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既然是酒會,自然而然的也有著一些酒水,不知不覺中熟絡了不少,看上去二人一陣有說有笑的,若非看看時間馬上就要結束了,再加上暫時看來周穎也沒有什麼事情,林楠這才坐了下來耐心等待著。

三分鐘后,透視眼消失,會場的情形也消失不見,不過畢竟是會場公共場合,這名年輕男子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也干不出什麼,林楠就守在門口。

不多時,二十分鐘左右,陸續有人從會場出來,不少人相互揮手道別,人群中林楠也看到了周穎的身影,此刻那位年輕男子如同狗皮膏藥一般依舊跟在身邊,看上去熱情不已,林楠剛一靠近便聽到年輕男子對周穎的邀請。

「周小姐,這大晚上的不如在下帶你出去好好逛逛,反正酒店閑著也無所事事,權當是交個朋友好了。」年輕男子開口說道,看上去還算是帥氣,再加上特殊的身份,典型的高富帥,這個手段不知道俘虜了多少少女,不過這種手段在周穎這裡並不湊效。

「不好意思陸少爺,我有點累了,明天還有工作,謝謝好意,還是回房間休息了。」周穎客氣拒絕,始終保持著一種距離,有些防備心理,自從有了林楠之後,對於其他人的邀請,她沒有半點興趣。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和周穎一行的等人卻突然間都開口了,這其中有男有女,紛紛突然間響應了起來。

「別啊周經理,大家難得有這個機會,陸少爺做東,這個面子咱們肯定是要給的。」更有人直接開口對周穎勸說道。

「就是,陸少爺難得這麼有心情,大家也別掃興了,我可是聽說這東海市的一些地方特別熱鬧,工作了一周,咱們也乾脆讓陸少爺帶我們去放鬆一下如何?」

「周穎,就去一趟吧,有我們陪著你怕什麼!」周圍不少人開口,勸說周穎出去,林楠原本想上前直接將人給帶走的,突兀的看到這麼一幕也是微楞,尤其是在看到這位陸少爺嘴角得意的笑容后,臉色頓時又陰沉了不少。

更甚者,他還看到周穎身邊之人對這位陸少爺的暗示,那意思不言而喻了,完全是商量好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周穎出去。

這麼大晚上的,一大群人出去,一個漂亮的女人,被一群別有用心的人給哄騙出去,還是去他們口中的那種好地方放鬆一下,哪怕是林楠沒有去過,也隱約明白不少是什麼地方,那種結果定然很明顯,正常而言而言只怕一覺醒來可能就出現在某個房間內了。

一想到這個結果,林楠就忍不住怒髮衝冠,恨不得當場上去給這群人好好收拾一頓,不過最終忍住這股怒意,林楠心裡有了主意。

既然他們想玩陰的,那就一起玩玩試試看,就怕他們玩不起! 有了弗勒的加入,易陽是輕鬆了,每天家裡醫院兩面跑,兩個小的名字也定了,大的叫李木軒,小的叫李木轅,合起來就是軒轅,老爺子說算了一下,兩個孩子命里缺木,所有都用了木字,對這個名字大家目前是滿意的。

不過易陽覺得孩子長大了不一定滿意,特別是小的,別人一喊轅轅,還以為是女孩子呢,反正名字是他們太爺爺取得,也找不到他頭上,他甚至想,要不要利用這個機會策反……

這邊剛兩個月,那邊兒媳婦也發動了,一家人又經歷了一次緊張,索性,這回生的比較快,龍鳳胎,兒女雙全,易大千笑的像個傻子一樣,當爸爸的都不想說他。

孩子全出生了,這回熱鬧了,小芊領著孩子去看嫂子,結果自己家的在嬰兒車裡哭了,那兩個更小的一聽有哭的,也跟著哭,這一屋子人,哄了這個哄那個,最後沒辦法,把兩個大的抱走了,都安靜了。

