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

就在不遠處,李熬的兩個師弟看到這一幕,他們恐懼了,害怕了,驚顫了。

要知道,李熬可是他們之中最為強大的一個存在,帶著他們殺人奪寶,做了不少惡事。

在他們看來,李熬至少能夠在這內門弟子中排名前十,等這一次的陰風洞行動結束之後,恐怕李熬至少能夠混個前五應該沒有壓力,但是現在一切就好像是鏡花水月全部都是破滅了。

他們這次殺人奪寶,李熬反而失去了性命,這足以證明陸方的強大程度。

「咕嚕!」

他們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瞬間就逃走,化成遁光。

可就在他們逃走的時候,突然發生了異變,他們撞在了空中,似乎是撞到了什麼,就在這一瞬間身體四分五裂,就連這神魂都沒有逃出去,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陷入了洇滅之中。

「沒有了?」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都震驚住了,似乎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幕出現在面前。

「你們殺了我兒子,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就在這個時候,陰風洞之中傳來了一聲嘶啞的聲音,這彷彿像是一個惡鬼,又像是一個惡魔,帶著聲聲詛咒,在這陰風洞之中發出。

華天看到自己的盟友都被斬殺了,陸方也是清醒過來,一時間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

他即便能夠滅殺掉自己的師姐,也對付不了陸方。

而且剛才被斬殺的陰人似乎是某個陰界大能的後代,現在就要出來報復眾人,華天眼珠子一轉,就在這一瞬間跪了下來。

他對著面前的陳月華哭訴著說道:「師姐,我錯了,剛才我鬼迷心竅,被李熬欺騙,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了,剛才的事情都是他逼我的,師姐,你就原諒我吧。」

華天帶著哭訴說道,看上去是那麼的可憐,帶著幡然悔悟的神色,乞求著陳月華的原諒。

「這…」

陳月華看著面前自己的師弟懺悔了,不由得就有一些心軟,不知道該不該原諒自己的師弟。

「你殺了那麼多的師弟,那些也是門派的弟子,都是門派將來的骨幹,可是都死在你的手中。」陳月華回想起剛才被殺的門派之中的師弟,一時間眼眸有一些暗淡,淚水就這樣流了下來。

她呵斥著面前的華天,又有一些心軟。

「師姐,我真的錯了,等回去之後就算是關禁閉,那我也認了,只要能夠活下來。」

華天看著陸方剛才那殺神一般的模樣,心中不由得顫抖,整個人帶著一些不安。

剛才師姐救了陸方一命,他希望師姐能夠原諒自己,然後在師姐的勸說之下,陸方也肯定會放過他一命。

他的呼吸之中帶著一些急促,大聲對著師姐喊道:「師姐,求求你,幫我吧。」他這樣的喊著。

只是下一刻,他睜大自己的眼睛,彷彿有些不敢置信。

就在不遠處,從那縫隙之中有著許多的陰氣流了出來,同時他還看見了,似乎有著許多的手,也在從這裂縫之中伸了出來。

似乎有什麼東西就要出來了。 「咳咳!」

陳月華咳嗽了兩聲,嘴角吐出了一口鮮血,此時的她渾身都是有氣無力,請爆發功力的後遺症,就在這一刻全部都顯露無疑,整個人都是軟綿綿的,就要倒下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身後,伸出手一摟,就把陳月華摟在了自己的懷中。

「你沒事吧?」陸方開口說道。

華天,眼眸之中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驚恐,此時已經逃離了好幾步,根本就不敢去看面前的陸方。

