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本來就要走很多路,如果再倒回去挖晶核……想想還是算了。

喪屍多的是,有了唐若的空間水,他們也不缺晶核。

天氣轉冷,衆人走在寬闊的公路上也沒有悶熱難受感,涼風吹來,反而還有一股愜意之情。

當然,如果沒有時不時晃盪過來的喪失那就更好了。

每走二小時大家都會坐下休息一下而後再繼續沿着白七規劃的路線前進。

今天的運氣比上次好,大概到了四點左右,就看見了一家自成一棟的農家小院。

上面打的招牌就是‘農家小院’,大概是爲過路的人吃飯開設的飯店。

白七拿着地圖看了看:“晚上就在這裏過上一夜吧。”

衆人自然沒有異議。

進入裏面後,一股腐臭的味道直接涌出來,衆人紛紛捂上鼻子,卻沒有退出去的打算。

一路走來有個落腳地不容易,而且末世中,這種畫面這種氣味其實也已經習慣了。

裏面只有乾屍之類的留在地上,還是手腳分離的。

檢查了一圈下來,沒有發現喪屍也沒有發現倖存者,稍微整理了一下,就準備在這裏過上一夜。

把外頭用土牆封掉,唐若就給大家拿牀墊。

潘曉萱邊鋪牀邊嘟囔:“沒天理啊,我這個正宗的空間異能者只有二十平方米的空間,你這個不專業的居然有這麼大空間。”

旁邊的劉兵插了一句:“有的人一輩子都是配角命,所以還是演好你的跑龍套角色吧。”

潘曉萱朝劉兵砸了枕頭過去:“我要是龍套,你就是龍套中的龍套,還是第一個就被炮灰掉的那種!”

這裏不僅有房間還有衛生間。

有條件了,大家都用空間水洗了個熱水澡。

第二天又是精神滿滿的用11路出發去隧道口。

其實昨天時候,他們也討論了一下軍方去留的問題。

他們覺得也許他們去了隧道口,衛嵐他們也已經走掉了。

只是衆人既然已經過來了,就該去看一眼,若衛嵐爲了任務不顧自己等人走掉了,也就算,他們也就毫無愧疚的不去參加那個任務了。

如果還在挖掘隧道解救他們,那麼爲了他們那份舉動,自己等人會更加盡力的幫對方完成任務,還準備不收費了。

至於他們那時候爲什麼不直接去核電廠,當然是因爲去核電廠比去當初的那個村子實在遠上很多很多,光走路也不知道要走上多久的原因。

在這麼一座沒有任何遮擋地方的山中過夜,真的非常危險。

車隊衆人本以爲自己等人過來,就算沒有看到軍隊,至少也能看到自己等人留在那裏的汽車的。

哪裏知道……

茫茫的山腰中,除了隧道塌方滾下來的岩石,就什麼都沒有了。

胡浩天徹底爆發了:“媽的,不等我們就算了,我們也不指望他們救我們,但是居然連車子都沒有給我們留下!”

田海看看胡浩天,又看看白七:“白哥,現在我們怎麼辦。”

白七打開地圖,看了看:“這裏一百公里之內,就只有昨天過夜的小農院,再回去過上一夜吧。”

潘大偉點了一口煙:“也只能這樣了,回去再過一夜吧。” 劉兵帶頭往山下跑去:“那就趕快啊,等下天又黑了,我可不想再經歷那樣的喪屍潮了。”

一羣人也跟在劉兵後面往下走去。

正走着,後面傳來車汽車行駛的聲音。

潘大偉往後看去:“咦,有車了……”

過來的一共有三輛車,而且這幾輛汽車都是某家耐撞度有名的越野車。

買下一輛來,十一個人擠一擠,也能擠過去?

不管怎麼樣,總比走路要好。

於是大家決定攔下這三輛車,準備跟對方商量一下,買下一輛來。

然而,三輛車上的幾個人看見這十一個人全都瞪大了眼,一臉難以置信的模樣。

“尚哥,他們……他們居然統統都沒有死……我們該怎麼辦?”旁邊駕駛座上的男人差點把眼都瞪出來了。

太可怕了,那麼厲害的塌方,居然沒有一個人死掉,而且看他們走在路上的乾淨度,似乎比自己這些人都還要好!

到底是怎麼生活的?

太讓人惶恐了,越想越恐怖的樣子!

“他們還跟我招手,似乎還沒有認出我們來。”後座的男人猜測着。

尚哥沉吟一聲:“加快速度,撞過去,趕快,把他們解決掉。”

“尚哥,這樣,這樣真的可以嗎?”

隧道塌方都沒有把他們給壓死,自己等人這麼撞過去確定能撞死他們?

