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公子剛才甩樹枝那一手,我猜葉公子至少是人魄境中期。」

熊七看著葉修說道。

「應該是吧。」葉修應和到。

其實如果這樣劃分,葉修能感覺到自己應該是在人魄境後期的巔峰,他在地球上就感覺遇到了瓶頸,桃花寶典的突破應該是讓他進入了後期。

「葉公子這個實力在我們部落,都頂的上一個村的村長。」熊七憨憨地笑了,回頭羨慕地看著葉修。

葉修笑笑見他性子淳樸,忍不住感嘆,「在地球上,總統我都不給面子,現在到了這個所謂的玄炎世界,竟然只是能當個村長。」

熊七聽不懂他的話,搔搔頭,繼續往前走。

「到了,我們村落就在那裡。」熊七指向前方不遠處。

葉修順著熊七所指的方向看去,哪裡有不少用茅草,樹枝搭的房子,房子旁邊還有著一個個普通熊七一樣的熊人。

「終於到了啊!」葉修也是等不及了,懷裡的孩子已經好幾個小時沒吃東西了,再餓下去,小兒子還沒救回來,大兒子要是出事了,葉修真不知道回去該怎麼和沈清雪交代。

熊七三步並作兩步,向一間由茅草搭的如同別墅一般的大房子走去。

跟在熊七後面,葉修謹慎前行,這裡有沒有什麼緊急規矩的,他還不懂,這時候千萬不要無心惹禍事。

「看來這傢伙在他們村子地位還不低呢。」葉修心裡想著。

「熊雪,我回來了,看我今天打了什麼獵物,哈哈。」熊七還沒進屋,就扯著他那大嗓門喊道。

這時,房間里走出了一位女熊人,和熊七比起來,這位女熊人的模樣更接近人類,至少身高上差距不是那麼大。

「你還知道回來啊,走了一天多了,長膽子了是不?」看來熊七也是個妻管嚴,這個被稱作熊雪的女熊人看見熊七,上來就問他。

「我……我不是打獵去了么…」熊七見了妻子,說話也開始結巴起來。

葉修暗道,「看來這怕老婆不止地球有啊,真有意思。」

「打獵……你,你胸口上怎麼了?」熊雪此時看見了熊七胸口上有三道深可及骨的傷痕,也顧不上其他的了,直接衝到熊七近前,眼看眼眶裡的淚水就要流下來了。

「沒事,沒事,雪兒,你看我不是安安全全回來了么?」熊七急忙安慰道。

「你真是急死我了,兒子剛出生,你就玩消失,哼!」熊雪也不再理會熊七,她清楚熊人的恢復能力。

「對了,雪兒,我給你介紹一個人,這次要不是他,我可能真的就回不來了。」說著,熊七將葉修一把摟了過來。

「你好夫人,我是葉尋笑。」葉修面帶微笑,對著熊雪行了一個標準的紳士禮。

熊雪看著葉修,眼神中帶著疑惑,畢竟在獸人族,像葉修這個體格,沒有什麼強者。

熊七看到妻子這個表情,馬上對妻子說,「你可不要小看葉兄弟,他可是人魄境中期強者,他並不是我們獸人族的人,而是從小世界來的。」

「小世界?歷來從小世界來的了都是大天才啊!」熊雪驚訝的說。

煙雨杏林寒 「可不是啊。」熊七對他妻子說。

「哦,對了,葉兄弟的孩子已經好久都沒吃東西了,雪兒,你給小孩子喂些奶吧。」熊七忽然想起了葉修來這裡的目的,趕忙對妻子說。

「哦,怎麼還有個小嬰兒?」熊雪走到葉修面前,看了看葉修懷中的孩子。