「求求你放過我師弟吧,他回去也會受到師傅的懲罰,這一次,門派之中死了這麼多人,他都下場會很慘的,我只希望你能夠饒過他一命。」

陳月華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看著面前的他帶著一些期待之色。

她希望陸方能夠放過華天,畢竟這是她的師弟。

「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那我就只廢了他好了。」陸方冷冰冰的說著,抬手一點。

「不要。」陳月華聽到陸方這麼一說,臉色頓時一變,連忙擋在了他的面前,她身上的鮮血在不斷的流著,這時帶著一些痛苦之色。

「哼,讓開。」陸方冷冰冰的說著。

華天此時心中異常的怨恨,他原本還在哀求著面前的陳月華,這時卻站了起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現在得了寶物,肯定是不打算放過我了吧,就算我之前對你的確是起了殺心,但是,不全都被我的世界給攔住了嗎?要不是師姐攔住了我,你恐怕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華天盯住陸方惡狠狠的說著,嚷嚷著一點都不肯服輸。

「哈哈!」

下一刻,陸方抬頭哈哈大笑了起來,眼眸就這樣冷冰冰的,彷彿是聽到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也就是說,你沒殺掉我,我應該還得感謝你嘍?」陸方冷冰冰的說著。

華天在陸方的目光之下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他咽了咽自己的口水:「我不想與你為敵,你殺掉了那陰人,現在打了小的來了老的,我們必須得聯手離開這裡,否則的話你也不會好過。」

傅少的蝕骨寵妻 華天說到這裡,死死地盯住了面前的陸方。

他眼睛的餘光也同時在觀察著這裂縫,雙方的一番交談,這裂縫變得越來越多。

似乎就要走出來什麼東西,陸方就在這個時候哈哈大笑了一聲。

「那又如何呢? 只婚不愛,緋聞嬌妻要離婚 你覺得你是這些東西的對手嗎?」陸方冷冰冰的說著,華天聽到這裡臉色一變。

不過陸方這時卻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看在你師姐的份上,我暫時饒過你一命。」

華天聽到這裡,一時間就有一些激動。

「那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他激動的說著。

只是陸方取出了一顆丹藥,直接喂到了陳月華的嘴裡,同時在調動元力為陳月華調理著身體。

「噗!」只見陳月華一口鮮血噴出,一時間她的一張臉就在這一刻變得紅潤了起來,她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神色變得舒展了起來。

「你還有沒有聯繫掌門的辦法?這東西很強,不是我一個人能夠對付的,而且周圍的空間,都被鎖定住了,許多的空間裂縫,都要被打開了,鎖住了關鍵的位置。」

陸方臉色有些不大好的說道,突然整個人抱著陳月華就是向著一盤倒退而去。

就在這一刻,原來陸方所在的位置,突然就出現了許多的空間裂縫。

這空間裂縫,在咔嚓作響,讓陸方一下子陷入了危機之中。

陸方沒有多說什麼,又是一劍斬在了身後,金戈碰撞,火花四濺,那東西還沒有出來,但是隔著空間就已經跟陸方交手了起來。

似乎有一個無形的敵人,就在那背後,隨時要跟陸方交手作戰。

「沒有了。」陳月華輕輕地搖了搖頭,在之前的時候已經全部都用完了,為了對抗的陰陣,而且這地方跟外界完全不同,會隔絕掉人的神識。

「哼!」

陸方冷哼了一聲:「看來你們其實也不被看重,也是被犧牲的部分。」

「我們不是!」陳月華辯解說道。

「走!」

就在這個時候,空中似乎是出現了一道裂縫,而陸方已經發現了,通道居然就在這瞬間打開了,似乎那東西要出來的時候,影響到了周圍空間裂縫的變化,反而出現了漏洞。

陸方抓住陳月華:「走。」

就在這一瞬間,陸方化成一道遁光,就要帶著她離開。

可麻煩出現了,就在陸方帶著陳月華要離開的時候,華天也跟了上來,大聲的喊著:「等等我,帶上我一起離開。」

可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卻感覺到一些不懷好意。

「找死。」

陸方回手一劍,無數的劍氣從他的手中就這樣的被釋放了出來,那片刻之間這,空氣在震動著。

陸方的一雙眼眸,滿滿的全部都是殺氣,就這樣盯住了面前的華天。

「你找死!」

隨著陸方的話,華天在不遠處也是紅著眼睛,大聲的嚷嚷著:「你不帶我離開,你們也休想離開。」

他哄著自己的眼睛,手中拿著一張網,大聲的喊著,他身上瀰漫著一些黑氣,一雙眼睛滿滿的全部都是血絲,那血絲環繞著他黑色的瞳孔,密密麻麻,讓人不寒而慄。

他站在那裡,大聲的怒吼著。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整個人就在這一瞬間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轟!」

