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家老爺子現在下了死命令,高劉平不聽也不行了。

「好,我聽您的還不行嗎?三萬塊錢,我這就給送過去。」

話說葉浪這邊,帶著龍四和龍五還有馮薇薇三個人,沿著山路,開始朝高家村走去。

看著比較平坦的道路,龍四低聲問:「難道你們村子里沒有通車嗎?」

馮薇薇認真說:「沒有,全村只有一輛麵包車,不過麵包車也是從鎮上前往縣城拉客人的。剩下的都是三輪車拖拉機之類的農運機械。」

「早知道我們就應該雇一輛計程車了。」龍五笑了笑說。

這時候馮薇薇看上去滿是尷尬道:「都怪我,居然忘了這件事情。」

葉浪實在是無語了,盯著眼前這兩人,忍不住道:「我說你們能不能少說點話?多走路能死人嗎?至於嗎你們?」

龍四連忙解釋起來:「少主,您可千萬別誤會哈,我這不是不想走路。」

「曹,不是不想走路說這話幹什麼?」

龍五在旁邊打圓場說:「我估計他只是想趕趕時間罷了。」

龍四終於鬆了口氣,哈哈笑道:「對對,我就是為了趕時間,你看看,這都已經下午了,如果有輛車的話,我們說不定現在已經到達高家村了。」

葉浪無語,儘管知道這兩人現在是在和自己唱雙簧,可他也沒有半點辦法。

畢竟,跟了自己這麼多年的兄弟,自己總不能因為這點事情和他們翻臉吧。

只是可憐了馮薇薇,現在被這兩傢伙,鬧得是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走了差不多足足四十分鐘后,一行人終於來到了高家村村口,順著眼前小村子望了眼,葉浪心頭倒是被震撼到了。

來的時候看到還是泥土路,外加高家村四面環山,他本以為這村子里大部分都是土坯房,沒想到,繞過山腰之後,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居然大部分都是二層小樓。

土坯房,雖然也有,但只有不多幾戶人家。

馮薇薇看葉浪站住腳,於是在旁邊開口介紹說:「眼前這些小洋樓全都是高家人的,剩下的土坯房,基本全都是村子里的外姓人家。」

葉浪聽了,於是好奇問:「你們家是哪一戶?」

馮薇薇手指著北邊最邊上一處小院子說:「就是那個,院子里總共五間土坯房。」

葉浪皺了皺眉頭,帶著幾分疑惑道:「這也不對啊,憑藉你們家的情況,雖然說修建小洋樓有點困難,但是修建磚木結構的新房子應該還是有能力的呀。」

馮薇薇苦笑著解釋說:「高家人不讓修。」

葉浪都愣住了,心想這怎麼可能啊?在自己家院子里修房子,挨著高家人什麼事情了啊?難不成高家人還真將高家村當成是他們家的地盤了?不打算和別人和諧共處了? 事情,還真就是這樣的。

高家人從九十歲的老爺子手裡,就開始在高家村開枝散葉。

老爺子年邁之後,高大磊掌管了整個高家的所有事情。

相比當年霸氣側漏的老爺子,高大磊做事情,居然還要更受一籌。

比方說修房子這件事情,高家人表面是不會說什麼的,但是你只要開始動工,高家人就開始使壞。而且所使用的招數,也全都是一般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馮薇薇朝著自己家院子走去的時候,對葉浪苦笑著說:「比如說我們村子老楊家,正好是在高大帥家隔壁,修房子的時候,高大帥白天在邊上看著,晚上等楊家人睡著了,他們先開始朝著人家挖好的地基裡面灌水。楊家人倖幸苦苦勞動一整夜,等到第二天早晨起來一看,地基裡面全都是水。你們也知道的,地基裡面裝了水,這房子還怎麼蓋嗎?」

龍四聽了,忍不住嘿嘿笑道:「沒想到辦法還挺多的啊。」

馮薇薇努著小嘴,繼續說:「這還不算,還有呢。楊家人之後報警,警方來因為沒有監控什麼的,也找不到什麼可以證明是高大帥家放水的證據,剛開始幾次,他們來也就是調查調查,但最後,警方也被這種事情給激怒了,索性派來了兩個警員穿便裝蹲點,結果你知道放水的是水嗎?」

