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方皺起了眉頭,因為唐艷夢身體看上去好像和正常人沒有什麼區別,怎麼可能會需要這種葯?

「我知道你很疑惑,但這件事我先不能和你說,只能把我身體的情況解除了之後,才能和你說明一切情況,陸方,你可以幫我嗎?」

唐艷夢說到這裡,臉上出現了一絲祈求和渴望。

這一絲渴望讓陸方十分的不明白,不知道唐艷夢露出的渴望到底所謂何意。

「好吧,我盡量幫你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把皇宮裡的斷靈丹給你拿過來,但你不要抱多大的想法,我只能試試,如果真的不行,也只能等我的實力上去之後才能給你煉製。」

想了想,陸方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面對美女的要求,他是很難拒絕的。

「噢,陸方,你真是太好了。」

許是因為聽到陸方的承諾,唐艷夢非常的開心,更是快步往陸方跑了過去,隨後雙手把陸方抱入懷中,更要命的是,那性感的朱唇竟然還在陸方臉上輕輕一點,讓陸方愣住了。

「這……唐老師,你是不是有點太開放了?你這樣做可是讓我很為難的。」

……………

商量好一切的事情后,陸方從唐艷夢的房間里出來,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每次和唐艷夢待在一起的時候,陸方都會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必須要壓抑心中的衝動,特別是今天。

不管怎麼說,陸方總算熬過來了,剛才的情況陸方都差點沒忍住做出一些特殊的動作。

為此,陸方快步的離開了這裡。

唐艷夢卻坐在房間里,眼中出現了一絲思考,也不知在想著什麼特殊事情,很快臉上的表情就改變了,性感的朱唇也因此向上翹起的一個美麗的幅度。

「我怎麼發現這小子越來越有趣了?呵呵,真好,你成功的吸引到了我的注意力,原本我想用守護了這麼多年的東西換取你的信任,沒想到你卻不需要,這世上竟還有這種男人?」

………..

很快陸方就回到了一個空曠的廣場中,強行穩下自己的心態,周圍卻向陸方投來了一種古怪的目光,讓陸方心中一陣疑惑。

什麼情況?為什麼大家用這樣的眼光看著我,難不成我臉上有東西不成???

雖然心中這麼想,但陸方並沒有做出那些奇怪的動作,更是一副我行我素的,在他看來這些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肯定是因為剛才唐艷夢把他給叫過去,也是羨慕妒忌。

畢竟陸方嘗試過很多這樣的事情。

就在這時,陸方突然發現正前面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穿著一身紅色的長裙,俏生生的站立,目光接觸到陸方的時候,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隨後朝陸方擺擺手:「陸方,快…….」

龍凌菲下了很大的決定,才辭去了將軍的職務,再次回到了南鹿學院中,為的就是跟隨在陸方身邊,當她再次看到陸方的時候,心中的思念忍不住提了起來,雖然不過是短短几天的時間沒有見面,不過她的思念卻很泛濫。

在她正準備示意陸方過來的時候,臉色突然陰沉了下來。

陸方感到非常奇怪,龍凌菲的表情怎麼突然就變了??

疑惑歸疑惑,陸方還是往龍凌菲走了過去:「你怎麼會在這裡?」

陸方很奇怪,龍凌菲已經成為了皇朝之中的將軍,應該留在軍隊中,怎麼會在學院里?

「我怎麼就不能在這裡了?難道我在這裡還影響到了你的艷遇不成?」

出乎陸方的意料,龍凌菲說話的時候帶著一絲醋意,讓陸方像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小妞什麼情況???

怎麼一出現說話的語氣就這麼硬,還帶著這麼大的注意,難道是因為之前唐老師找我過去的原因?

「龍凌菲,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我怎麼會這麼想呢?只是感覺很奇怪,你應該在部隊里才對啊。」

陸方只是尷尬一笑,想把這個尷尬的話題給扯到一邊。

「我已經辭職了!!」

轟!!

