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唐南澤冷笑,掐在她下巴上的手越發的用力。

葉簡汐疼得擰了眉頭:「你真不會憐香惜玉。」

「你沒有任何值得我憐惜的地方,害死左小小的事,你也有份參與,對不對?」唐南澤眼裡閃爍著怒火。

「我可沒害死左小小,當初她想自殺,還是我阻止來的。她到了安家,洛琛給她請了心理醫生,而我則每天陪著她說話。倒是你,唐南澤,你為左小小做了什麼?你先是欺騙她的感情,后又迷奸了她,哪怕到最後一刻,你也不放過她,逼迫著她幫你撒謊。要我看,是你逼死了左小小,害的她無辜枉死!你怎麼能理直氣壯的,指責別人害死了她?你也不怕她在天之靈,聽到你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死的不瞑目嗎?」

「啪!」

響亮的一巴掌落在了葉簡汐的臉上,力道之大,使得她栽倒在了地上。

葉簡汐吐了口血水,冷眼盯著唐南澤說:「你以為讓我閉嘴,你做的那些事就可以不存在了嗎?唐南澤,你可真是可悲又可恨,連自己喜歡的人都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的利用。害死了她,反倒假惺惺的裝什麼情聖,你給誰看?給左小小嗎?可惜她已經死了,被你害死了!親自抹了自己的脖子,了斷了性命,再也不願意跟你有任何的瓜葛!」

「你給我閉嘴!」

唐南澤的眼底徹底被黑色籠罩,抬起腳平明的去踢打葉簡汐,他每一腳都用盡了全力,恨不得把葉簡汐給踢死。

葉簡汐將自己縮成一團,盡量用背部承受他的怒火。

溫如意在旁邊聽到了動靜,拚命的掙扎著,想要去救葉簡汐。可她身上被捆得結結實實,根本沒辦法動彈一下。

唐南澤打了好一會兒,打到葉簡汐根本沒辦法動彈了,這才停下了動作,冷冷的望著她說:「我現在留你一條賤命,等慕洛琛和容子澈上鉤了,我再送你們一起上西天!」

話說完,唐南澤走到溫如意跟前,摘下了她的眼罩,狠狠地在她臉上甩了一巴掌:「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引起的!溫如意,為什麼你要活著回來?為什麼你不乖乖的待在唐家?為什麼要鬧出那麼多的事情?你們一個兩個的都是賤人!落到這一步,都是你們應得的下場!」

溫如意拿眼睛瞪他。

唐南澤俯湊到她跟前,「再敢瞪我,就把你的眼睛挖下來!」

下一刻……

溫如意猛地抬起頭,朝著他的額頭撞了過去。

唐南澤吃痛,又是抬手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賤人!」

冷冷的哼了聲,唐南澤起身往外走,「這幾天被給她們吃的,只給她們水喝,看看她們還有沒有力氣罵人。」

「是。」

跟在唐南澤身後的男人,唯唯諾諾的回答。

兩人的聲音很快消失在了房間。

咔嗒!

門關上,一片漆黑。

溫如意看不到葉簡汐的情況,但能感覺到她就在自己附近,拚命的挪動身體,往她的方向移動,而就在她焦急的時候,葉簡汐出聲:「如意,我沒事,用不著擔心我。」

怎麼可能不擔心?唐南澤那個畜生打的那麼狠,她都看到簡汐嘴角流血了,還有踹了那麼腳,一定很痛吧。

溫如意眼裡不停地流出淚水,朝著葉簡汐的方向繼續爬,也不知道在黑暗中挪動了多久,終於碰觸到了葉簡汐。

「如意?」

葉簡汐困惑的叫了聲。

「嗯……嗯……」

溫如意努力的發出聲音回應她。

得知是她,葉簡汐有些無奈,都說了自己沒事了,怎麼還那麼傻,爬過來?但同時,心裡又有些感動,畢竟在黑暗中,一個人待著,的確有些嚇人:「如意,你躺在地上,我把封膠給你揭了。」

溫如意聽話的躺在地面上。

葉簡汐慢慢的挪動位置,憑著感覺碰觸到了溫如意的臉頰,然後費力的將她嘴巴上的封膠拿掉了。

兩個人這才能正常的通話。

葉簡汐還想用牙齒,或者手解開溫如意手腕上的繩索,但嘗試了幾次,非但沒能把繩索解開,反倒越來越緊了,只好作罷。

溫如意低啞著聲音說:「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得想辦法逃出去,或者聯絡上外面。簡汐,你的手機還在嗎?」

