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回來了!”

砰!

跪在地上的灰十三直接一腦門砸塌了面前的地面,渾身妖氣在這一刻,無法抑制的盪漾着。

這一幕,看得白小鳳和皮皮一陣目瞪口呆。

主僕面面相覷,皮皮輕聲開口:“嘶~主人,肥耗子的爺爺buff又起作用了呢。”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目光卻變得深邃起來,眉頭緊擰成一個川字。

講道理。

這纔在灰家門口呢,肥耗子就展露了身份,是福是禍,還得打個問號呢。

“灰十三,你,你在幹什麼?”

蒼羽大妖整個妖都不淡定了。

本座是讓你對峙啊,你劈頭蓋臉跪地上幹嘛?

剛纔你一副懵比地樣子看着這肥耗子,難道是故意演戲麼?

“蒼羽前輩,他,他是我爺爺,是我們灰家的上任家主灰鎮天啊!”灰十三擡起頭,激動地熱淚盈眶。

“灰,灰鎮天?”

蒼羽大妖頓時怔住了,記憶,一點點侵襲而來。

以他的實力,當年灰鎮天執掌灰家的時候,他也不過是妖界中的中流而已,遠遠不到如今的地位。

太久遠了。

久遠到他剛聽到“灰鎮天”三個字的時候,愣是沒反應過來。

漸漸地,蒼羽大妖眼中的lán guāng忽明忽暗着,一雙眼睛滿是駭然地看向化形成老頭的肥耗子。

灰鎮天執掌灰家的時候,他確實只是妖界中流而已,但那等實力,已經足夠讓他接觸一些五家祕聞了。

如今灰家家主殺弟篡位之事,自然知道。

半晌。

蒼羽大妖呢喃了一句:“這場妖界盛會,又要多一筆濃墨重彩了呢。” 蒼羽大妖的話很輕,但白小鳳卻聽得一清二楚。

他緩緩轉頭,看向蒼羽大妖,冷冷一笑:“然後呢?”

蒼羽大妖一怔,眼中lán guāng閃爍了起來。

半晌。

蒼羽大妖對着肥耗子點點頭:“晚輩,見過前輩。”

這已然是大禮了。

妖界中,弱肉強食的定理比之人類天師,更加嚴苛。

肥耗子和蒼羽大妖都爲藍瞳大妖,但本質上,蒼羽大妖的實力是要強過肥耗子的。

即便中間差距着幾百年的時間,但蒼羽大妖依舊足以在肥耗子面前自稱前輩,至少也可以平輩論交了。

但,他以晚輩自居,已經足以表míng xīn意。

灰鎮天一怔,旋即愕然地看向蒼羽大妖,顯然,他也沒料到蒼羽大妖的態度轉變的這麼快。

彷彿知道灰鎮天的心思,蒼羽大妖笑着說道:“本座一心xiū liàn,如今妖界盛會,故而參與,至於灰家的事情,本座無異插手。”

灰鎮天淡然一笑:“多謝蒼羽了。”

其實他一開始暴露身份,也是無奈之舉。

畢竟有蒼羽大妖這樣的大能在旁,但如果不自己跳出來,也會被灰十三戳破,所以自己展露身份,完全就是想着絕地一擊。

現在蒼羽大妖的反應,不摻和,也不嗶嗶,無異於是最好的結果。

說完,灰鎮天看向跪在地上的灰十三,淡然道:“孫子,帶老夫,進灰家。”

灰十三急忙站起來,點點頭:“遵命,爺爺。”

一旁的白小鳳慧娘和皮皮全都懵比了。

娘希匹的!

爺爺buff就是牛皮啊!

灰十三沒有絲毫遲疑,應了下來後,便乾脆地朝着灰家走去。

白小鳳等人緊隨其後。

看了一眼灰十三的背影,白小鳳有些感慨的對肥耗子說:“你這一手,玩的可真夠漂亮的。”

肥耗子灑然一笑:“白先生是不是想問我,爲何剛纔敢直接暴露身份?”

白小鳳沒有避諱,直接點頭。

肥耗子笑了笑:“因爲,老夫沒有別的辦法了啊。”

“……”白小鳳。

頓了頓,肥耗子解釋道:“老夫於灰十三有化形之恩,這於人類無異於再造之恩,老夫想,他應該不會背叛老夫的,哪怕經歷當年之事,他應該也是念舊情的。”

白小鳳恍然。

說白了,肥耗子剛纔的表現,其實就是在賭。

賭灰十三對他的態度,賭灰十三念不念舊情。

現在,肥耗子賭對了。

想着,白小鳳問道:“那如果賭輸了呢?”

肥耗子雙手背在身後,微微一笑:“若是輸了,你殺蒼羽,老夫殺十三。”

這話一出口。

白小鳳清晰地感應到一股凌厲的殺意從肥耗子身上釋放出來。

這股殺意讓白小鳳不禁咋舌,這份狠戾,一般人是真的沒有的。

有灰十三帶路,一切都變得更順利起來。

好歹灰十三乃是灰家的精銳,在灰家也是人盡皆知了,一路前進,哪怕有妖怪現身阻攔,但一看到灰十三,立馬就告辭放行。

暢通程度,甚至超過了蒼羽大妖。

反倒是蒼羽大妖,此時儼然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沿途淡然地走着,不聞不問。

他之前對肥耗子的態度,已然表明了心意。

現在,哪怕他真的高高掛起,灰家也拿他沒辦法。

他有這個實力,在妖界,實力就是一切,灰家也不能違背這個定理。

妖氣越來越濃。

粘稠的好像要化作墨汁滴落似的。

嗩吶鑼鼓聲越發的響亮。

一路前進,白小鳳的視線所及之處,建築漸漸多了起來。

高聳的院牆,亭臺樓閣。

目光所及之處,盡皆是一派古風建築,古典而又沉穩厚重。

喧鬧聲越發的響亮起來。

沿途遇到的妖怪也越來越多,實力也是越來越強。

即便是帶路的灰十三,在衆多妖怪中,也泯然衆人矣。

皮皮趴在白小鳳的肩頭,眼中青光閃爍,格外的忌憚。

他甚至很想問問白小鳳,要不然你們進去浪,龍先撤退了?

