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著男人也會口是心非啊?尤其是像顧忘這種正兒八經的男人,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接著忙起來。

很快,林夫人和亮亮便直接搬進了顧忘的別墅。

這樣看起來才想一家人嘛!,趙以諾看著面前的幾個人,嘴角處不經意間露出一抹微笑,拍了拍孩子的胳膊,提醒著他,「亮亮,從現在開始,你要好好學習了啊。」

「媽媽,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亮亮信誓旦旦的回答。

「咚!」突然,門被踹開,一下子空氣安靜下來。

什麼情況?顧忘立即跑過去,想要一探究竟!

「趙以諾,你到底是什麼情況啊你!」

是蘇菲菲的聲音,她怎麼會突然來這裡?林夫人緊緊皺起了眉頭,一個用力,直接將趙以諾拉到自己身後,試圖保護著她。

「你來做什麼?」顧忘立即問道,語氣很是不客氣。

「我來找你媳婦兒啊!趙以諾,你給我出來!快點兒!」蘇菲菲大聲吼道,看起來很是不高興。

「別出去。」林夫人立即對她說道。

「哎呀夫人,沒事兒,你放心啊,我就出去看一下,馬上回來。」說著,趙以諾便直接出去了。

雖然蘇菲菲形象確實有些兇狠,但是趙以諾心裡清楚,她定不會是一個壞人,不管以前到底是不是,至少現在她不是。

「你嚷嚷什麼啊?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趙以諾一邊問道,一邊走過去。

這個臭女人,都已經多久了,她竟然連個電話都不給自己打!還說什麼要開美食店?店呢?

「你什麼情況啊?吃上了?」蘇菲菲看著趙以諾手裡的草莓,故意說道。

「哦,是是是,來,蘇小姐,您嘗嘗,可好吃了。」說著,趙以諾便將手裡剩下的草莓全給了蘇菲菲。

那一瞬間,蘇菲菲就像瘋了似的吃著草莓,一刻也沒有停下,也似乎已經忘記了她來這裡的真正目的。

終於,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表情很是滿足,就在她要誇那草莓好吃時,她突然想起了什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變得極其嚴肅起來。

「你別以為給我吃點兒草莓,我就原諒你了。」蘇菲菲大聲喊道。

原諒她?這是什麼意思?她又沒有得罪過這個人,又何談什麼讓她原諒?趙以諾好奇的看著面前的人兒,表情很是奇怪。

「好啊你,你竟然全部忘記了,看啊,這就是你趙以諾,你竟然忘記了我們當時的承諾!是不是你說要開美食店的?是不是你說要做美食給我吃的?」蘇菲菲指著她的鼻子,大聲喊道。 楊柏哪懂斗寶,這完全是被青銅馬給吸引的。不過等楊柏反應過來的時候,林嬌和常志遠都緊張說道。

「他要賭你一雙眼睛,你瘋了跟人家斗寶?」林嬌能不著急嗎,誰都知道楊柏能打,可是古玩鑒別,楊柏真的能夠斗過呂元祥?