想到上次在他們院子中挑釁不成反被壓制的畫面,男人臉色更加不好了:“尚哥,不如我們掉頭吧……”

“快,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撞過去!撞不到也沒關係,我們不用減速,直接衝過去,下山!”

這麼一說也有道理,撞不到也能直接下山了。

駕駛座上的男人不再說話了,用力踩下油門朝着隨便團隊衆人衝了過去。

胡浩天這邊剛招手呢,就看見那幾輛車坦克一樣的朝自己衝了過來。

他趕快往旁邊一閃,撲倒在地上,手臂都擦破了:“我靠,這是要謀殺呢!”

三輛車子根本沒有一點減速的朝車隊衆人撞過來,白七目光一寒,直接對着那車胎射出了一根冰晶。

轟,車胎爆了,瞬間車輛方向失控,眼看就要側翻。

一面冰劍插入了土中,插在了車子的一旁,挽救這一場側翻的車禍。

一瞬間,發生了太多事情,大家統統都沒有反應過來。

當然,白七讓車保持不翻不是爲了車中人的安全,是他已經算過了,少一輛車,他就要與車隊衆人擠一輛車。

所以,還是保了這輛車好點。

讓他與唐若有個二人位置!

同樣的情況上演在第二輛第三輛車上。

不過防止第二輛與第三輛車的側翻全都是潘大偉的藤蔓給解決掉的,當白七那個冰劍一出,他也就反應過來了。

三輛車子瞬間癱在衆人面前,胡浩天擡頭一看車中人的臉,更怒了:“我靠,人生何處不相逢,還真他媽新仇加舊恨疊一塊了!”

車中的人不正好就是當初過來打劫他們太陽能電板不成,反被‘活埋’的那幾個流氓嗎?

他們不是被抓起來關進去了,爲何在這裏遇到了?

車上的人見白七幾個反手的功夫,就直接廢了自己等人的車胎,各個臉色變得慘白。

“尚,尚哥……我們怎麼辦?”駕駛座的人看着胡浩天怒氣衝衝的走過來,急得手腳都抖了。

“踩油門,快踩油門!”尚哥坐在副駕駛座上朝胡浩天丟出火球,企圖拖延一下時間。

駕駛座的男人用力踩下油門,但是車子已經差不多倒在半空,另一邊是翹起來的,自然怎麼踩都開不起來。

“媽的,跟他們拼了!”尚哥凝聚了自己全身的異能,朝胡浩天丟出一個巨大的火球。

那高溫而熱烈的火焰迅速的朝胡浩天撲過去……

胡浩天手中出了一個塊板磚,根本沒有什麼多餘動作,只隨意的順勢往尚哥臉上砸過去。

尚哥的火球沒有碰到胡浩天,就已經被沙子給蓋住。

“砰——”一個板磚直接砸到他的頭上,出了一片血。

尚哥捂着頭,瞬間感覺椅子都震動起來,整個汽車都旋轉了:“這是什麼東西……”話落,直接倒在前面的車窗上。

駕駛座與後面的人看見自家最厲害的老大被一個板磚就拍暈?還是直接拍死了?

立刻沒了任何抵抗的想法。直接打開車門,快速爬下來車來,跪到地上就流眼淚:“我們,我們投降……求求你們饒了我們……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我們豬狗不如……”

“你們怎麼出來的,不是該在基地的監獄裏面呆着嗎?”胡浩天幾步過來,一腳踹到男人身上。

楊黎也快速過來,給自家的老公治療。

“是周少……是周少放我們出來的。”男人結結巴巴,“我們也是不得已幹上次的事情的,周少手中有大權,我們要是不聽他的,他會把我們趕出基地的,所以……所以我們也不是……也不是……”

胡浩天切了一聲:“幹壞事被警察叔叔抓住的人都會說自己是無辜的。”

而且剛纔直接撞過來的模樣,哪裏是無辜的!

餘萬里等人過去把另外車上的人都抓了下來。

羅自強提着一個人的衣領說:“這些人渣怎麼處理?”

“求求你們,放了我們吧……”

胡浩天一如既往的轉頭看向白七。

白七拉着唐若正在一輛一輛的選車,他隨意的神情讓胡浩天覺得他現在正身處車行挑選一輛屬於他與唐若的愛駕一樣。

風吹拂過他們的頭髮,那畫面竟然還充盈着一種慵懶的美感。

胡浩天胸中一口血涌了上來,又默默嚥下去,把頭轉回來,指着地上的一堆人說:“他們讓我們放過他們,那就放過放過他們吧!”

“就這麼放了?”羅自強有些不信。

“放了放了,髒了我的手就不好了。”胡浩天擺擺手,又把副駕駛座上的那個尚哥拉了出來。

地上的那幾個人聽到這句高興極了,站起來就想說感謝。

但是感謝還沒有說出來呢,就看見胡浩天在他們面豎起了一面牆。

“你們,你們不是說要放過我們嗎?”男人不確定的問。

胡浩天說:“對啊,但是晚上不安全啊,我得給你做個房,不然蚊蟲多啊!”

