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整個西方武道界,這裡怕也只是冰山一角。」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微光,他以前對於武道一途的認知,明顯是有些片面了。

前方的半空之中,此刻時之刃的力量一斬之力,此刻已然落下。

在眾人的目光之中,巨大的本白色光刃與狂蒙的身形,此時猛然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一聲驚天的悶響聲,頓時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狂暴的力量,在夜空之中,掀起了一道無形颶風,可見這股力量之強不言而喻。

「哈哈…哈,時之刃,就這點威力嗎?」暴掠的白光之中,狂蒙發出狂笑,似乎這股力量對他沒有造成過多的傷害。

不多時,半空之中的威勢散去,只見那狂蒙的碩大的身軀上,已然是傷痕纍纍。

鮮血早已將他的全身染紅,巨大的傷口處,此時還散發著陣陣凌厲的白光,如似要鑽進此人的體內一般。

「竟然抗住了。」葉飛面色一怔,忍不住低喃一聲。

他望向前方之人,眼中不免露出奇異之芒,時之刃的力量遠不止如此,那些鋒利的白茫可不是那麼好驅散的。

只是就在這時,狂蒙忽然低吼一聲,周身圍繞的幽光,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開來。

但凡幽光掃過之處,傭兵團的成員,紛紛身子直接爆開,化作一股暗黑的能量體,向著半空之中的狂蒙瘋狂地聚集而去。

僅僅是一瞬間之間,四周圍觀的傭兵團成員,便是已經死亡過半。

而如此同時,狂蒙身上的傷口,也是在已一種恐怖的速度復原著,彷彿在他的體內,有著無限的生機之力一般。

這種詭異的場面,讓葉飛都忍不住有些驚訝,這個人居然能夠吸收其他異人的力量,這一點就算是他也無法做到。

「不對勁,此人身上的生機之力,好像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靈識此刻瞬間前方之人鎖定。

在鎖定了狂蒙之後,葉飛的靈識並沒有停滯,而是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

他驚奇地發現,在狂蒙的背後,鏈接著一條極細的絲線,隱藏在夜色之中極難被人察覺,這根細線之上正散發著磅礴的生機之力。

「有寶物。」葉飛頓時眼前一亮,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藉助外物,能夠擁有無盡的生機之力,那定是一件至寶無疑,他更是在細絲上,感受了一縷久違的靈氣之息。 莊園空地之上,葉飛此時體內朱雀焰再次湧現,抬手之下將前方狂蒙的身形封鎖。

「哈哈…又是火焰,這可傷不了我狂蒙。」狂蒙哈哈大笑,聲音有如獸吼。

剛才在沒有狂化之前,此人就能抗住朱雀焰之威,更可況他現在的狀態,炙熱的火焰之力看似兇猛無比,但卻是無法破其防禦。

葉飛淡笑一聲,趁朱雀焰施展的間隙,他的身形陡然閃動,瞬間繞過了狂蒙的那碩大的身軀。

這位狂蒙傭兵團的首領,絕非是如黑澤所了解的那般,此人的實力怕是在這中心城的整個西城,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靈氣…而且極為精純。」葉飛眼中精光閃動,隨即不在理會後方之人。

