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青月嘆了一口氣,再次加大了陰力,讓步子變得更快。

“停下,你停下。”

陳靈兒哭着喊着,掙扎着再次站了起來,追了過去。

視線中,那道身影走的更快了,快到彷彿是在平地飛起來一般,越來越遠……

終於。

當陳靈兒追到校門口的時候,身影,徹底消失不見。

陳靈兒感覺身體被掏空,發軟的癱坐在地上。

她紅着眼眶,茫然地看着車來人往的馬路,搜尋着那道身影。

但,入眼,盡皆是陌生的面龐。

淚水,充盈着眼眶,讓她的視線模糊。

她顫抖着,哭着。

“爲什麼?爲什麼要走?”

“停下來好不好?我想,讓你抱我一下。”

“白小鳳,你給我回來!”

哭聲,撕心裂肺。

迴響在校園門口。

所有人都驚駭地看着陳靈兒。

冰山校花,到底出什麼事了?

這,還是那個傳聞中的冰山校花嗎?

“靈兒。”

宋楠楠趕了過來,跌坐在陳靈兒身旁,將她抱在了懷裏,眼角同樣流淌着淚水:“不哭了,不哭了,他走了,已經走遠了。”

“不,楠楠,他沒走遠,我知道的,他還在。”

陳靈兒哭嚎着搖頭。

忽然。

她怔住了。

視線中,一條紅線,緩緩地被風吹着飄了過來。

陽光下,紅線很耀眼。

然後,飄到她面前的時候,紅線斷成了兩截,躺在了地上…… 青藤藝術學院。

校門馬路對面,偏僻的小巷口。

兩道人影站在巷口,眺望着校門口發生的一幕。

“抱一下而已。”

華青月有些心疼地看着對面。

“抱了她,然後呢?”

白小鳳神情平靜:“老子都一心求死了,抱她,還怎麼求死?”

“那你眼眶怎麼有點紅?”

“灰塵進眼睛了。”

“咱倆都釋放着陰力,灰塵應該不可能……”

“華娘娘,娘們都這麼話多的麼?”

華青月將到嘴的話嚥了回去。

猶豫了一下,又說:“你這麼做,是不是有些渣男了?”

“本大爺開大g了?”

華青月搖搖頭:“但,陳大小姐應該會唱傷過的心就像玻璃碎片,愛情的……”

“娘們就是話多,渣男就渣男吧,走了。”

白小鳳轉身,朝小巷深處走去,對面,有車等着。

華青月看了一眼白小鳳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校門口,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苦澀一笑,跟上了白小鳳,嘴裏呢喃着:“愛情的蠢,永遠不會復原……”

……

鬼宅。

此時已經人頭攢動。

白小鳳和華青月進屋的時候,屋子裏一下安靜了下來。

白小鳳掃了一眼。

常天慶和胡黃白柳灰全都到齊了。

快穿之親媽在線改劇情 還有一些他不認識的大佬,應該都是陰陽界中的中流砥柱勢力了。

“白先生。”

所有人異口同聲對着白小鳳一抱拳。

白小鳳擺擺手:“三天時間了,還有人過來沒有?”

小妖女秦司音點點頭:“陰陽界的上層勢力,大半已經在這,還有的勢力正在趕來。”

“不等了,先進冥途再說。”

白小鳳乾脆地說道。

什麼?!

衆人同時一驚。

“這麼急?冥途出什麼變故了?”

風長卿愕然問道。

白小鳳搖搖頭:“沒有,但去的早,總比去的急要好。”

三天時間,鬼知道陰間那邊發展到了什麼地步。

以陰間大人物的手腕,捕捉鬼魂邪祟的速度,肯定不能小看。

要是等到所有人全都聚齊,再撲進冥途,那風險概率太大了。

一旦陰間大人物聚齊了鬼魂邪祟的數量,開了屍路獄場,到時候他們lián zhǔn備的時間都來不及。

“也對,那現在進冥途吧。”

風長卿點點頭。

隨即,他轉身,掃過在場衆人:“風長卿懇請諸位一戰,這一戰,無關生死,只關陰陽,勝陽間太平,敗人如豬狗!”

“戰!”

