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

「好,我帶你去。」

唐茗就像是魚兒一樣,被魚鉤拉走。

「厲霆哥哥你要帶他去哪?安南剛剛被我趕走了。」

「帶他去醫院看看。」

兩人將唐茗帶去了醫院,診斷結果很快就出來了,腦補受到震蕩,有少量淤血。

或許這就是他短暫失憶的原因,只要淤血散去,他就可以恢復記憶了。

所以唐茗是真的傻了……

顧錦看向司厲霆,「這下怎麼辦?安南真的把他打傻了。」「還能怎麼辦?請君入甕。」 顧錦根本都不敢告訴唐媽媽這件事,畢竟唐媽媽對她那麼好。

她要是突然跑去告訴唐媽媽,自己妹妹把唐茗給打傻了,這要怎麼和別人交差?

「蘇蘇,你不要著急,醫生說了,只是他腦部有少許淤血,等淤血散去就會恢復記憶了吧?」

顧錦嘆了口氣,「現在只有這樣了,安南那熊孩子,我下次見到了非要揍她不可。」

「就怕你到時候捨不得。」司厲霆熟悉顧錦的性格,她最生氣也就是剛剛那個時候了。

現在已經過了她最生氣的時間段,即便是再見到顧安南,也捨不得打她。

「厲霆哥哥,這裡要派人照顧一下,不能讓唐茗到處離開,他現在的狀態很危險,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什麼事?」

「今天尾隨我的人已經查了出來,是蘇夢,而且那起車禍也不是偶然,是蘇夢逃走的時候將人推到馬路上的。

被推的還有安南,要不是安南身手敏捷,她也完了,現在的蘇夢變得心機深沉,心狠手辣。」

司厲霆眸光一暗,想破頭也不會想到竟然是蘇夢,他還為是愛麗絲賊心不死。

「她有什麼目的?」

「目前還不知道,她只是在跟蹤我們就被安南發現,從茗哥哥口中了解到,蘇夢肯定是沖著我來的。」

「去蘇家一趟。」

不管是什麼目的,他都要將這個目的扼殺在搖籃裡面。

「我也正有此意。」

兩人趕往蘇家,蘇家破產,蘇爸爸去世以後,蘇媽媽就出來找了一個小公寓。

有顧錦當時給她的錢,雖然不能像是以前那麼大手大腳花錢,這後半輩子也不至於捉襟見肘。

兩人到的時候蘇媽媽有些意外,比想象中要熱情很多。

「錦溪,你怎麼來了?還有厲霆,快進來坐。」

蘇媽媽和記憶中的那個人完全不同,記憶中的蘇媽媽就連出門丟個垃圾都會化著精緻的妝容。

現在的她素麵朝天,沒有那麼多粉黛,反而讓人覺得溫和了許多。

她身上的衣服也沒有那麼艷麗,只是一條素色的旗袍,頭髮高高盤起。

本就出生大家族的她也十分有氣質,她摒棄了那些花里胡哨的首飾,手腕戴著一個翡翠玉鐲,另外一隻手戴著一隻戒指。

那是她的結婚戒指,玉鐲也是蘇爸爸送的。

家裡收拾得乾淨整齊,沒有一件值錢的擺飾,卻顯得溫馨了不少。

顧錦朝著廚房看了一眼,並沒有看到其她人。

這公寓不大,還不到一百平方。

「你……一個人?沒請阿姨打掃?」

以她平時的性格,她這一輩子都沒有做過家務,她怎麼可能不請人?

「沒有。」

顧錦想她給的那筆錢,足夠蘇媽媽舒舒服服的過完下半輩子,一個阿姨就做飯打掃,這個小房子,一個月最多也就幾千塊吧,她並非支付不起。

蘇媽媽邀請兩人坐下,還拿來茶葉給兩人泡茶。

顧錦和司厲霆對視一眼,這人變了太多,她們都有些不習慣。

「錦溪,你一定很好奇吧,自打他離開我以後,我才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過去的我好面子,什麼都要最好的,也不管家庭是不是能承受得了。

我覺得我生來就應該是大小姐,我怎麼能過普通人的生活?