「好可愛啊,我還從沒有見過體格這麼小的孩子。」熊雪笑著,用指頭摸了摸葉寧的臉。

忽然,葉寧哭了起來。

葉修立馬臉色一變,躍身拉開了自己與熊雪的距離。

「呃呃葉兄弟,不要擔心,可能是這嬰兒餓了。」熊七趕忙解釋道,他可不願意惹到眼前這為強者,而且他看得出,葉修對懷中這個孩子是有多麼的重視。

「是嗎?」葉修也不懂這些,畢竟他還是第一次當父親,他的確可以感知到熊雪對自己兒子沒有敵意,可是聽到自己兒子哭了,他立馬就方寸大亂。

「葉兄弟,別擔心,相信我一次,孩子應該是餓了。」在葉修瞬間飛開的那一刻,熊雪也沒有反應過來,此時她也明白了葉修的想法,急忙說道。

「哦,對不起了,是我有些衝動了。」葉修此刻不再緊張了,懷裡的孩子還是一直在哭,弄得他手忙腳亂。

說完,葉修再次走到熊雪面前,小心翼翼的將孩子遞給了他。

熊雪接過孩子,趕忙向屋內走去。

這是熊七看見葉修冷靜了下來,哈哈一笑,「葉兄弟,別擔心,走,到我家喝一杯吧,我估計你從來沒喝過我們熊人族釀的果酒,來嘗嘗,保證讓你大飽口福。」

「好啊,熊大哥,那就麻煩你了。」葉修也不客氣了,和熊七並肩走進了屋子。

葉修很喜歡熊七夫婦這種性格,在地球上的勾心鬥角,在這裡統統沒有,心裡想著,「等把笑笑找回來了,就把清雪她們都接過來,異世界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

孩子在吃完奶后安靜的睡了,葉修看了看睡夢中的球球還咂巴一下嘴巴,臉蛋也不如之前那麼白嫩,心裡感慨一句,這才跟著出去和熊七喝著熊人族特產的果酒一直到夜裡。

兩人天南地北的聊著,感情也在這酒中慢慢的拉近。

就在他們喝的八成,兩人都有些暈頭轉向的時候,屋外忽然傳來了打鬥與慘叫的聲音。

葉修瞬間震散酒力,清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葉修看向身邊的熊七。

熊七也是震散酒力,說道:「我不知道啊,難道有外族入侵?」

「出去看看。」說完,葉修趕忙向屋外走去。

到了外面,葉修才看到,整個熊人村落不少房子都燃燒起了大火,無數熊人的慘叫聲傳入了葉修的耳朵。

熊七此時也趕了出來,看見眼前的一幕,眼睛瞬間變得血紅。

「劍齒虎族!」熊七大吼一聲,沖向了那一個個黑夜中瘋狂殺戮的身影。

葉修也看清了,熊人村落是被數百頭今天早上一樣的劍齒虎襲擊了。

葉修此時也是怒火衝天,他很喜歡熊人村落這種很是淳樸的生活方式

而且,說嚴重些,自己兒子的命也是熊人族救的。

他不能袖手旁觀看著熊人族被殺戮。

一躍便投入了這個戰場,葉修不知道自己的意念能力在這個世界能起多少作用,目光一聚,金色劃過,整片戰場的全部都在他的感知下。

竟然比在地球更加順暢控制? 絕品催眠師 也是葉修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他很容易感應的到了劍齒虎族指揮的那一頭劍齒虎。

