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大家都來試,還沒有賣出去珠花都掉了,要不你看好了再確定要不要試?」

店員的這番話顯然是覺得她買不起不讓她試。

蘇錦溪小臉氣得通紅,「我就要試,你馬上拿給我!」

「小姐……」幾人誰都沒有動彈。「給她。」耳畔響起一道冷漠的男聲,聽到這個聲音,蘇錦溪身體下意識顫抖了一下。 幾人朝著聲音發源地看去,店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人。

身材頎長,精緻的俊臉一片冰冷。

熨貼整齊的西服沒有一絲褶皺,腳上穿著的義大利高級定製手工皮鞋,墜性極好的西褲包裹男人修長的腿。

冷氣從男人的四周開始散發,他不過隨便往那一站便猶如君臨天下的霸主,無人敢接近半步。

周圍有人認出了他的來歷,「總,總裁!」

今天才聽說了總裁會下來視察工作,之前他就和商場負責人一起去了頂樓。

「我說給她。」司厲霆冷冷朝著那名店員看去。

我爲極道天仙 「是,總裁。」

蘇錦溪看到司厲霆的第一反應就是逃!怎麼又遇到他了,自己為什麼這麼倒霉?

看到蘇錦溪朝門口走去,他懶懶開口:「不是要試衣服?」

「現在不試了,總裁,我還有事先走了。」蘇錦溪本來是想要叫三叔的,可又怕別人誤會什麼。

「都死了不成?」司厲霆朝著旁邊的售貨員看去,那幾人瞬間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小姐,您身材這麼好,肯定很適合這條裙子的,你去試試看。」幾人七手八腳將蘇錦溪給推了進去。

態度同之前相比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蘇錦溪被人推到了試衣間,算了,試了這條裙子她就走。

順便看了一下吊牌,4888,她五千塊的存款就只剩下了一百多,蘇錦溪有點肉痛的穿了出去。

要是之前的紅裙她穿起來是張揚的話,那麼這條粉紅色的裙子就是另外一種風格。

溫柔中帶著清純。

「哇,這件衣服掛在這裡很久了,偏偏粉色很挑人穿,小姐的身材真棒,穿上可真好看。」

「就是就是,小姐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大家的讚揚聲不絕於耳,蘇錦溪也比較滿意,「那就這條裙子了,我刷卡。」

「試試這條。」司厲霆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的身邊拿著一條蕾絲黑裙。

「不要,我討厭黑色。」蘇錦溪想也不想的回答。

「我喜歡。」說這話的時候他是在她耳畔很近的位置說的,蘇錦溪小臉一紅。

突然她眼前一亮,之前她在網上搜索的答案不是要自己花痴一點,迎合男人么?

自己越是反著來就越是讓他有征服欲。

蘇錦溪想到這裡乖乖的拿了那條黑裙進去。

費力的穿上,她才發現這條裙子的拉鏈不是在身側,而是在背後,偏偏拉鏈還十分小巧精緻,她拉了半天都沒拉上來。

「你們可以進來幫我拉一下拉鏈么?」

「好的小姐您稍等。」

蘇錦溪正在穿鞋,背對著門口,聽到門開的聲音,她轉過來身去。

「麻煩了。」

「一點都不麻煩。」傳到耳里的又是那人的聲音,蘇錦溪嚇得一顫。

「這是女更衣室,你,你出去。」

「你是在邀請我在這裡對你做點什麼?」

蘇錦溪一想到外面還有那麼多的售貨員,小臉煞白一片,別人不好說,但是這個男人是極有可能的。

「不想就乖乖聽話,轉過身來。」

蘇錦溪只得小心翼翼的轉過身,心中期待著男人不要對她動手動腳。

拉鏈很快就拉上去了,雖然司厲霆確實想要做點什麼,顧及到小女人的心思,他只得隱忍。反正魚兒已經上鉤。 蘇錦溪換上那條黑色蕾絲裙,裙子的款式很簡單,質地卻是最好,修身款的A字裙,領口處有一層薄紗,薄紗上墜著些許星星點點。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黑色其實也很挑人穿,很多人會將黑色穿得風塵,蘇錦溪卻能將這黑裙穿得知性優雅,其中還帶著一點小性感。

鏡中的小女人彷彿瞬間就成長了不少。

「總裁的眼光可真好,雖然小姐穿那條粉紅色的裙子也很好看,但這條黑裙更適合她一些。」

「是啊,小姐這樣的身材真讓人羨慕,穿什麼都好看。」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雖然蘇錦溪還是喜歡那條粉色的,不過她決定要按照網上說的辦法來。

對這個男人要順從一點,花痴一點,說不定他就會放過自己了。

「好,就這條,多少錢?」

「小姐,總裁已經付款了。」

蘇錦溪眉頭微皺,下意識就要去將衣服脫下來,但轉眼一想,男人不都是討厭拜金女么?