此言一出。 現場頓時炸開花了,龍凌菲的出現引來了很多人的關注,這麼一番話,簡直是在現場丟了一顆重磅炸彈。

前有陸方棄大將軍之位,後有龍凌菲辭去將軍職務。

現場的人怎麼可能不驚訝呢??

「啥子情況?難道將軍之位就這麼廉價?隨便一個人都會放棄所謂的將軍之位??」

「怎麼可能,皇朝的發展這麼大,成為了將軍之後,地位會水漲船高,換做是你,你會放棄這將軍之位嗎??」

「那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他們兩個都好像對這將軍之位不感興趣???」

「誰知道啊,如果我能想得明白的話,豈不是也變強了???」

現場的學員議論紛紛,大家都十分的驚訝。

不僅如此,陸方也愣在了原地,隨後眼中露出了一絲感動:「龍凌菲,你又是何必呢?好好的將軍不做,你來這裡陪我當一個小平民,是否有點不妥?」

為此,陸方心中一陣苦笑。

龍凌菲卻露出了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不是俗話說的好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既然你對這大將軍之位沒有興趣,我身為你的未來妻子,又怎麼可能對這些有興趣?」

………..

為此,陸方無話可說,臉上出現了一絲既尷尬又感動的表情。

「得了,你還是先把臉上的唇印給擦乾吧,我不在這裡,你生活過得還挺滋潤的吧,什麼時候和唐老師糾纏在一起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龍凌菲臉上的醋意越來越濃,因為這一件事,她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而陸方在這一刻反應了過來,趕緊伸出手擦了擦臉頰,發現手掌之上竟殘留著一絲淡淡的唇印,如此一幕也讓陸方老臉一紅。

我操,剛才唐老師親了我一口,我都忘記擦了………

這次丑大了!!

為此,陸方心中一陣苦笑,趕緊拉著龍凌菲離開,畢竟這麼多人,他不好說什麼。

很快,陸方就拉著龍凌菲來到了一處比較幽靜的地方,這裡不會有任何人聽到他們的談話。

「好了,你可以說什麼時候和唐老師糾纏在一起的?不是說你不是這世界的人,不會隨便沾花惹草嗎?怎麼就變成了這樣?難不成這都是你之前想騙我的?」

龍凌菲氣了,當初也不知花了多少心思才讓陸方接受她,沒想到陸方回到學院里之後,就和另一個女人扯上關係了,龍凌菲怎麼可能不吃醋??

「你說什麼呢?我和唐老師沒有什麼關係好嗎?」

陸方苦著臉解釋,奈何越解釋越不清楚。

「那你倒是說說你臉上的唇印是什麼情況?剛才可是唐老師把你叫過去,除了她之外,難不成還會有別的女人?」

龍凌菲盛氣凌人的追問。

這麼一番話讓陸方無法回答。

「額……..唉,這件事我和你說不清楚,反正我能和你說的就是我和唐老師沒有太多的關係,最多是合作關係,這樣說你總算是懂了吧?」

陸方無奈之下只能隨便說出一些話。

「好了,我不想和你聊這些事情,反正你不要給我到處沾花惹草就好了,對了,這次過來,我有一些特殊的事情想和你說。」

龍凌菲說到這裡,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了幾分,肯定有什麼特殊的事情要和陸方說。

「紀茗霜現在在哪裡?」

「在學院旁邊的一個房子里啊,怎麼了?難道出什麼事了??」

陸方不由心中一驚。

「你這傢伙還是一副傻乎乎的樣子,你還不知道茗霜姐已經出事了?現在她正在皇宮裡的牢房!!」

陸方這傻乎乎的樣子,龍凌菲不由氣急敗壞的說道,如果她現在不說的話,陸方根本不知道紀茗霜如今的情況。

「什麼??這怎麼可能,我可是很隱秘的安排了紀茗霜的住處。」

陸方睜大了眼睛,臉上出現了一絲不可置信,也不等龍凌菲說話,快速往學院外面走了出去,龍凌菲也快速跟了上去,以陸方現在的身份隨意出入南鹿學院,已經不是什麼問題,畢竟院長可是親自交代過,陸方有特權。

