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雨水打濕的司厲霆比起平時多了一些性感,顧錦很喜歡他身上的這種感覺。

他喉結滑動,顧錦心跳加快,他真的好帥,這樣俊美的男人真是自己的愛人嘛?

雖然南宮熏的長相也很好看,在他身邊顧錦就沒有這種感覺。

南宮熏稍微想要靠近她,她就會下意識的逃離,並不想被觸碰。

司厲霆手指撫著她的臉頰,「蘇蘇,我會用我的方式讓你想起來。」

這一次的吻猶如狂風暴雨襲來,濕熱的吻,冰冷的身體。

顧錦覺得自己就像是大海中央的扁舟被海浪盡情的吞噬著,他的身體從冷到熱,他的吻從柔變狂。

「嗯……不要……在這裡。」顧錦僅存著最後一絲理智,從司厲霆碰她的那一瞬間她就徹底沒有了抵抗的能力。

她徹底信了,他一定是他的愛人,否則她不會這麼過火。

「蘇蘇,你是想要將我逼瘋。」司厲霆低啞的聲音傳來。

他的眼中儘是慾火,迫不及待想要和她一起,顧錦來了一個急剎車。

顧錦攀附在他的懷中,她的呼吸也早就亂了。

「我……我們換個地方好不好?」

兩人在車裡混亂又旖旎的廝磨,她仍舊不太習慣在車裡做這樣的事情。

「小妖精。」司厲霆已經快要瘋魔。

「求你……不要在這裡好不好?」顧錦軟言相求,司厲霆哪裡還能強來。

他的脾氣都快被她給磨光了,最後還是他讓了步,「好,回酒店。」

司厲霆拿著車鑰匙就要去開車,顧錦抓住了他的手,「你都喝成這個樣子了不許開車,我來開。」

「蘇蘇,你還是沒變。」

不管她有沒有失憶,有些東西是變不了的,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她還是一樣的關心他。

「誰讓你是我的喜歡的人。」顧錦插上鑰匙,「你乖乖坐好,不許鬧。」

說著她還移開身子去副駕駛給他繫上安全帶,她身上的沐浴液香味以及司厲霆身上的酒味融合在一起,發酵成一種曖昧的情愫。

司厲霆輕笑一聲,順手將她攬入懷中吻了上去,顧錦再一次被他吻得渾身發軟。

這個男人只是才吻了一下她連骨頭都軟了,她過去一定也很愛他吧。

以至於連失憶了也不想要被別人碰,內心深處仍舊等著他回來。

「蘇蘇……」司厲霆很滿意她的反應,溫柔的撫弄著她柔軟的發。

耳鬢廝磨,纏綿悱惻,原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顧錦含羞帶怒的掃了他一眼,「這樣我還能開車?」

「好,我不鬧你,就到前面最近的酒店。」司厲霆心中的結消失,身上的戾氣也消減了許多。

房間林均早就給他開好了,才進電梯司厲霆便已經按捺不住。

「別這樣。」顧錦被他逼得措手不及,這畢竟還是在外面,萬一被人看到了?

司厲霆就像是一頭餓狼,一出電梯就快步走向房間。

門才剛剛打開,連卡都沒有來得及插,顧錦已經被司厲霆抵在了牆邊。

「司……唔……」

這一路司厲霆忍得有多辛苦,他的吻鋪天蓋地而來。

門應聲合上,屋子一片黑暗,顧錦的情慾很快就被他給挑起來。

「蘇蘇……你這隻妖,讓我有多擔心你!」司厲霆吻著她精緻的鎖骨喃喃道。

顧錦十指插進他濃密的髮絲之中,感受著他的疼愛。

這一刻她也忘記了自己是誰,只想要和他在一起。

她完全跟著身體的本能在走,司厲霆比起從前哪一次都要動情。

情深之處,他聲聲喚著她的名字,「蘇蘇,我的小蘇蘇。」

妖孽王爺拖上船 「司厲霆……」她緊緊抱住他的腰際。

顧錦徹底領會了他的熱情,這一晚司厲霆用他的方式告訴了顧錦他有多愛她。

事實就是顧錦什麼都沒想起來,但卻被司厲霆啃了一遍又一遍。

顧錦躺在柔軟的床上,她都累得要虛脫了。

「想起來什麼沒有?」司厲霆愛憐的撫著她臉頰。

顧錦搖搖頭,「沒……我只是覺得你很熟悉,但過去的事情一點都想不起來,若是強行回憶會頭疼。」

司厲霆親了一下她的臉頰,「沒關係,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你只需要知道有多愛你就好。」

「那個……」顧錦突然囁嚅著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話。

「怎麼?」司厲霆身上的戾氣已經消失了很多。

「過去我是怎麼叫你的?」顧錦不好意思開口道,在情動的時候她卻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

