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不,我那時候還被柒爺的魅力給迷得暈頭轉向,要你是個男人,還真沒有洛什麼事了。」

洛黑著一張臉,「老婆,你怎麼能這麼詆毀你親親老公呢。」

「你們秀恩愛就靠邊,明知道今天我一個人,洛哥哥,孩子的性別看了嗎?」

「沒看,我們隨緣,不管是女兒還是男孩,我們都會視若珍寶。」

「那倒也是,不過你們一個藍色眼睛,一個綠色眼睛,你們的寶寶會是什麼樣子呢?

哎呀,我好期待啊,我都恨不得多生幾個孩子,和你們定個娃娃親了。」

顧柒現在看到誰都想定娃娃親,畢竟父母的基因太好,孩子將來一定也不差,再說她們又是至交。

「還等什麼多生幾個,這個就可以啊,如果我生的是小公主,到時候就可以嫁給小南滄了。」凱拉輕輕戳著南滄的臉頰。

南滄也不見外,咯咯笑起來,笑容甜美,十分像顧柒沒心沒肺的樣子。

「哎,這可不行,我已經和小經年定了婚,她生的是女娃娃,還是紫色雙瞳的哦。」

洛一臉不滿,「喲,這是瞧不上咱們綠眼睛和藍眼睛了,顧柒,我白疼你了。

你忘記了以前你每次闖禍是誰給你擦的屁股?每次沒錢了是誰給你錢浪的?」

顧柒立馬親切的挽著洛的手臂,「洛哥哥,我知道你好,不過人說話要言而有信啊!

我才不是瞧不起什麼藍眼睛綠眼睛,我之前就說過了,藍眼睛多好看,就像是天空大海和寶石,綠眼睛又魅惑又吸引人。」

洛戳了戳顧柒的腦門,「你丫頭就是嘴甜,哄人開心。」

「才不是呢,哥,我可當你是親哥,等我以後生的孩子,咱們一定要定個娃娃親。」

「那就這麼說定了,就算性別不合,那也要生到性別合適為止。」

凱拉不滿的扭了扭洛的大腿,「你當我是母豬呢,想生多少生多少?」

「老婆我錯了,生了這個你就不生了,么么噠。」

看著洛一臉諂媚的表情,顧柒忍俊不禁,果然這世界是一物降一物。

在穆南樞、凱拉沒有出現之前,她們兩人可是出了名的雙劍合併,誰與爭鋒。

誰知道遇上那個人,從此就像是迷路陷入沼澤,再想抽身而退已經沒有機會。

不過這樣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少了一些放肆,卻多了家庭的溫馨,這是什麼都無法彌補的。

幾人喝著下午茶,相處融洽,直到天黑。

「小丫頭,我和你嫂子今晚就要回拉斯維加斯了,她的月份大了不方便活動,以後就要在那邊待產。」

「洛哥哥,好好照顧嫂子。」

「那是必須的,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委屈了自己,任何時候你都有我這個哥哥呢。」