要是拜金的話會讓他更討厭自己,頓時她的眉頭舒展開來,「總裁,這是你送我的啊?謝謝,我還看中了幾條你能一起送給我么?」

果然這話一說出來,周圍的售貨員小姐看向她的目光就充滿了鄙夷,又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女人。

蘇錦溪在心中竊喜,他肯定會反感自己這樣的行為。

司厲霆不但沒有反感,反而將她所有的小動作都收入眼底,面色未變。

「將店裡所有衣服適合她型號的都包起來。」

「是,總裁。」

蘇錦溪的臉色一變,這怎麼和想象中不一樣?

有可能是程度不夠,自己還要繼續努力才行。

她甜甜一笑,「謝謝總裁。」其實心裡都在想那些衣服該怎麼處理?還給他?

司厲霆給店裡留了一個地址,讓她們直接送貨上門,那個地址正是蘇錦溪的出租屋。

地址精確到幾樓幾號,蘇錦溪心中冷然,果然這男人已經知道自己具體住址了。

蘇錦溪看了看時間,已經差不多快到五點半了,鑒於白小雨和唐茗在一起,她還是打車去好了。

「總裁謝謝你送我的衣服,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我送你。」

「不……」她正要拒絕,轉念一想直接回應:「好啊,這樣我就省了一筆打車費了。」

這樣她的形象就從拜金又變成了市井。

司厲霆朝著前面走去,不用他硬逼蘇錦溪也會乖乖上來,笨蛋,被人下套了還不知道。

蘇錦溪雖然跟在他身後,但相隔很遠的距離,她心中還是會很不自在。

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營造自己花痴形象,這樣他應該很快就討厭自己了吧。

到了地下車庫,蘇錦溪大起膽子挽住了男人的胳膊,司厲霆很討厭別人的觸碰,自己應該犯了他的禁忌。

「三叔,我突然發現你長得好帥啊!」她試著回憶起記憶中的那些花痴女的模樣。

司厲霆冰冷的唇線溢出一抹笑容,對於蘇錦溪的觸碰他沒有半分不喜,反而有些小竊喜。

反手一攬將蘇錦溪抵於車上,「是么,有多帥?」蘇錦溪此刻心裡都在發抖了,男人火熱的體溫透過衣衫傳來。 不可以,不可以害怕,越害怕男人就會越有征服欲。

她在心中給自己打氣,不但沒有後退,反而主動勾起了司厲霆的脖子。

「很帥。」這句話並不違心,混血兒的他五官精緻又深邃。

「呵……」司厲霆勾唇一笑,一把攬起她的纖腰進了車。

身體被撲倒在車的後座,之前的回憶襲來,蘇錦溪身體不知覺的顫抖,下意識就想要說不要。

之前她說不要的後果就是男人的強要,貝齒緊咬紅唇,手臂主動攬住了他的腰際。

這種時候花痴女應該會主動而不是逃避吧?

「三叔……」她躊躇著自己要說些什麼討人厭的話,紅唇已經被堵住。

蘇錦溪又怎知道自己現在欲拒還迎的樣子才是對男人最大的誘惑,司厲霆早就在她主動觸碰自己胳膊的那一瞬有了想法。

蘇錦溪眼眸睜大,自己已經這麼花痴了,怎麼和網上說的不一樣?

男人不是都討厭花痴和拜金女嗎?

程度太輕了些?

她豁出去了!

司機早就被嚇得下了車,沒想要自己家這位禁慾的爺解除了禁慾會變得如此狂野。

蘇錦溪的迎合不但沒有讓男人對她厭惡,反倒是讓氣氛越來越熱。

手機鈴聲在此刻響起,蘇錦溪瞬間清醒,推開了身邊的人。

蘇錦溪手忙腳亂拿起了電話,是唐茗的電話。

「喂。」此刻她的呼吸十分紊亂,連聲音都隱約有些顫抖。

「我們該回去了。」唐茗的聲音永遠都是不冷不熱,猶如例行公事一般。

蘇錦溪正要回答,攀附在她身上的男人卻使壞的咬了一口她的耳垂。

「啊……」

「怎麼了?」唐茗聽到她那無意識的嬌呼聲突然心跳加速。

「沒,沒什麼,剛剛有小蟲咬我。」蘇錦溪睜眼說瞎話。

司厲霆一聽自己被形容成了小蟲,越發使壞起來。

「我在車庫等你。」唐茗也並未多心。

「不,不用了,我已經打車走了,你還是先送白小姐回家吧,我直接去唐家了。」蘇錦溪本來就不擅長撒謊,此刻小臉通紅一片。

唐茗皺了皺眉,從一開始蘇錦溪就刻意對他保持了距離,他又不是什麼洪水猛獸,逃什麼?