「楊師,你無需如此?呂老,這場斗寶我們沒必要。」常志遠望著呂元祥趕緊搖了搖頭,楊柏是什麼身份,真的激怒楊柏,呂元祥也沒有好下場。

可是此時的呂元祥卻冷冷一笑,衣袖一甩,沉聲說道:「常少,規矩我已經定下了,楊柏已經同意斗寶,如果現在拒絕的話,那就當認輸。眼睛老夫不要了,磕頭道歉吧。」

「呂老,你可知道楊師的身份?」常志遠怒目而視,楊柏可是整個D市武道世家的大師,呂元祥居然敢如此。

「常少,你可知道老夫身份?老夫不管他是什麼人,我們玩的古玩,講究是文化,也在這個行業有這個規矩,難道你想壞了這個規矩?」

呂元祥一口一個規矩,兩口一個文化,就是咬死要跟楊柏斗寶。

「要我的眼睛?看來最毒不是婦人心,最毒都是有文化的。」楊柏終於聽明白了,要論古董,楊柏根本就不懂,可是楊柏也不會退縮。

「呂元祥,我跟你賭了,怎麼斗?」楊柏居然同意了,真的要跟呂元祥斗寶。這讓呂元祥和漢森興奮起來。

「很簡單,老夫在古玩街各個店鋪,找來古玩,你只需要告訴老夫真假就行。你要打眼了,那就輸了。同理,你也可以找古玩,讓老夫來鑒別。」

「就這麼簡單?」楊柏淡定的坐在,都沒有起身,而此時的呂元祥背著雙手,沖著於天石說道:「小於,借你的寶庫一樣,也通知其他人,老夫在於碧齋斗寶。」

「呂老,你真的要?」於天石趕緊躬身起立,而呂元祥哈哈一笑,楊柏就算在有眼力,呂元祥也覺得是湊巧。

那個五帝錢一定是楊柏以前就知道木塔,而那個定窯瓷器,楊柏也肯定見過,不然的話,誰能夠隔著那麼遠,就能夠發現李然的作品。

要知道在古玩鑒賞的是時候,也按照望聞問切,望當然就是看,那也需要近距離看。而聞,對於那些剛出土的,或者那是黃花梨的古物,沉香古物都需要聞。切,那就需要上手了,仔細的從任何的角度去發現。其中最後的手段就是問,問這個古董得來的過程,也能夠發現古董的由來。

古玩主要在賞,其次在鑒。有的人能夠鑒別真假,卻未必知道這個古董背後的由來,或者古董一生。

呂元祥當然不相信,就楊柏這個歲數的人不可能擁有專業的知識。這世上的確有天才,可在古玩界,歲數就是閱歷,就是資本。

「好了,漢森先生,隨老夫前去借寶!」呂元祥離開二樓,跟隨於天石卻寶庫,同時四周大店鋪的管事人,陸續都要知道呂元祥跟人斗寶的事情。

二樓的房間內,林雄等人傻眼的看著楊柏,楊柏等眾人離開,一直痴迷的抱著青銅馬,也不知道在幹嘛。

「楊柏,你瘋了,你真的會玩古玩?」林嬌實在不放心,就楊柏現在這個狀態,誰能夠放心。

這個青銅馬有什麼可抱的,林嬌當然知道,楊柏正在利用龍紋令吸收青銅馬身上的靈氣,這股靈氣太過濃郁了,是楊柏吸收最多的。

楊柏的金丹在慢慢盤旋,丹田內化海的先天之力,形成一個巨大的渦旋,在這渦旋當中,慢慢凝聚一粒種子形狀的先天之果。

「先天巔峰,宗師之力!」楊柏能不爽嗎,就這麼會功夫,自己已經要成為先天宗師,武道巔峰所在。

「看來以後還真的玩玩古董!」楊柏那個得意,全讓忘記要跟人斗寶的事情。而此時的林嬌看到楊柏不搭理自己,頓時著急的趕緊卻拉林嬌。

而就在此時,林嬌突然感覺渾身清涼無比,一股特殊的之力,讓林嬌感覺自己墜入海洋當中。

「林嬌身上的能量比青銅馬還多?可,可怎麼吸收不出來?」楊柏早就知道林嬌體內有一股能量,這還是龍紋令發現的,可是卻無法被吸收出來,這讓楊柏相當迷茫。

「你幹嘛?」楊柏終於放下青銅馬了,大部分靈氣都被龍紋令給吸收,楊柏還是回過神看著林嬌。

「你幹嘛?人家都去選寶了,你在這裡抱著它幹嘛?」林嬌那個著急,憑什麼跟呂元祥斗寶。

「我選完了,怎麼了?」楊柏淡淡的說著,一句話,讓房間內一片死寂,都發傻的看著楊柏。

常志遠畢竟也愛玩古董,也知道古董的規矩。看著楊柏淡定的樣子,常志遠長嘆一聲,輕聲問道:「楊師,你到底懂不懂古玩?」

「不懂,第一次來古玩街!」楊柏實話實說,一句話,就讓常志遠又一次長嘆一聲。

「那你選擇的寶貝是什麼?」常志遠也知道勸不了楊柏,如果楊柏真輸了,真的要把一雙眼睛賠給呂元祥?

