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呢,我們醫院來了一個瘋子,先安排到精神科去,別傷了其他人!"小護士大聲說道。

雲帆本來以為,這個小護士,也就是嚇嚇蘇暖。

誰知道,她的話剛說完,周圍的醫護人員,就能圍上來,直接將蘇暖包圍住,兩三下將她挾制住,拉走了。

雲帆徹底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

只不過,他這一路,真的是見識了一年後的蘇北。

他想,人究竟受了多大的變故和刺激,就算是忘記了以前的事情,也不至於發生這麼大的變化吧!

雲帆心裡一邊感嘆,一邊看著蘇暖北拉走。

雲帆就這樣看著,絲毫沒有上前幫忙的打算。

他發現,這個被抓走的蘇北,真的不是他印象中的那個,簡直太囂張了,被抓走教育教育也好。

這裡是醫院,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大事的。

想到這裡,雲帆直接轉身離開了。

他給路南打電話,問清楚就診地點,便趕過去了。

話說,蘇暖被抓走後,關進一間專門為精神病患者準備的病房裡。

她拍了半天門,也沒有人給她開門。

蘇暖徹底亂了。

這個醫院的人,怎麼這麼囂張,竟然真的把她抓起來了,她們知道自己是誰嗎?

蘇暖到了這個份上了,依舊死性不改的自以為是。

她以為,自己現在背靠路南,就能高枕無憂了。

可是,她卻不知道,以前的蘇北,從來不靠著路南,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她都是自己想辦法解決的。

只不過,只要她有事情,路南一旦知道,都會沖在最前面的。

蘇暖根本不知道,她跟蘇北,壓根就是天和地的差距。

遊戲主播之我就是渣渣 她以為,自己能瞞一輩子,卻不知道,自己根本瞞不了多久。

就算是她變成蘇北的克隆體,也不能跟蘇北完全一樣。

因為路南喜歡的那個蘇北,是個獨立的個體,是獨一無二,不可複製的。

蘇暖拍了半天門,她拍的有點累了,直接坐在地上。

她使勁揉了揉頭髮,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她焦躁不安,整個人感覺糟糕透了。

她發誓,自己出去以後,一定要那個小護士好看。

蘇暖被關起來的同時。

路南著急的在就診室門口,走來走去。

他本來是想陪著蘇北去檢查的,結果,醫生讓他待在外面。

他都等了好半天了,也不見人出來。

路南感覺自己整個人坐立不安,他甚至都忘記了,現在在裡面檢查的人,究竟是蘇暖,還是蘇北,還是他心裡那個北北。

總之,這份擔心,跟他一年前對蘇北的擔心,一模一樣。

雲帆找到就診室的時候,就看見路南在那裡,走來走去。

雲帆快步走上去。

"總裁,你幹什麼呢?我已經挂號了,等一會檢查完,我再去交相關費用!"雲帆說道。

路南點點頭,一言不發。

雲帆看著他這個神情,也不好開口問什麼。

兩個人等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終於從裡面走了出來。

她的身後,兩個護士推著蘇北,向著病房走去。

"病人先送到病房去了,你們家屬也別太擔心,病人目前看,身體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的,至於突然暈倒,我想問問你們,病人在這之前,是不是生過什麼病,好了之後,留下了後遺症,這也許才是引起她暈倒的主要原因!"醫生說。

路南聽到蘇北沒事,他的神情,才慢慢鬆懈下來。

他點點頭。

"她……一年前落水,忘記了以前的事情,至於她今天暈倒,是不是因為這個,我也不太清楚,總之,她不知道突然間受了什麼刺激,猛地尖叫一聲,然後,就暈倒了!"路南詳細的幫醫生解釋說明當時的具體情況。

醫生點了點頭。

"你說的,我都知道了,現在,你們先安心等著病人清醒吧,我也暫時不用藥,等她醒來,我還要具體的了解一下她的身體狀況!"醫生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謝謝大夫!"路南愣了半天,趕緊對著醫生的背影說道。

他說完話之後,就快速的向著蘇北的病房走去。

雲帆也緊跟在他身後。

到了病房之後,路南看見躺在病床上的蘇北,神色似乎很是蒼白。

他的心裡,竟然閃現一抹難以言明的心疼。

路南猛地轉過身去,他感覺,這樣的自己,真的是太奇怪了。

他甚至都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明明那麼愛蘇北,心裡只有蘇北一個。

重生之天王 可是,為什麼當蘇北和蘇暖再次出現的時候,他竟然會變成這樣。

難道,真的是他移情別戀了嗎?