意念殺人畢竟駭人聽聞,葉修知道過異則妖,在哪裡都通用,所以他沒有用意念結果對方。

誰也沒有注意到,在這黑夜中,一道消瘦的身影慢慢向劍齒虎王靠近。

劍齒虎王此刻很是氣憤,他最看重的孩子,今天在狩獵的時候被人殺了,他在現場看到了熊人族的毛髮。仇恨沖昏了頭腦,他馬上召集人馬,夜襲距離他們部落最近的熊人村落。

劍齒虎族準備充分,而熊人族沒有任何準備,更加上這是半夜,大部分熊人戰士都已經休息了,果斷被劍齒虎族打了個措手不及。

「我要讓你們整個熊人族為我兒子做陪葬!」劍齒虎王仰天大吼。

這時,葉修偷偷到了劍齒虎王的身後,以葉修的實力,只是人魄境中期巔峰的劍齒虎王是不可能發現他。

忽然,劍齒虎王感覺到自己脖子上被一縷寒氣包裹住。

「什麼人?」劍齒虎王大驚。

「要你命的人!」葉修寒聲道。

「噗!」一股熱血從劍齒虎王脖頸上噴涌而出。

劍齒虎王龐大的身軀應聲倒地。

「所有的劍齒虎聽著,你們的首領已經被我斬首,不想死的都給我住手!」葉修拎著劍齒虎王龐大的頭顱,用體內的力量加持著聲音喊道。

劍齒虎一方瞬間混亂了起來,王以被殺,他們的氣勢已經下去了。

熊人族也不是好惹的,此時的熊人族已經組織好了隊伍,向劍齒虎的軍隊殺去。

戰場的形式隨著劍齒虎王被殺瞬間逆轉。

只見熊七渾身浴血,不斷對著劍齒虎殺戮著。

就在剛才,他的大兒子與二兒子死在了劍齒虎的利爪之下,他那兩個兒子剛剛成年,尤其是二兒子,已經邁入了人魄之境,可是就在這次戰亂中死去。

熊七已經殺紅了眼,一抓拍死了一隻年輕的劍齒虎。

「熊大哥,停下。」葉修看到熊七的狀態,他已經嚴重透支了,再殺下去,就會有生命的危險。

葉修的話如同醍醐之音,讓熊七瞬間清醒了過來。

清醒過來的熊七雙目無光,龐大的身軀頹然倒在了地上。

葉修皺著眉頭,飛到了熊七近前,用手抵住了熊七的頭顱。

一股精純的能量灌入熊七的腦中,熊七的殺心太重,殺氣已經侵入到他的腦中,如果不是葉修,熊七這次真的是在劫難逃。 戰爭已經接近尾聲,滿地都是劍齒虎和熊人的屍體。

痛哭之聲傳了出來,太慘了,熊人族的這個村落大半都被劍齒虎的偷襲毀滅了,熊人族的戰士有一半都死在了偷襲之中。

葉修看著四周,心裡很不是滋味,就在早上他還想著等一切事情落定以後,帶著家人和兄弟們定居在這個環境優美的地方,誰知一轉眼,整個村落就只剩下血與火。

他第一次體會到了異世界的混亂,地球上雖然處處也充斥著殺戮,但是像這種滅族之戰還是很少的。

他明白,這樣的戰爭在異世界時時刻刻都在進行,或大或小。

熊七此時也清醒了過來,看著村落中的慘狀,眼淚也是忍不住的落下。

「村長也死了」這是有個熊人痛苦的喊到。

他們的村長,死在了劍齒虎王的偷襲之下。

熊七就是村長的兒子,聽到了自己父親身亡的噩耗,他又一次站起身來,沖向已經被俘虜的劍齒虎群。

只見葉修瞬身到了熊七背後,一個立掌打在了熊七的脖頸之上。熊七驟然倒地。

「你們把熊七抬回他家,他不能再殺戮了,不然真的要死在這兒了。」旁邊兩個熊人互相看了看,抬起了熊七。

他們剛才看見葉修殺了劍齒虎王,拯救了他們的村落,本身對葉修也充滿了感謝。

此時葉修吩咐,熊人們自然照做。

看著熊七被抬走,葉修扭頭看向劍齒虎群。

「所有劍齒虎聽著,你們已經敗了,如今擺在你們面前有兩條路,一是死,還有一條就是臣服於熊人村落,你們自己選擇。」葉修絲毫沒有顧及。

雖然他在與熊七喝酒的時候聽說劍齒虎族還有皇,以及更強的祭祀,但是他絲毫不拒,他能感覺的到,自己已經臨近突破了,突破以後,他便是地魄境的高手。除非獸域核心來人,否則單靠這些外圍種族,還攔不住他葉修。

只見劍齒虎群中一陣騷動。

「憑什麼…你們熊人這種低劣的種族有什麼資格俘虜我們劍齒虎?」有一隻境界為人魄境前期巔峰的劍齒虎沉聲喝道。

他知道眼前這個人是個高手,所以他專門讓自己的聲音散著傳播出去。

可是這怎麼能躲得過修鍊了桃花寶典的葉修的感知。

只見葉修單腳一抬,踢起了地上一顆普通的時候,那石頭就好像化為一道流光貫入了劍齒虎群,準確的射入了剛剛那個發出聲音的劍齒虎腦中。

「還有哪個?」葉修兩眼一掃。

所有的劍齒虎都低下了頭,不敢與他對視,此刻他們彷彿成了待宰的羔羊,而葉修如同一頭絕世凶獸。

所有的劍齒虎都不在反抗,每頭劍齒虎頭頂都升起了一縷白色的光芒。

「這是?」葉修不知道這些劍齒虎都在幹嘛。

這時,旁邊的一個熊人對他解釋道:「恩人,這是我們獸人族的臣服契約,一旦簽訂契約,臣服的一方不會有任何的反抗,否則就會魂飛魄散。」

「哦,原來如此,這樣吧,你們熊人族剩下的族人,把這些契約都收了吧,把最強的一個留下,等熊七醒了給他。」葉修說道。

「那恩人,你不要嗎?」那個熊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我不需要。」廢話,以葉修的境界,根本不需要這種僕人。

