連城都沒進過幾次,更不要說在這繁華的大城市裡,五顏六色的霓虹燈都能讓她看花了眼,走出這醫院能不能回得來還是二話。

看著顧可君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顧可彧就覺得痛心。雖說王翠芬這個人不怎麼樣,對自己也不大好,可是對她這個親生女兒那可是沒話說的,哪怕顧可君想要天上的月亮,王翠芬都會借個梯子往上爬的。從小到大顧可君要什麼就給什麼,可從來沒讓她受過一絲委屈。

而現在,王翠芬躺在醫院裡還生死未卜,要是她親眼看到了顧可君對待自己冷漠的態度,會不會氣的直接就背過去了。這就是她養了這麼多年引以為傲的好女兒,簡直就是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顧可彧起身來到顧可君的病床前,臉上掛著輕蔑的笑容,盛世凌人的看著她問道:「王翠芬前些日子在醫院走廊上暈倒了,算算日子已經在病床上躺了幾天,你當真不知道這個事情嗎?」

Views:
6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