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眼淚汪汪的樣子,讓星耀看得不忍心,「父親,火竹她真的沒有騙我。」

「好吧,那我暫且信了你的話。」

迦夜斂去了對它的殺意,眼神落在了夜樓刀身上。

真想不到,時隔千年,這把夜樓刀,竟會再次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看著這把刀,會時時刻刻提醒著他,千年前,就是因為這把刀,才讓他慘死郊地。

也是因為這把夜樓刀,才讓黎族的人被慶帝利用,慶帝又成為天仙峰的傀儡,成了禍國殃民的渣渣。

眸光微眯,迦夜的神色教人看不出他此時的心情如何。

星耀在旁弱弱的開口,「那把夜樓刀,有什麼不妥嗎?火竹把它送我了,我以後可以擁有它么?」

剛剛父親那狠厲的模樣,可是把他嚇著了。

他聽到了父親所說的刀靈,可就因為刀靈,便要放棄那把讓他看得心跳加速的刀嗎?

他非常不捨得啊!

想到這裡,星耀戀戀不捨的盯著那把刀,恨不得現在就把那刀收在起來,佔為已有。

迦夜深深的看了一眼兒子,當然能看到他一臉的歡喜之意,於是伸出手掌,對著那夜樓刀擊出一掌,暫時先封印了它的邪魔之力。

「這刀你可以擁有,但是,因為這刀還缺少一個刀靈,你得為它找一個合適的刀靈。所以我暫時封印了它的刀源,以免它會傷了你。」

迦夜認真的叮囑道。

星耀興奮的大叫,「好!好!」

火竹在旁扁了扁嘴,似乎想到了什麼事,竟向迦夜提議道:「這位大人,你覺得我來做這刀靈可否?我決對不會背叛星耀!只有他,才能帶我離開東荒!若我繼續以竹精的樣子,出現在人前,我肯定沒命的。」

——————

求月票,月票!

樓媽:求月票哈,月底啦!

大家有月票的,給樓媽唄。

投月票后,截圖,加群領現金紅包哦。18856295(一八八五六二九五) 迦夜挑了挑眉,「你要成為夜樓刀的刀靈?你可知道刀靈是什麼意思?」

「知道。」

「說來聽聽。」

迦夜還是不太相信這竹精會知道刀靈一事,要知道如果成為刀靈后,它不能離開刀體,一生只能為刀主服務。

一旦刀主隕命,刀靈也會隨之隕失,一起同歸於盡。

可以說是同生共死的契約體,刀主活,刀靈活;刀主死,刀靈死。

火竹一臉認真的說道:「刀靈,亦可以稱之為刀魂,從此以後,我的宿命會與刀主掛勾。他活,我便活;他死,我便死!」

迦夜淡淡的看了它一眼,「你本是竹精,只要你藏在這東荒,必定不會有人發現你的蹤跡,也無人能傷害你。你又何苦跟在本尊兒子身邊受苦,而且壽命也只能跟隨他一樣。萬一他是個短命鬼,那你豈不是虧大發了?」

「我活了幾萬年,日復一日的生活,早就乏味透了。小白和我說了,星耀是個好人,我相信小白的話。我是自願跟隨的,就算未來我死了,我亦無悔!」

火竹認真的說道。

迦夜被這竹精的話感動了,明明只是植物,卻如此傾心相待。若它跟隨在兒子身邊,加上它是暗黑玉火竹,有它在兒子身邊,只會讓兒子修鍊起來,突飛猛進,更會讓他更早一步,成為鬼域最年輕又強大的鬼帝!

在這一刻,迦夜是有些羨慕兒子的狗-屎運氣,居然能讓暗黑玉火竹甘願追隨。

迦夜爽快的應允了,「好,既然你明白如何成為刀靈,我解開夜樓刀的封印,你自行進入夜樓刀吧。」

「好。」

火竹連連點頭,小臉透著欣喜!

它,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著人類離開了。

而且這些人類對它並沒有齷齪的心思,而且星耀身上純真的氣息,真的讓它十分迷戀,不計任何代價,都想在他身邊追隨。

在東荒那麼多年,總算遇上了一個有緣人,它當然不想輕易放棄。

夜樓刀的封印,很快解開了。

火竹則是對著星耀說道:「星耀,得罪了。我得取你的掌心血。讓我帶著你的血,一起成為這夜樓刀的刀靈。這樣,你才能成為這夜樓刀的新主人。」

「好!」

超凡宇宙之超獸武裝系統 星耀伸出自己的手掌,遞給了火竹。

火竹也伸出手,就只是和星耀握了一下手,便直接朝夜樓刀沖了過去。

北夜、迦夜、星耀眼皮都不眨一下,直接看著面前發生的事。

由修鍊幾萬年的竹精,自願成為刀靈,這樣的事,在他們生涯中,絕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事發生。