但,仔細想了想,皮皮還是閉上了嘴巴。

以主人賤嗖嗖的性格,這種提議,貌似……行不通啊。

“前邊就是大廳了。”

帶路的灰十三提醒道。

白小鳳擡頭望去,諾大的建築巍峨聳立,古樸無華,卻在茫茫妖氣中,顯得格外耀眼。

此時,大殿外的兩旁,妖怪林立,鑼鼓嗩吶的聲音便是從隊伍中發出。

而在大廳內,磅礴的妖氣如同海浪一般,不斷席捲而出,一浪接着一浪。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看向旁邊的慧娘:“準備好了麼?”

他和他的日常 慧娘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眼中卻早已經泛起了淚光。

多少年了?

她記得清清楚楚。

曾清幻想過無數次的畫面,如今,終於得以實現。

仇,馬上就能報了。

爹,娘,你們馬上就能安息了。

慧娘眼中泛着淚光,注視着白小鳳,心裏一陣感激。

若不是白小鳳,她絕對不能如此暢快的報仇。

哪怕有爺爺帶領,但,也絕不可能像現在這般,暢通無阻。

更大的可能,是如同皮皮一開始的推測一樣,悄悄地進村,打槍的不要。

在最爲關鍵的時刻,暴起一擊!

轟!

也就在這時,大廳內,一股磅礴如獄的妖氣威壓悍然衝撞了出來。

走在最前邊的灰十三瞬間如同破口袋一般,倒飛了出去。

白小鳳眉頭一擰,意念一動,陰力爆發,將所有的妖氣擋住。

幾乎同時。

大廳內,傳來一道驚咦。

“咦!何人在外?”

白小鳳舒展開眉頭,沒有迴應,而是扭頭看向旁邊被庇護着的慧娘:“你來。”

“我?”慧娘呆住了。

白小鳳點點頭:“有本大爺在,你,無需擔心,咱們,不是來殺人的麼?”

慧娘深吸了一口氣,想要回應。

可想到大廳中的存在,無不是如今妖界中的魁首大能,一時間,有些猶豫。

倒是肥耗子灰鎮天此時眼中lán guāng閃爍着,一步上前,厲喝道:“諸位,爺爺回來了!”

白小鳳一陣無語。

娘希匹的!

肥耗子這又是開啓了爺爺buff了咩?

靜。

隨着肥耗子這話一出,喧鬧的場景戛然死靜下來。

大廳內,一股股凌厲的殺意仿若無數把無形的利刀席捲而出。

緊跟着,一道沙啞的聲音從大廳內傳出:“好大的狗膽,你,知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伴隨着殺意的聲音傳出。

一股股凌厲的殺意恍若浪潮席捲而出。

灰十三、慧娘和皮皮被殺意籠罩着,頓時寒蟬若驚,神情大變。

即便是肥耗子和蒼羽大妖,此時瞳孔中的lán guāng也收斂了一些。

妖界盛會,能坐在灰家大廳中的存在,無不是當今妖界中的真正大能。

他們釋放出的殺意,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

慧娘身軀顫抖着,恐懼如同野草一樣蔓延,心跳嘭嘭加速着。

這一刻,她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和灰家的差距。

這樣的實力差距,她報仇,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下意識地,她擡頭,看向白小鳳。

總裁的契約妻 雖說這次行動,是爺爺決定的。

但,潛意識裏,慧娘知道,真正能幫她的,只有白小鳳。

至於爺爺,幾百年被鎮壓的時光裏,實力一直沒有進步,當初的小輩蒼羽,如今實力甚至都隱隱超過了他。

更何況,還是她的大伯和三叔了!

這一擡頭,慧娘就怔住了。

她愕然地發現,白小鳳依舊雙手背在身後,昂首挺胸,雲淡風輕,甚至冰冷的臉上還泛着一抹不屑地笑意。

也就在她擡頭看去的同時,白小鳳一步上前,正要對着大廳內開口呢。

忽然,旁邊的蒼羽大妖低聲勸阻道:“小心,妖界盛會,不止五家家主,還有隱世大妖,也有人類翹楚。”

蒼羽大妖不屬於五家,本身特立獨行,這次也是被邀請而來參加盛會。

他雖然無心插手這件事,但提醒一下白小鳳,還是很有必要的。

若是此時白小鳳跳出來,無異於是得罪所有妖界大能了,這跟只得罪灰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然而。

白小鳳對着蒼羽大妖抱了抱拳,以示感謝。

隨即,他豁然轉身,神情冰冷,厲聲喝道:“本大爺,就是來教你們死字怎麼寫的!”

轟隆!

這話,不算大聲。

可一出口,卻如同驚雷炸響。

蒼羽大妖巍峨的身軀顫抖了一下,渾身的羽毛都有種要炸立起來的衝動。

媽耶!

Views:
7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