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二樓好多的女人看到了都羨慕不已。

「你看,那人是什麼身份?他們是怎麼進去的?」

「不知道,反正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上三樓。」

「那女的得多幸福,看上去,也不怎樣啊。」

「……」

二樓的幾個女生圍在一堆討論著這些問題,索性沒有被顧遲聽到。

作弊人生 不然就憑她們說程可歆的壞話,就足夠讓她們付出代價。

「可欣,試試這個吧。」就在程可歆迷茫地看著眼前那麼多好看的衣服,不知道該挑哪個的時候。

顧遲很是上道地給了自己一件衣服。那衣服是全黑色的。

腰間點綴著各式各樣的珠子,讓整件衣服沉重卻不失溫柔。

看起來美極了,程可歆有點不夠自信,怕自己穿不出來那種感覺。

但是無奈,迫於顧遲期待的眼神,程可歆還是進了試衣間,打算試試看。

但就在程可歆出來的一剎那,空氣都彷彿靜止了。

看著顧遲愣住了,程可歆以為他像以前一樣是被自己丑到或者美到了。

於是站在顧遲面前讓他仔細看看。

就在這時,那名導購員很是有眼色地咳了一聲,趴到程可歆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程可歆臉色頓時紅得像煮熟了的蝦,趕忙跑回了試衣間。

原來剛剛是程可歆不小心,把肩帶露了出來,這才導致他們是這種表情的。

程可歆想著自己剛剛還特意走近讓顧遲看的動作蠢死了,簡直就是自己的一個污點。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程可歆現在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整理好衣服,又走了出去。

「怎麼樣?」程可歆照了一圈鏡子,確定沒問題了以後,才去問顧遲。

顧遲自然覺得是不錯的,自己選的衣服,何時不好看了?

但是現在卻有點紕漏,那便是程可歆的胸大了,自己選的號程可歆穿上去有點緊。

「去換大一碼吧。」顧遲吩咐導購員,導購員很快就拿了大一碼的衣服,讓程可歆換。

程可歆很快換好以後,走了出來。看到了眾人正常的臉色。

顧遲覺得這件衣服配程可歆最是不錯了,就連導購員看著程可歆,也覺得程可歆好美。

不由得暗暗讚歎程可歆有一個會挑衣服的老公。

顧遲看了一會程可歆,總覺得還缺少點什麼,於是走到飾品區域,給她挑選了一條項鏈。

紅色的瑪瑙項鏈,一圈上的小小瑪瑙,中間點綴著一顆鑽石樣式的瑪瑙,看起來獨特極了。

也讓程可歆頓時提升了一個檔次,看起來就像是皇室的公主,出來微服私訪了一樣。

真的是美得不可方物。

不過還缺少一雙鞋子。

黑色的裙子,那麼便配一雙白色的鞋子吧。這是最經典的黑白配。

不會出現什麼不好的地方,更不會說什麼視覺感官不協調之類的。

因為程可歆去見的是爺爺,所以鞋跟並不需要多高。顧遲挑了一雙不太高的跟,讓程可歆試了下。

一雙修長筆直的大長腿,一身修身的裙子,一雙適度的高跟鞋,堪稱完美。

導購員在一旁雙眼冒心地看著眼前的搭配,她發誓,自己要是有錢了,也要這樣搭配,來個同款。

雖說一定沒有程可歆的好看,但是不管怎樣,這樣的搭配方式自己是一定要學的。

不然就太對不起自己導購員這個職務了。

想到這,導購員覺得顧遲一定會把這些買下來,她似乎看到了眼前的一大把獎金。

但是具有良好素養的她絕對不能慌,還是要保持自己優秀導購員的身份的。

「小姐穿得如何?要不要再看看其他的?」如果再看看其他的話,也許自己會賺得更多。

「還有喜歡的么?」顧遲看著程可歆詢問。

但程可歆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需要其他的了。

「打包吧,刷卡。」顧遲遞給導購員了一張卡,隨後看著程可歆的臉。

「怎麼了?」程可歆注視到了顧遲一直在盯著自己看,以為自己臉上有什麼髒東西。

於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並沒有什麼,於是開口詢問。 「我老婆穿的那件衣服好漂亮。」顧遲湊近程可歆的耳朵說著這句話。