很快陸方就來到了之前給紀茗霜安置的房子,當陸方打開門的那一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地上還殘留著一絲血跡。

這樣的一幕足以說明紀茗霜真的出事了,陸方眼睛都變得通紅無比。

「這是藍正雍做的??」

陸方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幾乎處於咬牙切齒的狀態。

「我昨天剛辭去職務的時候,剛好看到茗霜姐被押入大牢的那一幕,所以我趕緊過來通知你,沒想到你竟什麼都不知道。」

龍凌菲也十分的無奈,她已經完全接受了紀茗霜和陸方的一切,什麼事情都為陸方著想。

「媽的,老子要和那無恥的傢伙拚命,敢對紀茗霜動手,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陸方一直是個很感性的人,也是直接被氣怒了,立馬就想往皇宮裡闖,還好龍凌菲攔住了陸方。

「你就不能給我冷靜一點嗎?陸方,你也不想想皇朝是一個多麼巨大的組織,以你現在的實力對碰上去,你認為你還有命活著出來嗎?」

聞言,陸方眼中的激動才平穩了幾分,心中還是憋著怒氣。

「他們為什麼要對紀茗霜動手,紀茗霜和他們無冤無仇的。」

很快陸方就平靜了心中的感情,隨後理清了一下頭緒,現在最應該了解的是對方為什麼要對紀茗霜動手。

「這一點我倒是不知道他們是什麼目的,不過我了解了一下情況,據說這是叛軍殘留下來的姦細。」

龍凌菲把知道的都說了出來,陸方眼中的怒氣也越來越重,原本他不想和藍正雍有過多的接觸,因為他的理想根本不是在這裡,其他的事情一律和他沒有關係。

畢竟陸方知道,以他個人的實力想和皇朝抵抗,根本是不可能的,他不想惹上皇朝這麼一趟水,但藍正雍的動作卻把陸方給激怒了,陸方的脾氣一直非常暴躁,本人的原則是你不惹我我不惹,井水不犯河水,一旦招惹了他,陸方一定會拼上性命。

呼!!

陸方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隨後靜靜閉上眼睛,好像在思考這方面的對策。

「走吧,跟我一起去找藍院長。」

最終陸方決定要用理智解決這方面的事情,如果能不把事情搞大,盡量不會把事情搞大,對方如果太過分的話,陸方就算是拼上了這條性命,也要將其給搞定。

決定了這一點之後,陸方找到了藍坤雷。

藍坤雷正坐在院長辦公室里,靜靜等候陸方的到來,當他看到陸方的時候,也是呵呵一笑:「嗯,你可算過來了,其實我在這裡已經恭候已久。」

聞言,陸方知道藍坤雷肯定知道紀茗霜被抓的這一件事,也沒有多說其他的廢話,臉色陰沉的來到了旁邊的凳子坐了上來。

「陸方,我知道你這一次是為了什麼事情而來,我知道紀茗霜和你關係不簡單,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情,你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現在皇朝已經準備對紀茗霜有所動作,他們認為所有和崑崙道派有關的人物都必須死,這一次的戰爭和對方組建起來的敵對勢力,讓藍正雍起到一定的防備之心。」

藍坤雷知道陸方非常的著急,也沒有繞彎子,直接進入了主題。

「好了,你別和我說這些沒用的,具體你想我怎麼做?」

陸方知道藍昆雷應該早就已經知道了這些事情,他卻無可奈何,藍正雍的舉動挑戰了他的底線,他不能沒有動靜。

「我們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和遼將軍聯合在一起,藍正雍已經處於喪心病狂的狀態,無論說什麼都不會有任何轉變,所以我們只能聯合在一起,才能把紀茗霜給救出來。」

「好,我答應你,現在帶我去見遼將軍吧。」

沒有半點猶豫,陸方直接答應了下來,畢竟紀茗霜在他心中可是非常重要的,無論如何陸方也不能讓紀茗霜受到半點危害。

為此,藍坤雷十分高興,一直他們都想和陸方合作,畢竟陸方在軍隊里的威望比遼嘯天也不會差太多,如果有了陸方的幫助,肯定能夠給他們帶來更多的支柱。

砰!!