路南伸手揉了揉額頭,感覺自己頭上的青筋,忍不住跳動著,頭像是要爆炸了一樣。

路南忍不住搖搖頭。

雲帆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蘇北,他忍不住開口。

"總裁,蘇暖不是給你送文件去了嗎?她怎麼會突然暈倒,我看她身體,似乎挺好的,也不像是那種不弱不禁風的!"雲帆說道。

路南嘆了口氣。

"我哪裡知道,這是為什麼啊,我發現她的時候,她發出一聲痛苦的尖叫聲,就已經向著地上栽下去了!"路南說道。 雲帆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那總裁,我先去繳費,您在這裡,等著蘇暖醒來吧!"雲帆說道。

路南搖搖頭。

"還是別了,我回公司上班,你給顧念城打電話,讓他先過來,照顧人,畢竟,蘇暖現在是他的妻子,這是他的責任和義務! 快穿之時空星河伴 "路南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說這些話的時候,他心裡特別難受。

就好像,自己喜歡的人,被別人搶走了一樣。

雲帆聽到路南的話,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就你想起跟小護士吵架的蘇暖。

他不自在的輕咳了一聲。

"那個,總裁,我覺得,還是您先在這裡看著蘇暖吧,我一會還要下樓繳費什麼的,等顧總來了,您再走也行!"雲帆說。

路南想了想,點點頭。

"那好吧,你先去繳費,我在這裡看著吧!"路南說完,雲帆點了點頭,就趕緊溜了。

他走出病房,想了想,向著精神科走去。

還是在路南知道之前,把人先弄出來吧,不然的話,萬一總裁之後后,肯定要你生氣了。

想到這裡,他加快了腳步。

醫護人員帶著雲帆,到了蘇暖被關的病房門口,雲帆這才看向裡面的人。

蘇暖一個人坐在四面純白的病房裡,她臉上的神情,有點沮喪,也沒有那會的憤怒了。

"打開門吧!"雲帆轉身對身邊的醫護人員說道。

一個小護士拿著鑰匙,將門打開。

蘇暖看見門開了,她幾乎是向著門口衝過來的。

看見雲帆的那一刻,她就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

"雲帆,是不是路南讓你來救我的,你快告訴路南,我要告他們,簡直太沒有人性了,尤其是那個小護士,她竟然敢叫人把我抓起來,我一定要她在這個醫院待不下去!"蘇暖憤怒的說道。

雲帆忍不住皺了皺眉,

為什麼他覺得,眼前的這個女人,還應該被關一會呢!

怎麼聚死性不改呢!

雲帆還沒有開口說話,突然,響起一道清脆的女聲。

"你說的那個小護士,應該是我吧!"方才那個跟蘇暖爭執的小護士,慢慢悠悠的走過來。

蘇暖一把抓住雲帆。

"雲帆,就是她,你一定要告訴路南,要給我報仇!"蘇暖說的,好像對方已經跟她有生死之仇了一般。

小護士嗤笑一聲。

"果然是有病,這樣的話都能說出來!"小護士說完,目光看向周圍的醫護人員。

"好了,你們不用忙活了,既然病人的家屬來了,我們也不應該將人強行扣留在這裡,你們先回去忙吧!"小護士說完,眾人點了點頭。

"那院長,你走不走?"其中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主治醫生,尊敬的問道。

小護士笑了笑。

"沒事,我看這兩個人挺有意思的,在這裡,跟他們聊聊天!"小護士風輕雲淡的說道。

那個醫生點了點頭,帶著一幫護士離開了。

雲帆徹底愣住了。

院長,難道這個小丫頭,就是南希市中心醫院的院長,最年輕的醫學博士,傅雪,繼承了她爸爸傅院長的醫院。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看上去,她就是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啊!