聽得程可歆是滿滿的害羞。

索性導購員的速度很快,這讓程可歆可以趁早離開這個地方,不然顧遲又不知道還要說一些什麼不著調的話了。

眼看還有兩個小時就要到中午十二點了,程可歆和顧遲打算去學校接上萌寶,而後一起去爺爺家。

顧遲聽著程可歆的吩咐,覺得這樣也行。於是直接開車,向萌寶的學校出發。

萌寶的學校是貴族學校,每個班級的人很少,這樣程可歆也放心點。

畢竟學校才是一個孩子變壞的地方。

學校雖然培養了一大批人才,但是卻也帶壞了一大批學生。

有很多的學生都是在開始上學以後才變壞的,學校有人誤導,有人跟風。

久而久之,孩子們便會朝著一個不歸路去發展。

所以一個班級里的人比較少,這對於孩子以後的發展也是好處的。

「可欣,你說萌寶現在在幹什麼?」顧遲想了很久萌寶現在在學校幹什麼。

但是卻想不到,於是問問程可歆看看她知不知道。索性開車無聊,找點話題聊聊也是好的。

「我猜啊,現在應該在跟老師學東西。」

程可歆認為上學便是去學知識了,即使上的是幼兒園,那麼教給孩子一些名言諺語,也是理所應當的。

「恩,應該吧。」顧遲覺得程可歆的回答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嗯,他們快放學了,我們最好趕在放學的時候去,這樣也不會打擾到其他小朋友。」

程可歆認為他們現在如果特別突兀地進去,有可能打擾到孩子們上課。

從而導致孩子們上課的注意力不集中,但是程可歆想多了。

當程可歆過去的時候,孩子們並沒有下課。程可歆坐在家長室,看著視頻中的萌寶。

萌寶的同學們都在玩,但是萌寶卻一個人在那裡寫寫畫畫,不知道在寫些什麼東西。

讓程可歆詫異的是,萌寶的身邊竟然圍了一大群女生。

程可歆仔細觀察了他們班的學生,只有十個男生,和十個女生。

但是巧的是,有九個女生都圍在萌寶身邊,一個女生因為不能近距離接觸萌寶,而在一旁哭泣。

看到現在這個狀況,程可歆有點懵。

他知道她的兒子比較帥,但是沒想到竟然有這麼誇張。

「你兒子跟你一樣,都是桃花多。」程可歆無奈地看了一眼顧遲。

顧遲跟萌寶是一樣的,都是被一群女人圍在身邊,身邊的女生即使不能跟他們說話,那麼待在他們身邊也是好的。

顧遲和萌寶在這方面卻很是雷同。

顧遲聽著這話,邪魅地勾了勾嘴唇,低沉地詢問程可歆:「老婆,你這是吃醋了?」

「才沒有。」程可歆看著顧遲一眼,隨後轉移視線,繼續看著裡面的萌寶。

而裡面的萌寶似乎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就追尋著那道視線去尋找,沒想到,卻看到了自己的媽媽。

程可歆看著萌寶揮了揮手,萌寶開心地笑了。

圍在萌寶身邊的女生看著萌寶的笑容,恨不得開心地蹦起來。

這是她們第一次看到萌寶的笑容。

程可歆無奈,那群女生從小就這麼花痴,長大了可了得?

自家萌寶小時候就這麼惹人愛,長大了可還了得?

程可歆不由得陷入了糾結之中,想要想個辦法,治治萌寶這種愛惹桃花的特質。

但是貌似想了很久都沒想到。

這時,顧遲的一句話,讓程可歆眼前一亮,但隨即眼神又暗了下去。

「給萌寶找個媳婦,有了媳婦便不這樣了。」顧遲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

所以便把這個事實告訴程可歆。

但是程可歆聽著這個主意,有種想抽顧遲的心情。

萌寶多大?還找媳婦?逗她呢?

就在程可歆抱怨的時候,萌寶已經走了出來。

萌寶一下子撲到了程可歆的懷中,拉著顧遲的手,笑得格外開心。

「爸爸媽媽怎麼來了?」萌寶有點疑問。一般接自己的都是楊佐,今天怎麼換人了?