「哈哈,這是秘密,放心吧,不就是分別真假,很簡單的。」楊柏長笑一聲,也感覺林嬌等人的擔心,讓眾人放心。

「簡單?我的楊師,我真服了你。這世上只有兩種人覺得鑒寶是簡單的。」常志遠的話,讓楊柏也笑了起來。

「常少,哪兩種人?」楊柏是在暗中吸收靈氣,也好奇古玩這些規矩。常志遠無奈的簡單說了一些古玩的一些規矩,同時很認真說道。

「第一種,就是常年混跡古墓,無論是盜墓賊,還是考古的,他們常年見到真品,就算是仿品,也是唐仿漢,宋仿唐,明仿宋。這些官仿,說人家是仿人家也是真品,畢竟這些仿品也是價值連城的。所以這些混跡古墓的人,對於古玩的鑒別,那是相當的厲害。」

常志遠的話,讓林嬌和林雄聽得也相當仔細,楊柏也點了點頭。常志遠說道這裡的時候,又無奈一次長嘆。

「而另一種人,就是有大機緣。比如我知道一個人,無數人請他鑒寶,他頂多只是看一眼,假的就說這個不對,真的就說這個對,跟我家以前放的一樣。」

「常少,一眼鑒別,此人夠牛的,那些專家都認可?」楊柏頭一次聽到這些故事,也是相當的興奮。

「當然,那些專家都認可,因為人家叫溥儀!」常志遠點了點頭,一句話,讓楊柏也發出驚呼聲。

「原來古玩鑒別這麼多有趣的事情,看來按你的話,呂元祥也有一定的本事了?」楊柏依舊恢復了淡然,丹田內的金丹表面上的裂縫逐漸擴大,先天之力所化的宗師種子,已經徹底穩固下來。

而就在這一刻,楊柏慢慢的站了起來,只是一個動作,楊柏身上的氣息彷彿突然一邊,原先楊柏總感覺自己鋒芒畢露,可是隨著進入宗師之境,那種返璞歸真,只要楊柏不主動激發,楊柏猶如普通人一樣。

「就算不用金丹遮蔽,我也能夠隱藏好自己。」楊柏暗中看了看,而此時常志遠也發現不對,以前楊柏彷彿深淵令人驚恐,可是如今楊柏猶如大海一樣,深穩如水,只是在大海的深處,或許就是驚濤駭浪。

「楊師,你怎麼?」常志遠震驚的看著楊柏,楊柏的瞳孔深處已經古井不波,平平淡淡,就是一個普通人一樣,除了臉白,一點強者氣息都不漏。

就在常志遠說話的時候,於碧齋的大門轟然大開。剛才於碧齋就已經謝客了,能夠進入於碧齋的,都是四周店鋪之主,這些人聽到呂老跟人斗寶,也都相當震驚。

「在D市還有人跟呂老斗寶,還是個年輕人?現在年輕人都這麼狂了嗎?」

二十多人都跟著呂元祥走了過來,而呂元祥雲清風淡,笑容可掬,那是勝券在握一樣。背後手下都拿著古董,跟隨呂元祥上了二樓。

「就是他,他會古玩?他普通了?就是一個小白臉?」這些人又一次議論起來,而此時的於天石卻沖著眾人抱拳。

「各位,這次是楊柏先生跟呂老的斗寶,斗寶的規矩很簡單,就是鑒別真偽。而輸方呂老需要磕頭道歉,退出古玩界。而楊先生如果輸了,那就要輸一雙眼睛。」

「這就是斗寶,這個年輕人算是毀了。」很多人都長嘆一聲,古玩界斗寶彷彿生死擂一樣,呂元祥這個樣大師,居然跟年輕人斗寶,這讓眾人都感覺驚奇。

「好了,各位,老夫也不是不通情理的,只是這個年輕人太狂了,認為老夫不學無術,老夫只能夠選擇如此。」

「什麼? 諸天世界開拓者 有人侮辱呂老?弄死他,跟他斗寶。」這些人可都知道呂元祥的本事的,怪不得呂元祥如此動怒。

呂元祥看到群雄激憤,頓時露出得意的面容。不過對面的楊柏,依舊這麼坐著,淡淡的看著呂元祥。

「楊柏,我選擇了八件寶貝,你鑒別吧!」呂元祥跟漢森暗中點了點頭,這八件古董都是呂元祥特意選擇出來的,其中有一件,就連呂元祥都分辨不出來,只能夠鑒別大概。

呂元祥一揮手,身後的手下已經把八件寶物,放在案幾之上,等著楊柏過來鑒賞。可誰知道,楊柏根本就沒有起身,喝著茶,指著一個筆筒,淡淡說著。

「康熙青花五子奪魁筆筒,真!」

一句話,就讓林嬌尖叫起來,誰也沒有想到,楊柏不光鑒別真偽,居然還是說出這個古董的名字,一眼而出。 一瞬間,趙以諾蒙了,美食店?明明就是她想要開的好嗎,做美食給她吃?明明就是她要纏著自己做的好嗎!