他離開以後,我搬到了這裡,將這裡布置成我最想要的模樣。

我開始學做菜,做家務,不用花半天的時間去美容院,逛街,打麻將。

我認識了鄰里的人,和她們混到一起,我發現其實物質生活不那麼好也沒關係,也能有簡單的快樂。

那時候我要是不逼著他繼續經營公司,讓他的身體一天天消耗,他的心臟病也不會那麼嚴重。

他一直瞞著我,什麼都遷就我,讓我罵,都聽我的。

如果我早點想清楚,我們就過這樣簡單的生活,他也不會離開。

可是我現在想明白也已經晚了,他不會再回來了。」

看到蘇媽媽這個樣子,顧錦心中也有些難受,每個人的出生不同,她生來就是大小姐。

習慣了那種生活,所以才會高高在上,刻薄於人,現在也得到了懲罰。

「蘇阿姨,你別難過,叔叔他這輩子寵你愛你,就算他離開了,也是希望你好好的。

你看你現在過得這麼好,這麼精神,他在天有靈,一定會欣慰的。」

蘇媽媽無奈的笑了笑,「阿姨,叔叔,是啊,是我親手將你推出去的。

錦溪,這些年來我沒有好好照顧你,對你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這是我最愧疚的事情。」

以前的蘇媽媽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她錯了也是對的。

果然人只有經過大起大落,才會明白過去的錯與對。

「事情都過去了,現在我已經找到了我的家人和愛人,對了阿姨,蘇夢呢?我聽說她已經回國了。」

這公寓很小,一眼就可以看完,她並沒有發現蘇夢的身影。

「你說夢兒啊?前些日子她回來過,不過沒呆多久就飛去歐洲了。」

「她什麼時候走的?」顧錦和司厲霆都在看蘇媽媽臉上的表情。

「前幾個星期,具體我也不記得是哪天了,那孩子現在變了,和以前不一樣。

以前只知道貪玩,回來以後對我噓寒問暖,可懂事了。」

蘇媽媽對蘇夢的稱讚之情溢於言表,顧錦繼續問道:「她多久回來一次?」

「她去留學一年,這才回來一次,沒呆幾天就離開了,說她忙。

不過忙總比貪玩好,錦溪,你今天是來找她的嗎?」

「好久沒見,我來看看你,順便問問蘇夢的情況。」

「還是你有心,要不留下來吃了晚飯再走吧,我做幾個菜。」

「阿姨,我們還有事就不耽誤你了。」

「才來就走啊?」

「是啊,厲霆哥哥公司很忙,看你身體健康就好了。」

顧錦和司厲霆離開,出了門她的臉色一變,「厲霆哥哥,你覺得她有沒有說謊?」

「沒有,她可以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但家裡的擺設,還有穿衣風格這些都不是半天就能改變的。

她是真的變好了,並不知道蘇夢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估計蘇夢就是不想要她知道,才撒謊離開。」

「蘇夢的這一年究竟在做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會派人去查,只要她在A市,我就一定會查到,蘇夢不能留著。」

如果這次不是被唐茗和顧安南發現了她的身份,還不知道蘇夢會做什麼事情。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我們的寶貝,安南離開了,唐茗傻了,你要去公司,我得好好照顧諾諾,眼看著林均的婚禮快到了。」