並且現在是午飯時間,並沒有放學,還不能回家的。

「你忘了么?今天我們要去爺爺家的。」程可歆看著萌寶說著。

伸手摸著萌寶的頭,溫柔地笑著。

一種母愛的光輝在程可歆周圍升起。

「對啊,媽媽不說我都忘了。」萌寶笑著撓了撓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哎,你看。那是萌寶的爸爸媽媽么?」

「不知道啊。」

「好帥,好漂亮啊。」

一群小孩子不敢走近討論,只能在比較遠的地方看著他們,不過還是被程可歆和顧遲聽到了。

看著這麼帥這麼漂亮的爸爸媽媽,那群小朋友不由得有點羨慕。

同時開始抱怨,自己怎麼沒有這樣的爸爸媽媽呢。

「也許這就是命吧。」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傳來,清脆響亮。

這句話讓程可歆聽著不由得笑了出來。

這是怎樣的一個孩子,竟然可以說出這麼老成的話,並且還相信命?

程可歆把視線看向了那個女孩。

剛剛並沒有在萌寶的教室里看到,證明並不是萌寶的同班同學。

但是長得卻是漂漂亮亮的。

那名小女孩看著程可歆在看自己,於是走上前對著程可歆和顧遲說:「叔叔阿姨好。」

「你好。」程可歆對著小女孩笑了笑,顧遲只是朝著小女孩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顧遲並沒有與小孩子打交道的興趣,當然,除了自己的孩子萌寶之外。

「阿姨,你是來接萌寶的么。」小女孩開口問道。

「是的。」

「那阿姨一定有事情吧,阿姨叔叔快走吧,我不耽誤你們了。」小女孩懂事地說著,那種老成的風格與萌寶還有點像。

「好的,再見。」

說完,程可歆就帶著萌寶,拉著顧遲走到了外面,坐到車上以後,問了下萌寶那個女孩的信息。

原來那名女孩是萌寶隔壁班的學生,名字叫寧顏,家裡也挺有本事的。

所以才會這麼老成。 程可歆聽了萌寶的話以後才知道,原來寧顏家裡的家教比較特別,信奉佛教。

所以剛剛才會說出那種讓程可歆都驚訝的話。

「萌寶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呢?」程可歆很是奇怪,這些事情一般人也不會到處去說,那麼萌寶又是怎麼知道的?

「當然是自己觀察啊。」萌寶用著一種這麼簡單的問題你還要問我的眼神看著程可歆。

這讓程可歆一臉無奈地看著萌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孩子還是不要那麼聰明比較好。你看,現在就因為孩子聰明,從而開始嘲諷自己的智商。

而顧遲則是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話。

「萌寶,我看著你在教室,那麼多的女孩子圍著你,你有什麼想法?」

程可歆覺得這一點還是得好好問問,不然以後萬一孩子早戀了可不好了。

「沒什麼啊,她們說喜歡我,就待在我的身邊了。」在萌寶的世界觀中,喜歡便是喜歡待在你身邊。

所以覺得她們待在自己身邊並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啊。

但是程可歆卻不知道該怎麼對萌寶說了,只能把求助的眼神看向顧遲。

希望顧遲可以說一些話,來教育下萌寶。

「萌寶,你知道么?男孩子一旦和女孩子玩多了的話,那麼就沒有男子漢的氣概了。」

顧遲看著萌寶認真地說著。顧遲說的確實沒錯,有些男生跟女生玩多了,確實變得有點娘。

但是現在的主要問題就是讓萌寶遠離那些女生,不要讓萌寶繼續跟她們在一起了。

「可是不是萌寶找她們,是她們自己來到我身邊的。」萌寶聽著顧遲的話,有點委屈地看著顧遲。

是爸爸誤會自己了。

萌寶最在乎的便是媽媽了,如果自己沒有了男子氣概,那麼便沒有能力保護媽媽了。

知道這一點以後,萌寶有點失落。

「那就算爸爸理解錯了。既然萌寶沒有找她們,那麼萌寶也不要一直跟她們玩。」

程可歆知道自己這樣讓孩子別跟那些女生玩確實有點過分了,但是總比孩子以後變壞,早戀要好得多。

「萌寶本來就不跟她們說話的。」

萌寶說的是事實,萌寶確實一般都不理那些女生。那些女生也只是待在他的身邊,並不跟自己說話。

其實不是那群女生不跟萌寶說話,而是因為她們看著萌寶冷冷的樣子,不敢跟萌寶說。

「恩,那萌寶要在學校乖乖的啊。」程可歆覺得自己也並沒有要跟萌寶交代的了,於是便說了這句話。

Views:
4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