「在,不過……」葉簡汐看了看周圍黑漆漆沒有半點光線的房間,「我懷疑這裡根本沒辦法接收到信號。」 否則唐南澤怎麼會沒讓人收走她們的手機?那麼明顯的破綻,她們能想得到,狡猾如唐南澤,肯定也能想得到。

「先試試再說。」

「好。」

兩人背靠背坐著,溫如意用手指摳出她兜里的手機,手指按在通話鍵上,屏幕的光亮照明了她們所在的位置。

溫如意也借著光線,看清楚了葉簡汐此刻的狼狽姿態,她整張臉腫的老高,唇角的血跡還沒幹,身上白色的衣服被唐南澤踢得灰撲撲的,哪怕沒看到具體的傷勢,也能猜測出七七八八。

「那個畜生,等有機會,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他!」溫如意氣憤不已。

葉簡汐扯了扯唇角說:「我沒有多大的事,趕緊試試撥打緊急電話吧。」

溫如意按了下按鍵,結果如葉簡汐所料的一樣,根本無法撥打,這個房間是防止信號傳輸的,唐南澤早就料到了這一切,所以根本沒想著防著她們。

溫如意格外的氣餒,難道就這麼坐等唐南澤拿她們來要挾子澈和洛琛嗎?她不甘心就這麼坐以待斃。

葉簡汐:「別著急,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實在不行,等走出了這個房間,我們也能想別的辦法。」

「只能這樣了。」

……

葉簡汐和溫如意受困的消息,很快傳到了唐家人的耳中,唐老太太趕忙把這個消息傳遞給了唐南楓。

唐南楓聽了驚訝不已,三哥竟然沒中他們的計謀,還綁走了溫如意和葉簡汐!驚訝之餘,更多的是欣喜,因為這麼一來,形勢就完全扭轉了!慕家和容子澈還不得乖乖的聽三哥的話?包括四哥,有溫如意在手,他也不敢做什麼。

唐南楓握緊了手心,心中快速的算計:「媽,你現在還有辦法聯繫上三哥嗎?」

「我哪還有什麼法子?上次幫你發布了聲明,說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三哥做的,他明面上沒說什麼,可打那天起,就再也不聯繫我了。我看啊,他八成是生我的氣了。」提起這個,唐老太太不由得對唐南楓生出了埋怨,若不是她出主意,自己怎麼會做那麼損傷母子情份的事情?可現在再怎麼後悔,也已經晚了,她根本聯繫不上老三,更沒辦法見到他,連聲道歉都沒辦法跟他說。

唐老太太唉聲嘆氣。

唐南楓卻不會為此放過這個大好的機會:「媽,你想辦法讓我離開這家醫院吧,我有法子聯繫上三哥。到時候,我會勸三哥離開國內,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的躲幾年,等大家都遺忘了這件事,再讓他回來看你。」

「你真的有辦法找到南澤?」唐老太太有幾分懷疑。

「嗯。」唐南楓點頭。

唐老太太踟躇了片刻,說:「那你給我點時間,讓我想想辦法,這事情有點難辦。現在整個唐家,都在你四哥的掌控中,我根本插不上手。」

「媽,我能等,不過你動作還是要快一些,否則,遲了,三哥或許就犯下更大的錯誤了。」

唐老太太聞言,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你放心,我一定會儘快的。」

「嗯,媽,我相信你。」

……

唐南適拿到了最新的錄音,立刻找上了慕洛琛,讓他聽兩人的講話。

慕洛琛聽到最後,神色變得冷峻蕭肅。這唐南楓當真是無恥,哪邊的形勢有利,就倒向哪邊。不過她若是真的能找到唐南澤,對他們來說,反倒是一件好事了。

「你想利用唐南楓,找到唐南澤,將他制服?」

「對。」唐南適點了點頭。

兩人的想法不謀而合。

「可是,這麼做,有一定的風險。且不說之後制服唐南澤的事情,就是她能不能找到他,都是一個問題。」有陰謀多詭的唐南澤在前,慕洛琛有些懷疑,唐南楓是不是知道了竊聽器的事情,才故意說出這番話,好讓他們把她給放了,和唐南澤聯手。

「我相信南楓一定可以找到南澤,只看你們願不願意相信我。」

唐南適目光幽遠的望著慕洛琛。

慕洛琛沒有立刻發話,上次無條件相信唐南適的代價是,唐南澤沒有上鉤,反倒把簡汐和如意折了進去。這次若是再失敗,他們又會跟丟一個唐南楓。

信,還是不信?