司厲霆緩緩道:「你叫我老公。」

以前他最想要聽的就是這個稱呼,偏偏顧錦很不好意思這麼叫他。

「啊?」現在的顧錦也很不好意思。

「叫一聲聽聽。」司厲霆輕柔的撫摸著她的髮絲,他最喜歡的就是結束后和顧錦纏綿悱惻的溫存。

「老……公。」顧錦聲音極小的叫了一聲,就連她自己也覺得很不好意思。

「寶貝兒,聲音太小我沒聽到,再叫一聲。」他湊到顧錦耳畔親昵道。

那聲充滿磁性的聲音讓顧錦全身一酥,她對這個男人毫無抵抗力。

「老公。」顧錦紅著臉又叫了一聲。

「過去我真的這麼叫你嗎?我怎麼覺得很陌生呢?」她喃喃自語道。

司厲霆得了便宜還賣乖,「當然了,只是你失憶忘記了而已,寶貝老婆,再叫一聲,不要停頓。」

借著外面的燈光,顧錦看著他朦朧的側顏,毫無瑕疵可言。

撞入他那雙深情的眸子中,她深情叫了一聲:「老公。」

「蘇蘇,我的寶貝。」司厲霆再一次情動,翻身將顧錦壓在了身下。

如果知道老公兩個字是點火的詞語,顧錦說什麼都不會叫。

司厲霆身上很熱,熱得快要將她給灼燒。

「老公,不要了。」她趁著司厲霆結束趕緊求饒。

耳畔只聽到司厲霆一聲輕笑,「寶貝老婆,你真好哄。」

命中註定,總裁的天降嬌妻 「嗯?」顧錦不明所以。

「你應該累了,快睡吧。」

「……」她一閉眼馬上就睡了過去,靠在男人懷中她覺得十分安心,睡得也很熟。

顧錦並不是自然醒來,而是被熱醒的,外面還在下著雨,天空灰濛濛一片。

她只覺得喉嚨沙啞,昨晚叫了一整夜能不沙啞嗎?

抱著她的懷抱滾燙灼熱,比起昨晚的溫度還要高很多。

顧錦睜開眼推了推司厲霆,「老公……」

男人並沒有回應,顧錦的手中所觸摸到的肌膚一片熾熱,司厲霆那張俊美不凡的臉卻是一片蒼白之色。

大玄后 顧錦當即就嚇壞了,難道是昨晚太瘋狂病倒了?

她試著拖了拖司厲霆的身體,他的塊頭結實又沉,自己怎麼能抱得動。

顧錦從散落在地的衣服里摸出他的手機,她試著用自己的指紋去解鎖,馬上就開了。

司厲霆的手機桌面就是她微笑的照片,能夠輕鬆解開他手機的鎖,這就代表男人對她的信任了。

而且桌面還是她,沒有女人會不開心,說明男人心中真的有她。

有好幾個都是林助理的未接來電,他應該是司厲霆重要的人吧。

顧錦連忙撥通了林助理的電話,才響了一聲對方就接了起來。

「爺,我查到了……」

「你是林助理吧,老……司先生他昏迷了,你在哪裡? 八尺之門 現在能不能過來一趟,他的情況很不好。」「太太?是你嗎?」林均一臉懵,沒想到顧錦會和司厲霆在一起。 顧錦美美的睡了一個好覺,她夢到司厲霆在落英繽紛之中朝著她走來。

「蘇蘇,我回來了。」

顧錦高興得落淚,她要等的人終於等到了。

睜開眼眼角有些潤濕,剛剛清醒看到陌生的環境一時之間有些錯愣,愣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這裡是哪裡。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毯子,她眨了眨眼有些疑惑,她記得進屋之後她很累,倒在床上就睡了,應該沒有蓋上毯子吧?

不過自從自己懷孕之後很多事情她都忘記了,所謂一孕傻三年,這句話一點都沒錯。

大概是自己又忘記了,這個都不很重要。

房間之中有這一面牆是用玻璃裝飾,因為整個別墅都是用各種玻璃材料所建造,顧錦一點都沒有懷疑什麼。

這一面鏡子其實是雙面鏡,旁邊的房間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一舉一動。

司厲霆此刻正在另外一間房,當初這麼設計只是為了好玩。

他想著以後和顧錦相認,帶著她和孩子一起到這裡度假,自己在另外一間房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寶寶和她的一舉一動,帶孩子也方便。