只見他的身形越過狂蒙之後,靈識同時沿著細絲,向著前方伸延而且,直指穿過前方的莊嚴,掃到後山之時,才被一股奇異之力所阻擋。

葉飛眼中劃過一道異光,此物顯然就隱藏在小山之內。

「華夏人,你哪裡跑!」狂蒙似乎隱約發現了葉飛的意圖,頓時整個人暴跳如雷。

他低吼一聲之後,在夜空之中劃過一道幽芒,以極快的速度向著也葉飛追了過去,朱雀焰的還在他的身上燃燒,但造成的傷害卻是微乎其微。

前方的葉飛,沒有選擇與之糾纏,而是前行的速度再次提升了幾分,很快便是出現在了那座小山之前。

抬眼望去,此山不算很高,其上多是些光禿禿的岩壁,但葉飛的靈識卻是能夠氣息地感受到,小山之內隱藏的磅礴靈氣。

「這股靈氣並不屬於這裡,像是被某個華夏強者封印在此地。」葉飛目光一閃,臉上忍不住露出了思索之色。

他進入這北海十二暗島之一的羅素島后,除了那黑澤之外,便是在沒見過一位華夏人武道中人,但島上的很多東西,似乎都與華夏強者有著微妙的關聯。

彷彿在很早以前,這裡的華夏武道中人,似乎並不在少數,許是後來發生了什麼,才會變成如今這幅模樣。

輕輕搖了搖頭之後,此時的葉飛也是懶得多想,便是準備閃身進入小山之內。

只是就在這時,前方不遠處,一道幽光的光幕忽然升起,直接擋住了葉飛的身形,後方的狂蒙已然趕到,全身的氣勢同時衝天而起。

「暗幽結界。」狂蒙大吼一聲,雙瞳內透著兇狠之芒。

只見前方那道幽暗的光幕,忽然如同摺疊一般,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向著四面八方伸延,竟是在眨眼之間就將葉飛的身形封鎖在內。

狂蒙站在半空之中,發出陣陣狂笑,他利用他體內那股奇異之力,不斷地吸收著傭兵團成員體內的力量。

前方的那道結界,更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的堅固起來。

葉飛眉頭微皺,同時抬眼望向前方的小山,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小山之內隱藏的那股靈氣,此時正在不斷地湧入狂蒙體內。

「此人如此之強,全靠這山中之物。」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忍不住低語一聲。

只是片刻的沉默,他的眼中頓時露出果斷之色,反手一揮之下時之刃落入掌中。

因為四周結界的封鎖,時之刃無法凝聚力量,葉飛隨即全身氣息一凝,一道血紅色的火焰,瞬間將他的身形籠罩,同時朱雀焰之力湧入匕首之中。

「若是靈力沒有被壓制,這道結界根本困不住我。」葉飛手持時之刃,臉上的表情不免閃過一絲無奈之色。

僅僅是片刻的遲疑,他便是將體內的朱雀焰之力,瘋狂地融入了時之刃內。

霎時間,一道閃著血光的刀刃,頓時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彷彿血月一般,詭異的紅光灑向大地,四周的空氣中的溫度,也隨之上升了數倍不止。

「斬!」葉飛眼中紅芒閃動,隨即一刀猛然麾下。

巨大的血色刀刃,在夜空之中劃出一道長虹,向著前方的幽暗結界斬去。

結界之外,狂蒙臉上的笑容依舊猖狂,臉上的的表情無比的自信,沒有做出過多的防禦,任憑葉飛的那一斬之力落下。

「轟隆!」伴隨著一陣驚天的爆響,黑暗結界整個都為之一顫。

但卻是並沒有因此而崩潰,結界暗牆的力量瘋狂的壓縮,竟是直接抵消了這一擊之力,連一點缺口都沒有留下。

「哈哈…哈哈,就算你是返祖級別的強者,也別想在我的封鎖之下逃出來。」狂蒙哈哈大笑,更是絲毫不顧及自己傭兵團成員的性命。

儘管暗黑結界沒有崩潰,他依舊在不斷地吸收著自己手下的力量。

這一夜,整個狂蒙傭兵團,死亡的人數已然超過了三分之一,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數字還在不斷的上漲。

結界之內,葉飛臉上的表情,不禁露出了凝重之色,他通過靈識發現,封鎖他的這道結界牆,其內的力量有如一個整體一般。

想要衝出去,唯有突破一個小口,將其結構破壞便能夠讓其崩潰。

「我需要靈力的支撐,兩息的時間即可…」葉飛目光閃動,此時他的腦海中正飛速遠轉著。

只要能夠將結界破開一點,隨意斬殺一位異人,他就能短時間恢復體內的靈力。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他忽然猛地抬起頭來,望著前方的結界牆壁,臉上頓時露出了古怪之色。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那原本在不斷增強的暗牆之上,忽然出現一股不屬於結界的力量,正在慢慢撕開結界牆的封鎖。

