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我說包在我身上吧,你看姓許的那個樣子,就差沒尿褲子了。」

在許華升一行人走出巷子談論對策的同時,姜辰這邊,黎胖子也在大笑著嘲諷許華升。

「別TM笑了,胖子答應我們的好處呢。」黎胖子找來的那群人中,一個打著唇釘的寸頭青年出聲打斷了黎胖子的大笑。看樣子應該是這群人里的頭兒。

「你放心,不會忘了你的好處,我這就轉給你。」黎胖子被打斷了也不在意,點了支煙,掏出手機說道。

「來,姜辰給你介紹下,這時豹哥,學校這一片的扛把子。」黎胖子指著寸頭青年對姜辰說道。

「豹哥好,多謝豹哥幫忙。」對於這種人,姜辰雖然沒什麼結交的想法,但是也不去得罪,說不定以後就有事需要找他幫忙。

「小意思,都是兄弟,以後有事叫我就行,兄弟們撤了。」收到胖子的轉賬,豹哥咧牙一笑,拍著姜辰的肩膀笑著說道;說完便招呼著自己的弟兄們走了。

「我們也散了吧,還要回去寫作業。」姜辰看著炸天幫的眾人說道。

「那我們就走了啊,老大你放心,我們回去一定加緊訓練。」大娃悶聲說道,其他人也贊同的點點頭。看來剛剛的跟許華升的約定,還是讓他們有了緊迫感。

「行,不用太勞累,勞逸結合就行。」姜辰笑著說道,他們能有這想法,姜辰還是很高興的。

「這些人不是你兄弟嗎?怎麼還找你要錢?」炸天幫的人走了后,姜辰納悶的看著黎胖子問道。剛剛兄弟們都在,不太好拆胖子的台。

「他哪兒認識那些人,一看就是拿錢找的。還不如我工地上的兄弟靠譜。」高娃不屑的說道。

「我當初有錢的時候,他們一個二個的都跟在我屁股後面混。這不是後來落魄了嘛,你也知道這些混社會的都現實的很,沒錢誰幫你。」黎胖子尷尬的說道。

姜辰恍然大悟的點點頭,覺得黎胖子說的倒也在理。

「走吧,人都走了,我們還待在這兒幹嘛。別墅那邊不是弄好了嗎,剛好帶辰哥你過去看看。」高娃不耐煩的出聲打斷道。

「別墅那邊都弄好了?」姜辰驚喜的問道。

「是啊,剛弄好,別墅都是裝修好了的,只需要裝個傢具什麼的,要不到多少時間。」高娃咧嘴笑著道。

「那走啊,還愣著幹什麼。」

姜辰一臉興奮的往巷子外走去,黎胖子笑著搖搖頭,也連忙跟高娃追上去。

由於沒開車,姜辰他們出了巷子,便直接來到學校門口打車。下午放學期間,這邊的計程車還是挺多的。

果不其然,才到學校門口就有輛空車過來了,等姜辰三人上了車說要去華潤別墅區的時候,司機還回頭看了他們一眼,看著三人的穿著,只當他們是過去應聘保安的,別墅區新開沒多久,正在招收保安。

「我看你們兩個去還有點可能,至於左邊這個年輕兄弟,太瘦了,我估計選不上。」

等紅燈的空隙,司機打量了眼副駕駛的高娃,再回頭看了眼姜辰和黎胖子,出聲說道。

姜辰三人一愣,也不知道司機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別墅區是新開的,裡面住的都是大富豪,聽說蓉城那邊的有錢人都過來買房子了。所以別墅區招的都是退伍軍人什麼的。我看你們兩個雖然體格挺壯,但是估計也懸」

計程車司機也不管姜辰他們聽沒聽他講,自顧自的說道。

「你在說啥玩意兒呢?我怎麼聽不懂啊?」高娃忍不住了,出聲問道。

「你們不是去應聘當保安的嗎?」這下輪到司機納悶了。 「我這樣子看著很像是應聘保安的嗎?」黎胖子扯了扯陷在肚皮里的夏爾凡襯衫,一臉鬱悶的說道。

「當保安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別墅區給出的福利可誘人了,我要是剛退伍出來,我也去了。」司機回頭打量了黎胖子一眼,只當他是不好意思承認,出聲說道。