「轅轅哭的太厲害了,主要是聲音特別響亮,別說孩子了,我都被嚇一跳,他哥我懷疑是不想哭,但是被他嚇的,沒忍住,也哭了,我懷疑當初肚子裡面鬧騰的厲害的就是他。」

易小芊數落著自己的兒子,周子怡這個當奶奶的聽不下去了。

「我當年和你一樣的感覺,就是沒證據。」

聽了媽媽的話,易小芊感覺自己好像有被內涵到。

張涵滿月易小芊都生了三個多月了,醫院很客氣的找到易陽,告訴他病房不是很夠用,易陽懂了,再三確定可以回家了,這才把易小芊放走,結果又尷尬了。

易小芊想回自己家,易陽和周子怡作為父母當然易陽女兒回家裡待著,但是按道理也應該去李紅陽家裡,畢竟都結婚了。

「要不然再去商量商量。」

周子怡捨不得女兒。

「我可不去,這麼做也太不要臉了,我是要臉的人。」

「你年輕時候最不要臉,歲數大了還要臉了。」

「誰不要臉了,我那時策略,策略懂不懂。」

兩個人又開始翻舊賬了,最後還是李紅陽這位好女婿過來解圍了。

「爸媽,我爺爺還有我爸媽意思讓小芊先回家裡住,等我們舉辦完婚禮再去我們家,就是不知道你們方便不方便。」

一聽這個,兩個人也不翻舊賬了,臉上瞬間笑開了花,幸虧長得年輕,要不然就是電影里的媒婆。

「方便,方便,特別方便,那就走吧,咱們收拾東西回家。」

這一家走了,張涵還要住一段時間,易陽還是要醫院家裡兩頭跑,偶爾還要去公司。

小年當天,易大千一家人也終於回到了家裡,易陽和張涵還有李紅陽的家人商量了一下,大家都來他家過年,如果是平時可能還不同意,現在四個孩子都在這兒大家也就這麼定了。

臘月二十八人就來全了,還有來拜年順便看孩子的,大霖陶洋,孫浩然劉元,還有一些老兄弟們都來了,別的不說,紅包就收到手軟,易陽可不會說什麼不要的話,給了就必須收,這可是孫子孫女還在外孫子的錢,他必須幫忙收好了,要不然被父母沒收了怎麼辦。

親家也一直幫著忙,做菜洗水果收拾,要不然這些人來來回回的易陽自己還真招待不過來,四個孩子就分走四個人照顧,人走了易陽把錢按照每個孩子的都弄好,打算開個戶頭存起來,這幫人紅包沒有少的,都是支票或者銀行卡,最少的也十萬,這要是一般人家都暴富了。

不過相對的,易陽去他們家裡也沒少花,一個人除外,大霖,大霖現在還經常說當年那二十塊錢壓歲錢的事兒,最主要是二十塊錢還就給了一回。

今天和大霖聊天問了下嫂子的情況,這半年真是一隻忙著自己家的孩子,沒怎麼關心,孩子出生后視頻了幾次,嫂子年齡大了,出門不方便,訂好了都過完年帶著孩子們去看她。

「狀態看著還行,這麼多年都是一樣,現在大家就是多關心她。」

大霖也五十多快六十了,歲數越大越注重親情,這幾年也沒出去演戲,就在家裡陪著媽媽,二寶大部分時間也是,留在家裡。

想起大霖說這話的樣子,易陽聽著心酸,老了老了爸沒了,要是媽在沒了,可就沒了家了。

晚上易陽把這事兒和媳婦兒說了,周子怡也特別自責,真是光想著自己家裡,把那頭忘了,兩個人商量了一下,過完年就帶孩子過去看看。

大年三十,鞭炮聲兒沒有,就聽這四個孩子哭了,也不知道怎麼的,易陽身上好像有種魔力,幾個孩子都願意跟他,就是一個毛病,要是抱起了一個,被其他三個任何一個看到了准就開始哭。

易小芊就著急去洗手間,他剛接過來,被易明川看到了,易明川是大千的大兒子,女兒叫易明明,結果這個老大就哭了,易陽懷疑他們是有什麼溝通的信號,這個哭,那兩個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兒呢,也開始哭,懷裡這個本來還好,易陽想著把他放下哄一下那個,結果這個又哭了,四個孩子簡直能開演唱會了。

「得,我服了,小祖宗們,我去做飯了,親家快點兒換換崗位吧,你去看你孫子,你去看你外孫子,我做飯。」

其實親家都特別羨慕他,因為孩子如果沒有其他人他們也可以抱著,要是易陽也在,那孩子准找他,其他人不管怎麼說,怎麼逗都換不來孩子的心。

「親家,這麼好的崗位真給我們了。」

「給你們了,你們快去吧,這幫小祖宗,我是真服了,恨不得有三頭六臂。」

這個年有了新生兒的加入,過的熱熱鬧鬧,大家還喝了幾杯,但是沒敢多喝,怕看孩子的時候在睡著了。

新年過了,親家們也都準備回自己家,畢竟每家都還有親戚要來家裡,都要回去準備,易陽也沒多留,拿了不少東西給他們,推辭不過,也就都收下了。 會場門口,一群人圍在周穎身邊,勸她別掃興,要一起出去,頓時讓周穎秀眉微皺,她不喜歡那種地方,也不想去,但眼下被一群人這般說,讓她很是為難,應也不是,拒絕也不是。

「既然大家那麼有興緻,那就一起去吧,我陪你!」

就在周穎不知道該如何作答之際,突然間一道熟悉到讓她內心甜蜜的聲音突然間在她耳邊響起,讓周穎臉上瞬間驚起濃濃的喜色!