「誰啊?」三個人一起好奇問。

「說出來你們都可能不會相信,做這件事情的,是高大帥當年八十幾歲的老父親,還有高劉平當年只有五歲的兒子。太爺爺帶著重孫子做這種事情,警方抓住之後,還能將人家怎麼著啊?八九十歲的老人,外加五六歲的孩子,總不能給人家真的弄到派出所關起來吧?這要是關起來了,一旦鬧出人命來,那可真就不得了了。」

「嗯,然後呢?我想事情到這裡,肯定還沒結束吧?」葉浪也饒有興緻的問。

馮薇薇點頭,理所當然的說:「可不是嗎?楊家人本以為抓住了兩個人,事情總應該告一段落了,但沒想到的是,春天挖好的地基,直等秋天才開始往裡面裝石頭水泥。可是石頭水泥填好了,壘牆的時候,問題又出現了。砌磚的師傅白天的時候在地基上打好了線,方了牆角。結果,晚上的時候,高家人居然給人家將一條線擦了,改偏了兩公分距離。」

當馮薇薇說到這裡的時候,就連葉浪再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哈哈大笑著說:「哈哈哈,這也太損了吧?笑死老子了,天底下居然還有這樣的人。」

龍五沒見過蓋房子,所以現在想笑也笑不出來,問:「你們笑什麼啊?不就是改偏了兩公分嗎?至於嗎?」

馮薇薇苦著臉,一臉認真的說:「嗯,偏了兩公分,聽上去的確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等牆壘起來之後,當天晚上,牆就塌了。還好塌了三次,都是在晚上發生的事情,這要是在白天的話,肯定會死人的。」

聽到這裡,葉浪逐漸收起了自己臉上的笑容,冷冷的說:「這就有點歹毒了。」

「可不是嗎?楊家人當時都差點奔潰了,每次牆好不容易壘起來,最後坍塌,連續三次之後,砌磚的師傅經過重新測量之後,發現原來是之前地基上勾好的線被人家給挪了兩厘米。砌磚的師傅沒辦法,只好重新設計,等第二天來,又重新測量。好不容易,四堵牆總算是壘起來了,但是接下來,高家人做出了更加可惡的事情,大半夜的,居然一把火將楊家準備好的大梁給燒了。大梁被燒之後的第二天,楊家老爺子就被活生生氣死,老楊頭也被氣的帶著自己一家人,從此也沒來過高家村。等楊家人離開后,高家人才放出話來,以後想要在高家村蓋房子,除非他們高家人同意,如果高家人不同意,房子就修不起來。」

「王八蛋,這也太霸道了,這種人,應該天打五雷轟。」龍五大聲罵道。

然而,當幾個人一路聊著天,真的從高家村走進來的時候,葉浪才發現,事情,還真沒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當高家其中一個晚輩大侄子說馮薇薇回村子了,全村但凡是和高家沾親帶故的男女老少,全都從家裡出來。

雖然他們沒有阻擋馮薇薇和葉浪等人的去路,但全都緊跟在這三個人身後,幾乎是寸步不離。

光之隱曜 人越來越多,葉浪身後,就像是追過來了一群馬蜂,嗡嗡的不斷叫喚著。

更有甚者,人群里不少女人,滿嘴的髒話,對馮薇薇展開了毫無下限的人身攻擊。

葉浪剛開始還不打算理會這些人,畢竟都是些老人孩子,就算是自己真的打死幾個,也不能體現出他的厲害來。

但是很快,當這些人嘴裡所說的話越來越難聽的時候,葉浪的態度開始改變了。

馮薇薇則是死死抓著葉浪的袖子,不斷在葉浪耳邊低聲道:「老師,你千萬別招惹這些人,這些人別他們家裡男人還要厲害。」

葉浪領教過女人的厲害,可那也只局限於自己的女人。

而身後這些,和自己非親非故,自己又何必領教她們的厲害呢?

「瞧瞧這個小蹄子,現在手居然還抓在這個小砸種的胳膊上,我看啊,這個小砸種肯定是有娘生沒娘養的混賬王八羔子。」

這話,成功將葉浪激怒。

迅速撒開馮薇薇的手,立即轉身,手指著剛才說話的中年婦女道:「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什麼你管得著嗎?嘴巴長在老娘身上,老娘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你還能管住老娘說話不成啊?」這中年女人滿是不屑道。

葉浪冷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對中年女人認認真真說:「好,很好啊,我見過膽子肥的,但是還沒見過你膽子這麼肥的。」

說著,葉浪直接伸出手,揚起一巴掌,朝著眼前這女人胖乎乎的臉蛋子上打過去。 這一巴掌,葉浪雖然沒有卯足全身的力氣,但是三五成力氣還是有的。

這女人被打中之後,她臉上先是火辣辣的感覺,然後,便是一陣鑽心的痛楚朝著自己牙齒上蔓延,緊接著,她感覺自己全身就像是被巨大的手掌打中,身體失去了重心,然後就如同陀螺似的,猛地轉了幾圈。

在場的人沒見過這種被抽耳光的方式,全都傻傻的看著,心想這是什麼情況?難道一巴掌還能將人打的原地轉圈圈?