「胖爺我可是住在裡面的人。」黎胖子伸手撩了下頭髮,傲然的說道。

「難道說你是保姆?不對啊。保姆不都是女的嘛。哦哦。明白了,你是園丁。」

「我特么……」

計程車慢慢的往別墅區開去,姜辰安靜的看著窗外,聽著黎胖子和司機兩個聊天打屁。輕輕一笑,也不插話。

不多時,計程車便來到別墅區外面的橋邊。司機熟練的停車熄火。

「到了,15塊。微信支付寶都可以。」

「你怎麼不往進去開了?我們從這兒下車,進去還要走半天呢。」黎胖子抱怨道。

「兄弟,你這就說笑了,我倒是想進去,但是這裡面禁止外來車輛入內啊。」司機只當黎胖子是在調侃他,笑著說道。

「你只管開,我看有沒有人敢攔我。」黎胖子囂張的說道。

「這……」司機有點驚疑,一時間拿捏不準黎胖子是在裝逼還是真有本事。

「你就往裡面開吧,出了事他兜著,你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保安又不會刁難你。」姜辰這時也出聲說道。

「好吧。」司機轉念一想,覺得姜辰也說的在理,便重新打火往別墅去大鐵門開去。

「停車,停車,這裡不讓外來車輛入內,你不知道嗎?」剛過了橋,來到大門口,保安變上前攔住車說道。

「是我!」黎胖子搖下右側的車窗,對外面站著的保安說道。

「我TM管你是誰,外面的車輛一概不準入內,聽明白了嗎?」保安拿電棍指著黎胖子的頭囂張的說道。

黎胖子臉色一下變得黢黑,本想著在司機面子裝個逼,沒想到這保安如此不給面子。難道他不知道,這別墅區的規矩,在他胖爺面前屁都不是嗎。

「你他嗎是新來的?不知道我們是誰嗎?」

這時高娃忍不住了,下車對保安喊道。

「我他嗎管你是誰,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好使。」

「我草擬大爺的,今天不讓你知道胖爺的手段,你當我這兩百來斤肉是吃素長起來的。」黎胖子狠狠的推開車門,下車對保安吼道。

「西門有人鬧事,趕快過來幫忙!」

看著黎胖子和高娃兇狠的眼神,保安心裡一慌,連忙掏出對講機喊道。

「我說小兄弟,你還是下車吧,要是你們真在這裡面住,你們走進去不就好了,沒必要跟他在這兒鬧。」司機苦笑著說道,就不該聽胖子的話把車開過來。

「沒事,師傅你把計費表打開就對了,到時候該付多少錢,我們照付就行了。」姜辰輕聲說道,手上正拿著蘋果MAX玩著遊戲,點都不帶慌的。這種小事還用不著他親自出馬。

司機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打開車門下車幫忙交涉去了。

計程車司機剛下車,還沒插上話,便看見一輛觀景車開了過來,車上坐著五六個保安,個個提著電棍。司機面色一變,連忙轉身打開車門又鑽回車上。

黃波是獵豹保全的老闆,獵豹保全是他自己開的一個保全公司,說是公司,其實加他也就十來個人。這次別墅區剛開始售賣的時候,他便走關係把這片別墅的保全工作給包下來了。

他這次親自出馬做了別墅安保的隊長。因為這別墅確實是有錢人太多,所以安保問題實在是重中之重,容不得他不小心翼翼。這不,當他覺得人手不足的時候,便第一時間便開始招聘,而且招聘對象只限剛退伍的軍人。可以說他對這個別墅區的安保是投入了全部心力了。

剛剛他聽到侄子在對講機里求助的時候,他還有點發愣,這才多久就有人鬧事了? 五行蟲師 轉而就是滿腔的氣憤,馬上帶著人往西門趕過去。心想一定好好收拾下鬧事的,揚揚他獵豹保全的威名。

等到黃波來到西門,看到黎胖子的時候,黃波的心裡一突。心中突然升起不好的預感。要知道他能拿下這片別墅的保全工作,全靠黎胖子幫了忙啊!

「叔,就是他倆!在這裡鬧事!」看著黃波帶人趕到,這個保安連忙喊道。

「你們完蛋了,敢在這裡鬧事,今天不讓你們好好漲漲記性……」

「啪!」

還沒等這保安把狠話放完,黃波便急忙跑過來狠狠的給了他一耳光。

「對不起,黎先生,是我管束不嚴。」黃波連忙彎腰賠笑道。

「黃隊長,這是你的侄子?」看著捂著通紅的臉,一臉獃滯的小保安,黎胖子面色不善的問道。

「對對對,這是我侄子孫俊友。」

「還不過來給黎先生,唐先生道歉!」黃波心裡一苦,看著自己的侄子,氣不打一處來,狠狠的踹了孫俊友一腳,出聲吼道。

「這別墅區招的保安,不都是退伍軍人嗎?你侄子也是?」黎胖子一陣皺眉。

「不是才剛招人嗎,我這想著反正人手不夠,我這侄子在家裡閑著也是閑著,就乾脆拉過來湊湊人數。」黃波彎腰輕聲解釋道。

「我就說,退伍軍人怎麼可能像他這個B樣。」高娃不屑的說道。

孫俊友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看到自己叔的這個樣子,他哪裡還不明白,自己是惹到大人物了,不由得一陣惶恐。