轉身抬頭,果不其然還是那張熟悉的臉,帶著淡笑之意,一身普通的衣服,但在她眼中,就是完美的存在,尤其是這一刻的出現,帶給她太多的驚喜,這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

林楠的突然出現,讓周圍一群人都是一愣,那位陸少爺更是眼中有著一絲冷意一閃而沒,之前第一眼看到周穎他就驚為天人,但奈何周穎和其他女人不同,哪怕是對他這位魔都豪門少爺也沒有半點另眼相待的意思,一直是不冷不熱的,保持著極大的距離,眼下好不容易安排了下面一場戲份,想要一親芳澤,怎麼突然間冒出這麼一號人來?

而且看這架勢,擺明著關係不淺的樣子,周穎臉上一瞬間綻放的笑容,在他眼中猶如一朵鮮花盛開綻放,讓他心裡痒痒不已,同時也對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林楠帶著極大的不喜。

有著強烈的嫉妒心裡!

「你怎麼來了?」周穎從人群中走出,徑直來到林楠身邊,柔聲說道,一臉的甜蜜,看的讓一群男士都帶著嫉妒之意,這是一位女神,怎麼看都覺得不爽,林楠從頭到腳讓他們看不到什麼值得另眼相待的地方。

林楠對著周穎柔聲一笑,也幸好自己趕來了,否則還不知道要出什麼事情,想想都讓林楠一陣后怕,同時心底也充滿了冷意,目光不留痕迹的在這群人身上掃了一眼。

這筆賬,林楠自然要好好算算。

「閑著沒事,就過來看看,既然你這群朋友這麼有興緻,那索性就一起好了,也免得掃興。」林楠淡淡開口說道,讓周穎答應。

原本周穎看到林楠的瞬間,更是打定了不去的念頭,去那種地方她反而不喜歡,倒不如和林楠待在一起,這才是自己最喜歡的,林楠此刻的決定自然而然的讓周穎帶著一絲疑惑,她明白林楠,正常而言這種事情也不會這麼支持自己去的。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林楠對著她輕笑一聲,給與一個肯定的態度,如此周穎也才算是點頭。

「那好吧,既然大家都有興緻,我們一起你們不介意吧?」周穎開口對其他人說道,雖然應了下來,但要帶著林楠,而且非常親昵的站在一起,那意思很明顯了,即便是要去,也是和林楠在一起。

一拳廚神 這一刻,這位陸少爺臉色略顯不自然,心底更是陰沉不已,其他人見狀都沒有開口,而是紛紛注視著這位陸少爺,他才是今晚的主角,這一切也都是他的安排,周穎這若是帶著人去,那就沒什麼意思了。

不過很快,這位陸少爺便有了其他的打算,心中的冷笑之意更甚,想到了另一種解決方案,當即臉上也換上了一個笑容,看起來很紳士的那種。

「這有什麼好介意的,既然是周小姐的朋友,也就是大家的朋友,人多也更熱鬧一些。」這位陸少爺開口笑道,並且非常客氣的上前伸手。

「東海市陸一川,這位兄弟怎麼稱呼?」這位陸少爺很自信,他的大名即便是整個國內都是相噹噹的人物,屬於真正的頂級闊少,雖然可能和王倫這種稍差,但也比南松薛浩博那種強上一截,能在魔都這種地方成為頂級闊少的,基本上也相當於全國頂級的那種。

退一萬步講,即便是沒有聽過他陸一川的大名,對於東海陸家豪門,想必正常人也應該知道,眼前周穎身邊的那麼多人為何願意買他的賬,還不是因為他的身份。

不過這在林楠這裡卻顯得不夠看了,莫說是沒聽過,即便是聽過又如何,連王倫他都敢直接抽臉,更何況這些人!

於是,非常直接的林楠皮笑肉不笑將他伸出的手給涼在了原地,轉而直接攬著周穎。

「名號很響亮,不過很遺憾沒聽過,叫我林楠就行,一個種地賣菜的。」林楠很直接的說道,可謂是非常的不給面子,敢這般不給東海陸一川面子的,林楠絕對算是一號了,而且還是一個種地賣菜的農民?