片刻之間,他吐出了一口鮮血,咳嗽了起來。

「是你逼我的。」他帶著不甘吼道,似乎把所有的仇恨都放在了陸方和陳月華的身上。

「這就是你的師弟,他要和你同歸於盡了,你要把我們兩個留在這裡。」陸方對著陳月華說道。

陳月華張了張自己的嘴巴,似乎是說不出話來。

「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陳月華本身就是十分的虛弱,這下子低下自己的腦袋,帶著痛苦的語氣說道。

「這種人,永遠都只會怪罪別人而已。」陸方淡淡的說著。

「哈哈!」

只見陸方就這樣哈哈大笑了一聲:「陰將,我知道你很憤怒,有本事就派人過來啊,你所能製造出來的那些空間裂縫,根本就撕不開這裡,你以為我不清楚嗎?」

陸方突然開口說道,一幅看穿了那陰人將軍的詭計的模樣。

「剛才多謝你了,這才讓我的朋友看穿了惡毒傢伙的真面目。」陸方嘴角帶著冷笑說道。

「你這小子是怎麼知道的?」就在那裂縫的背後,一隻巨大的眼睛出現了,這隻眼睛帶著一種恐怖的神色,就這樣盯住了面前。

從這一雙眼眸之中,可以看見仇視,可以看見仇恨,可以看見憤怒,可以看見不甘。

其中蘊含著強大的氣勢,帶著種種的惡毒盯住了陸方。

「我已經記住了你的模樣,會有那樣的一天,你會落在我的手中,到時候你就準備去死吧。」只見下一刻,從這裂縫之中,有著一隊陰兵直撲而出。

這一隊陰兵密密麻麻,一個個實力都非常強悍。

他們手中握有一柄槍,被握在了手中,就這樣抬了出來,對準了面前的陸方。

「這是?」

華天發出了一聲驚呼:「這是將軍的兵器,是強大陰器的一種,而且是極品陰器,要是能夠奪取下來,那就發財了。」

華天發出了驚呼,眼眸之中帶著不敢置信。

陸方這時卻感覺有些不大妙,這一柄槍居然就這樣瞄準了他,帶著一種強大的穿透之力。

陸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鎖定住了,那是一種玄之又玄的力量,讓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也就是說,這陰將似乎一定要殺掉自己?

陸方想到這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

據說證道大陸是一個極其惡毒的地方,這裡的人都非常自私,但陸方經過一番實踐,發現其實還是有些人很不錯,但大多數的人都是冷漠無比,沒有一絲的人情。

他們都在追求著大道,修為越強,希望越大,也越是如此。

「呼!」

這些雜念就在這片刻之間被陸方排擠了出去,而在身後的華天就在這個時候從他的脖子上,取下了一個玉佩。

那是一個黑色和白色交織的玉佩,看上去就像是兩條魚兒在遊動著。

陸方之所以沒有出手,其實就是在防備著這玉佩。

他在這玉佩之中,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股毀滅之力,所以他才沒有立刻出手滅掉面前的華天。

否則就算是陳月華為他求饒,陸放也絕對不會放過他。

華天此時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我這一枚玉佩叫陰陽配,其中蘊含著獨特力量,乃是我入門之後突破靈神期,師傅賜給我的保命秘寶,可以發揮出武神級別的一擊。」

