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普通的水果刀鋒利十幾倍!」

周通都快急瘋了。

指著那邊又吼又叫。

但是這群保鏢就是死活不動彈。

連白嵐都像看白痴一樣看著他道:「周導,放心吧,我老公不會有事的,你看著就是了。」

話剛落下,卻見劉光明晃晃的刀子就要扎在鹿一凡的眼睛上。

鹿一凡微眯的眼睛猛的一睜開!

轟!

一股強大的氣勢竟硬生生將劉光的身軀彈在了一邊!

然後,鹿一凡微微伸出右手,對著劉光的右手虛空一抓!

劉光的右手就像是被黑洞吸引了一般,咻的一聲帶著劉光的身子被鹿一凡抓在了手裡。

「你……你放開我!!」劉光使出了吃奶的勁,想要掙脫鹿一凡的掌心。

但是那隻白皙修長,比手模還要漂亮的大手,卻是沒有絲毫的鬆動,彷彿鐵鉗一般,越夾越緊。

咔嚓咔嚓!

劉光感覺自己的骨頭在被巨大的力道夾碎!

「疼疼疼……」

劉光疼的慘叫不已,額頭青筋暴現,渾身冷汗狂冒,險些當場昏死過去。

「才這點疼就受不了了?就這樣也敢潛規則我女朋友?」

鹿一凡冷冷一笑,加大了手上的力氣。

咔嚓!

只聽一聲清脆的響聲,劉光的肩胛骨竟被鹿一凡生生給捏爛了!

鮮血流了劉光一肩膀。

周通看著如此兇悍暴力的一幕,嚇得額頭上冷汗直冒。

現場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都不禁被鹿一凡無比暴力的手段嚇得一口口的倒吸涼氣。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鹿一凡冷冷說了一句話后,一腳踹在了劉光的心窩子上將他給踹飛五六米高。

等他掉在地上時,整個身體都像爛泥一樣,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好的。

在這一瞬間,周通終於明白了血煞那群人為什麼那麼笑話自己了。

比起鐵牛來,鹿一凡才是真正的怪物!

在他絕對的實力面前,劉光這群小混混,簡直就是活靶子!

周圍所有的人,此時此刻全都被震撼的呆若木雞。

之後,鹿一凡讓人把警察叫了過來,將這些人全部抓走了。

做完這些事情后,鹿一凡一扭頭,卻發現周通帶著無比熾熱的眼神看著自己。

那眼神看的鹿一凡都發毛了,他趕緊開口道:「蜀黍,我不是基佬!」

周通先是一愣,然後臉紅著說道:「鹿總,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是剛剛看您暴打劉光,我才知道原來現實中的武林高手是這個樣子的!

舉手投足間,霸氣十足!」

「呵呵,小意思。來,咱們繼續開會吧!」

鹿一凡左手摟著白嵐,右手摟著王雅妃,像個皇帝一樣坐在眾位高管的面前,明目張胆的一邊跟二女打情罵俏,一邊說著事情。

「劉光的事兒現在就翻篇了,下面我宣布一件事。

這劇的女主角,就由王雅妃來演了,各位有意見沒?」鹿一凡淡淡道。

有意見沒?

誰敢有意見啊!

別說您老人家是這個劇組的投資人,就是不是,光看剛剛您老那暴力的手段,就沒有人敢有意見!

周通第一個點頭稱讚道:「雅妃小姐的演技已經足以支撐女主角了。

正好楊咪小姐最近懷孕了,一直想退齣劇組來著,趁著這個機會,就讓雅妃小姐來代替吧!」

王雅妃聞言,激動的望著鹿一凡,手足無措道:「我……我可以演女主角嗎?」

(本章完) ?鹿一凡看著激動的嬌軀直顫的王雅妃,不禁微笑道:「這是你老公投資的劇組,就把自己當這個劇組的女主人就好了。

你就這麼想,老公已經花錢了,你怎麼高興就怎麼折騰,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就算這劇拍爛了也不要在乎!

老子再花錢給你拍新劇就是了!

我只想讓雅妃姐你開心,這錢我才會覺得花的值。」

卧槽!

劇組裡的女演員聞言,被鹿一凡霸道的不能再霸道的話語給震的整個人都酥了!

老子花錢投劇,就是為了讓你開心,你想怎麼演就怎麼演,想怎麼拍就怎麼拍!

這些女演員此時一個個的都用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看著王雅妃,恨不得以身代替!

要是自己男朋友也能這麼實力寵著自己,那該多好啊!