就在這時,院長室外面的門突然被打開了,藍櫻的身影出現在門口,臉上還帶著一絲不可置信。

「藍,藍櫻??你,你怎麼在這裡???」

面對突然出現的藍櫻,藍坤雷被嚇了一跳。

「你們要對付我父親?怎麼可以這樣?我父親並不像你們口中說的人,他絕對不是這樣的。」

藍櫻並沒有理會藍坤雷,更是直接搖著頭,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在她眼中,她父親絕對不是這種人。

「藍櫻,並不是你想象的這樣,我們不是要對付你父親,只是想要自保罷了。」

這種時刻,藍坤雷知道事情隱瞞不了,與其這樣,還不如直接把話給說明白。

「藍老頭,你不要說了,剛才你們說的話我已經聽到了,我知道你和遼嘯天聯合起來想對付我父親,藍老頭,難道你忘記了,你可是我父親的堂弟!你竟想迎合外人來對付我父親,這樣做你良心過得去嗎?」

雖然藍櫻平時總是一副大魔女的樣子,但她也知道很多的道理和事情,這種情況之下,就算她再怎麼傻,也知道藍坤雷想聯合和其他人對付他父親,這一點是她最為生氣的。

「我都說了,我們不是為了對付你父親,只是為了保住我們自身的安危罷了,這一切的事情都是你父親搞出來的,而且紀茗霜已經被你父親給關到了地牢里,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自己去問你父親。」

無奈之下,藍坤雷只能開口挑明,說實在的,藍櫻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對他來說,藍櫻就如他女兒一樣,也很疼愛藍櫻,不過發生這種情況,他也是無可奈何。

「怎麼可能,我父親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份上,就算藍櫻再怎麼不明白,也能知道她父親想對陸方動手。 「大姐頭,我不是主動想對付你父親,一直我都不想扯上太多的關係,可惜你父親實在太過分了,想動我的女朋友,這一點是我絕對不能忽略的,哪怕他有再大的實力,我也必須要把紀茗霜救出來,實在不行的話,只能以命相搏。」

陸方的態度非常堅定,如果不能把紀茗霜救出來,他一定會因此而造出巨大動靜,哪怕和皇朝為敵,也在所不惜。

「不,陸方,我相信我父親做出這事情肯定有他的原因。」

藍櫻不願意相信這樣是事實,開口替她父親遮掩。

「當然,裡面肯定有其他原因,你父親這麼做就是想打壓遼嘯天,你還記得之前的崑崙道派整個門派被毀滅的那件事嗎?那件事正是你父親一手造成的,紀茗霜是崑崙道派的殘留之人,所以你父親要把紀茗霜給殺了,以免春風吹又生。」

聞言,藍櫻滿臉的震驚,這樣的震撼消息,讓她有點反應不過來:「你說什麼?當初崑崙道派的毀滅是我父親親手而為的,這怎麼可能?我父親說過他有勸說過這些門派之間的恩怨,卻無可奈何,因為人的貪慾太大了。」

藍櫻直接把她父親以前和她說過的一些話語說出來,這番話卻直接讓藍坤雷哈哈大笑,似乎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

「藍櫻,我從小看著你長大,我知道你很天真很活潑,我一直以來都不捨得傷害你,所以這些事情也沒有告訴你,其實崑崙道派的毀滅正是你父親一手釀造而成的,崑崙道派成為了皇朝的威脅,門主還是遼將軍的妹妹,再加上遼將軍在軍隊中身份和威望十分高,他怕遼將軍搶奪了他的天主之位,才會想出這樣的辦法,削弱遼將軍。」

