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玉扯著嗓子怒吼道。

「嗷嗚!!!」

一聲山搖地動的怒吼,那大羅金仙的古屍直接落在了地上,宛如一尊真正的神明一般朝著那古屍沖了過去。

「砰!」

林逸的狼牙棒狠狠的落在對方的腦袋上,發出一聲巨響,十二龍之力,直接把對方打的咯噔噔后七八步。

古屍吃痛怒吼連連,震的整個地下墓室都晃動不已,彷彿發生了大地震隨時要塌陷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可怕感覺。

可林逸的這一棒子雖然恐怖,卻依舊無法要了他的性命,當即古屍張牙舞爪的就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咻咻!!!」

刺耳的厲嘯聲驟然響起,無數黑色的頭髮瞬間就緊緊地纏繞在古屍的身上,直接把古屍包裹成了粽子,只露出了一顆腦袋。

「溫玉,斬他的腦袋!」

林逸輕喝,腳尖在地上一點,再度朝著古屍沖了過去,逍遙遊的身法在這一刻被施展到了極致,速度快的簡直猶如鬼魅一般,不斷的圍繞著古屍遊走,手中的狼牙棒也宛如狂風驟雨一般不斷的落在對方的腦袋上,發出一道道可怕的悶響聲。

控屍一脈,是完全能夠做到心意相通的,在聽到林逸的吩咐之後,大羅金仙的古屍便直接揮舞拳頭朝著被纏繞的古屍腦袋上砸了過去。

「嗷嗷嗷!!!」

憤怒的咆哮不斷的響起,宛如一道道驚雷,炸的林逸心頭氣血翻滾不已,狼牙棒上的力量都在不經意間弱了許多。

「瑪德,明天晚上說什麼也不來了啊!」

林逸咬著槽牙,一臉懊惱後悔的抱怨道,這運氣也太逆天了啊!

有的人找尋了一輩子,也未必能夠找到一具古屍,可他倒好,隨便開兩個墓室,竟然都他嬢的是可怕的古屍。

「噗嗤!」

困擾在古屍身上的頭髮轟然炸開。

楚紅首當其衝,整個人就像是鐵鎚狠狠的砸中一般,面色一紅噴出一道血箭,就直接倒飛了出去。

「媳婦兒!」

林逸一看,頓時面色大變,身形攢動快如疾風鬼魅,瞬間出現在了楚紅的背後,一把抱住了急速朝著後方而去的楚紅。

「怎麼樣?」

林逸關切的問道。

怨靈之體,一旦受傷,那樂子可就大發了啊!

昨天就為了讓楚紅醒過來,他跟溫玉已經是等於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啊!他現在可不敢輕易讓楚紅受傷啊!

「沒事兒,你小心,這東西的力量在不斷的變強,必須要速戰速決,否則,麻煩了!」

楚紅畏懼的看了一眼那古屍神色凝重的說道。

「好!你在一旁休息,看我的就行了!」

林逸咬著槽牙,朝著古屍沖了過去。

「瑪德,血脈之力起!」

林逸咬著槽牙,神色凝重,掄起手中的狼牙棒就朝著對方的腦袋上落下,小金因為受到溫玉實力的壓制,所以在實力上不如古屍,可他畢竟是一具大羅金仙的古屍,再加上身上的仙器護體,此時,雖然被打的節節敗退,不過倒也勉強能夠擋住對方的攻擊。

這就給林逸贏得了極大的機會,每一次狼牙棒落下,那必定都是十二龍之力,以至於古屍的腦袋,此時都直接被砸成扁的了。

「瑪德,如果我的軒轅劍威力能夠提升一下那該多好啊!」

林逸忍不住在心裡嘀咕了一句,軒轅劍雖然鋒利無匹,可架不住境界太低微了,而且沒有任何的加持,反而還不如現在這狼牙棒來的兇殘。

官場先鋒 不過萬幸的是,現在能夠穩住局面,雖然墓室內,山搖地動,不斷有泥土,石頭從頭頂上落下,好在,兩人聯手倒是頂住了古屍的攻擊,否則,那恐怕是真的要出大亂子了。

「主人,要不你把狼牙棒賽到他嘴巴里吧!再讓他這樣叫下去,這墓室恐怕要塌了啊!」

一旁的楚紅,看著不斷落下巨石的墓室,有些焦急的喊道。

「瑪德,你個狗東西,老子讓你叫!」

林逸眼睛一瞪,手中的狼牙棒直接猛的朝著對方的嘴巴里塞了進去。

「噗嗤!」

一聲悶響,狼牙棒竟然輕易的洞穿了這古屍的嘴巴,直接從後腦勺上戳了出去。

舊愛成婚:顧少誘愛入局 同一時間。

一直悍不畏死,宛如死士一般的古屍竟然也慢慢的風化,成為了齏粉落在了地上。

「啪嗒!」

一顆黑色的珠子落在地上,咕嚕嚕的滾出老遠。

「這就解決了?」

林逸有點懵了,剛剛他最少打了這傢伙幾百次啊!可對方的腦袋也僅僅只是被打的有點扁而已。

「難道他之所以這麼恐怖就是因為這個珠子?」

楚紅素手一招,直接把珠子吸入手中,好奇的笑道。

「呵呵,不管了,總算是躲過一劫啊!看看有什麼資源吧!」

林逸朝著古屍躺著的地方走了過去。

「我靠!九曲還魂草?最少都是上萬年的?」

林逸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這九曲還魂草可是十分珍貴的一種靈草,只是他生長的周期非常的漫長,絕對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小紅,過來,這東西你的了,直接吃,能夠極大程度的強化你的神魂!」

