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煉化天一神水的林逸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也不吭聲。

六個小時過去。

林逸終於煉化了第一滴天一神水,不過他卻沒有休息,吞下一把丹藥之後,便激起了第二滴天一神水再度開始瘋狂的煉化。

時間慢慢的過去。

一天。

兩天。

三天。

五天。

……

就這樣慢慢的過去,靈氣不足兩人就吞噬丹藥,煉化靈石,反正他們身上有的是資源。

足足在這裡煉化了接近一個月的時間,林逸才感受到了自己的上限,扭頭銀盪的看向了溫玉。

「怎麼了?」

溫玉眸光閃爍,有些緊張的問道。

「呵呵,好了,看來要回去了。」

林逸咧嘴笑道,隨後起身丟給了溫玉一瓶丹藥。

這些日子溫玉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倒是沒有遲疑,直接拿起丹藥就倒進了自己的嘴巴里,輕輕的咀嚼了起來。

雖然額頭上浮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子,可溫玉的臉上卻始終掛著笑容。

「謝謝你。」

林逸再度開口說道,如果沒有溫玉的幫忙,他想要完全煉化這些東西恐怕會多花費十天到半個月的功夫。

「我們是師兄弟不是嗎?」

溫玉抿嘴調侃道。

「哈哈,好,師兄弟,走吧!」

林逸咧嘴一笑,手臂一揮,直接把地上的天一神水收起。

這一幕看的溫玉瞳孔微微一所,驚訝道:「師兄你既然能夠收走,為什麼不要早點收走回去煉化啊?」

「你個傻小子,咱們撼天宗哪裡有這裡安全啊!在這裡煉化不但一般人下不來,還有人免費當保鏢呢。」

林逸咧嘴意味深長的冷笑道。

「有人當保鏢?」

溫玉一聽,頓時神色一慌,下意識的看向了四周。

「好了,人都已經走了,咱們也回去吧!這次便是仙人之境,老子也不用放在眼裡了啊!」

林逸咧嘴瘋狂而猙獰的冷笑道。 煉化了這麼多的天一神水之後,他的修為也如願以償的進入了化神期,不算很高,可是很強。

最少,在這仙域之內可以算得上是很強了,如果此時他再遇上如雷霆這樣的強者,根本不會被逼的要動用紅蓮業火才能斬殺對方。

「那溫玉就恭賀師兄了!」

溫玉看著自信滿滿的林逸,臉上也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笑意,抱拳說道。

「呵呵,你個小東西,以後可以煉化第二滴天一神水了記得找我。」

林逸大手輕輕的莫了莫溫玉的小腦袋,笑嘻嘻的說道,隨後猿臂下滑直接落在了溫玉的腰上,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便帶著溫玉衝天而起。

只是溫玉此時卻像是在捕獵的蟒蛇一般,軀體竟然綳的緊緊的,宛如一塊鋼鐵一般。

「不是,小師弟,這一路上都是你對我有非分之想,現在你緊張個屁啊?」

林逸不樂意了,扭頭盯著溫玉不滿的呵斥道。

「小心屍毒,屏住呼吸,那位老前輩說了,上升到千米的位置就會遇到屍毒!」

溫玉抬頭看著林逸目光凝重的說道。

「什麼玩意兒?屍毒?」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也難得變得正經起來了,之前,他可是差點都死在這屍毒的之下了啊!

如果不是體質異於常人,他現在恐怕也如同地下的那些森森白骨一般,要永遠躺在這裡了。

數個呼吸后。

林逸果然發現了一些異常,這裡的空氣中明顯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白霧,如果不仔細查看的話,你是很難看出來的。

一師還有一師高 「瑪德,紅蓮業火,焚!」

林逸爆喝,轟!可怕的火焰轟然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把他跟溫玉兩人包裹在其中。

可怕的火焰,焚燒的虛空都變得扭曲起來,更不用說周圍的屍毒了。

同一時間。

白雲城兵器鋪的頂樓,氣氛卻壓抑到了極致。

火工頭陀神色愧疚的看向了坐在不遠處的練霓裳,不知道怎麼的,他想要為練霓裳尋找夫君的消息竟然傳出去了。

這下子,幾乎讓整個白雲城震動。

而此時,坐在主座上的馮廣便是這次前來提親中的一員,最要命的是對方的態度非常的強硬,而且背景實力,也恐怖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便是火工頭陀跟朱泰兩人聯手都招惹不起。

「馮管家,霓裳從小跟著我一起長大,性子十分頑劣,根本入不了豪門,還請馮管家能夠回去好生跟少爺說說,我火工頭陀絕對不會忘記管家的恩德的。」

話落。

火工頭陀上前一步,遞上了一枚儲物戒指,討好的笑道:「這裡面一共有仙器三件,靈石八百萬,還請管家笑納!」

「哦?火工頭陀你還真是大手筆啊?」

馮廣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這麼一筆資產不管是放在誰面前,可都是讓人無比心動的啊!