「嗯。」顧柒重重的點頭,目送著那對幸福的情侶離開。

顧家那兩兄弟為了爭權,打小和顧柒關係就不太好,直到遇到洛,她才知道哥哥的感覺。一定要幸福啊,洛哥哥。 夜深,顧柒又換上了一套男裝偷偷溜出了顧家。

繁華的夜生活剛剛開始,賭場人來人往。

等到顧柒一出現,賭場一些熟面孔都開始打起招呼來。

「柒爺,最近沒出來活動?」

「柒爺,好像氣色不錯啊,又勾搭上了一個漂亮妹子。」

顧柒摟著經年的小腰,「怎麼,羨慕嫉妒恨?」

「是啊,美女都被你勾走了,好歹你也給我們留下一點殘羹剩飯。」

顧柒吧唧一口在經年臉上親了一口,「不給,漂亮妹子都是我的。」

儘管知道她是女人,經年的臉仍舊紅了紅,「柒爺,你別這樣。」

「喲,小美女害羞了,看來柒爺還沒辦了她。」

在大家的笑聲中,顧柒攬著經年的小腰離開。

一開始經年才跟著顧柒到美國的時候,幾乎聽不懂任何英語。

這段時間顧柒呆在顧家,讓經年跟著鄔湄學習,她現在勉強聽得懂一些簡單的口語,知道大家在調侃顧柒。

「小經年,怎麼這麼容易害羞?」顧柒伸手揉了揉她的臉。

顧浣連忙開口道:「我的柒爺,你可消停點,你還記得上一次招惹那位大小姐。

人家愛你愛得要死,哪怕知道你是女人,追了半個國家都要追過來嫁給你。」

顧浣生怕經年也和那女人一樣,畢竟有時候顧柒帥起來比男人還要爺們。

她又是經年的救命恩人,每天舉止這麼輕浮,再將經年招惹上感情也不是不可能。

「經年,你可不要當真,柒爺就是有個壞毛病,見到好看的姑娘就走不動道。」

經年點了點頭,「我知道。」只是眼神之中掠過一道失落的神情。

顧柒還沒個正形的抱著經年,「小經年,最近跟著湄兒學得怎麼樣?」

「湄兒姐教了我很多東西,就是單詞太難背了。」

「慢慢來吧,語言是必須要學的,以後我還要帶你去很多地方。」

「嗯,我會努力的。」

「經年,你別看柒爺沒個正形,她可會好幾個國家的語言。」

「柒爺真厲害。」

「那是當然,沒點技藝傍身怎麼撩妹子,好了,你和小浣熊呆在這,我進去找洛哥哥。」

看著顧柒大搖大擺離開的背影,就這像是螃蟹一樣橫著走無法無天的走路姿勢,誰能看得出這是個女人?

「浣姐,你說柒爺圖什麼呢?」

「她啊,就是還沒長大的孩子,只顧著自己享樂貪玩,不過最近她神神叨叨的,怕是真的有心上人了。」

經年手指一緊:「心上人?是誰?」

「她瞞得挺緊,不過我很好奇,柒爺喜歡的人肯定很優秀,畢竟連南宮少爺那樣的人物她都沒有看上眼。」

「是么……」

顧柒推開門扯著嗓子叫道:「洛哥哥。」

像以前那樣狂奔過來,洛卻沒有過來迎接。

四下找了一圈,發現洛盤腿坐在地上,懷中抱著一個抱枕。

拍了拍他的肩膀,「洛哥哥,你……卧槽,你這臉是被貓抓的嗎?」

洛一張英俊的臉上有幾道紅色抓痕,洛臉上掛著傻笑。

「是啊,被一隻可愛的小貓咪抓的。」洛聲音柔和,那樣溫和的嗓音絲毫沒有平時兩人一起闖蕩江湖的騷氣。

要是別人身上出現這樣聲音顧柒不會覺得有什麼,偏偏是洛。

顧柒嫌棄的抖了抖,「洛哥哥,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好好說話行嗎?昨晚你們跳了一支舞,後來怎麼樣了?」

洛勾唇一笑,「我們……嘿嘿嘿。」

他像是懷春少女一般,捂著臉嘿嘿的偷笑起來。

顧柒:「……」

這孩子該不會傻了吧?

「洛哥哥,你倒是好好跟我說說話啊,你和凱拉有沒有進一步的發展?」

「進一步,何止是進了一步,是進了好多步。」

「你們……那什麼了?」顧柒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洛和南宮離不同,他可是肉食動物。

在遇上凱拉之前,他憑藉著一張好臉蛋葷素不忌,那可是勾搭了不少女人。

自己只是口頭上撩撩,他則是見面就上床的類型。

以前那麼多次沒有哪一次是這樣的狀態,這完全就像是被妖精給迷住了。

「嘿嘿嘿。」

顧柒抓著他的肩膀,「我的哥,你倒是給我說話,別嘿嘿嘿啊,我可沒有讀心術。」

「昨晚她喝了很多酒,我打算送她回家,然後……」

「然後你這喪心病狂的就將人那什麼了?」顧柒幻想著那個畫面。

他點點頭,「才沒有你想的這麼齷蹉。」

「也對,你那麼喜歡她,肯定不會那麼糊塗,你紳士的將她送回家,她表示感謝,然後邀請你下一次共進晚餐嗎?」

除了這個劇情,顧柒實在聯想不到其它什麼劇情會讓洛笑成這個樣子。

洛嬌羞道:「不,我將她送去了酒店,然後紳士的對她這樣那樣,她為了表示感謝,抓了我一臉,還讓我滾,以後不想要見到我。」

顧柒:「……」

這人的腦迴路她完全跟不上啊!