那時候為了寶寶的想法此刻卻派上用場了,他窩在沙發上看書,靜靜沐浴著陽光。

對於他來說像是這麼寧靜的生活已經很久都沒有過了。

時不時眼睛會朝著顧錦那邊看去,她大約睡了兩個小時才幽幽轉醒。

像是小貓兒一樣在床上伸著懶腰,毯子從她身上滑落,露出她圓滾滾的肚皮。

還有十天自己就能看到寶寶出生了,不知道這個寶寶長得像自己還是她多一些。

司厲霆放下手中的育兒經,為了迎接這個寶寶的到來他也做了很多準備。

他一定會當一個合格的爸爸。

雖然暫時不能和顧錦相認,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也是一種幸福。

想到未來三天他都有機會和她親密在一起,司厲霆心中有著淡淡的幸福感,將他身上所有的疲憊都驅散了。

本來他還準備好好享受這個特別的假期,別墅之中卻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顧錦正換好了衣服準備出門,她換上了一條白色長裙,戴上帽子,儼然一副度假的裝扮。

這段時間在家裡可將她給憋壞了,好不容易在這裡她才恢復了一些活力。

這裡簡直就是世外桃源,可以暫時忘記一切煩惱。

「篤篤篤……」外面有人在拍門,不是用敲而是大力氣的拍,一聽就是很沒有禮貌的。

顧南滄絕對不會這麼沒有禮貌,敲門的同時顧錦似乎還聽到外面有些英文辱罵的聲音。

哥哥不是說這裡不對外開放,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打開門,門才一打開,一巴掌直接甩過來,顧錦當場就懵了。

大概是沒有想到自己好好在家裡,這鍋就從天上來了。

面前的女人金色長發,皮膚白皙,眼瞳是碧綠色的,五官十分漂亮精緻,猶如一個洋娃娃。

當然她要不是這樣猙獰的表情會顯得她更漂亮一點。

顧錦懵在那裡,女人已經朝著她辱罵起來,髒話連篇,甚至還要動手繼續打她。

服務員也不敢去拉,似乎很忌憚這個女人。

這一次顧錦反應過來了,她一把抓住女人的手,狠狠朝著她自己臉上扇去。

「夠了沒有?」顧錦冷冷道,這個女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這個賤人居然敢打我?不知羞恥居然還有了他的孩子,我今天要打死你這個賤貨。」

顧錦的反擊讓她更加瘋狂,顧錦看女人神情激動,怎麼看都有些像是去抓姦的人。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今天第一天到這座島上。」

「怎麼會有錯?如果你不是他的女人怎麼可能住在這個房間?」 重生之軍閥生涯 女人眼中一片暴怒之色,恨不得將面前的女人吞入腹中。

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還懷了他的孩子,她怎麼配?

顧錦越聽越糊塗了,「這個房間不是她們給我安排的,有什麼問題?」她看向之前那個引路的服務員。

服務員一聽事情轉移到了自己身上,她可不敢惹這位大小姐,趕緊解釋道:「我們只是聽命行事,是莫森助理先生吩咐的。」

「莫森就代表著他的命令,你還敢說你和他沒有關係?今天我就打死你和肚子里的小野種。」

司厲霆在房間急得不行,該死的,那個女人怎麼來了?

此刻他要是出現的話會徹底激怒那個女人,那麼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如果不出去他的老婆和寶寶很有可能會發生危險,司厲霆處理過很多難題,但他從來遇到過今天這麼棘手的事情。

他現在出去對顧錦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之前也就是為了保護她們才遲遲不去相認。

這個女人大有來頭,自己出去只能是暫時中止她對顧錦的辱罵。

但卻無法阻止她對顧錦的瘋狂報復舉動,那個女人就像是瘋子一樣。

顧錦臨盆在即,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今天他沒想到顧錦會來這裡,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帶藥水過來易容,出去就會被顧錦認出。

可怕的不只是那個女人,還有顧錦會怎麼想自己?自己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給她解釋。

司厲霆著急得不行,也許是老天爺看到了他為難,特地給他送來了一位解圍的人。

顧南滄及時出現,一把將顧錦攔到身後,「你是誰?」

見顧南滄和顧錦親密的姿態,女人有一瞬間的呆愣,難道自己誤會了什麼,這一對是夫妻?「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會在這裡?」

顧南滄沒好氣道:「我們是來島上遊玩的客人,你是發什麼瘋,沒看到我妹妹懷著身孕,她要是有個什麼閃失,我不會放過你。」

「遊玩的客人?」女人有些疑惑,這兩人不是夫妻,那麼她就還有可能是情婦,可是情婦帶著家屬來偷情有些說不過去吧?

顧南滄看到顧錦臉頰紅紅的,進來的時候顧錦就抓著她的手,可想而知她動過手了。「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弄錯了什麼,我妹妹最近心情不好,我特地托朋友找到了這個小島,和小島的主人也說好了,你卻突然闖進來對我妹妹又打又罵,我很難理解

你的行為,但是你現在必須要給我妹妹道歉。」

女人這才發現自己好像真的是弄錯了,房間中並沒有那人的身影,而她一個孕婦又能做得了什麼。

她向來心高氣傲,就算是知道自己錯了也不會認錯。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