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鹿一凡同意了。

諦聽二話沒說。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如同房子一樣大的一雙眼睛射出兩道綠色的光芒。

將鹿一凡完全籠罩在其中。

此時諦聽身上所散發出的恐怖氣息,讓在場所有仙人都不禁為之敬畏!

而諦聽照在鹿一凡的身上。

很快。

檢查結果出來了。

「所有至尊金丹,至尊元嬰和至尊元神,經過三災九難。

可修為依舊是凡人凡軀。

身上有下品仙器一件,攻擊性的法寶,對於道心無任何作用。」

最終,諦聽得出了結論:

「鹿一凡,並未作弊。」

言罷,諦聽直接一頭扎入了剛剛那裂開的大地之中。

下去之後。

地面竟然瞬間癒合!

就好像從來沒出現過裂縫一樣!

靜!

寂靜!!!

一片鴉雀無聲,落針可聞的寂靜!!!

所有人,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鹿一凡。

約莫過了十秒鐘后。

嘩!!!

「他……他竟然擁有至尊金丹,至尊元嬰和至尊元神!!!」

「天哪,三災九難他都過去了?」

「據說,整個天庭的神仙,在凡人時期,能通過三災九難的屈指可數!」

「太可怕了!他的道心是何等恐怖?難怪能通過白骨魔森!」 得到了地藏菩薩的諦聽神獸的認可。

所有仙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尤其是聽到鹿一凡在22歲就經歷了三災九難時。

就更是駭的身軀顫抖。

尤其是帝子無言。

一臉驚駭,甚至全都在發抖!

鹿一凡竟然天賦恐怖如斯!!!

哪怕是他,哪怕經歷了如此多的劫難。

帝子無言都沒有勇氣以凡人之軀對抗三災九難!

「但……這……這沒可能啊!」

帝子無言憋的一臉通紅,怎麼也無法相信這一事實。

鹿一凡看了他一眼,淡定的說道:

「看來,你還是不服氣啊!

不過我會讓你慢慢的從我胯下爬過去叫爸爸的!

白骨魔森而已,有什麼了不起?

只有你這樣的垃圾,才會連第十層都過不去!

把你的狗眼睜大一點!

你爹我要再走一次給你看看!」

說著,鹿一凡大搖大擺,閑庭信步的走入了白骨魔森。

此時,無數雙眼睛盯著白骨魔森。

無數仙人開啟了檢測法寶的功法、神通甚至是仙器!

「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

此時,赤發仙人的目光跟隨鹿一凡的步伐,一層又一層的算下去。

「第十四層!!!」

最終,赤發大仙大叫一聲。

從始至終,沒有半點神通施展或者是法寶施展的波動。

雖然再一次看到了奇迹。

但是,還是震驚到了他!

這簡直就是怪物啊!!!!

此時,在場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龍匡久久不語。

帝子無言的臉上更是紅的快要滴出血來了!

任誰都想不到。

一個22歲的凡人。

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道心?

他是在人間經歷了怎樣恐怖的磨礪?

這種道心……甚至讓人懷疑元始天尊是不是根本沒轉世,而是以本體來參加考核的。

但是大家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我的兒,爬過來吧!」

鹿一凡回到遠處,馬步一紮,瞥了帝子無言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

帝子無言一時之間,全身哆嗦,臉色鐵青無比!

當著無數人的面。

要跪著從鹿一凡的胯下鑽過去。

那以後他的臉還往哪兒擱?

「怎麼?帝子想耍賴皮嗎?」

鹿一凡冷哼道。

「我堂堂三界帝子,未來的天庭之主。

暗笑風起時 讓我給你區區一介凡人跪下?

滑天下之大稽!!!」

帝子無言冷冷的說道。

即便是賴皮又如何?

凡人而已!

你還能怎樣我?

而這時。

突然一股恐怖的威壓鎮壓在了帝子無言的身上。

那威壓若億萬星辰同時加身。

又如同萬界之力,狂砸而下。

頓時讓帝子無言苦不堪言,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此時,所有仙人的耳邊都響起了一道聲音:

「願賭服輸。

無言,你身為帝子,竟然做出賴皮之事。

暫時剝奪你的修為!

什麼時候實現諾言,什麼時候還你修為!」

另一邊。

凌霄寶殿內。

玉皇大帝雙拳緊攥。

面色怒紅!

火影之只想當個普通人 若非王母娘娘攔著。

怕是玉皇大帝已經出手直接將帝子無言碾壓至死了!

「玉帝,何必如此憤怒?」

王母娘娘幫玉皇大帝順著氣息,一邊安慰道。

「哼……什麼帝子!

什麼龍太子!!!

若傷到了我兄弟半分毫毛。

我定讓要拔了他的仙骨,釘在天刑柱上。

永生永世受天罰!!!」

地府之中。

眾人聽到了三界之主,玉皇大帝的聲音。

全都噤若寒蟬。

沒想到,這場比賽玉皇大帝竟然一直在關注著!

而此時。

鹿一凡玩味的笑著看著帝子無言道:

「帝子,現在,怎麼說?」

帝子無言狠狠的咬著嘴唇吐出兩個字:

「做夢!!!」

「是嗎?」

啪!!!

鹿一凡淡定的上前跨了一步。

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帝子無言的臉上!

帝子無言臉上頓時出現了一個紅腫的掌印!

「你……你竟敢打我?!

你放肆!!!大膽!!!」

帝子無言捂著自己的臉怒吼道。

「如果你不想挨更多的巴掌。

馬上給老子鑽過去,叫爹!!!」

鹿一凡指了指自己的褲襠,冷冷道。

帝子無言眼眸冰冷無比。

殺意外放。

可他現在並沒有修為。

連凡人都打不過!

他臉色一陣紅一陣青。

最後。

他一咬牙。

在鹿一凡面前,一下子跪了下去。

他身體僵住了很久很久,此時,是他一生中最恥辱的時光。

他腦海中已經演繹了一萬億種殺死鹿一凡的辦法。

但是最終,帝子無言不得不從鹿一凡的胯下爬了過去。

當帝子無言爬過去,想要站起來的時候。

鹿一凡卻是一腳踩在了他的背上,俯視著他,說道:

「別人怕你,因為你是高高在上的帝子。

我不怕你!

因為我只是一介凡人!

你是帝子也好,還是普通的天兵天將也罷。

都能輕鬆將我秒殺。

正因如此,我連佛祖,連玉帝,連三清都敢不尊!

更何況是你?

一個連白骨魔森都通關不了的廢物!」

說完之後。

Views:
5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