林逸急忙扭頭看著楚紅焦急的喊道。

「呵呵,你也可以吃啊!也能夠強大你的識海,到時候你的神魂攻擊肯定會更厲害的,我要你保護我!」

楚紅走上前,抿嘴宛如一名任性的小女生看著林逸笑嘻嘻的說道。

「哇……」

一道噁心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溫玉整個便直接坐一臉虛弱的坐在了地上,面色蒼白,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喂,溫玉,你小子是不是活膩味了啊?我媳婦兒跟我恩愛一下,你在這裡要吐是幾個意思?噁心到你了?」

林逸一把收走九曲還魂草就拎著狼牙棒一臉不爽的朝著溫玉走去,神情不善的質問道。 「不是,我,我是累的,操控大羅金仙級別的古屍,消耗很大!」

溫玉一臉虛弱的解釋道,話落,整個人直接朝著地上倒下。

「父王,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啊!」

溫玉悲戚的喊了兩聲之後,直接昏死了過去。

「主人,他是不是說他想回家啊?」

楚紅眨巴著明眸,看著躺在地上一臉虛弱的溫玉,有些同情的問道。

「呵呵,是啊!我現在就帶他回家,這小子,肯定昨天晚上沒睡好!」

林逸咧嘴一笑,抱著溫玉就帶著楚紅一起離開了這地下墓室。

清晨,當鳥叫,喧囂再度在北邙山上響起的時候,溫玉睜開了眼睛,隨後猛的從床上坐起。

「我沒死?」

溫玉心有餘悸的尖叫道。

「瑪德,你這話說的,跟著師兄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呢?放心,我保證你死不了的。」

坐在一旁正在打坐的林逸聞言,收功,起身,盯著面色依舊有些緊張的溫玉,咧嘴輕鬆的笑了起來。

「大師兄,我想回家。」

溫玉一個箭步衝到了林逸的面前,緊緊的抓住林逸的胳膊,哀求道,他是真的被整怕了啊!老是跟那些古屍玩兒,誰敢保證自己每次都能這麼幸運的活下去呢。

「嘩啦,嘩啦!」

林逸一手拿著軒轅劍,一手拿著磨刀石,直接在放在桌子上摩了起來,「瑪德,這劍好久沒有殺人了,似乎變得有些遲鈍了,哎,對了,小師弟你剛剛說什麼?」

「沒,沒什麼。」

溫玉一臉緊張的訕笑道。

「恩,沒事兒就再休息一會兒,晚上跟哥哥去發財,昨天的東西我得了,不過你放心,大師兄也絕對不會讓你白做的,兩瓶七品丹藥養魂丹,你應該比較需要吧?」

「什麼?養魂丹?」

剛剛還一臉委屈的溫玉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他們操控屍體靠的可就是自己的神魂,以及秘術,所以,對於神魂的消耗可是非常巨大的,而這養魂丹不但能夠補充神魂,最重要的是還能夠提升強大神魂。

神魂對他們的重要性甚至在控屍秘術之上,只要他的神魂足夠強大,便能夠長時間的控制古屍,否則,便會如昨天晚上那般,直接因為神魂被消耗殆盡,而出現昏厥的情況。

「不但是養魂丹,還是上好的養魂丹,好好的休息。」

林逸得意洋洋的笑道,便轉身走了出去,連續兩天挖到古屍,這讓他的心裡有些沒底了,還是決定謀定而後動,先查清楚這北邙山的信息之後再動手好了。

否則,便是強悍如他也不敢再隨便下去了啊!實在太兇險了,簡直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一般。

「大師兄!」

正在練功的瘦猴,看著林逸咧嘴討好的笑道。

自從天水宗跟龍門宗的人來了以後,他們的好日子可就算是來了,跟本不需要再幹活兒,只需要好好修行就可以了,而且林逸交給他們的修行資源對他們來說,也是無比恐怖的一筆財富,足以支撐他們很長一段時間的修行。

「那個,咱們北邙山以前是做什麼的啊?還有,為什麼大家都要把人埋在這裡你知不知道啊?」

林逸看著瘦猴,一臉溫和的笑道。

「這我倒是不知道,等師傅回來了,你問師傅吧!他應該知道一些吧!咱們撼天宗實在太落寞了,現在根本沒有任何的古籍善本了。」瘦猴看著林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好吧!知道師傅去哪裡藉資源了嗎?」

林逸再度開口問道,不把這北邙山地下的事情搞清楚,他還真的不敢在妄動了,所以這件事兒他必須要儘快處理,只要能夠把北邙山搞清楚,那這裡可就是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啊!