「對不起,黎先生!對不起,唐先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頂撞了你,還求你高抬貴手。饒了我這一次吧。」孫俊友誠惶誠恐的求饒道。

黎胖子正打算說話,計程車里姜辰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 「黃隊長是吧?」

黃波一愣,不知道這車裡的是誰。連忙把詢問的目光投向了黎胖子。

「看啥啊看,聽不到我們老闆問你話嗎?」黎胖子吼道。

「是是是,不知道姜老闆有什麼吩咐。」黃波心裡一驚,看來車裡的就是黎先生的上司姜老闆了。

「哦?你認識我?」

「沒有沒有,我只是久仰大名。」

姜辰撇了撇嘴,有點無語,這馬屁拍的……還挺受用。

「黃隊長,你這侄子,堅守崗位沒什麼錯,我還要誇他一句盡職盡責。」

姜辰的聲音從車裡傳出來,聽得孫俊友一陣心酸,是啊,我不過是堅守崗位而已,有什麼錯。孫俊友只感覺自己比竇娥還冤。

「但是!他的素質就很有問題了,出口就是髒話;出了這種事情,也不想著第一時間查清楚,反而是直接開口罵人,你這家庭教育很有問題啊!」

姜辰繼續開口說道,語氣中帶著一絲絲氣惱,被堵在門口這麼久,不生氣那才是有鬼了。

「我回去一定好好他,讓他不再狗眼看人低。」

黃波聽到姜辰有點氣惱的聲音,心裡一陣陣發顫,連忙低頭說道。

「以後,我們這別墅區的保安,盡職盡責的同時,一定要學會以禮待人,遇到那種蠻不講理,鬧事的,再出手,還有,遇事一定要查清楚,聽到沒有!」

姜辰心裡暗爽,這教育人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像你侄子這種低素質的人以後就別招進來了,以後別墅招保安,先看品行,再看其他。好了,散了吧。」

姜辰過足了癮,便讓他們趕緊走,畢竟被堵久了,心裡還是很不爽的,說實話姜辰其實用不著和這些人浪費時間的,但是以前從小就被人看不起太多了,你說以前看不起還無能為力,而現在自己有能力了,如果還被人看不起,那自己這麼努力還有什麼意義,努力的目的不是就要做人上人嗎?

招呼黎胖子兩人上車后,姜辰便讓計程車司機往裡開去。

「叔,他們是誰啊?」看著計程車的尾燈,孫俊友苦著臉問到。

黃波臉上一副如釋重負的神情。回頭看到孫俊友和其他保安臉上一臉疑問的表情。

「這片別墅區裡面的別墅,百分之九十都是那位姜老闆的財產,他可是把這裡幾乎所有的別墅都買了!所以說,他就相當於我們的大老闆。至於另外兩個就是他的手下了。」

黃波正了正神色,一臉嚴肅的的說道。看來他還並不知道姜辰已經把別墅都賣出去了,不過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小看姜辰便是了。