這個丫頭,真的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什麼話都敢說啊。

「我不管!趙以諾,你之前就已經答應我了,要和我一起開個美食店。」蘇菲菲突然坐在地上,撒著嬌喊道。

真是上輩子欠了她的,以至於這輩子要受她折磨,趙以諾拍了拍自己的手掌,轉過身子便直接離開了。

終於,所有的人都清楚了蘇菲菲到來的目的,也便放鬆了戒備,對她不再有任何防備,因為他們心裡都清楚,其實蘇菲菲和趙以諾一樣,都失去了以前的記憶。

這樣也不錯,總好過以前的蘇菲菲天天想著陷害趙以諾。

顧忘抬起頭,看著上方的天空,眼睛里閃現一絲欣慰。

「你幹嘛呢?」蘇菲菲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大聲問道。

「沒事兒。」顧忘淡淡的回答。

「那個,你和那個天翔,很熟嗎?」突然,面前的人繼續問道。

嗯?天翔?她怎麼會突然問起這麼一個問題了?顧忘別過臉去,看著她,才發現她的臉頰已經變紅咯。

她這是害羞了?不會吧?她喜歡那個天翔?顧忘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人,心裡很是納悶。

「蘇菲菲,你到底是什麼情況啊?你喜歡那個天翔?」顧忘仔細盯著她,趕忙問道。

幹嘛啊?這麼大驚小怪的?有必要這麼驚訝嗎?難道他能喜歡人家趙以諾,自己就不能喜歡他天翔嗎?這又是何道理?

「不是,你怎麼……哦,那個,不對,你喜歡那個天翔是吧?喜歡就要去追啊。」顧忘立馬回答。

真是想不到,失憶后的蘇菲菲竟然喜歡上了天翔,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不是一場美妙的緣分?反正只要不是孽緣就好了。

「你想做什麼?說吧!」顧忘拍了拍她的後背,呢喃著。

「那個,我想約他吃個飯。」蘇菲菲低下了頭,嬌羞的說道。

幹嘛啊這是,她突然變得這麼害羞,這倒是讓自己有些彆扭了。

「哎,你能正常點兒嗎?這麼長時間以來,這好像還是我第一次見你害羞啊。」顧忘故意說道。

「哎呀討厭,人家臉皮薄嘛!」蘇菲菲撒嬌似的說道。

可拉倒吧,她臉皮薄?以前自己還沒有和趙以諾結婚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天天到他公司死死地糾纏著他。

顧忘撇了她一眼,眼睛里有一股玩味。

不過,其實這樣也好,至少就算面前的這個人恢復了記憶,到時候生米已經煮成熟飯,她也不會再纏著自己了。

「顧忘,你又在想什麼壞主意呢?」蘇菲菲使勁兒掐了一下他的胳膊,趕忙問道。

「沒有,我能有什麼壞主意?行了,趕緊忙吧!」說著,顧忘便直接離開了。

關於美食店,趙以諾和蘇菲菲商量了一番,決定支開一個小型的美食店就好,因為趙以諾平時還要幫助林夫人料理那些花兒。

「哎呀,你們幹嘛還要在乎這些花兒啊?還不如多做幾道菜,多賺點兒錢花呢。」蘇菲菲一邊輕聲嘀咕著,一邊忙碌著。

這個丫頭啊,明明是一個富二代,平時又不缺錢,怎麼現在天天想著如何賺錢吶!

趙以諾搖了搖腦袋,嘆了口氣。

「以諾,你可別笑話我啊。」突然,蘇菲菲轉變畫風,突然說道。

笑話?笑話什麼?笑話她靠自己的力量賺錢?

「說什麼呢你,我怎麼會笑話你?」

「那個,其實我就是想證明給我爸爸看,即使我失憶了,即使我身體確實不好,但我還是可以自己獨立,可以自己賺錢養活自己。」

蘇菲菲說的是那麼認真,又是那麼嚴肅。

一瞬間,趙以諾全都明白了,而她對蘇菲菲的承諾,也正在逐步實現中。

「呦,你們倆還真的開起美食店了?」周陽一邊走過來,一邊問道,表情很是八卦。

「隨便吃,隨便拿,給你打五折,放心大膽的吃吧!」蘇菲菲指了指旁邊趙以諾做的美食,趕忙說道。

打五折?也太摳了吧?大家都是好朋友,怎麼能談錢呢?