之後,在與楊咪的協商下,王雅妃簽訂了新的女主合同。

由於知道這位是鹿一凡罩著的,劇組裡的人對待王雅妃的態度簡直給伺候姑奶奶一樣!

……

……

夜晚,在養馬島影視基地的一間豪華總統套間里。

王雅妃身著一襲七彩霞衣,內里卻是什麼衣服都沒有穿,在鹿一凡面前或是嫵媚,或是冷艷,或是開朗的走著專業的貓步。

「老公,你看人家的模特步走的好看嗎?」王雅妃故意撩起裙子,露出兩條長的饞人的大腿,媚眼如絲的笑著道。

鹿一凡則托著下巴,眼神微眯的笑道:「需要我這專業的評委給你打個分嗎?」

「好呀好呀!評委大人,求求您給個高分,讓人家晉級吧!」王雅妃嗲嗲的撒著嬌,對著鹿一凡飛吻著說道。

「想晉級啊?先來一段才藝表演吧!嗯……過來坐評委大爺我身上,來段艷舞,跳好了就給你晉級,跳不好,那就抱歉了。」鹿一凡佯裝無奈的搖頭道。

王雅妃則微微一笑,一把拉下自己頭髮上的發卡,披肩長發如同瀑布一樣流了下來。

接著,她騎在鹿一凡身上,開始各種撩撥,各種賣弄風騷。

鹿一凡被撩撥的心裡痒痒的,漸漸的笑道:「這位選手,給艹滿分,不給艹0分,你選一樣吧!」

王雅妃微微一笑道:「評委大人,人家懂規矩的,潛規則什麼的,人家最喜歡了!我要得滿分!」

她話剛落,鹿一凡便將其反身壓在身下,一把撤下那件七彩霞衣!

王雅妃那可以媲美維密模特的超美嬌軀,便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鹿一凡的眼前。

「這位選手,你是挺優秀了,但是身上還是有個很大的漏洞需要我幫你填補一下。等我幫你填補上了,你就能成為完美的藝人了!

師太,老衲來也!」

鹿一凡一聲奸笑,撲在了王雅妃身上,做起了那不可描述的事情來。

……

……

企鵝文學網是企鵝公司旗下的文學網站。

在經歷了一些列的融資和收購盛大文學之後,目前企鵝文學已經做到壟斷的程度了。

它的QQ閱讀軟體,已經將曾經的巨頭移動閱讀和掌閱的市場份額徹底給吸收了過來。

為了對抗企鵝文學,其他網站紛紛採取措施,一是挖人,二是自主產出ip,三是花重金買版權。

而曾經得罪過鹿一凡的精品大神作者七月長安朱燁,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被精品中文網給挖了過去的。

本來他也只是想著混口飯吃而已,於是就模仿著鹿一凡的《壞蛋》寫了一本差不多的嘿道文。

結果寫著寫著,朱燁感覺寫那些小黃段子的章節,讀者的留言數和訂閱數會暴增,於是就開始動歪心思了。

他開了一本新書,從頭到尾都是那種情節。

結果火的一塌糊塗!

一天的銷量居然超過了幾十萬!

願你和白蓮花百年好合 企鵝文學網一看,這小子可以啊!

於是又花大價格把他給挖了回來。

春風得意的朱燁想起曾經得罪過自己的鹿一凡就氣不打一處來。

再加上鹿一凡《壞蛋》之後,就消失匿跡再也沒出現過,不得已網站只能將自以為領悟出都市文真諦的朱燁給當成新的鎮站之神給推了起來。

早先在書城pk的時候,朱燁就敗的體無完膚,如今他強勢逆襲回歸,又怎能會不報這個仇?

在回到企鵝文學開新書的頭一天,朱燁就開單章,在單章中對《壞蛋》頗有不恭之語,將凡人本人的文筆和的劇情批駁的體無完膚。

「凡人不過是佔了那時候沒有小白文的便宜,實際上他寫的那都是什麼玩意啊?

《壞蛋》的結尾更是扯淡!

簡直就是爛尾!

現在凡人這麼久沒出來,肯定是江郎才盡了!

呵呵,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古人誠不欺我也!」

江郎才盡!

