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梟看到她眼睛往瓏五身上飄,順手拿起一個靠枕砸過去。

御友奈被砸的一懵,轉頭就對上騰梟黑到滴水的臉上,「不許看她!」

御友奈僵硬的點點頭。

艹!艹!艹!

嚇死她了,她還以為騰梟要弄死她呢,果然這個男人惹不得。

被騰梟親自恐嚇,御友奈哪裡還敢亂看瓏五,就是再可愛也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啊。

不過這佔有慾也太強了點吧?別人看看都不行?

那要是出去了唄那麼多人看見,他還不得四處滅口?

御友奈打了哆嗦,還是別瞎想了,喝口茶壓壓驚。

她被扔在一邊,騰梟趕著去追瓏五。

早上他基本上可以做到一刻都不然瓏五離開自己的視線,這是她最迷糊也最乖的時候,給顆糖就可以騙走。

瓏五乖乖的坐在桌子前等著早飯,像在聽老師講課的小學生。

騰梟走過去幫她把頭髮束在腦後,瓏五歪著身子像沒骨頭一樣往他身上靠。

她這是在抱怨沒有睡夠。

不知道是不貓的影響,她經常懶洋洋的,有時候縮在沙發上就睡著了,晚上倒是精神多了,半夜總有要起來的時候。

騰梟長臂一伸,就把她從椅子上抱了起來,放在自己懷裡。

早飯很豐盛,但每樣都不多,保證瓏五可以享受到更多樣式的美食。

御友奈在老遠的客廳都問到了餐廳的香味。

瓏五夾起灌湯包一口一個,專門為她做的小一點,方便她一口吞,甚至溫度都是機器恆溫控制的,避免她燙著。

瓏五很喜歡帶餡兒的東西,例如包子,餃子,餡兒餅,她從來都吃不膩。

雖然大早上就吃包子可能有點重口味,不夠騰梟已經讓人盡量挑清淡的口味了。

至於他自己,他只要在喂她的時候隨便挑兩樣酒夠了,並不是他食量小,而是他家小姑娘的飯量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和她在一起,才顯得他好像吃不了多少東西一樣。

吃到一半瓏五放下筷子,可憐巴巴的瞅著騰梟。

「還想吃什麼直接說吧。」騰梟無奈一笑,對於她的慣用伎倆,他早就熟悉了,這種福利過了時間可就沒有了。

瓏五立馬高興了:「我想吃烏冬拉麵,加魚丸,大碗的。」他準備的這點小碟子怎麼能夠滿足她呢。

騰梟真要被她給萌死了,完了,要是小五一直這麼可愛該多好,他埋在瓏五的脖頸間蹭了蹭。

怪不得會有人喜歡吸貓,小五一臉呆萌的樣子加上這兩個貓耳朵點綴,還有一晃一搖的尾巴,騰梟完全開啟了快樂吸貓之旅。

至於瓏五的早飯,已經習慣了他們這番套路的廚師早就在騰梟沒有出言反對的時候就開始動手了。

一般騰梟不許瓏五吃什麼都會明確反對,其他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會同意,剩下的百分之一是瓏五自己變卦了。

一大碗魚丸烏冬擺在眼前,瓏五立刻眼睛放光,吸溜吸溜的吃起來。

廚師擦了擦頭上的汗,偷偷看了看瓏五,不得不說自己做的食物,被別人這樣珍惜的吃的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好像以前學廚藝時的熱情都回來了。

大廚精神抖擻的回了廚房,準備研究些新的美食。

要知道並不是所以廚師的傑作都有機會端上瓏五的餐桌。

且不說騰梟自己就會是時不時下廚,就是他們內部之間也是有很強的競爭的。

影城這麼大,多少個影城的大小管理者都住在這裡,光廚房就有十幾個。

甜品屋在瓏五來了以後也跟著興盛起來,大家自然都掙著想要把自己的美食送到最高決策者的餐桌上。

剛才的那個大廚是新調來的,只因為他在二等廚房做雞肉的時候正巧瓏五經過問到香味,就直接提拔上來了。

要說技術,他不簡單不在場的其他大廚厲害,偏偏他四處走走,學會了不少各地的小吃,所以很的瓏五的歡心。

討得瓏五的歡心對他們來說就跟官運通達沒什麼區別,所以很多人都暗地裡說他運氣好。,也有人說他是故意諂媚。

殊不知這個大廚這麼高興的研究是因為被瓏五享用美食時的認真和快樂的表情給感動到了。

瓏五沒有那麼厲害可以嘗出做飯的人是什麼樣的心理活動。

但熱愛的人會越來越鑽研,不斷改進自己的不足,而只是為了某去利益的人對做菜本身沒有熱愛的話,遲早有一天會展現出他們的差別的。 御友奈的請求出乎意料的順利,騰梟直接把她住的那棟小城堡划給她當實驗室了。

之後立刻就把她扔回去。

御友奈:……

雖然很順利,但她這麼憋屈是怎麼回事?