心理的天平搖擺不定。

唐南適靜靜的等著他的答案。

許久后,慕洛琛沉聲說:「好,我再相信你一次,若是這次能找到唐南澤,成功救出簡汐和如意,我慕洛琛定會好好的謝謝你。」

唐南適微微的頷首,「那我去安排南楓的事情。」

……

唐南適離開了沒多久,容子澈就趕了過來,「他又過來幹嘛?」

對於唐南適計劃失敗,弄丟了簡汐和如意的事情,他始終沒辦法釋懷。這會兒聽到關於唐家的任何消息,尤其是關於唐南澤和唐南適的,更是敏感到了極點。

「他來給我聽這東西。」

慕洛琛輕觸了下電腦,唐南楓和唐老太太的聲音響徹在偌大的書房。

也許三生有幸 待聽完了,慕洛琛不疾不徐的解釋:「他想故意放走唐南楓,去找唐南澤,以便營救簡汐和如意。」

「誰知道他們唐家是不是故意演戲,讓我們好放過唐南楓?」

「我也想過這種可能,但仔細的想想,又覺得沒必要。唐南澤惡貫滿盈,現在所有的證據和罪狀也都是他在背,唐南適故意放走他無可厚非。可唐南楓不同,她明明已經借著唐南澤脫罪,只要等這陣風波過了之後,就能回到之前的位置,何必再大費周章,演這場戲給我們看?所以,唐南適說想幫我們,的確是真心誠意的。退一步說,即便他們唐家真的另有謀划,那也沒什麼,我們的情況還會比現在更糟糕嗎?」

簡汐和如意在唐南澤的手上,只要他想拿她們來威脅,他們只能任由擺布,毫無還手之力。所以,再失去一個唐南楓做把柄,的確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容子澈聽到慕洛琛的分析,下頜緊繃了一些,饒是他煩透了唐南適,但仔細思索一番,的確能看得出唐南適是真心實意的想幫他們。

而且,放走唐南楓的事情,也必須由他來做,才會順理成章。

他和洛琛,只會打草驚蛇,甚至刺激到唐南澤儘早的付出行動。

慕洛琛見他安靜了下來,踱步上前,輕輕的拍了拍容子澈的肩膀,說:「子澈,你已經成熟了不少,所以,我也不跟你說了,你自己想想,怎麼處理自己跟唐南適的關係吧。」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子澈、如意和唐南適這場三人的感情里,他不過是一個看客,更能理智的對待所有的事情。

而子澈怎麼選擇,只能自己做出決定。

他幫不上什麼忙。

……

唐南適安排的動作很快,在商談定計劃的隔天,便給慕洛琛打電話,說:「事情已經辦妥了,具體的事情,等我們見面了再說。」

「也好。」

慕洛琛掛斷了電話,正想叫管家把容子澈叫過來,商量一些事情,沒想到容子澈自己走了進來,說:「對我們的計劃,我還有一個想法。」

「哦?你說。」

「等唐南適下次來的時候,我出手揍他,和他翻臉……」容子澈說到這,見慕洛琛皺了眉頭,道:「不過這些都是假裝,演給唐南澤看的。他那人極度的自負,若是知道了我和唐南適翻臉的事情,很大可能會以為,我們因為如意被抓鬧翻了,而不會懷疑到,我們在演戲。而接下來,唐南適放走唐南楓,暗地裡行動,他也不會去注意,只會緊緊地盯著我們。我們再做出一些別的行動,吸引他的注意力,想必接下來的行動會更加成功。」

慕洛琛聽他說的話,眼前驟然一亮,果然子澈沒辜負自己對他的期望,不僅能化解開對唐南適的芥蒂,還能相處更完善的辦法:「那就按照你說的做,我這就通知他……」

「不能通知,若是通知了,就看不出效果了。等下唐南適來了,你儘管跟他商量計劃,等他走的時候,我會揍他一頓,他回到家裡,咱們再找人給他的消息。還有,我們不能再用電話方式聯繫了,現在通訊公司都能查到從哪裡打出了電話到哪裡,咱們得用人口頭傳消息過去,避免暴露。」

「嗯,好。」慕洛琛答應,「不過你等下下手別那麼重。」

「我有分寸。」

……

唐南適乘車趕到慕家,安管家立刻迎接他去書房那邊。和慕洛琛商量好了計劃,唐南適問:「現在容子澈冷靜下來了嗎?」

慕洛琛眸光一閃,隨即面無表情的說:「還有點衝動,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人,生來脾氣就這樣,我估摸著是改不了了。你不用理會他,這件事我們兩個人決定就行。」