「在這之前的時候,我還覺得十分的可惜,不應該動手。」華天就這樣大笑了起來,笑的是那麼的燦爛。

現在的他總算是苦盡甘來,要是他能夠滅掉這背後的陰將,奪得面前的這極品陰器,那就是天大的積分。

進入這陰風洞之中,斬殺陰人也是貢獻點。

能夠拿到這極品陰器也是可以兌換巨量的貢獻點,只要有這些貢獻點,就能夠獲得強大的實力。 即便是用了陰陽玉佩,但是他的實力如果能夠再突破兩三個境界,那麼師傅肯定會再給他賜下保命的寶物,同時還會有法寶賜予,他的天賦可比月華師姐厲害多了。

就算是月華師姐出事了,師父也肯定是不會怪在他的身上。

他將自己手中的元力就在這一刻直接輸入到了這玉佩之中,這玉佩就在這一瞬間被激活了。

只見玉佩之上一下子形成了一股濃烈的波動,似乎要將一切都循環籠罩在其中。

陳月華整個人身上氣質為之一變,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趴在陸方的身上,身上帶著一些香風,她對著陸方低聲喃喃說道:「你幫我解決掉他吧。」

「好」

陸方應道,這時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用力的摟緊了面前的陳月華。

陳月華身體好像是無骨一般,就這樣軟綿綿的趴在了陸方的身上,讓他心跳也有些加快,這可是一個大美女,如此的親密。

凰的女人 「天老,我該如何破掉面前的這個危機?」

陸方表面上十分的鎮定,但內心之中卻十分的發慌。

武神級別的一擊,對他來說那可是壓力山大的事情,這讓陸方不得不慌,連忙向著天老求救。

「哈哈!」

天老在陸方的識海之中,輕輕的摸著自己的下巴,撫摸著上面那幾根鬍鬚,嘴角帶著一縷笑容說道:「美女面前逞英雄,看來在之前的時候我還真是小看了你呢。」

「天老,先別說那麼多了,趕緊幫我想一想辦法吧,最多只剩下幾秒鐘的時間了。」

陸方帶著焦急的語氣說道,異常的不安,他已經激活了天魔大法,隨時就要挪移自己的身軀,轉身逃離這裡。

「很簡單,叫小黑龍幫你,它能夠穿梭空間,可以帶你避開這裡。」

陰陽玉佩和這陰將的兵器都已經盯住了你,兩者都要對你下手,你的麻煩可不小。

「呼!」

陸方點了點頭,連忙一拍自己的戒指。

「小黑龍,快帶爸爸我穿空間躲起來,躲過面前的危機就行。」陸方對著小黑龍說道。

「爸爸,沒有地方可去,在另外一面就是陰界,那地方太可怕了,我很怕,那邊還有著一隻非常可怕的怪物。」

小黑龍臉上露出了一些害怕的神色,似乎在之前的時候他已經前往過陰界了。

「嘶」

陸方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有些遲疑了起來,小黑龍游在陸方的身旁,也帶著一些不安。

陰陽玉佩已經到了極致催化,面前的極品將軍陰器也在這一瞬間向著陸方射了過來。

這些陰兵看見了這一幕,一個個都是笑了起來,他們的臉上帶著冷笑,緊接化成黑色的煙霧又再一次回去了。

陸方沒有說話,只是冷哼了一聲。

下一刻,他抓住了小黑龍,另外一隻手抱住了陳月華,整個人身上瀰漫著一些空間能量,下一瞬間他已經閃避到了遠處,此時的陸方動用空間力量,在這陰風洞之中不斷穿行。

只是他卻根本甩不脫這黑白陰陽玉佩,也甩不過這陰將極品陰器,兩者在追逐的陸方,沿著陸方的路徑時而穿梭行進虛空,幼蛇出現在這陰風洞之中。

「哈哈!」

華天站在原地大笑了起來,他已經擺脫了這危機,只要離開這裡,就可以了,於是大搖大擺,整個人化成一道遁光,轉身就是離去。

在他看來,陸方和陳月華已經死定了。

Views:
6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