葉修此時只對這個契約感興趣,既然是應於任何的生物,那就可以讓自己收到無數強大的僕人,這對尋找自己的孩子很有幫助,畢竟人多力量大嘛。

「謝謝恩人救了我們村子,如此大恩我們熊人族沒齒不忘。」這時,一位年事已高的熊人沖著葉修跪倒,所有的熊人在這一刻都跪了下去。

「老人家你快起來,你熊人族熊七關鍵時候救我兒一命,我做這些事是應該的。」葉修急忙上去扶起剛剛跪倒的熊人老者。

葉修也不是全然付出去救他們,自己留了一手,能做到這種程度,他無愧於心,要保護自己和兒子,以後還要面臨不知道多少險境,他隱藏起來的意念殺人,是萬萬不能在第一天就暴露了。

這時,不知從哪裡傳出一聲:「為何此處如此血腥?」

葉修眼中光芒一凝,他竟然判斷不出這個聲音具體是從哪穿出來的。

葉修終於碰到了來到這個后,第一個他看不透的人。

「什麼人?」葉修振聲道。

「你問我什麼人,我還想問問你,你為什麼在熊人族的地方?」那個神秘的聲音繼續說道。

也就在此時,葉修前方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出現了一道人影。

熊人族那位老者馬上上前行禮,「參見皇族使者。」

「恩,起來吧。」那個被稱為皇族使者的人平淡的說道。

「皇族使者?」葉修饒有興趣的說道。

「喂,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皇族使者慢慢走近了。

葉修看去,這哪裡是獸人?完全是人類啊。

顧先生,請指教 眼前的皇族使者一副人類的面容,唯一的區別就是身上彷彿圍繞著一層金紅色的光芒。

而且這位皇族使者竟然還是個「女人」。

面容異常漂亮,完全可以與沈清雪一較高下。

這是熊人老者又開口了:「使者莫要責怪,這人是我熊人族的恩人,就是他為我熊人族打敗了進犯的劍齒虎族。」

「哦…看不出來你還有這種實力。」皇族使者驚訝的說。

葉修看不出她的實力,但是隱隱感覺到這人和自己的實力應該相差不多,應該也是人魄境後期巔峰。

「你不是人類嗎…怎麼是獸人的皇族。」葉修疑惑的問道。

「我才不是人類呢,我乃朱雀神族,為上古神獸後代。」皇族使者驕傲的說道。

「哦,好吧。」葉修聽了依舊一臉平靜之色。

「喂,你什麼態度啊。」皇族使者見葉修不為所動,語氣有些惱怒。

「你生什麼氣啊?這麼漂亮的人,動不動就生氣,小心張皺紋啊,再說了我又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什麼血脈和我有什麼關係。」葉修無奈的說。

「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那你來自哪裡?」皇族使者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

「地球,聽說過嗎?」葉修聽熊七說過,這個世界的創始人也來自地球,所以以地球人這個身份可能會對自己尋找兒子有一定幫助。

「你來自地球!你和先祖來自同一個地方?」皇族使者撲到葉修面前,大聲問道。

葉修知道這個庇護獸人族的天君來自地球,還不知道連獸人皇族的先祖也來自地球。

「看來地球人在異世界混的都不錯嘛。」葉修心裡想著。

「你叫什麼名字?」皇族使者第一次正視了葉修。

「葉尋笑,你呢?」

「王雨凰。」皇族使者回答道。

「你既然來自地球,我有個請求。」王雨凰這時對葉修充滿著尊敬。

「美女,你不用這樣,有什麼事你就說吧。」葉修可受不了這樣。

「先祖曾經交代過,如果百萬年後地球人來到族內,一定要帶去見他。從先祖交代到現在,過去了正好一百萬年。」王雨凰說道。

Views:
9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