練霓裳一聽,眉頭也忍不住微微一皺,兵器鋪的情況她很清楚,之前林逸購買了一些,他們這個月也銷售出去了一些,現在,三件仙器已經是兵器鋪的所有了。

至於八百萬靈石,恐怕也是傾囊相授了。

寵妻百分百 馮廣不著痕迹的收下了儲物戒指,看了一眼神情冷漠的練霓裳之後,淡淡的說道:「頭陀,你可知道為何,我家少爺這次要來提親呢?而且還沒有任何人膽敢跟魏家競爭?」

火工頭陀聞言,麵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隨後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馮廣討好的笑道:「這個我倒是不知,難不成大少爺的修為已經超越了仙人之境不成?」

「呵呵,這個到還沒有,不過一般的仙人之境也不是我家少爺的對手,而且實不相瞞,我家少爺有一表妹,現在被三品宗門選中,也就是說,現在我家跟三品宗門是親戚了,這其中的厲害你可懂得?」

馮廣得意洋洋的盯著火工頭陀冷笑道。

「轟!!!」

火工頭陀聞言,只感覺腦袋轟然一震,彷彿有幾百枚炸彈同時爆炸了一般驚悚的瞪大了眼睛。

便是一直冷漠的練霓裳,此時也是面色大變啊!

三品宗門,她,惹不起。

火工頭陀也同樣招惹不起啊!

甚至,對方門下的一個弟子,都足以滅了他們。

要知道,白雲城修士億萬,強者如雲,可卻也沒有那個宗門能稱得上三品啊!

可見這三品宗門是何等的恐怖可怕!

「還有,我家魏漾少爺前些日子意外得到了上古真仙寂滅的傳承。」

見兩人似乎被自己的消息嚇傻了,馮廣忍不住再度得意洋洋的冷曉了起來。

「什麼?真仙的傳承?這怎麼可能?他魏漾也不過只是區區仙人之境而已。」

練霓裳聞言,再也無法壓制心頭的震驚,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馮廣一聽,練霓裳竟然敢直呼魏漾的名字,不禁面色一沉,不悅的呵斥道:「練姑娘,我希望從今天開始,你要改變自己的一些想法,我家少爺的名字絕對不是你能夠直呼的,要嘛尊稱一聲魏少,要嘛就叫一聲夫君,否則,後果絕對不是你,跟這兵器鋪能夠承受的!」

馮廣這一番話可謂是說的極為兇狠了,簡直就是把練霓裳當成下人的節奏了。

便是火工頭陀此時都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如果魏漾真的把練霓裳當成寶貝,他火工頭陀倒也可以考慮一二,畢竟,現在的魏漾的確不俗,而且,女孩子始終是女孩子,在很多大事上面,還是需要男人來掌控。

再者,練霓裳的容顏如此驚駭世俗,若是不能急早的嫁人,說不定也是禍害,畢竟他火工頭陀的實力,這兵器鋪都非常的一般。

可現在,馮廣的態度卻讓他有些不爽了。

「對了,練過娘過去的話是做的小的,我家公子將來註定是要娶三品宗門弟子為妻的。」

馮廣再度開口扔出了一枚重磅炸彈。

「什麼?玩意兒?」

火工頭陀眼睛一瞪,盯著馮廣憤怒的尖叫了起來。

她練霓裳之資,天下無雙,整個白雲城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想要追求練霓裳的人也是多如牛毛,幾乎每天兵器鋪有三分之一的客人前來並不是真正為了購買兵器,而是想要一睹練霓裳的風采。

可現在。

魏家竟然想要讓練霓裳當小的,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也許魏家背後的確有三品宗門,可魏家本身也不過才是區區四品宗五品宗門,在白雲城雖然算是比較頂尖兒的勢力,可也沒有強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啊!

「馮管家,請你回去轉告魏漾,我練霓裳就算是死,也不會入你們魏家!」

練霓裳咬著槽牙,神情憤怒的呵斥道。

馮廣聞言,也不生氣,笑呵呵的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你跟這兵器鋪就準備滅亡吧!從今天開始,兵器鋪的子弟只要膽敢外出,殺無赦,還有就是你,本來你可以當小的,現在既然你如此不爽,那就怪不得我們魏家無禮了,魏典,把人拿下給少爺送過去!」

「是!」

婚情告急:總裁離婚請簽字 一道陰沉邪惡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虛空微微蕩漾,穿著一套黑色衣服,氣息邪惡到了極致,宛如從地獄中走出來的鬼魅一般的魏典便緩緩出現在了客廳里,最恐怖的是他的眸子,一雙眸子猩紅如血,散發著濃濃的邪惡氣息。

穿越後宮之橫行王門 「仙人之境後期?」

火工頭陀一看,頓時面色一變,驚呼道:「霓裳,你快走!」

「師兄!」

練霓裳的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凝重之色,她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這魏典的可怕跟恐怖,不要說她一個人了,便是加上火工頭陀甚至是整個兵器鋪的所有人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這裡是白雲城,大管家,難道你真的敢壞了白雲城的規矩不成?」

火工頭陀深吸了一口氣,神色凝重十萬分的盯著馮廣怒吼道。

「呵呵,你如果悄無聲息的死了,你說到時候誰會知道我們在白雲城動手了呢?」

馮廣聞言,頓時忍不住銀盪的壞笑了起來,雖然白雲城明令禁止,不能再城內鬥毆,可一旦人死了,又沒有驚動執法隊的情況下,這件事兒自然也就算了,畢竟執法隊也不是無所不能的神明。

火工頭陀聞言,頓時面色一變,依然明白這次魏家前來是下定決心要拿下練霓裳了啊!