瓏五向她揮揮小手絹告別,祝她研究順利。

明明是囑咐的話,御友奈也不知怎麼的聽著有點諷刺。

算了吧,她現在能實驗最重要。

為了自己的安全離開實驗室實在不是她想要的,能在這個領域獲得一席之地,她依靠的自然不僅僅是天賦,還有刻苦努力和興趣。

不然每天和枯燥的實驗室打交道有什麼好的。

她已經有一點方向了,只有給她時間,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有所收穫的。



騰梟要參見一場聯邦會議。

最近事情頻出,聯邦也終於坐不做了,準備聯合自家的軍政商一起準備迎接隨時都可能爆發的戰爭。

騰梟作為SQ的大boss,和蜂巢的組織者,就算沒有影城的身份,官方也一定會籠絡著他。

瓏五再次揮著小手絹把他也送走,騰梟覺得這場景和剛才送御友奈時候的怎麼那麼像呢。

當然像了,她連揮舞的那塊小手絹都沒換。

瓏五摸出平板論起智能來,這個時代確實很厲害了,但和那個長了腦子的系統比起來還是差了點。

[小姐姐原來在你心裡我和這些沒有靈魂的機器只差一點嗎?]系統控訴她。

瓏五把它連接到自己的平板上:[不然呢?你是一個連殼都沒有都機器。]

系統:……

小姐姐你這是人身攻擊,不對,統身攻擊。

瓏五,呵呵。

系統:啊啊啊!

[呵呵兩個字重複的表現出了小姐姐對自己的諷刺和不屑,小姐姐你居然這麼對我嗚嗚嗚嗚……]

瓏五:……

[你戲太多了。]

系統還在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控訴瓏五的惡行,直到瓏五敲了敲桌子,它才趕緊閉嘴,不敢再嚎了。

連接好之後,系統就自然能和光腦連接。

[這個東西是什麼呀?好低級哦,還不如上次小姐姐你給我的那個高智系統呢,我可是花了好久都時間才分析掉的。]系統一邊黑光腦,一邊碎碎念。

瓏五覺得把它放出來可能是個錯誤,難道是在空間里一個系統太無聊了?所以一出來就是個話癆?