唐南適聞言,微微的點了點頭。

「我送你。」

「不用了,你忙你的,我自己走就成了。」

話說完,唐南適轉身朝著外面走。

慕洛琛對身旁的安管家說:「你去前院看著點,實在不行的話,立刻通知我。」

「是,先生。」 這邊,唐南適出了書房,穿過長廊,走到了安家的大門口,迎面恰好碰到剛從車上下來,臉色陰沉的容子澈。下意識的想打招呼,但目光觸及到容子澈難堪的神情,還是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假裝什麼都沒看到,準備就這麼走了。

然而就在擦身而過的剎那,他聽到容子澈沉喝了聲:「唐南適!」

循著聲音扭過頭看去,只見容子澈的拳頭砸向了自己的面門,他下意識側開了臉,躲避容子澈的哦那攻擊。

但動作再怎麼快,還是被拳頭擦到。

「嘭!」耳畔響起一聲悶響,同時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疼痛,唐南適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眉頭擰在了一起,而就他愣神的片刻功夫,容子澈再次撲了過來。

那狠戾的神情,似乎是不置他於死地不會善罷甘休。

容子澈邊躲邊警告道:「容子澈你夠了,別逼我動手!」

「來呀,動手呀!我還就怕你不動手呢!別被我打的屁滾尿流了,再哭唧唧的跟別人說,我欺負你!」容子澈抬腿,朝著他的胸膛口踢過去。

唐南適不願動手,繼續往後閃躲。可不管他如何忍讓,容子澈都像是要找他拚命一樣,不停地攻擊,實在無法避開了,唐南適只好打起精神迎對他。

兩人都是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交起手來,拳腳重重的落在對方的身上,不斷的發出重重的悶響聲。

漸漸的……

兩人身上都掛了彩,唐南適趁機桎梏容子澈的手,低喝:「你打夠了沒有?」

容子澈沒說話,鼻息里出了聲重哼聲,趁著唐南適不注意,一腳踢向他的小腹,唐南適臉色一白,徹底的惱了。

兩人再次纏鬥起來,院子里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連忙上前阻止兩人,可哪裡插得上手?

連著上去了幾個傭人,都被揍了一頓,落荒而逃。

「嘭!」又是一拳頭下去,唐南適的下巴被擊中,嘴巴里頃刻湧出濃重的血腥的味道,容子澈扯住他的衣領,大聲的喊叫:「來呀!起來呀!你個懦弱沒種的男人,怪不得如意不喜歡你!像你這種人,全世界上只怕都沒女人喜歡你!」

容子澈揚起拳頭再次想要打下來,然而就在他拳頭落下的那一刻,唐南適猛地翻身將他拽下來,壓在了地上,然後高高的揚起了拳頭!

容子澈等著他揍自己,可沒想到唐南適竟然硬生生的剋制住了自己打人的衝動,「我不打你,容子澈,現在如意狀況不明,你跟我鬥爭沒有任何意義,還不如多想點辦法,怎麼救人!」

話說完,他大力的將容子澈推到地上,自己起身,朝著車子的位置快步走。容子澈怔忡了幾秒,隨手抄起一塊磚頭,從地上爬起來,朝著唐南適追了過去。

離他只剩下三米時,他猛地將磚頭砸了過去,破空的聲音響起,咚的一聲,磚頭險險的擦過唐南適,砸在了他的車上,車窗登時裂成了蜘蛛網狀。

唐南適驀地回身,不敢置信的望著容子澈,剛才那塊磚若是砸在了他腦袋上,現在早已沒命了!

這個瘋子!

唐南適緊緊地握住了拳頭,額頭上暴起了青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故意殺人是要判刑的!」

「我當然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用不著你來提醒!唐南適,我告訴你,趕緊讓你三哥把如意交出來,否則我會更瘋,不止會殺了你,還會宰了你們唐家全家!」

容子澈嘶吼,面目扭曲。

唐南適看著眼前瘋狂的人,咬緊牙關:「容子澈,你真是無藥可救。」

說著話,他拉開車門走了上去。

司機立刻發動了車子,生怕害怕自己再慢一步,容子澈就會像剛才一樣,瘋到拿磚頭砸他們的車!

而容子澈在原地站了片刻,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回了安家。

……

慕洛琛看著容子澈受傷那麼重,說:「你就不會下手輕一點?把自己搞的這麼慘……」

「唐南適比我還慘,他都不怕,我害怕什麼?你趕緊派人去唐家,跟他解釋清楚這一切,免得去的晚了,他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對了,讓你的人捎帶一句,他若是覺得今天吃虧了,改天救回了如意和嫂子,我讓他打回去便是。」容子澈剛把話說完,抬了抬胳膊,拉扯到受傷的部位,疼得嘶了一聲。

慕洛琛無奈的看著他,「好,我這就派人去。」

……

Views:
1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