這一刻,哪怕是以陸一川的城府都顯得有些忍不住了,臉色瞬間陰冷了下來,周圍一個個看向林楠也都帶著一種找死的眼神,有人甚至毫不掩飾的帶著一絲鄙視之意。

能今晚出現在這裡的,最差的也是周穎這種經理級別的,更是不乏一些總經理級別的人物,而且能陪伴在陸一川身邊的,基本上也都是大人物,對於林楠這個種地賣菜的小屌絲那自然是一萬個不屑一顧。

若非看在他和周穎的關係,只怕當場就被人喊來保安轟出去!

「林楠?怪不得沒聽過,原來是種地的啊?」有人看到陸一川不悅,當場便忍不住開口,想要挽回一番陸一川的面子,針對林楠起來。

「看不出來,周小姐眼光還是蠻獨特的。」

面對這些人的話,周穎臉色微怒,不過林楠倒是無所謂,本來就沒有打算善了這件事,爭鋒相對又如何?

「沒辦法,我們家小穎就喜歡我這種坦誠的,沒那麼多花花腸子的人。」林楠輕語,一句話直接將在場這些人都給罵了,讓一群人色變。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好了,先失陪了,諸位有安排的話我們奉陪,想玩的也可以一起玩玩試試,我們先回去換下衣服。」林楠淡笑一聲,隨即就這般直接攬著周穎走了,將一群人臉色鐵青的留在這裡,臉上布滿了怒意。

他們這麼一群人,還有著陸一川這種頂級豪門少爺坐鎮,竟然被一個不知名的種地賣菜的農民給羞辱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易陽訂好了初二去嫂子家拜年,打電話也說了,結果終究是沒等到見面。

初一親家都走了,易陽沒弄什麼菜,吃了些剩的,晚上休息了,晚上十一點多就接到了大霖的電話,帶著哭腔告訴易陽媽媽走了。

「什麼?怎麼會?」

易陽一下坐了起來,可能是起的太急,頭暈了一下,過年發視頻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就去了,這讓他不能相信。

周子怡聽了也一下坐了起來,搶過電話:

「大霖,是真的嗎?」

語氣也是充滿了不可思議,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兩個人趕緊起來,易陽喊了易大千開車,三個人直接奔嫂子家裡,到的時候人已經開了不少,徒弟們好多到了,沒到的也在往過趕,易陽進去靈堂已經布置上了,嫂子就躺在棺材裡面,兒子兒媳婦還有孫子都在哭。

「嫂子!」

周子怡喊了一聲,腳底下一晃,沒站穩,幸好被兒子扶助了,她是恨自己,怎麼這麼長時間不來看看,她還記得年輕的時候,嫂子教自己很多事情,兩個人從不熟悉成了好姐妹,但是好姐妹她不配,半年了,她一次都沒來過,算什麼好姐妹。

周子怡坐在棺材旁邊就哭,易陽也沒有勸,他知道媳婦兒需要發泄。

「岳哥來了。」

小岳七十一了,走路也拄拐,兩個人扶著他進來的,到了裡面就跪在地上磕頭,他對師父師娘的感情和兒子對父母的沒什麼區別,聽到這個消息,他差點兒沒暈過去。

「哥,控制點兒情緒。」

老岳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事,大家把他扶起來,坐在椅子上,眼淚還沒止。

「你自己多大歲數了不知道?別太激動,知道你難過,但是要控制情緒,扶著去後邊休息一下。」

易陽讓人把他扶走了,待在這裡,一會兒還會進來人,別人一哭情緒就容易被帶動,萬一真出點什麼事後悔就晚了。

這些事情易陽不懂,都是別人操持著,他就在那裡坐著,來了長輩的幫忙接待一下,其實他心裡難受極了,只不過沒有表現出來,這個時候他不能倒下,他答應過師兄,照顧好嫂子,現在嫂子走了,他要送嫂子最後一程。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一會兒照片也拿回來了,把照片掛上,靈堂算是完整了,易陽看著照片上還年輕的嫂子,心裡很不是滋味。

他記得那時候嫂子都讓他去家裡,弄一些好吃的,擔心他在家吃不好,說阿姨做的不如她做的好吃,他就總去,和老郭說話生氣了,也是嫂子在中間調和,長嫂比母,真是如同母親一樣照顧著他。