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

其不屑鄙夷的態度,一下子就惹怒了《壞蛋》的鐵杆粉絲們。

一場規模宏大的「尋找凡人」行動悄悄在書友之間發動了起來。

書城論壇、貼吧乃至微博,每天都有人髮帶有#凡人回歸#標籤的狀態。

「#凡人回歸#凡人大大!再寫一本都市吧!」

「#凡人回歸#凡人大大,快回來吧!我們都想你了!想和你一起並肩戰鬥,再次站在網文界的最高點!」

「#凡人回歸#《壞蛋》完結那麼久了,但是我還是每天都去投上一票。不為別的,就是為了這是我認為最用心寫過的網文!」

「#凡人回歸#不是凡人粉絲,但就是看不慣七月長安那副嘴臉!當年被人家凡人啪啪啪的打臉,現在趁人家不在又回來bb了,什麼人呢這是!」

在網上鋪天蓋地的呼喚鹿一凡回歸的同時。

網路文化管理部也開始醞釀起了一次史上規模最大的凈網行動。

鹿一凡並不知道,他寫的那本《壞蛋》因為實在太有名了,已經被有關部門給盯上,準備當成典型給拿出來批鬥了。

「各位,這次凈網行動關係到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先是文學,然後是網游、手游,我們都要進行一些列的措施,限制青少年沾染這些成癮性極強的電子垃圾!

文學方面,我認為《壞蛋是怎樣練成的》是一本非常惡劣的書籍,可以當成典型拿出來批鬥!」

領導扶著眼鏡冷冷的說道。

(本章完) SkyAngle酒吧。

鹿一凡一進來之後,朱艷和徐婷兩個讓全酒吧男人都為之垂涎的吧花,立刻堆著笑臉,一左一右,左右開弓的挽著鹿一凡的手。

將兩對波濤洶湧的巨大雙峰頂在他的胳膊上,毫不避諱的磨蹭著。

徐婷紅著臉,嗔道:「凡哥~~~最近忙什麼呢?怎麼這麼久也不來看看人家還要艷姐?」

朱艷則媚笑道:「明知故問!咱們凡哥是什麼人物?周圍美女如雲,能抽出時間來看看你,你就謝天謝地咯!」

鹿一凡被這倆美女一唱一和說的都不好意思了。

伸手掏出兩瓶天泉美容水,往桌子上一拍,微微一笑道:「最高濃度的天泉美容水,最大瓶的,還有意見沒?」

此言一出,全場的女性全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鹿一凡身上。

這玩意對於女性的殺傷力有多大?

這就好比餓了三天的人,突然看到一頓大餐一樣!

女人根本就頂不住這種奢侈化妝品的誘惑!

徐婷和朱艷眼睛一瞬不瞬的望著那兩瓶美容水,心裡那叫一個心動!

但是剛剛拿鹿一凡開涮了一把,現在反而不好意思收這麼貴重的禮物。

徐婷紅著臉搖頭道:「我開玩笑的凡哥,這種幾十萬的東西,你還是拿回去送給嵐姐她們吧。」

朱艷一臉忍痛割愛的樣子道:「凡哥,你能來看我們,我們真的已經很高興了!

這種現在搶購都搶不到的天泉美容水,你還是收起來吧,我們真的不能收。」

話是這麼說,但是倆人的眼睛就沒離開過這兩瓶美容水。

鹿一凡輕輕拿起那兩瓶美容水,調侃道:「真不想要?」

能不想要嗎?

這比特么lv、阿瑪尼之類的全球限量版香水都難搞到手!

這倆人又是那麼愛美的女性,怎麼可能不想要?

朱艷沒吭聲,徐婷也是一臉的糾結。

鹿一凡摟住兩個豐腴、性感的大美女,附在她們二人耳邊道:「這樣吧,你們一人親我一口,我就把這兩瓶美容水送你當禮物,怎樣?」

徐婷二話沒說,狠狠對著鹿一凡的臉上用力的親了一下,然後將美容水美滋滋的收了起來。

朱艷見狀,也不敢示弱,抱著鹿一凡的頭,兩條豐盈、肉呼呼,手感非常好的大腿大膽的騎在鹿一凡的身上,對著他的嘴巴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將舌頭伸了進去!

花都最強醫神 「卧槽!這人是誰啊?」

「老闆娘和徐婷居然都被他搞到手了!」

「太牛逼了!坐享齊人之福啊!」

「朱艷我可是追很久了,她看上去風騷的很,實際上保守的一b,這次估計是真的動心了。」

「當然動心了!你們知道那兩瓶天泉最高濃度的美容水黑市上已經炒到多少錢了嗎?200萬一瓶!而且是有價無市!多少闊太太,時尚達人和娛樂圈大明星想買都買不到!」

「怪不得這倆大美女願意這麼被佔便宜呢!一出生就是這麼貴重的東西,要我我也願意跟人家!」

酒吧里的男人都是羨慕鹿一凡可以享艷福,而女人則是嫉妒兩人能收到如此珍貴的化妝品。

Views:
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