站在牆後的衆人:“……”

這就是另類的活埋啊!

————————

三更完畢,記得簽到,麼麼麼噠~ 胡浩天做房子,餘萬里等人肯定不會在旁邊圍觀,紛紛動手幫助他給那些人做房子。

就算房子小點,也至少是個安身之處嘛。

“媽的,你們出爾反爾,欺人太甚……”後面的幾個人見了這個情形,崩潰了。

不再保留,紛紛擊打出自己的異能:“我們還不如跟他們拼了……”

他們當初以爲隨便團隊被埋在隧道里必死無疑了,才慢慢甩掉軍方的人,準備回基地跟周少報備的,哪裏知道正好就這麼巧,遇到了對方!

就算是天意,也要搏上一搏,反正被活埋也是死!

“你們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胡浩天一把沙子出來就滅了對方的又一個火球。

另隻手丟出一個板磚直接拍暈了一個。

本來把他們封在土牆裏,他們自己慢慢磨也許還會有個活命的機會,但是他們不要這個機會,當然也就不大發慈悲了。

人家都狗咬呂洞賓了,自己爲啥還要給他熱臉!

胡浩天扔出了一個板磚,接下羅自強等人紛紛出手,很快迎來板磚漫天飛的情景。

中間還夾雜着田海的雷電閃光。

沒一會兒,幾個反派男人就都頭破血流的躺倒在地。

“人都躺全了,也不用做房子了,走吧。”

人打完了,車也有了,當然就是上車回去。

對着這幾人,他們雖然沒有殺過人,也知道這幾個人要是繼續暈在這裏肯定必死無疑。

不過,還有沒有要帶他們一起上車的打算。

第一次過來挑釁還能說念在初犯,人誰無過再給你一次改過機會,可擁有前科再犯案,就是死罪難逃了。

殺過那麼多喪屍,對於這些事情,也看開了一點。

不是不給你機會,只是你一再挑釁下殺手,自己忍無可忍確實無需再忍。

大家把車胎換好之後紛紛上車,才發現劉兵不見了。

“我去,速度異能這麼好用,能跑那麼快,一下子就沒影了。”胡浩天坐在駕駛座上邊開車邊探出頭往外面尋找。

“胡隊,現在天色不早了,我們今天繼續去昨天的農家小院過上一夜……”潘曉萱坐在白七等人的車裏,從副駕駛座上探出頭朝着胡浩天喊着白七的決定。

“好。”胡浩天應了一聲,繼續往外尋找劉兵。

這時候的劉兵也挺納悶的,就算自己跑的快了一點,也不至於就讓大家跟不上了啊。

待到一個分叉口時候,他就在那裏坐了下來,打算等車隊衆人。

突然,草叢裏有一隻蛇向他彈了過來。

“臥槽!”好在劉兵反應過快,瞬間也彈了起來。

蛇快,他更快,撒開腿就往回跑。

然後他看見了三輛從山上開下來的汽車。

“救命,救命救命!”劉兵朝着車狂奔。心裏想着,果然自己命不該絕!

胡浩天只看見一道閃電一樣的黑色東西飛了過來,滿心防備之下,不禁立刻向那黑影拍出一塊板磚來。

“砰——”板磚正中劉兵腦門。

劉兵捂着頭眩暈:“胡隊,我到底是哪裏對不起你了,你要這麼對我……”

“臥槽……打錯了!”胡浩天馬上停了車,扶上他,把人帶上車來:“你沒事跑的跟猴子一樣幹什麼,我手一抖就丟了個自衛的技能啊……”

劉兵靠在座位上被楊黎治療:“剛纔有蛇啊,如果這個蛇也是變異的怎麼辦,當然要跑快一點。”

衆人都齊了,就直接把車開到了之前的農家小院。

劉兵被治癒好了,下車之後看着汽車大爲吃驚:“你們哪裏來的車?”

潘大偉把車旁邊都覆蓋上藤蔓,防止汽車在夜裏被盜或被喪屍擠壓。

接着去後車廂把那些人的東西都搬出來:“路上別人送的。”

劉兵接過潘大偉手中的旅行包:“誰這麼好,見我們沒車還送了三輛,不僅如此還送了被子食物?”

“是一羣臉長比較粗糙、心地善良的小天使。”潘大偉應了一聲,繼續搬運車裏的東西。

“世界上居然還有這種人?”

大家把東西都收拾了一下,發現這幾個人帶來的東西還真心不少,吃的穿的用的統統都有,整理了一下,把一些看不上的統統都扔掉還剩下不少。

整理整理,打包打包,全部塞進了潘曉萱的空間裏面。

Views:
8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