儘管這股力量弱小,但卻是極為精純,暗牆明顯有些難以抵擋。

「這是…」葉飛眼中精光一閃,此時全身的火脈之力再度凝集。

他沒有任何的猶豫,再度將體內的朱雀焰之力,瘋狂的湧入了手中的時之刃內,那道血紅色的刀刃,瞬間陡然呈現,散發著恐怖至極的凌厲之勢。

儘管心中疑惑,但葉飛明白,這個機會一旦錯過,他怕是真要被困在這道結界之內。

「給葉某破。」葉飛低喝一聲,隨即猛然一斬落下。

夜空之中,巨大的血色刀刃,直指那處微小的缺口之處斬去。

狂暴的凌厲之氣落下,四周的暗黑結界,頓時發出猛烈的顫動,其上的氣息更是變得有些混亂起來。

「咔擦。」一道有如鏡子破碎的聲音,傳遍了四周。

整個結界轟然崩潰,葉飛的身形隨即衝出,他的靈識隨即擴散,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

「竟然是她!」葉飛心中不免有些驚訝,目光落在了下方不遠處,那個身穿布衣的捲髮小女孩身上。

他記得自己讓其等在小鎮之內,許是因為這裡的動靜,將其引了過來,方才那股微弱的力量,顯然是來自這個小女孩無疑。

此時琳的目光中,透著無盡的戾氣,全身已然被幽暗的光幕包裹。

這樣奇異的力量,正是來者她體內,那顆因為後天變異而產生的能量核,其內的精純之力,似乎與那狂蒙的力量出自同源。

在見到葉飛衝出結界之後,琳身上的幽光才慢慢消失,她的雙眸再度變得清澈明亮起來,只是嘴角不斷溢出鮮血,最後向著葉飛露出一個微笑后,慢慢倒在了地面之上。

「這個什麼力量?」狂蒙此時也是不禁愣了半響,在反應過來之後,下意識地將目光落在了小女孩身上。

此人在看到小女孩倒地之後,臉上的頓時殺意湧現,不在去理會葉飛,而是身形急速閃動,猛然向著琳的頭頂抓去。

「這股力量,是屬於我狂蒙的。」狂蒙眼中露出殘忍之色,身上那股奇異的吞噬之力,瞬間將琳的身形籠罩在了其內。

只是就在這時,原本漆黑的夜空之中,忽然劃過一道粗壯的雷霆。

霎時間,整個夜空被同時點亮,那道雷霆閃動的速度極快,不等狂蒙移動身形,便是直接將其生生擊中,直接將其壓進了大地的泥土之中。

此時空地的後方,葉飛全身電弧閃動,他的手中還抓著一個半死不活的異人。

「殺你一擊足以。」葉飛全身的氣息,瞬間回到了巔峰狀態,眉頭的先天之力,更是同時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只見他的右手中,那個倒霉的異人,胸膛已然被切開,其內能量核的力量,正在慢慢的湧入了葉飛的體內,來自於羅素島的壓制之力,隨即煙消雲散。

狂蒙從泥土中爬起身來,望著半空之中,那如同天神般的身影,臉上的神情不禁有些獃滯。

「這是什麼…華夏人的靈力不是被壓力了嗎?」狂蒙此時雙瞳之內,這一刻終於露出了一抹驚駭之色。

他此時全身,只感覺到有人泰山壓頂一般,被生生鎮壓在了原地無法動彈。

而此刻四周那些圍觀的異人,此刻也同樣被葉飛的氣勢震懾,那由如雷神降世的身影,深深地震撼這他們的心靈。

縱然是這些殘忍至極之輩,這一刻心中也不免生出了畏懼之意,那股難以形容的壓迫之力,已然超出了他的理解範疇。 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眼中雷威閃動,他自知自己這樣的狀態維持不了多久。