更有不少人,看到這種場景后,嘴裡居然哼哼唧唧的唱了起來:「愛的魔力轉圈圈……」

不過,很快,嘴裡哼哼唧唧的人便覺得,好像這樣唱有點不太對勁。

女人好不容易站住腳后,捂著自己被打的臉蛋子,張了張嘴,從嘴裡吐出來幾顆牙齒后,對身邊的人居然很是好奇的問了句:「我剛才是被打了嗎?」

這些女人就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眼前的胖女人,紛紛點頭。

「媽呀!高大帥,你個王八蛋,老娘被打了,老娘被人打了啊!」女人哭喊著,朝著自己家的方向沖了去。

而葉浪,則板著臉,索性對眼前這些人一字一句道:「高大磊家在什麼地方?」

跟馮薇薇一起來的這個男人,第一個出手便揍了高大帥的老婆,這件事情,著實讓她們心裡開始害怕起來。

不過,大人們害怕,其中有小孩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嘿,你這個王八蛋,在我們高家村居然還這麼橫,信不信老子挖了你們家的祖墳?」人群里,傳出來一個十歲左後的孩子,雙拳緊握,看上去怒不可遏的大聲呼喊。

葉浪皺眉,徐步朝著這個小孩子走過去后,直接抓住這個小孩腦袋上的頭髮,稍微用力,小孩便之際被摔倒在地上。

小孩終究是小孩,他站出來的時候,還以為葉浪根本不敢對他動手。

可真的當葉浪對他動手之後,這小朋友,直接被嚇傻了。

倒在地上,也顧不上自己剛才被摔的胳膊,滿是恐懼的看著葉浪。

葉浪沒理會倒在地上的孩子,手指著眼前這些人再次冷聲道:「今天我告訴你們,我葉浪,從來不欺負女人孩子,但今天我破例了,而且都是你們這群人逼著老子這樣做的!現在我勸你們快點告訴我高大磊在什麼地方,要不然,真要是逼急了老子,老子能將這裡夷為平地!」

在葉浪撂下這番狠話之後,在場的這些人,全都傻眼了。

因為她們從葉浪說話的語氣,能感覺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好像是認真的。

還好,就在這時,高大磊從人群中不緊不慢的走了出來。

高大磊身後,跟著的,全都是高家的男丁。

二十幾個壯小伙,七八個年過七旬的老人,十幾個十幾歲的年輕孩子。

陣勢,還是蠻大的。

在一般的村子里,誰家要是又這麼多男丁,還真不會害怕被人給欺負。

馮薇薇臉蛋兒紅紅的,死死盯著眼前的高大磊,看上去恨不得活吞了高大磊本人。

而高大磊,在順著馮薇薇望了眼之後,他冷笑了聲說:「馮薇薇,你這個小蹄子挺厲害的啊?沒想到居然從外面找了這麼幾個人物過來,但是你別忘記了,這裡是高家村,不是馮家村,這裡是高家的天下。你老爹,現在都躺在床上起不來了,我不相信你一個小蹄子,能翻起多大的風浪來!」

「我爹現在躺在床上,不都是被你給害的嗎?」馮薇薇哽咽著,大聲質問。

高大磊冷笑著點了點頭說:「對,我認,我也沒說你爹不是被我送到床上的啊?怎麼了?難道你還想要給你爹報仇不成?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打算怎麼給你爹報仇,就憑他們幾個嗎?」

葉浪對馮薇薇擺了擺手,微微一笑說:「薇薇,你先別激動,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就行了。」

馮薇薇抹著眼淚,目不轉睛的盯著高大磊。

葉浪徐步朝著高大磊走過去,順著四周望了眼,然後微笑著說:「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找個寬敞點的地方說吧。」