系統還在那碎碎念,瓏五也不理它,直到它喊:「好了。」

瓏五把平板拎回來,一張張的資料擺了半屋子,多虧她的房間大。

「資料整合。」瓏五對系統下達命令。

就知道奴役我,系統哼哧哼哧的開始幹活。

系統用三種不同的彷彿對資料進行了梳理整合。

瓏五那邊正打遊戲打的歡樂。

整合好的文件就要方便許多,瓏五要找的信息一目了然,整理整理整出一張地圖。

瓏五換上衣服打開防護網出去,直奔最近的一個紅點。

懸浮車降落到某居民樓的樓頂,這裡是停車坪。

居民樓很安靜,隔音設備好是一回事,還有就是很多人都在家裡不敢出來,怕自己身體再有別的變異。

瓏五看了看地圖上的紅點,五十七層東戶,男的,身高一米七九,四十四歲。

到了這家門口敲門,開門的正好就是瓏五要找的人。

「你好,你找誰?」男人見是一個從來沒見過的小女孩,以為是她走錯樓層了。

瓏五又和資料上確認了一下:「沒走錯就是找你的。」

男人還不明白,瓏五直接掏刀子了。

「你幹什麼!」男人沒有立馬就範,伸手就要去奪刀子。

瓏五看了看,動作敏捷,反應迅速,看來沒找錯,然後,一棍子。

這些人都是東方璨的人哦,先不到吧。

東方璨並不是穿越道十歲的時候,而是從嬰兒重生的。

這麼多年,別看她還是個小孩子,也培養了自己的勢力。

不像懶惰如瓏五,開始還偶爾組織一下,時間長了就只會在需要用自己的能力現場組織。

但想想也是應該的,否則她也沒辦法把得罪過她的人處理的那麼乾脆,怎麼說小身板在哪擺著呢。

至於御昭為什麼沒查出來,有閃耀的光環幫助,這也不奇怪。

瓏五也不是來收拾他們的,她直接乾脆,找人,下毒,找人,下毒。

被下毒的人個個昏迷不醒,絕對可以完美的錯過了這次世紀大戰。

東方璨的人不多,能真正派上用場的就更少些,瓏五一個人足夠把他們一個個找出來處理了。

她親自動手會比別人動手對東方璨的影響要大,這不,她剛把最後一個撂倒,系統那邊就有反應了。

估計是因為東方璨培養勢力不易吧,掉的也不少。

瓏五哼著小曲回了影城,下次再玩。

收集了那麼多資料自然不可能只是關於東方璨的,其實絕大多數是關於景仁的。

在景仁那裡她可是收穫不小,雖然對曼特帝國的計劃還沒有全部知曉,但景家參加這次計劃的原因卻已經知道了。

景氏帝國統治這個國家數百年,一朝被人推翻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甘心。

在沉寂了多年之後,景家再次出現在世人的眼前,風采依舊。

可再好的風采也不及當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時候了,那要怎麼辦?

只能是再次推翻聯邦政府。

聯邦政府建立也已經過百年,許多政策早已經深入人心,不是說推翻就能輕輕鬆鬆推翻的。

於是,就有了他們和帝國的聯合。

帝國首先研究出了突變計劃,在此基礎上,才發現了基因融合計劃。

一切就回到了原點,帝國由於技術問題不能夠完成基因融合,乾脆把它賣給了聯邦。

事實上帝國自己卻從未停止對突變實驗的研究。

大量的物資投進去,終於得到了成果。

景家掌控著政治權利三大分支的其一,還有相當一步分軍事權利,想要在疫苗里加點料還不容易。

而且他們根本不擔心會被發現,這種突變物質,不經過激發,只會隱藏在人體內,不會表現出來。

而這裡就不得不提到基因融合實驗了。

景家和帝國合作,也不是就完全信任對方了,為了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也為了將來不被帝國反咬一口,景家私下裡偷偷進行了大量的人體實驗。

景尊和東方明,都是受害者之一。

兜兜轉轉,最終實驗的主謀還是落在了景家和帝國身上。

東方明之所以被那麼快進行了手術,跟那個和他們合作的變態有關,但最重要的,是,帝國已經想要開展進攻了,所以景家不得不提快速度,希望儘快見效。

這些年景家暗地裡培養出來的基因融合成功的至少有上千人,現在可能已經過萬了。

要知道聯邦一共只有六億不到的人口。 ……無假條手動請假的第N天……

御友奈正在主堡的樓下喝茶,她研究出了一點關於身體變化的東西,過來跟騰梟商量,想要一間實驗室進行正經的實驗。

但等了很久騰梟也沒有下來。

騰梟肯定不會睡懶覺,瓏五卻向來是不睡到日上三竿是不會起床的,所以兩個人直到現在才下來。

瓏五外面套了一間長袍睡衣,睡眼惺忪還沒睡夠的樣子,騰梟則收拾利索,而且顯然心情不錯。

知道他們關係不一般,但御友奈一直覺得這個男人再禽獸,也不至於對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下手。

可是真看到他們一起下樓來,她又有點不確定了。

她在想騰梟不會是真有什麼特殊癖好吧?

不然怎麼會放著她這樣火辣的大美女看不到,鍾情於一個小孩子呢?

御友奈說喜歡騰梟也談不上,大概就是欣賞。

畢竟一個足夠優秀的單身男人擺在你面前,沒有點想法是不可能的。

不夠御友奈理智猶在,這個男人成天拒人於千里之外,冷的像個大冰塊不說了,還是個可怕的大魔王。

她自己心裡歪歪一下他的皮囊就算了,真有爭取,她怕自己消瘦不了。

說來也是奇怪,這麼冷若冰霜的男人,遇上這個小女孩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反正降不降的也跟她沒什麼關係。

「早啊。」她主動打招呼。

騰梟一見她秒變臉。

御友奈:!!!

我是來做客的!你那個臉是怎麼回事!你把老娘扔在那個偏僻的地方,老娘都沒說什麼!

「你來幹什麼?」騰梟語氣毫不掩飾的嫌棄。

御友奈:……

為了實驗室老娘忍了。

瓏五面無表情的從御友奈身後飄過去,直奔餐廳。

早上有什麼呢?有沒有她愛吃的餡餅,要是有肉餡兒的就更好了,早上可以吃拉麵嗎?騰梟不知道讓她吃,有點饞了。

御友奈注意到與平時不太一樣的瓏五,怎麼說呢?就是可愛了很多,一點也沒有平日里那種遙遠的感覺,雖然路走的歪歪斜斜的,卻感覺微微這樣更萌了。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