「這大老闆,怎麼還坐計程車回來啊,這不是坑人嘛。」孫俊友一臉鬱悶,好好的工作,一下子就沒了。

「哼,這還不是你自找的。你也不想想,敢直接坐計程車進來的,能是一般人嗎?」

「我不以為是鬧事的嘛。」

「誰TM沒事跑到這裡鬧事,沒事吃飽了撐得嗎?你沒長腦子啊?」

黃波看著一臉委屈的孫俊友,一臉氣憤的吼道。你委屈,我還委屈呢,莫名其妙的跑來挨頓教育。

「你們聽清楚了,以後腦袋放聰明點。該強勢的時候強勢,該慫的時候慫。最主要是眼睛放亮點,要知道對誰該強勢,對誰該巴結!」

黃波正了正神色,一臉嚴肅的對眼前的這些保安說道。

第一贅婿 「至於你,你就回去吧,姜老闆說不要你,我也保不住你。」

看著面色複雜的孫俊友,黃波在心裡嘆了口氣,這種情況,只能算他倒霉,平常囂張跋扈慣了,這下惹到硬茬子了吧。

「剛剛我說的話,你們要講給其他人聽,要是來了新人,我剛剛那些話,更要讓他們都牢牢記住。聽明白了沒有?」

「明白!」

「散了吧,各自巡邏去。」

黃波擺了擺手,讓他們各自散去。

「怎麼樣,我說讓你進來就讓你進來。」

計程車上,黎胖子一臉得意的說道,全然忘了自己剛剛被堵著的時候。

「沒想到你們三位還真住在這裡面啊。」

計程車司機驚奇的說道,本來看到黃波帶一群人過來的時候,他還以為黎胖子兩人免不得要挨頓打。沒想到劇情反轉如此之快,把他看得一愣一愣的。

「行了行了,別在那兒顯擺了,也不知道剛剛是誰被堵在那兒了。」

姜辰看著嬉皮笑臉的黎胖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吐槽到。

「那是那個逼有眼不識泰山!」黎胖子不服氣的說道。

「到了到了,就停在這兒吧。」這時坐在副駕駛的高娃喊到。

「這這麼大啊。」計程車司機一臉震驚,瞠目結舌的說道。

儘管通過剛剛的插曲,他已經明白了眼前的都不是一般人。但是,看著眼前的別墅,他還是半天反應不過來。

「終於到家了,屁股都坐痛了,胖子付錢。」姜辰下車后暢快的伸了個懶腰。對黎胖子說道。

高娃帶著姜辰往鐵門走去,剛走到門前,鐵門就自動打開了。

「喲,還是自動的!」姜辰驚奇的說道。

「本來是想找個保安在這兒開關門的,但是黎胖子說你喜歡智能的,我就乾脆整了個自動門,門上有個攝像頭,你到時候把臉錄進去,你到門前,門自動就開了。我們的車牌也錄進去了,車一到門前,門就開了。」

高娃一臉得意的介紹到,要知道這別墅這邊都是他在安排。如今姜辰滿意,他自然很是高興。

「這庭院的花草,我都找人修過了。修剪庭院的園丁白天上班,晚上回去,目前沒讓他住在這裡,至於保姆的話,我目前就只找了個打掃衛生的阿姨,其他的還沒找。」

「為什麼不找啊?」姜辰有點奇怪的問道。

「這不是擔心你有什麼特殊的愛好。就打算讓你自己想想找什麼樣的。」這時黎胖子付完車費打發計程車司機走了以後,一臉壞笑的湊上來說道。

「你TM腦袋裡都裝的是啥。隨便找個能幹的不就是了。」姜辰一臉無語,沒好氣的說道。

「能幹的?哦,能幹的!明白!明白!」黎胖子恍然大悟的說道,笑容變得更加壞了…… 姜辰懶得理他,直接加快腳步朝著別墅走去。

庭院跟剛開始來的時候有了很大差別,灌木都被修建的整整齊齊,庭院的道路上也是乾乾淨淨一片落葉都沒有,看來都是認真打理過的。

老子可是主角 有些奇怪的是,這些灌木花草,顯得也太生機勃勃了。比起別墅區其他地方的花草,這庭院里的花草都更加的碧綠,更加的青翠欲滴。是園丁照料的太好了?看來這園丁是個人才!

「房門密碼都改了沒?」來到別墅門前,姜辰出聲問道。

「沒有用以前的密碼鎖,全都換成人臉和指紋識別了。」高娃應道。

說著上前往門口一站,果不其然,門自己就打開了。

「歡迎回家!」

機械化的女音響起。姜辰一愣,繼而一笑,這搞得也太花里胡哨了吧。

進到別墅裡面,跟原來的空曠沉悶的樣子不一樣,現在裡面錯落有序的擺放了傢具,凸顯出了一絲生氣。牆壁上的巨大熒幕,讓這別墅在古典的氣質下,稍稍的蘊含了一絲現代科技的既視感。跟古典的傢具搭配起來,竟也不顯突兀。

「不是說有個保姆嗎,怎麼不見人呢。」

姜辰觀察一陣,見沒人出來迎接什麼的,好奇的問道。

「採辦東西去了吧。廚房方面要弄得東西還是有點多。」黎胖子想了下回答道。

「一個人可以嗎?明天還是再招兩個人吧,幹活麻利就行。」姜辰皺了皺眉說道。然後伸了伸攔腰往沙發走去。計程車上坐的腰酸背疼的,姜辰想好好休息下。

「對了,那個啥孫俊友那種的別招進來了啊,我跟黃波說的招保安條件,招保姆一樣適用。」姜辰坐在沙發上,突然想到這茬,回頭對胖子說道。

姜辰可不想找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人回來,在外面扯著他的旗幟仗勢欺人,儘管他現在明面上沒什麼大的能量,但是以後可說不準!

「明白,我辦事你放心。」黎胖子拍拍胸脯。

「對了,我們要不要整個聚會什麼的,畢竟搬了新房子了。」黎胖子腆著一個大肚子,窩在旁邊的沙發里說道。

「整啊,怎麼不整,這可又是一波賺錢的機會!」

「沒錯,我也覺得。」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