高大磊冷哼一聲,嘴裡不乾不淨的罵道:「媽了個巴子的,今天還真就邪門了,來,你給老子說說看,什麼地方才算是寬敞點的地方,難道你還打算將我們這群人全都給撂倒嗎?哼,我今天實話給你小子撂在這裡,我們高家人暫時是不可能動手的,真要是等我們動起手來,我會將你小子碎屍萬斷。」

龍五站在葉浪旁邊,聽到高大磊這話后,忍不住笑了笑說:「少主,聽見了沒有?人家好像是找人了。」

葉浪點點頭,不過臉上倒是不以為然的笑道:「找人了好啊,找的人越多,今天這件事情就越熱鬧,我倒是巴不得他將全縣認都找來呢。」

高大磊早就從高劉安嘴裡聽說了葉浪的厲害,所以現在在沒搞清楚葉浪真實能力的情況下,他也不敢讓高家更多人過去與葉浪硬碰硬。

「大侄子,你叫的人什麼時候才能來?」高大磊大聲和喝問。

高劉瑞這時候急忙站出來笑著說:「放心吧大伯,我剛給這些人打電話了,他們說馬上來……」

話音未落,人群後面便傳來一陣刺耳的喇叭聲。

高大磊也算是鬆了口氣,咧開嘴得意洋洋的笑著,對葉浪認認真真說:「王八蛋,你現在等著找死吧。」

葉浪點頭,迫不及待的說:「好啊,那請你們快點哈,我都等不及想要將這條命交給你們了。」

「大侄子,快去將他們請過來,我不相信今天在我們自己地盤上,還能被別人給欺負了。」高大磊氣沖沖的說著,從自己身上掏出香煙點燃,深深吸了口氣。

葉浪原地不動,安靜的等待著,他現在也好奇,鑫城縣兄弟會都成了他們誅神的人馬了,難道在鑫城縣,還有比兄弟會更厲害的團隊存在?

如果真的有,那他還真要陪對方好好玩玩呢!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好就是猴哥手下的兄弟老貓。

老貓帶著自己手下兄弟來村子里之後,看到眼前居然站著上百人左右,心想今天可有點熱鬧了啊。

這麼多人,別說是對方有三個人,就算是三十個人,估計也不是對手啊。尤其是人群後面這些體型肥胖的中年婦女,這可是戰鬥的中堅力量。

不管是在鄉下還是在城市,但凡是女人參與的戰鬥,都比純爺們之間的戰鬥有趣的多。

老貓帶著自己手下總共十幾個人,坐了滿滿當當兩輛麵包車。

在人群後面停下后,老貓本來打算現在車上觀察觀察戰況,看看得罪高家人的到底是不是昨天打了他們老大的那個人,但奈何眼前的人太多,他們根本看不到眼前的情況。

老貓想了想,心想實在不行自己下車先過去瞧瞧的時候,沒想到開車的師傅,居然直接摁響了喇叭。

這樣一來,老貓就有點尷尬了。

看著高劉瑞帶著高家幾個兄弟喜笑顏開的過來,剛見面,高劉瑞便遞給老貓一支香煙,然後陪笑道:「原來是貓哥您啊?早就聽說您現在在咱們鑫城縣混的順風順水,沒想到今天一看,果然是傳聞中的那樣啊?貓哥,這些全都是您手下的兄弟吧?瞧瞧,早知道貓哥您也有這麼多人,我也就不用麻煩猴哥了,直接打電話給您,讓您賺這筆錢多好啊!」

貓哥聽的有點飄了,心裡激動的想,難道自己以後也能幫人擺平事情,從中間抽頭子了嗎?

「哈哈,老弟這話說的,咱們也只是給猴哥辦事情罷了,不過要是下次遇到這種小事情,你只管和我聯繫就行。」

「成,走吧貓哥,那三個王八蛋現在就在前面,我帶您過去看看。」

貓哥一時激動,居然忘記問這三個人的長相了,只是吹牛道:「我給你說哈,我特丫不管今天是什麼人,只要得罪到你們頭上,那就是得罪到我頭上,瞧見我今天帶來的這幫兄弟了嗎?他們那個不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啊?他們這些人只要出手的話,呵呵,對方三個人,絕對是非死即傷。」

說話間,這幫人已經穿過人群。

高劉瑞還沒走到高大磊旁邊,便大聲喊道:「大伯,我找的人來了!」

高大磊轉身,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正準備問候問候老貓,說幾句客套話的時候,老貓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葉浪,居然腿軟了。