掛了電話,蘇錦溪一眼看到朝著車庫走來的唐茗,小臉都嚇白了。

雖然兩人之前早就承諾了不管對方的私生活,但她下意識就是想躲。

唐茗看到那輛熟悉的邁巴赫,這不是司厲霆的車?

雖然他和這位三叔關係向來不好,既然遇到了怎麼都該打個招呼。

司機在不遠處抽煙,那司厲霆就是在車裡了?

蘇錦溪此刻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她從車裡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

「怎,怎麼辦,他過來了。」

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求我,我就幫你。」「三叔,幫我……」 唐茗打開了車,看到得卻是一副極為香艷的畫面。

男人俯身於一個女人身上,他高大的身軀遮擋住了女人。

唐茗只看到女人攬住司厲霆脖子的手白皙如雪。

沒想到那禁慾男人竟然在車中胡來,原來傳言也不可信。

「滾!」司厲霆沒有回頭,似乎因為別人的打擾很是不滿,那震耳欲聾的怒吼聲嚇得蘇錦溪一顫。

手指不由自主抓緊了他的襯衣,腦袋更是死死的扎在了他懷中,恨不得自己就是一張牛皮糖粘在司厲霆的胸前。

司厲霆看到自己懷中的小腦袋,嘴角的冰冷化開。

過了一小會兒蘇錦溪沒聽到動靜了,這才小心翼翼從他懷中探出頭,「他,他走了嗎?」

「不走留著過年?」司厲霆的輕笑聲在耳邊響起。

蘇錦溪這才放鬆了下來,唐茗雖然走了,但身邊可還有一個大魔王。

坐著大魔王的車到了唐家,期間蘇錦溪一直被司厲霆抱在懷中。

「我就在前面下。」

知道她在顧慮什麼,司厲霆也並未拒絕,只是因為他十分喜歡看小女人膽戰心驚的模樣。

蘇錦溪理好了衣裙和髮飾,這才朝著唐家別墅走去。

「錦溪。」唐茗早就在院中等候,看到她身穿黑色蕾絲裙優雅而來。

黑色並不張揚,穿在她身上卻有一種清冷的氣質。

「唐總。」蘇錦溪攏了攏耳後的髮絲,一絲溫柔氣息從她身上蔓延開來。

蘇錦溪臉上只有很淡的妝容,看慣了白小雨的濃妝,此刻看到蘇錦溪唐茗竟然覺得她美如天仙。

從她身上收回視線,「我們進去吧。」

「好。」

「在家人面前就不要叫我唐總了,她們會懷疑。」

「是,那我叫你什麼?」

「隨你。」

老公蘇錦溪是肯定叫不出來的,茗是白小雨的稱呼,她想了想,「你比我大,我叫你一聲茗哥哥吧。」

「可以,先排練一下。」

「茗……哥哥。」

蘇錦溪也是頭一回叫男人這麼親昵,臉上十分害羞。

那一聲茗哥哥讓唐茗那顆冰冷的心瞬間變得柔軟起來。

「都在呢。」耳畔突然傳來司厲霆的聲音。

蘇錦溪一顆心都提了起來,唐茗臉上的溫柔一閃而逝,「三叔。」

「三,三叔。」 萬古第一宗 蘇錦溪結結巴巴。

俠武世界 唐茗之前就發現了她似乎很害怕司厲霆,下意識上前一步,將她擋在了身後。

司厲霆潔白的襯衣有些褶皺,上面還有一些唇印。

看到自己的傑作,蘇錦溪臉色更紅了。

司厲霆沒有理會唐茗,而是徑直走到蘇錦溪面前,「怕我?」

「三叔,時間不早了,我們進去吧,爺爺知道你回來吃飯肯定會很高興的。」唐茗總覺得司厲霆對蘇錦溪有種特別的感覺。

司厲霆從蘇錦溪臉上轉移,「唐茗,反正你也不喜歡她,不如給我,我倒是挺喜歡小蘇蘇的。」

聽到這樣張狂的話,蘇錦溪嚇得緊緊拽住了自己的裙擺。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