火竹衝到了夜樓刀的面前,身上突然燃燒起了墨綠色的火焰,她雙手握在了刀刃上,小臉全是痛苦的神色。

下一秒,她便消失不見。

反倒是墨綠色的火焰更甚,直接包圍了那夜樓刀。

在那火焰中的夜樓刀,外表沒有一絲變化,可是氣息卻是越來越冰冷,僅僅只是站在距離它幾米遠的位置,卻能感覺到手足僵冷。

「父親,火竹它不會有事吧?」

星耀目視著夜樓刀,擔心的詢問道。 「放心,怎麼說它也活了幾萬年,若是連做刀靈都不會。它就白活這幾萬年了!」

迦夜神色淡然的說道,他十分清楚,火竹一定會成功的。

並沒有等候多長時間,夜樓刀竟然突然發出「鈴鈴鈴——」的聲響。

夜樓刀直接飄飛到了星耀的面前,它身上的氣息冰冷,但卻沒有殺意,所以迦夜沒有阻止。反而把懷裡的兒子擱放在地上,出聲提醒兒子,「星耀,你可以握刀了!」

「真的可以嗎?」

星耀緊張的咽了咽口水,他是真的很喜歡這把刀啊。

早在之前雲王府,看到父親對威武霸氣的一面,給母親的那把漂亮的刀具,他就莫明的痴迷刀具,很想擁有一把屬於他的刀。

火竹拿出那夜樓刀的時候,他真的很歡喜,在伸手去拿的時候,卻被父親喝止。

「嗯。」

迦夜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道:「夜樓刀很重,你得悠著點。」

「好。」

萌妻送上門 星耀鄭重的點了點頭。

一步步的走到夜樓刀的面前,伸出自己的雙手,握住了夜樓刀。

颶風直接以夜樓刀為中心,颳了起來。

風力之大,颳起了地上的泥沙。

北夜伸出雙手去擋那些泥沙,這風像是沙塵暴似的,讓她根本無法看清楚,泥沙里的星耀身影。

迦夜站在星耀的身後,絲毫不受泥沙之擾,沉聲道:「固守本心,回歸初心!」

星耀本來還有些支持不住,在父親的說話后,如同吃了一顆定心丸。

雙手緊緊的握住刀柄,固守著他的本心!

沙塵暴的情況,僅僅只是維持了一刻鐘,便立即停下。

原本還飄揚在半空中的沙泥,則像是被時空定住,不再往下飛揚。

星耀只覺得夜樓刀握起來,十分輕巧,將它從泥土裡抽了出來,興奮的大叫,「父親!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反派他又毒又撩 夜樓刀,輕而易舉的被他雙手舉了起來。

迦夜見兒子高興的瘋了,毫不吝嗇的給了他一個大拇指,「辰兒,你真棒!」

星耀連忙觀摩起手中的那把夜樓刀,突然發現上面印著一行小字。

連忙招呼父親過來,「父親,這上面有字。」

迦夜微微一笑,「那行字寫的是:夜樓刀,與陷山斧齊名。傳說,這陷山斧十分厲害,輕輕地一揮,一座山,不論其大其小,都將要深深地陷入地底。」

「嘶!——」

星耀聞言,倒吸一口氣。

迦夜則是繼續解說:「夜樓刀的質地,是混沌真元而制,而且它喜歡陰寒之地。它雖與與陷山斧齊名,但二者還是不一樣的。陷山斧則是混沌鐵精而制,不論是何人擁有,其心靈都被魔化,成一魔頭,嗜殺生靈。

陷山斧是一把凶斧,而夜樓刀更像是一張白紙,隨持刀人在上面圖畫。辰兒,你若為善,這刀也會是神刀;你若為邪,這刀也會成為魔刀。」

星耀怔怔的看著父親,幼小的他,不到三歲之齡,竟認認真真的回答道:「父親放心,我一定會讓夜樓刀,成為我炎星耀的神刀!不會讓它後悔擇我為主!」 「好!不愧是我炎迦夜的兒子!」

迦夜誇讚道。

對於兒子的豪言壯志,他當然是全力支持!