「你是瘋了嗎!你被人撓成這樣還傻乎乎的笑。」

「之前我查過,小可愛交往過兩個男朋友,我本來以為她已經……沒想到她是第一次。」

原來是在笑這個,顧柒往他腦袋一砸,「渣男!」

「我的柒弟,我們已經肌膚相親,你是不是應該幫幫我,好歹我邁出第一步了。」

「人家都叫你滾了,你還想要做什麼?」

「不是說女人對第一個男人都會記憶猶新嗎?柒柒,你向來鬼主意最多,要不然你幫我上門去提親吧?」

「提親?你還玩這套?」

「我對她是真心的,小柒柒,你要相信我,這輩子我非她不娶,不過她好像很討厭我。」

「是我早就恨死你了,你這個大色狼,直接將人家帶回酒店了,說好回家的。」顧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還不是她太美了我沒忍住嘛。」

「哎,要是他像你這樣就好了。」顧柒嘆了一口氣。

「誰?」

「沒,沒有誰,那我先去史密斯家給你探探口風?」

顧柒心虛的別過眼,穆南樞昨晚和她就只差一點就成功了,偏偏他最後關頭放棄。

難不成他是那方面有問題?

「洛哥哥,如果一個男人面對脫光了主動送上門的女人都沒有吃掉,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他吃肉還是吃素?」

「吃素,不過這個女人他挺喜歡的。」

「這種情況……他不是變態就是不行,哪有人對心儀的女人不肯下手的。」

「他是挺變態的。」顧柒喃喃自語。

「小丫頭,難不成你有主了?快說給哥哥聽聽,哥哥給你參謀參謀!」

洛對顧柒的感情生活可是太感興趣了,畢竟她和普通女人不同,能夠被她看上的男人會是什麼樣子?

顧柒也盤腿坐下,洛知道她所有秘密,男人這方面的問題她還是請教一下老司機比較好。

「就是我脫光了在他面前,他也不動我。」

「不是吧,南宮離看著身體不錯的樣子,要不哥去給他抓點葯吃吃,哥一個哥們是老中醫。」

顧柒努努嘴,「不是南宮離。」

「不是他?你這隻花心小蘿蔔又去哪找男人了?」

「是……穆南樞。」

洛抱著抱枕咬了一口,「不是吧!你對穆先生動心了?你是在逗我嗎?」

顧柒白了他一眼,「這麼大驚小怪幹什麼,他又高又帥還有錢,我怎麼不能動心。」

「小柒柒,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你喜歡誰都可以,唯獨他,你趁早死了這條心。」

「為什麼?」「也就是哥哥會給你說實話,其她人我都懶得說,珍愛生命,遠離穆先生。」 說到穆南樞,洛的神情嚴肅了一些。

「我和他不算太熟,但從之前別人形容來看,他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

此人城府極深,如果你是百年的小狐狸,那他就是得道千年的老狐狸。

別想要用你對別人的手段來對付他,那是沒用的。」

顧柒點頭,「他確實是只老狐狸,看似就在眼前,實際上卻相隔甚遠,不知道他葫蘆里賣得什麼葯。」

昨晚那種情況,按理來說怎麼都會吃了她吧,關鍵時刻穆南樞卻停了下來。

「柒柒,你真對他動心了?」見顧柒一臉認真的神色,她從來沒有這麼認真的討論一個男人。

「真動心了,洛哥哥,你是男人,要不你教教我怎麼讓男人主動?」

洛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能對你這樣的美女無動於衷,你又確定他對你有意的話,那他肯定是身體不太行。」

「可我怎麼覺得他……挺正常的。」畢竟當時兩人肌膚相貼,她能感到力度。

「有的是看著強,實則很虛,你放心,我讓我哥們開幾服藥你下次帶過去給他喝了。

保證藥到病除,天天讓你過上幸福生活。」

顧柒眼睛一亮,「真的這麼厲害?」

「哥哥還能騙你,男人嘛,有時候確實會出現腎虛的情況,你不要在意。」

此刻已經在大山深處探測地形的某男人打了一個噴嚏。

阿旺有些緊張,「先生,你是不是感冒了?」

「沒事。」

說完穆南樞又打了兩個噴嚏,阿才連忙道:「先生,這山裡冷,你說你幹嘛天天往山裡鑽?」

「我在找一座火山。」

「什麼樣的火山?」

「一座可以給我幸福的火山。」

阿旺和阿才對視一眼,先生是不是瘋了?

總之他要做什麼兩人壓根是看不懂的。

顧柒這邊和洛說了半天,洛給她洗了半天的腦。

「好了小丫頭,你的問題慢慢解決,現在該你解決我的問題了。」

Views:
12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