「火龍訣!」

火工頭陀幾乎沒有遲疑,張口就噴出一道烈火,朝著馮廣殺了過去,不求有功,只求火焰能夠焚燒兵器鋪,只要讓外面的人知道了這裡的情況,只要能夠引起執法隊的注意,那今天他跟練霓裳說不定就有了一線生機。

「哼!算盤打的不錯,只可惜在絕對強大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徒勞啊!」

魏典身形一晃,宛如鬼魅瞬息而至,手掌輕飄飄的落在了火工頭陀的胸口上。

「砰!」

一聲悶響。

火工頭陀只感覺自己在瞬間就好像是被千刀萬剮了一般的難受,整個人直接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當場昏死了過去。

「師兄!」

練霓裳一看,杏眼怒瞪,悲從中來,手中的火紅色的鞭子猛的一抖,發出一聲脆響,就像是死神手中的鐮刀一般,帶著凌厲至極的殺機朝著魏典殺了過去。

「呵呵,你不行,還是乖乖的給我家少爺當小老婆吧!」

魏典咧嘴銀盪一笑。

此時練霓裳才發現,魏典不單單眸子猩紅如血,就連他的牙齒竟然全部都是紅色的,這無比詭異的一幕,頓時嚇的練霓裳頭皮已麻,而魏典此時也再度欺身而上朝著他沖了過去。

「砰!」

同樣又是一掌,練霓裳肩膀微微一麻,體內的靈氣竟然都被一股邪惡至極的力量禁錮,整個人宛如被人定身了一般,站在原地竟然無法在動彈分毫。

「真的是弱啊!在仙域這等地方,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活下去的。」

魏典搖頭咧嘴一臉鄙夷的嘲諷道。

看著魏典那猙獰可怕的樣子,便是早就見識過多次的管家馮廣,此時也是頭皮發麻,一臉的驚悚不安,急忙討好的笑道:「魏典少爺您天縱之資,他們這些普通人自然不是您的對手了!」

魏典聞言,猛的扭頭鎖定了馮廣。

那猙獰嗜血的眼神兒,讓馮廣的心頭猛的一顫,簡直就像是夜晚被可怕的厲鬼鎖定一般驚悚,可卻不敢妄動,只能保持身形,一臉討好之色。

房間內一時間變得無比恐怖壓抑起來,豆大的汗珠子也順著馮廣的額頭不斷的落下。

半晌后。

當馮廣感覺自己都要窒息的時候,魏典咧嘴猙獰可怖的笑道:「你說我跟魏漾倒是誰更厲害一些呢?」

話一出口。

那種無形的壓力彷彿驟然消失。

馮廣急忙抬起手臂,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討好的笑道:「此事,屬下不知,您跟魏漾少爺,都是千百年不遇的絕世天才,我一個老奴,如何有眼力分辨呢?」

「既然這眼睛如此無用,我取一個好了!」

「什麼?不要……啊!」

馮廣話還沒說完,便捂著自己血淋淋的左眼,痛苦的慘叫了起來。

魏典看著手中沾染鮮血的眼球,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了一抹興奮,激動,玩味,嗜血的詭異笑容,淡淡的說道:「回去告訴魏漾,把答應我的東西準備好了,還有,以後千萬不要說自己沒用,沒用的廢物是不配留在這個世界上的。」

「是,老奴知曉了!」

馮廣捂著自己的眼睛,一臉恭敬的說道,雖然被取了一顆眼球,卻不敢有絲毫的不滿。

這便是仙域。

這便是修士的世界。

強者為尊,一切都是靠實力說話。

你的實力足夠強大,你便可以擁有一切,便可以為所欲為。

否則,你便是螻蟻,一個只能任人欺負的螻蟻。

魏典聞言,身形一晃,竟然如同水面上的倒影一般,慢慢的消失在了房間內。

馮廣用剩下的一隻眼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死過去的火工頭陀之後,抓起練霓裳急速離開。

我可以無限升級 十分鐘后。

火工頭陀悠悠然醒來,當看到空蕩蕩的房間,火工頭陀頓時面色大變,瘋了一般沖了出去,結果,兵器鋪的夥計根本就沒有看到有人離開。 「頭陀,你怎麼了?」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