星耀興奮的握著夜樓刀,像是想到什麼,又苦瓜著一張臉,「父親,我要怎麼把這刀收起來呢?」

「你喚刀靈出來,它會把刀收起來的。」

迦夜教導著兒子。

星耀怔了一下,滿眼希翼的盯著手中的夜樓刀,「火竹,你可以出來了。」

握在他手中的夜樓刀,直接幻化成一墨綠色的煙。

火竹出現后,與之前的氣息,完全不一樣。她全身的氣息,仿如被開了光的刀,尖銳而鋒芒四射。

火竹的額間出現了夜樓刀的烙印,更讓它的樣子,更顯美麗。

它的小手,此時正被星耀緊緊的握著。

「主人,火竹在。」

火竹恭敬的對著星耀頷首,神色埋在全是佩服之意。

迦夜看了它一眼,再看看這一屋子的珠寶,挑了挑眉,「星耀,這裡的東西,依父親看,都收起來先。交給你母親,待你日後及冠的時候,都由你母親交還於你,你看如何?」

「好啊。」

星耀面對父親的安排,自然是沒有任何異議。

北夜在一旁,接受到了迦夜的眼色,連忙動手把那些東西,都收入了鐲子里。

縱然這鐲子,是千年前黎族的東西,可現在她並不是黎族的塵煙,而是平雲國人北夜。

如今對她而言,那個女扮男裝的雲邪,更是她這一生的救命恩人。

如果沒有雲邪,她早就死了。

把那上千個黃銅箱子全部收了起來,北夜一行人這才離開這裡,沿著泥階梯回去了原來的路。

回到原來的那個泥洞里,雲邪等人還沒有醒過來。

迦夜則是瞟了一眼火竹,「小東西,把你的那些竹元收回來,否則他們幾個都會沒完沒了的修鍊下去。」

「噢。」

火竹連忙點頭應允,一揮手,在泥頂上方的暗黑玉火竹全部消失不見。

過了一會兒,在洞內里的人,陸續睜開雙眼,皆是回過神來了。

雲邪一睜開雙眼,就看到了那個可愛的小女娃,只是小小年紀,就穿著一身黑呼呼的衣裳,看起來雖然酷意十足,可卻有說不出來的怪異感。

「這小女娃打哪來的?」

雲邪問道,別怪她會這樣問。

因為,他們掉進這泥洞里的時候,根本沒有小女娃的出現,這個時候冒了出來,還和自家兒子手牽手的樣子,如何不她驚訝萬分?

不等別人回話,星耀就巴巴的上前解釋道:「母親,她是火竹,她不是人類,她是暗黑玉火竹精,她如今是我的刀靈。」

「昂……」

兒子居然有刀靈了?!

雲邪瞪大雙眼,只覺得不可思議。

深深的掃了一眼火竹,最後她什麼話也不說,早在星耀出生的時候,星耀府那滿園的桃花綻放,她就知道兒子的桃花債可不少。

果真,還沒到三歲呢,就招惹個竹精女娃做他的刀靈!

雲邪不想再追究這件事,抬眼看向迦夜,「我們要怎麼樣離開這裡?」

「這得問她。」

迦夜大手一指,直指著火竹。 火竹抽了抽嘴角,乖馴的點了點頭,「其實這地底還有一件寶貝,你們若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找你們去。若沒有興趣,我現在可以帶你們離開。」

「什麼寶貝?」

雲邪來了興趣,聽到寶貝兩眼放光。

「那個東西,對主人有好處。是陰邪果。」

火竹實話實說。

什麼?

居然是陰邪果!

我去!

雲邪有種被大獎砸中腦袋的錯覺,她早就聽瀟艷寵提及過陰邪果。也在迦夜那裡知曉陰邪果對兒子的益處,只要遇上陰邪果的話,她誓在必得!

當下,毫不猶豫的對著火竹吩咐道:「走!現在就帶我們去找陰邪果。」

「好,你們跟我來。」

火竹連忙在前面帶路,本來圓頂的泥頂,突然出現另外一條泥滑梯,她拉著星耀先坐在了上去,然後開滑。

大傢伙只能有樣學樣,然後在這泥滑梯里,左轉右滑,滑行了約摸三四刻鐘,便來到一處谷底。

這裡的天色,像是暴風雨來之前的陰暗。

四周,完全聽不到到任何鳥蟲的聲音。

他們一出現在這谷底的時候,迦夜、夜煞、夜殤、星耀四個人,就感覺到頭頂像是有座山壓頂的重量。

讓他們腳下一個踉蹌,要不是反應快,立即燃起各自身上的鬼靈之力護體,只怕他們想要這裡自由行走,無巨星是痴人說夢話。

迦夜牽著兒子的手,沉聲對雲邪說道:「夫人,我們已經到了陰邪果地盤。我們鬼域中人,是不能再往前半步了!」

雲邪微愣,隨後說道:「好,我明白。那你們就在這裡等我們,我和北夜、瀟艷寵去去就回。」

迦夜擔憂道:「那你一切小心,有什麼事便叫我一聲。」

「嗯。」

雲邪連連點頭,看向一旁的二女,「那,我們走吧。」

「走吧!」

瀟艷寵像是打了雞血似的,一臉興奮。

三女朝那陰暗的谷底而去,星耀望著母親的背影,離自己越來越遠,看向一旁的火竹,「火竹,陰邪果會傷害我母親嗎?」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