所有人異口同聲大喊道。

聲音,震耳欲聾。

然而。

就在這時。

嗡!

鬼宅客廳正中間,驟然一道血光憑空出現。

彷彿一柄利刀,將虛空撕裂出了一道兩米長的口子。

所有人同時一驚,駭然地看着血光。

“冥途?!”

白小鳳目瞪口呆地看着血光,感受着裏邊傳來的熟悉的冥途氣息。

這都還沒開冥途,怎麼冥途自己開了?

“速來!”

念頭剛起,冥途內,便是傳來了冥尊低沉的聲音。

要遭!

出變故了!

白小鳳臉色大變,當即上前,陰力灌注到雙手,豁然將血光口子撕開,走了進去。

身後,人羣洶涌,快速地跟了進來。

還有大佬,在忙着聯繫附近酒店內駐紮的門中弟子。

嗡!

一陣天旋地轉。

白小鳳視線恢復過來,可一看到冥途內的情況,他就呆住了。

此時的冥途,一片血紅。

我侄子戒心實在太重了 彷彿被血染了一般。

天上,地下,前後左右,目之所及之處,盡皆血紅一片。

以前的冥途,雖然霧氣涌動,灰濛濛的,分不清方向。

但,也不至於被血染吧?

末世異形主宰 “跟本尊走。”

一道低沉冰冷的聲音傳來。

白小鳳擡眼,就看到冥尊正站在不遠處,邪魅俊逸的臉上,彷彿覆蓋了一層寒霜。

而在冥尊身旁,豆豆和糟老頭的臉色也極爲難看。

“發生什麼事了?”

白小鳳開口問道。

冥尊擺擺手:“跟本尊走,豆豆和奴安排那些人。”

說完,冥尊轉身就走。

白小鳳滿心疑惑,不過冥尊不說,應該是出大變故了。

他急忙跟上了冥尊。

嗡!

血色陰力,從冥尊身上爆發出來。

包裹住了他。

兩人的速度登時快了起來,平地如飛。

白小鳳愕然地看着四周。

沿途所過,盡皆血紅。

就連冥途內涌動的霧氣,也變成了血紅色。

甚至,就連路過看到的至尊殿,也在血色掩映下,變得極爲陰森猙獰。

他囁喏了幾下嘴脣,好幾次想問冥尊,可又強忍了下來。

他能清晰地感應到,冥尊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冰冷徹骨的森寒殺意。

壓迫得他,就彷彿有一雙無形大手,狠狠地掐住脖子似的。

血色,越來越濃。

濃郁到,空中的霧氣,都粘稠的厲害,彷彿隨時都會凝聚成血水滴落下來。

“嗷嗚……”

漸漸地,遠處傳來了厲鬼哭嚎的聲音。

白小鳳眉頭一挑,注視着遠處,那邊,應該就是陰間方向了吧?

隨着距離靠近,厲鬼哭嚎的聲音越來越多。

這麼多的哭嚎聲,已經不能用慘絕人寰、哀嚎遍野來形容了。

甚至,白小鳳完全找不出形容詞來。

密集的厲鬼哭嚎,迴響在冥途內。

就彷彿是無數利針,狠狠地戳在人的耳膜子上。

白小鳳忍不住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覺得心煩意亂。

忽然。

前邊走着的冥尊停了下來。

“你看。”

白小鳳掠過冥尊,朝着前方看去。

血色,依舊是濃郁粘稠的血霧,一切都變得血紅。

隨着身旁的冥尊一揮手。

血色陰力潑灑而出,將前方的血霧驅散。

彷彿是掀開了一個世界的簾子,恐怖的一幕,呈現了出來。

那片世界,昏天黑地,寸草不生,一片荒涼。

一輪血月高掛長空。

而在空中,地上,鋪天蓋地的鬼魂飄動着,密密麻麻,如同一張超巨形的毯子,將整個冥途連接陰間方向的視角,全都遮掩。

一望無際。

目光所及之處,盡皆是鬼魂飄動,猶如蝗蟲過境,鋪天蓋地,遮天蔽日。

這等數量的鬼魂,即便是白小鳳,看得也後背一陣發毛。

“鬼魂已經開始聚集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強壓着滲人的寒意。

Views:
9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