聞言,藍櫻整個人都愣住了,睜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似乎在思考什麼特殊事情。

不出十秒時間,藍櫻似乎想到了什麼,也不理會藍坤雷是什麼樣的看法,轉身離開了這裡。

看著藍櫻離開,藍坤雷沒有阻止,陸方也沒有理會,他知道藍櫻一時之間不能接受如此一個信息,畢竟藍櫻一直非常單純,從未想過自己父親會做出如此狠辣之事。

「好了,我們先去見遼將軍,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

藍坤雷微微的嘆出一口氣,三個人之間也是心知肚明,也不怕藍櫻和她父親稟報什麼事情。

在藍坤雷的帶領嚇,陸方來到了遼將軍的住所,遼嘯天身為護國將軍,有專門的府邸。

遼嘯天的府邸非常巨大,雖然不能和皇宮相比,但在皇城之中,絕對是亮眼的。

陸方來到了遼嘯天的書房,遼嘯天正坐在書桌上靜靜地看書,察覺到陸方的到來,也是笑著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陸方,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過來的,我果然沒有猜錯。」

遼嘯天自從紀茗霜被抓的那一刻,就知道陸方一定不會袖手旁觀,其實對於遼嘯天來說,紀茗霜也是他必救之人,因為這是他妹妹唯一留下來的傳人,他也不想紀茗霜出什麼事情。

「遼將軍,廢話我們就不多說了,對於這件事情你有什麼計劃?無論如何我也必須要把紀茗霜給救出來。」

陸方非常在意紀茗霜的安危,也不準備和遼嘯天多廢話,直接進入了主題,這點也很合遼嘯天的胃口。

「對於這一點,我的確沒有多大想法,畢竟,藍正雍捉拿了紀茗霜之後,也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也不讓任何人和紀茗霜聯繫,這段時間裡更是把自己關在書房裡,不讓外人覲見。」

說到這裡,遼嘯天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完全想不明白藍正雍想要做些什麼。

「遼將軍,實在不行的話,就讓我殺進地牢里,強行把紀茗霜給帶出來。」

陸方是一個很直接的人,覺得只有最直接的手段才能讓紀茗霜平安無事,人家原本就想找他們的麻煩,這種情況之下,與其進行多周旋,也是沒有必要的。

「萬萬不可,陸方,你是不知道地牢里有多少高手的守護,以你的實力進入地牢,簡直如送菜沒什麼區別,畢竟裡面安排的高手可是有好幾百,你認為你能在這麼多人手中殺出來嗎?再說了,就算你能從地牢里殺出來,也未必能逃出皇宮,畢竟皇宮中高手如雲。」

陸方的辦法才剛說出來,就被遼嘯天開口否決了,如果這麼做行得通,遼嘯天早就已經出手了,以遼嘯天的實力很輕鬆就能做到如此,但他怎麼能做?一直以來,藍正雍都對他虎視眈眈,如果遼嘯天做出這樣的行為,無疑是在自尋死路。

「我們還是先靜觀其變吧,藍正雍突然做出這麼一個動作,肯定有個人想法,最近我發現他的行為非常詭異,也不知在做著一些什麼特殊事情。」

遼嘯天說到這裡的時候,臉色有些凝重。

陸方卻沒空理會這些事情:「遼將軍,這奇不奇怪的和我倒是沒有什麼關係,我最在乎的………」

「我知道你最在乎的是紀茗霜的安危,實話和你說吧,我也很在乎紀茗霜的安危,畢竟她是崑崙道派唯一的傳人,我不想她因此而毀滅,我給你把話擱在這裡吧,實在不行的話,我就親自出手把紀茗霜從地牢里救出來,這樣總可以了吧?」

Views:
4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