一旦手中之人死亡,被他吸入體內的能量核之力也會隨著消失,而且隨著體內靈力的恢復,他自身的力量也是在不斷地排斥輾碎這股外來之力。

「雷落。」沒有過多的猶豫,葉飛出手就是一式道術。

隨著他抬手指像蒼穹,無數道的雷霆閃電,在夜空之中急速凝聚,幾乎是轉瞬之間變已然凝聚成型,全部轟向了下方的狂蒙。

「砰!轟隆!」一道道震耳欲聾的悶響聲,頓時傳遍了整個小鎮。

下方的狂蒙,因為身子被先天之力籠罩,根本無法躲避這驚天的一擊,幾乎瞬間被轟成了渣。

而這一擊落下之後,葉飛手中的抓住的那個異人,已然永遠地閉上了眼睛,而他體內的靈力,也是在頃刻間被羅素島的力量壓制封鎖。



如從同時,華夏隱龍基地,那片奇異的試煉之內,白髮老者臉上不免露出古怪的表情。

「誒…靈幕怎麼又變得模糊了。」石屋內的白髮老者,此時一臉的不解之色,抬眼望著前方的那道光幕,忍不住低語一聲。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此時的光幕之上,只能隱約看到一個星點,連葉飛的身形都已然消失不見。

「難道又是林帝,此人到底是何意?為了一個小傢伙,居然三番五次阻撓老夫。」白髮老者臉上的表情,此時不免多了幾分陰沉之色。

正當白髮老者,準備凝聚力量一探究竟之時,前方的光幕又忽然變得清晰起來。

見此情景之後,白髮老者這才放下心來,此刻也是沒有多想,望著光幕之內的那道身影,他的臉上劃過一絲陰冷的笑容。

此時的羅素島上,葉飛正站在半空之中,他臉上的表情沉靜,似有意無意地抬頭掃了一眼天空。

這一眼掃過,那身處石屋內的白髮老者,忽然心神一凝,猛然站起身來,仔細打量了光幕內的人影一眼,隨即輕輕搖了搖頭,暗道是自己多想了。

而此刻的葉飛,在沉默片刻之後,隨即將手中的異人扔掉,身形同時一晃落在了地面之上。

狂蒙已然死亡,四周那些圍觀的異人,望向葉飛的目光之中,都是忍不住露出了恐懼之色,幾乎都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數步不止。

葉飛抬頭輕掃了這些人一眼,隨即轉身來到了,那已經倒在地面之上的小女孩身旁。

「她體內的力量,有些不尋常。」葉飛輕輕地將琳抱起,靈識已然將其身形籠罩。

獨傢俬寵:高冷BOSS迷糊妻 一番查探之下,他發現琳只是有些消耗過度,受了一些內傷並沒什麼大礙。

沉吟少許之後,葉飛抬手祭出一根銀針,反手融入了琳的體內,將其身上的傷勢控制住。

做完這一卻之後,他這才慢慢地站起身來,轉頭望向了前方的那座奇異的小山。

此時葉飛的靈識已然感應到,獨盜團的成員,已經進入了小鎮之內,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黑澤便可,而前方那座小山內之物,葉飛必須一探究竟。

安頓好了琳之後,葉飛沒有過多的猶豫,身形隨即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他出現之時,已然站在了小山的到山頂之上,踏入這座小山之內,葉飛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山內傳來陣陣靈氣,以及一股不俗的生機之力。