眼睜睜的看著寶庫就在腳下,而不能享用,這對林逸來說,可是無比痛苦的一件事兒。

「這就不知道了,師傅也沒說,不過我隱約好像聽他說過,在過去,咱們撼天宗好像還混的不錯,所以應該是去一些大宗門吧!」

瘦猴皺著眉頭,尷尬的笑道。

「行,好好修行,我去一下白雲城,如果有什麼意外就躲在在魏真人的背後,他會保護你們的。」

林逸交代了一聲之後,就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他也搞清楚離北邙山最近的城池便是這白雲城,而城池一般多都是有一些強大宗門聯合成立的執法隊在管理,幾乎沒人敢在裡面鬧事兒,有幾分類似於地球上城市的感覺。

各種工匠,藥鋪,實力恐怖的強者,幾乎都是居住在城池中,畢竟每一座城池在建立之初可都會修建聚靈陣來增加城池內的靈氣。

但凡是實力能夠達到六品以上的宗門,幾乎都是居住在城池之中,也就是撼天宗這樣實力不咋地的人,才會住在北邙山這種地方,不但是山,還是墳山。

出了北邙山之後,林逸便楚紅也召了出來,兩人一起緩緩朝著白雲城走去,順便心上一下這周圍的風景。

十分鐘后。

正在急速前行的林逸卻突然眉頭一皺,一把抓住了楚紅的小手。

「怎麼了?」

楚紅不解的問道。

「有殺氣,小心!」

林逸眸光凝重的說道。

「呵呵,倒是沒想到,你區區一個天龍之境的小子,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感知力。」

一群手持命器的渡劫期強者,紛紛從數百米開外的地方站了起來,凶神惡煞的盯著林逸冷笑道。

「諸位,我們貌似不認識吧?」

林逸皺著眉頭沉聲問道,他來仙域才幾天,唯一有仇的恐怕就是翻江龍跟龍傲天了,可現在,這兩個傢伙正在給他看山門,他還真想不通有什麼仇家要找他的麻煩。

「不錯,我們才來仙域不過兩三天,為何你們要殺我們?」

楚紅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撅著杏乾的小嘴不滿的抱怨道。

「咳咳……兩位對不住了,他們要殺的不是你,而是我!」

一道虛弱的咳嗽聲驟然響起,隨後一名身材清瘦,面如刀削一般的男子,緩緩從草叢之中站了起來,捂著自己小腹上的傷口,一臉痛苦笑道。 而後。

這受傷的男子,緩緩扭頭看向了周圍凶神惡煞的眾人咧嘴笑道:「你們可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白雲城附近對我動手,今天這個件事兒跟他們兩個沒關係,放他們走吧!」

「哈哈,高俅有沒有關係可不是你說的算!」

「不錯,他們二人誤入這裡,只能說明他們倒霉,該死!」

「高俅,如果你早點認命,哪裡會出這樣的事情呢?又有兩個人因為你而倒霉了啊!」

「別廢話了,動手殺了他,萬一驚動了白雲城的執法者,後果誰也承受不起!」

一名穿著銀色長袍的男子,面容冷漠的呵斥道。

「殺!」

眾人一聽,紛紛揮舞著手中的命器朝著高俅跟林逸殺了過去。

「瑪德,這麼囂張的?」

林逸不樂意了,鬆開楚紅的小手,狼牙棒直接握在手裡就朝著前方人群沖了過去。

「砰砰!!!」

一道道悶響聲不斷的響起,一名名殺機滔天的強者,只要被狼牙棒擊中,便直接倒飛出去。

已經做好拚命準備的高俅一看,頓時傻眼了,「什麼時候天龍之境的小子都這麼囂張了啊?」

「呵呵,他可不是一般的天龍之境小子呢。」

楚紅看著勢如破竹,宛如猛虎入羊群一般的林逸,忍不住抿嘴得意洋洋的嬌笑了起來。

「瑪德,你是什麼人?敢殺我的人,是不是活膩味了啊?」

那名穿著銀色長袍的男子,盯著林逸有些氣急敗壞的質問道。

「砰!」

又是一聲悶響,最後一名殺手被狼牙棒打的倒飛了出去,林逸這才看著銀色長袍男子,一臉無奈的笑道:「你們要殺我,我難道不還手?」

「你……」

銀色長袍男子愣住了,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我什麼?你也給老子滾吧!」

林逸冷哼一聲,速度飆升到了極致,直接朝著對方沖了過去,手中的狼牙棒狠狠的朝著對方的腦袋上落下。

「滾開!」

銀色長袍男子見狀,眼睛一瞪,殺機宛如刺目的月光在眸子內閃爍,而後,一把長劍宛如靈蛇出洞,帶起一陣滴溜溜的刺耳聲音直接朝著林逸的狼牙棒殺了過去。

Views:
6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