兩人之間的距離雖然還有二十米,逃跑能不能成功雖然還說不定,但逃跑的機會還是有的。

只不過這兩腿一發軟,想逃跑,就有點困難了。

葉浪,自然也認出來眼前帶頭的這個小夥子就是昨天下午站在猴哥旁邊的那個人。

他板著臉,盯著眼前忽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老貓問:「這位兄弟,幹什麼站著啊?來啊,你不是想要給高家人出頭嗎?呵呵,沒事的,我不會怪你的。」

老貓此時滿腦子都是葉浪昨天晚上打斷猴哥肋骨的場面,她伸出手,朝著自己肋骨位置摸了摸,然後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嘴唇,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連滾帶爬的朝著葉浪面前撲過去。

高劉瑞哪知道老貓這是怎麼了啊?

在他覺得,老貓這應該是迫不及待想要過去弄死葉浪的節奏。

「大伯,我就說吧,我找來的人,還是很靠譜的。」

高劉瑞沒腦子,但不代表高大磊沒腦子。

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大半輩子的高大磊,不可能分不清什麼是膽怯,什麼是勇敢!

看到老貓朝葉浪衝過去的時候,高大磊就知道,自己大侄子這次坑死了他們高家人。

果不其然,高劉瑞話剛說完,衝到了葉浪面前的老貓,瞬間跪在地上。

很是標準的三扣九拜大禮完畢,老貓跪在葉浪面前,面色蒼白道:「大神,我錯了,我不知道是您啊。這件事情可都是我們老大猴哥讓我們做的啊,和我們沒有半點關係啊。」

葉浪點點頭,還打算讓老貓起來的時候,老貓手底下這幫兄弟,居然撒著歡,和老貓如出一轍的衝過來,一起跪在地上,不斷磕頭的同時對葉浪大聲道:「葉大神,我們錯了,這全都是猴哥讓我們做的!」

葉浪心想,曹,這都是商量好的吧?居然這麼整齊,這是要搞毛啊?

心裡頭這麼想,葉浪嘴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說:「好了,我知道你們也不容易,起來吧。不想和我作對的話都站在我身後,少在這裡遮擋我的視線。」

老貓聽了,電擊似的站直了身體,急忙衝到了葉浪面前,手指著高家這群人大聲罵道:「你們沒長眼睛嗎?沒看看這是誰啊?識相的話現在給老子都乖乖滾蛋,要不然我對你們不客氣!」

現場的局勢,直接大反轉。

葉浪獃獃的看著,心想哇哈哈啊,高家人現在內心肯定是奔潰的啊。

自己找來的對手,現在居然開始對付他們,這種事情,不管是遇到誰頭上,不被氣炸都是沒可能的事情。

高劉瑞到底還是太年輕了,聽老貓丟下剛才那番話后,他居然站出來,對著眼前老貓大聲喊道:「王八蛋,你收了我們的錢,現在居然敢反過來對付我們!你們這是想要找死嗎?」

老貓也有自己的說辭,大聲道:「曹,錢我是一分錢沒看到,全都是猴哥拿的。你找的人也是猴哥,我們過來,只是給猴哥幫忙,至於這個忙最終我們要不要幫,這是我們的事情。」

聽到這話后,高劉瑞氣的直接從地上跳了起來,抓起旁邊一塊石頭,直接打算朝老貓衝過去。

老貓見狀,嘴角微微上翹,不以為然的笑著說:「呵呵,想要打我對吧?來啊?告訴呢,老子這次過來的時候,那可是帶這傢伙過來的。」

高劉瑞看到老貓手裡的匕首,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擔心的。

高大帥見狀,一把將高劉瑞拉住,生氣的瞪了眼說:「你還打算學小安嗎?」

高劉瑞心裡憤憤不平,大聲反駁:「可我們難道要看著他們騎在我們脖子上拉屎嗎?」 葉浪可不想讓老貓這種人幫自己解決事情,畢竟,這樣做有點兒掉面兒。

看到高劉瑞就像是打了雞血似的在眼前這群人裡面大聲叫囂著,葉浪笑了笑,對高劉瑞擺了擺手說:「你也別打他了,還是先來打我吧,我現在就站在這裡,我不會讓任何人給我幫忙,而且,我讓你兩條胳膊一條腿,你要是被我打死了,你們別報警。」

初生牛犢不怕虎,這話說的倒是半點不假。

此時的高劉瑞,儼然就是一隻剛出生的小牛犢子,看到眼前的老虎,他還以為站在自己對面的是一隻變異的貓。

Views:
7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