總裁老公從天降 就在這時,葉飛手中的儲物戒指,忽然閃過一道靈光。

「吳家祖傳的玉符。」葉飛一臉的不解之色,盯著眼前忽然出現之物。

這枚玉符上,此刻正散發著淡淡金光,略顯得有些奇異,鑽出儲物戒指后,便是漂浮在了葉飛的眼前。

「這枚玉符,似乎與那白髮老者要找的月石有什麼聯繫…」葉飛面露思索之色,此時內心不禁暗道。

他清晰的記得,在不久之前,正是因為這塊玉符的指引,他才巧然發現了那白髮老者一直在監視著自己,此物的來歷顯然有些不一般。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他眼前的玉符,忽然向著前方的一處岩壁的方向飛去。

葉飛目光微閃,隨即緩步跟上,在他的注視之下,只見那金色玉符,直接融入了岩壁之中隨即消失不見。

「這是…遮目陣法。」葉飛臉上露出奇異之色,隨即伸手觸像岩壁。

大明星的小萌妻 前方那看似平平無奇的岩壁,居然被他的手掌直接穿過,見此情景葉飛不在猶豫,身形隨即閃動,整個刃融入了岩壁之上。

頓時一座隱秘的密室,出現在了有葉飛的視線之中。

這間密室不大,但其內靈氣極其充足,踏入其內之後,葉飛只感覺整個人精神一震,體內被壓制的靈力,隱約如似復甦了幾分。

在他的身前不遠處的地面上,刻畫著一組極為奇異的符號,如同陣法一般,將密室內力量引入其內,隨即向著外界伸延出一條極細的靈線。

密室的最深處,有著一座石雕的平台,其上擺放著一個翠綠色的玉牌。

那無盡的生機之力,正是從玉牌之上湧入,而葉飛的那塊吳家玉符,也是停留在了翠綠玉牌的旁邊。

「靈器么…」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即緩步走上前去。

在站在了石台跟前,伸手將玉牌握住,隨即仔細打量了一番。

這個玉牌整體呈梯形狀,有點像一把鑰匙,長度大約與他的時之刃差不多,通體翠綠透著通體之感,每一層階梯之上,都有著一個形狀不同的小凹槽。

葉飛眉頭微皺,腦海中不斷地思索,一時間也是一頭霧水。

靈識查探之下,他發現玉牌上的第一個凹槽形狀,與吳家的那塊金色玉符一般無二。

「難不成這兩件東西,原本就是一體的。」葉飛握著玉牌,此時不禁低喃一聲。

思索片刻之後,他隨即抬手一揮,將那枚飄在半空之中的玉符,也同時握在了手中,低頭查探了一眼之後,葉飛將玉符鑲嵌到了玉牌之內。

二者瞬間融入一體,看上去很是契合。

就在這時,原本翠綠色的玉牌之上,陡然散發出一陣極強的金光,瞬間將葉飛的身形籠罩在了其內,如似一道金色的罡氣防禦一般。

葉飛手持玉牌,靈識同時擴散而出,感受著四周的這道金色屏障。

「我的靈識竟然無法穿透!」葉飛頓時心驚不已,臉上的表情也是忍不住微變。

要知道就算是方才,那狂蒙的暗黑結界,也無法見他的靈識全部阻擋,而眼前這個金色光罩,居然能有如此恐怖的防禦力。

就在葉飛一臉茫然的時候,此時華夏隱龍基地內,那位白髮老者盯著眼前的光幕,頓時忍不住跳起身來。

「這塊玉牌,居然一直隱藏在羅素島上!」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葉飛啊葉飛,你當真是老夫了福星,有了此物老夫再也不會畏懼那傅蒼天那個老東西了。」

岩山頂上的石屋中,白髮老者顯然的極為興奮,此刻臉上的激動之色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這塊玉牌的來歷,白髮老者顯然是極為清楚,若非是一些原因,他此刻恨不得就衝去羅素島,將此物搶奪到手中。

「小傢伙,你在幫老夫找到月石,老夫可以保證,你葉家一脈今後在華夏武道界長存。」白髮老者咧嘴大笑,臉上的激動之色更盛了幾分。

Views:
6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