蘇暖在聽到,那個主治醫生喊這個小丫頭院長的時候,兩個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什麼,院長,這麼大的小丫頭,怎麼可能是院長呢!

她看起來,就像是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片子啊!

蘇暖心裡的震動,沒有人能想到。

她想到自己剛才的話,還要將人家從這個醫院趕出去,原來,她竟然是醫院的院長。

怪不得,那些醫護人員,那麼聽她的話,她說自己是精神病,那些人就相信了。

蘇暖覺得,這簡直是她干過的,最屈辱的一件事情。

她憤怒的盯著傅雪。

"別以為你是院長就了不起了,這次的事情,我跟你沒完!"蘇暖生氣的說道。

傅雪挑眉,笑得很是無所謂。

"是嗎,沒完啊,我倒是很想知道,怎麼個沒完法呢!"傅雪不羈的說道。

蘇暖看了傅雪一眼。

"你等著,反正我不會放過你的!"她一邊說,一邊向著外面走去。

傅雪笑著大聲說道。

"你去吧,我等著你不放過我,我隨時奉陪!"傅雪說完,還笑了兩聲,氣的蘇暖忍不住跺腳。

雲帆忍不住蹙眉,眼前的人,真的是蘇北嗎?

為什麼,他現在徹底感覺不到以前,對蘇北的那種感覺了呢!

甚至,還有一點淡淡的厭惡。

雲帆想了半天,也沒有想清楚所以然。

他跟著蘇暖走了一會,突然反應過來,自己跟著她去幹嗎,還是給顧念城打個電話,讓他趕緊過來吧。

不然的話,路南一會肯定會滅了自己的。

想到這裡,他轉身,向著相反的方向走了。

雲帆把電話撥出去的時候,發現顧念城正在通話中。

雲帆有點納悶,只不過,他還是耐心的等著。

其實,就在雲帆轉身,沒打招呼距離開的時候,蘇暖已經給G先生打去電話了。

"喂,G先生,今天再次冒昧的給您打電話,希望您不要你介意!"蘇暖的態度,非常的虔誠,她今天已經給G先生打了一次電話了,結果沒過幾個小時,又打過去了。

她估摸著,對方應該很厭煩吧。

"怎麼了?有事說事!"對方的聲音,果然很不耐煩。

"是這樣的,G先生,蘇北今天出事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給路南送文件的時候,突然喊了一聲,距暈倒了,現在,路南已經將她送達醫院了,你說,這樣下去,我的身份是不是遲早會暴露啊,您能不能幫我……想想辦法!"蘇暖的想想辦法,四個字還沒有說,就被對方掛斷了電話。

蘇暖徹底納悶了。

他這是你什麼意思,不大打算搭理自己了嗎?

就在蘇暖無語的同時,顧念城已經衝出了公司。

蘇北出事了!

該死,他就知道,她只要待在路南身邊,准沒好事!

他必須馬上過去!

只不過,等他上車之後,他才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

剛才蘇暖說話的時候,他忘記問蘇暖,蘇北被送去了哪個醫院。

想到這裡,顧念城忍不住懊惱。

他剛要問蘇暖,手機再次有電話打進來。

"喂!"顧念城聲音有點急促和不耐煩。

"顧總,你好,我是路總的助理,雲帆!"雲帆禮貌的做了介紹。

"我知道,說事情!"顧念城的語氣,非常不耐煩,還夾雜著一絲急促的情緒。

"是這樣的,蘇暖今天暈倒了,現在被送到醫院了,我跟路總在醫院,不知道顧總,您什麼時候能趕過來?"雲帆問道,他並沒有在意顧念城的態度和語氣。

顧念城一愣。

Views:
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