「談什麼錢啊?談錢多傷感情啊。」上官娜娜故意說道,吃著旁邊的美食,一副很是滿足的模樣。

「哎哎哎,我告訴你們啊,今天晚上你們吃了多少都好好記著,打五折!不能免費!這好歹也是趙以諾辛辛苦苦做出來的,你們多少也得給點兒不是。」蘇菲菲不好意思的說道。

一下子,周圍的人都笑了。

趙以諾開美食店的事情,幾乎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而那個天翔,自然也應該過來客氣性的恭喜她一番。

「哎,他來了。」蘇菲菲緊緊拽著趙以諾的衣角,激動的說道。

什麼嘛?誰來了?趙以諾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緩緩走過來的人,表情很是淡漠。

沒錯兒,就是天翔。

不就是一個普通男人嘛,至於的嘛,這個世界上比天翔帥氣的男人多了去了,比如顧忘,這個蘇菲菲怎麼就看上了那個臭男人呢?

趙以諾搖了搖頭,沒有做出任何一絲反應。

「以諾,恭喜你啊。」說著,天翔徑直向她走了過去,順便將手裡的花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蘇菲菲蹲下,聞了聞,嗯,還真香。

「這花兒好香啊。」她盯著面前的天翔,笑著說道。

天翔只是笑了笑,沒有搭理她,繼續看著趙以諾問道:「那個,你累不累?要不然休息一會兒……」

「以諾不累,她正忙著呢,沒有時間陪你說話,要不然咱們倆聊聊?」蘇菲菲直截了當的說道。

旁邊的幾個人聽到她這麼一番話后,很是驚訝。

這麼光明正大的,會不會有點兒太明顯了?上官娜娜摘下了太陽鏡,仔細觀察著眼前的一切。

「哎,你是不是喜歡他啊?」上官娜娜緩緩走過去,拍了拍蘇菲菲的肩膀,八卦的問道。

頓時,蘇菲菲的臉頰紅了一大片。 楊柏一句話,舉座皆驚。一些明明等著看楊柏笑話的人,也都傻眼了,都不用望聞問切,離著那麼遠,端著茶水就能夠說出古董的真假。

尤其這個康熙青花五子奪魁筆筒,那是旁邊老雲齋的寶貝。老雲齋的管事相當驚訝,忍不住說道:「楊先生,果然厲害,這的確是康熙年間的,真品!」

「嘩!」

此人的話,讓周圍的人都發出驚呼了。此時呂元祥也愣住了,楊柏只是掃了一眼,就能夠分辨出真假。

「你,你再看這個!」呂元祥也納悶,誰家鑒別古玩這麼快,現代儀器也沒有這麼厲害。順著呂元祥的手,眾人看到旁邊一個象尊,古色古香,相當有年頭。

未等呂元祥把手放下,楊柏依舊淡淡的掃了一眼,輕聲說道:「明代成化,青銅象尊,真!」

依舊相當快,這讓呂元祥大吃一驚,不敢相信的看著楊柏。呂元祥的臉色徹底鐵青了,兩個古玩都被楊柏鑒別出來,甚至還說出朝代。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呂元祥也實在搞不懂,這個楊柏怎麼就知道這麼清楚,而且還能夠如此輕易。

「我只是一個農場主!」楊柏挑了挑眉,本來不想惹事,要說分辨真假,憑藉龍紋令只要有靈氣的肯定是真的。可是未必每一個古董都有靈氣,楊柏起初也是心虛。

可是楊柏忘記了讀心術,當楊柏看到呂元祥得意的模樣的時候,讀心術直接就被激發,呂元祥心中所想,所選擇的古董,都在楊柏的心理。

「小樣,幸虧我有讀心術,不過這些古董上面的靈氣太少了。」楊柏暗中撇了撇嘴,剛剛吸收完青銅馬那麼多的靈氣,這讓楊柏眼界高了起來,這些古董加上去的靈氣,猶如蚊子腿一樣。

楊柏在那淡定,其他人可沒法淡定了,古玩街又出現一個狠人。一眼就能夠分辨真假,這讓一些人已經開始激動起來。

「楊柏居然是古玩大師?」常志遠相當震驚,剛才自己吧吧的跟楊柏說了那麼多古玩趣事,結果人家比自己懂的太多了。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