停棺兩天,人入土為安了,易陽跪在地上規規矩矩的磕了幾個頭,算是把嫂子送走了。

「師叔我們送您。」

「不用,我們幾個可以,你們自己照顧好自己就行了,有什麼事情就聯繫我,別自己扛著。」

「成,那您慢點兒。」

大家把他送到車上,易陽腳剛邁上車就覺得天旋地轉,人事不知了。

「師叔!」

「爸!你怎麼了爸?」

易大千安全帶剛弄好,就聽見後面喊人,回頭一看,自己爸爸倒下了,這回全都急了,幾個人趕緊把易陽送去了醫院。

「沒有生命危險,就是太壓抑了,可以說是急火攻心,肯定是心情大起大落造成的影響,好好修養一下。」

老豐聽到易陽病了,親自帶著專家看的,聽了沒什麼問題這才放心。

半夜易陽又開始發燒,醫生看了一下說是正常情況,周子怡一晚上都沒睡,誰勸也不行,家裡的人還不知道,女兒兒媳婦都照顧孩子,她沒讓告訴。

到了早上燒退了,大家心也就放下了,老郭的幾個徒弟也沒走,一直在兒這陪著,他們記得師叔的好,雖然沒說,但是心裡害怕師叔也走了,這幾年長輩走了不少。

中午的時候易陽才醒,整整過去了二十多個小時。

「醒了,感覺怎麼樣?」

「沒事兒,歲數大了,竟然還暈倒了,讓你在這兒照顧我一晚上,大千,把你媽送回家去好好休息。」

周子怡看易陽確實沒什麼事也就放心了,身體也確實熬不住。

「我回家給你弄點吃的送過來,你想吃什麼?」

「別送,讓孩子們發現了不好,你就說我去公司了。」

周子怡一想也是,易大千扶著媽媽回去了。

「師叔你和嬸嬸感情真好,嬸嬸還要親自給你做吃的。」

易陽探頭看了下確定人真走了,拍了拍胸口。

「好啥啊,你嬸嬸做飯難吃死了,你們給我上飯店弄點兒去,清淡些就行。」

而此時門口……

「媽,你太厲害了,你咋知道爸是這麼想的呢?」

「等你和你媳婦兒到我們這個年齡就知道了,走,回家,一會兒給你爸送飯。」

「我爸不是說不吃嗎?」

「你爸要說吃我就不送了。」

易大千:……

好吧,爸媽的事兒還是別摻合,容易受傷。

易陽醒了之後又觀察了二十四小時,期間收到了媳婦兒的愛心病號飯,別說,確實難吃,他問兒子為啥突然就又送飯了,易大千沒敢說實話,就說不知道,易陽也就那麼一問。

「嚇死我了,差點兒沒說出去。」

第二天易陽回家女兒和兒媳婦還不知道他進醫院了,易小芊還問他公司的事情處理完了嗎,易陽也是老演員了,被看穿是不可能的。

不過這次暈倒之後易陽發現自己身體還真不如以前了,回到家到小倉庫把鍛煉的東西都拿出來了,周子怡看他來來回回的搬東西。

「這不是當年你打算造反買的嗎?把他們拿出來幹嘛?」

易陽拿出來的都是健身器材,至於造反是那時候他覺得自己比媳婦兒弱,丟面子,決定好好鍛煉,然而六塊腹肌也有了,還是媳婦兒的手下敗將,後來就放棄了。

「鍛煉身體,就我這身體,要是後面再工作,恐怕挺不住,我還要看孩子們長大呢,嗯……不行了媳婦兒,快接一下,原來沒這麼沉啊。」

周子怡一手接過來放到地上,看著老公崇拜的目光,偷偷的揉了揉胳膊。 「卧槽!哪裡來的不知死活的土老帽?」注視著林楠攬著周穎這位女神離去,當即就有人不滿的怒斥了一聲,他們這些可謂都是精英人士,竟然被一個小農民給羞辱鄙視了,想想都讓他們不爽,也在替陸一川打抱不平。

「陸少,這個土鱉也太不知好歹了!」

人群中,臉色最難看的自然是陸一川了,原本計劃的非常不錯,但眼下林楠的冒出,讓他怒氣陡然間增加不少,心中寒意也暴漲。

不過,他也不是一般人,城府頗深,很快便恢復了過來。

「都各自準備休息下吧,半個小時后咱們一起出去玩玩,我倒要看看這個種地賣菜的農民如何給本少爺囂張?」陸一川沉聲說道。

周穎的房間內,一進入房間,林楠就毫不客氣的上下其手,一周的時間未見,自然甚是想念,足足好一會的功夫才算是讓林楠將懷中的周穎鬆開。

「幹嘛要出去,我可沒什麼興趣。」坐下后,周穎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林楠。

「呵呵……」聞此言,林楠笑了一聲,不過顯得語氣很冷。

「不出去玩,怎麼讓他們這群人付出點代價!」

「什麼?」周穎一聽,當即忍不住一愣,林楠的話她聽的出來不對勁。

「你要幹什麼?」

Views:
7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