「嗯,我會安排好的。」

蘇夢猶如一隻鬼,在陰暗的角落裡面窺視著她們,對付她這樣的人毫無辦法。

司厲霆和顧錦離開,遠處的蘇夢看著那輛車從樓下消失。

從唐茗發現她的身份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逃不了,果然顧錦已經找上門來。

自己做的這些事媽媽完全不知道,她現在的樣子顧錦也不可能拿她怎樣。

蘇夢早就算到了這一點,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之中。

現在要怎麼接近司錦諾是一個問題,平時他身邊都有大人。

蘇夢滿腦子都在構思怎麼弄死司錦諾,讓顧錦痛苦死的模樣。

醫院,唐茗的病房跳進來了一人。

顧安南鬼鬼祟祟,唐茗看著她,「你是小偷嗎?為什麼要翻窗?」

「不,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幹什麼?我不認識你啊。」

「我是你的姐姐你忘記了嗎?尼古拉斯鐵柱。」

唐茗眼睛一亮,「你真認識我?」「當然,你跟我走吧,我請你吃棒棒糖。」 別說是譚洛汐看傻了眼睛,就連一旁的警察都懵逼了,這也太厲害了。

前後不到五分鐘,老奸巨猾的人就已經招供,這是什麼審訊手段,他們都應該學著點。

平時遇到厲害的人,大家都要磨很久的,像是人販子這類型的人他們最不喜歡。

因為大多都是油嘴滑舌,畢竟他們是靠著這一張嘴來吃飯,想要從裡面套出點什麼,比登天都還難。

這位大神完全是神人了,幾分鐘的時間就徹底顛倒了一切,仇婆婆跪地求饒。

「起來。」司厲霆冷冷道,「我沒時間和你廢話,說他是誰。」

仇婆婆扶著桌子站起來,臉上的淚水沒有消失,「他也是人販子,不過和我們不同路。」

「繼續。」司厲霆有些不耐煩,修長的食指輕輕扣著桌子,這是他沒有耐心的動作。

林均知道他這個習慣,連忙催促道:「我家太太現在被他抓走了,我們沒有閑工夫和你們耗,一口氣把你知道的全都說出來。」

「是,是,他本名叫王大力,是我們村裡的人,我們村很偏僻,村子里的人窮怕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做起來這種營生。

村子里的人不管是老人還是小孩兒都知道賣人可以掙錢,我們兩三人為一組。

大家彼此聯繫,卻又互不干涉,也都約好了要是被人抓到不要供出他們。」

「這個王大力在哪?」

「之前我是知道的,不過他現在肯定不在了,我們這一行都有一個規矩,被抓就在門口擺放一盆花,給其他人報信。

我被抓的時候有同行看見,他肯定會已經通知大家迅速撤離,最近不要犯事了。」

民警想到之前老人找的借口,說花盆裡有鑰匙,怕自己孫子找不到回家的鑰匙,就同意了。

沒想到她們竟然是以這個為信號通知別人撤離。

「該死的。」司厲霆怒極,「他們還有可能去哪裡?」

「如果我說了,你能不能放過我的家人?」

「說,你沒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

司厲霆這話一說,仇婆婆也不敢再隱瞞,「如果像是他說的那樣,你的太太被抓,那麼他們肯定暫時不會呆在市裡。

一來市裡比較危險,另外他們已經抓到了貨物,暫時也不害怕沒有收入,十有八九他們回村了。」

這是她們的習慣,那個村子里現在只剩下人販子,家人們早就離開,他們平時落腳點都在那裡。

每次撈到一票大的,大家想要休息就會回老家,一來不擔心被人找到,二來可以好好的放鬆一下。

「地址。」

司厲霆總算是看到了一點曙光,「算了,把她們帶著。」

要是她說的是假話,司厲霆沒時間回來找她,她口頭形容了一下,翻山越嶺,那裡連地圖上都沒有,可以說是很險要的地方,一般人根本就找不到。

「爺,直升機早就準備好了,咱們可以直接出發。」

「好。」

司厲霆呼出一口氣,雖然耽誤了一點時間,不過他們乘坐直升機的話應該很快就能追上去了。

然而……

一出警局,司厲霆眉頭緊皺,林均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

「爺,下雨了,還是雷陣雨,這個天氣不適合飛行。」

「下雨也得飛!」

司厲霆已經等不了那麼多,顧錦生命垂危,那些人販子心狠手來,他們一定不會放過顧錦。

「可是爺,這樣很危險。」

「有蘇蘇現在的情況危險?飛,馬上就飛!」

「是。」

林均無奈的準備飛機,這老天爺也太不給面子了,之前還是陰天,這麼快就變成了雷陣雨。

夏天最煩躁的就是這一點,天氣喜怒無常,說下雨就下雨,還是雷陣雨。

還好司厲霆的那個心結已經解開,現在雷雨對他沒有什麼影響,對飛機的影響就大了。

林均不放心,讓譚洛汐回家去等消息,畢竟她跟著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譚洛汐沒辦法,她去了也只是拖累而已,只好暫時和林均分開。

她站在天台上,看著直升機緩緩升起,狂風吹亂了她的發和裙擺,她撐著傘,擔心的目送著直升機離開。

這樣危險的天氣,她著實為顧錦和司厲霆捏了一把汗水。

對於飛行員來說也十分考究心理素質,誰都不想要在這樣危險的天氣去冒險。

不過上面的人一句話,就算是死也得繼續飛行。

「爺,你就不要擔心了,太太吉人自有天相,她一定會沒事的。

你看你們這麼多困難都過來了,沒有理由不能度過這一關。」

話是這樣說,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呢,司厲霆一天看不到顧錦,一天就無法安心。

他只有逼仇婆婆講那個村子的事情,不管任何時候情報都是很有用的東西,司厲霆不會放棄這個好機會。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