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也不清楚上面為什麼會有那麼一大片的碎石,而這個大姐姐為什麼又沒被埋在碎石之下。

還真信了。

女牧師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然而就在眼球那麼一轉一翻之間,她的視線掃過黎夜胸口扣著的「觀」字徽章,突然臉色沉了一沉。

一道白色光束驟然籠罩在黎夜身上,幾乎同一時間,黎夜發現自己的技能都暗淡了下去。

她站起身,雙腳卻無法向前挪動一步。而餘光之中,站在一側的女牧師將高高舉起的法杖一端對準了她。

「幾個意思?」她皺了皺眉。

系統的戰鬥記錄里,明明白白地顯示著,玩家「飛鴻」對你使用了技能「空間力場」,2秒內無法移動、無法使用技能的提示。

空間力場?

這應該不是牧師職業所擁有的控制技能。

黎夜的眼底飛快閃過一絲訝異。

「你一定很驚訝吧?」

即便黎夜不動聲色,但飛鴻還是猜到她的想法。畢竟她之前遇到的那些對手,無不對她展露的這一手發自心底地感到震驚。

口頭隨意那麼聊著,對方手裡的技能可沒停下。

黎夜的血量本來就不多,又一個技能落在她身上,直接帶走她近7%的血條。

飛鴻勾出一絲笑,憐憫地看著黎夜還剩4%的血量:「真是無趣,好戲才剛剛開場,這麼快就要落幕。」

「飛飛姐……」小loli站了起來,剛開始她還不知所措地觀望著,見飛鴻有又吟唱技能的打算,連忙擋在黎夜的面前,「不要……不要殺大姐姐!」

「小落落,快讓開!待會再向你解釋,先讓我把她掛了再說!」見小loli一臉執著,那女牧師既有些頭疼又有點好笑,「再說,你個子也太矮了,根本擋不住我的視角。」

「誒,是嘛?」

小loli落落茫然地看了女牧師又回過頭看向黎夜。

任務輸出的技能釋放的最基本要求便是讓目標暴露在自己視野。因為身高的關係,即便她擋在這個路人大姐姐的面前,飛飛姐跟路人大姐姐仍然能毫無阻礙地進行眼神上的交流。

她就真的這麼沒用嘛……

想到這裡,不甘心地踮了踮腳試圖將自己拔高。

「我沒事。」

黎夜拍了拍小loli的肩膀,從她的身後走出。

因為回血烹飪的buff,黎夜的血量又往上抬了抬。她注視著女牧師的眼睛,一字一頓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突然要這麼做。」

「想知道原因?哼,打贏我再說!」

空間力場雖然是瞬發,卻有著2分鐘的時間間隔。好在對手只有6%的血量。

飛虹吟唱著她的輸出技能,只要這一次能順利釋放,這場戰鬥基本就可以宣告結束。

「牧師有輸出、控制技能還真是讓人很意外。」

黎夜扯了扯唇角,在給對方掛上痛苦詛咒后直接使用了讓所有技能處於瞬髮狀態的月之魂。

痛苦詛咒、月之魂、暗影箭……

正當黎夜兩個技能落在女牧師身上紫光,女牧師的輸出技能也剛好吟唱完畢。

「這確實是一場不公平的pk。」女牧師眼睛微眯,「誰讓你必須死!」

話音剛落,白色的光華和紫色的光華交錯著各自落到黎夜和女牧師的身上。

一下子被紫光帶走35%的血量,女牧師心頭一驚。這堪稱逆天的傷害值,完全不是她所能匹敵的。

隨後又鬆了口氣,因為對方僅剩6%的血量,且已經無可閃避地承受了她的最後一擊。

無論雙方的實力差距如何懸殊,就這場戰鬥而言,她才是最後的贏家。

安言多年,故染朝夕 然而就在她勾了勾唇角,即將露出勝利者的微笑之際,對方的身上先後跳起綠色「+340」和紅色的「-154」,那顏色截然不同的兩種數值。

「怎麼會……」

女牧師的瞳孔驟然一縮。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治療數值?

如果沒記錯的話,對方的職業是術士而不是牧師。

她同術士職業的玩家交過手,現在她身上掛著的並不斷跳動的「痛苦詛咒」debuff就是對她猜測的最好印證。

所謂的治療數值……

哈!肯定是她眼花了!

沒錯,一定是這樣子!

彷彿在嘲諷她的自我幻想,對方的身上又接連跳起刺眼的綠色數值。

怎麼會?這麼會這樣?

高額的輸出傷害……高額的治療值……

無論哪一種數據,都足以對自稱「牧師中的戰鬥機」的她進行殘酷碾壓。

女牧師的臉上浮現出挫敗的神色,巨大的落差覺讓她一下子失去了必勝的決心。

「怎麼,不繼續了?」

黎夜的話中難得流露出一絲諷刺的意味。對於對方不明就理直接出手偷襲的行為,明顯動了真火。

但小loli不斷地在她和女牧師之間來回望著,一副擔憂得快要哭出聲來的模樣,又讓黎夜不忍心地按捺下心頭的怒火。

小loli維護過她。

無論是她還是那個女牧師掛掉,都不是小loli願意看到的。

「看在她的面子上,我可以不再計較這件事。如果你想繼續,我也可以奉陪。但你既然選擇了收手,我希望這事不要再有下一次。」黎夜看了那個叫「飛鴻」的女牧師最後一眼,轉身向小loli告別,「我走了,後會有期吧。」

「嗯。」小loli點點頭,偷偷瞄了瞄她的飛飛姐,見對方未注意到這裡,對黎夜吐吐舌頭悄聲道,「大姐姐,那麼下次再見咯!」

望著黎夜漸行漸遠的身影,小loli回過頭懵懵懂懂道:「飛飛姐,落落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那麼對大姐姐。」

「因為……」

飛鴻摸著落落柔軟的發頂,思緒有些飄渺。

「她是『觀自在』的成員。」

扯了扯唇角想擠出笑容,最後浮現的卻是一絲苦笑。

「抱歉,落落,我打不過她。」

「沒關係,落落不在意這個。」

小loli連忙晃了晃腦袋錶示自己不介意。

雖然這樣嘴上這樣安慰,眼睛卻又不由自主地偷偷瞄了瞄那道即將消失的背影。

唇瓣微嚅,幾不可聞地喃喃:「原來大姐姐是『觀自在』的啊……」 在返回暗矅城的途中,黎夜開啟了最後一個羅盤,獲得一張能夠讓玩家學習製作臭豆腐的烹飪配方。

臭豆腐可以補充饑餓值,除此之外沒什麼亮眼的特色。

她打算將這張配方丟到交易行,想到或許對幫會成員提升烹飪技能有幫助,便將它發到幫會頻道。

輝夜-會長:[烹飪.臭豆腐],有需求這張配方的么?

原本聊得正嗨的幫會頻道一下子轉了風向。

月下影:我。

有三隻喵-副會長:小輝夜看這裡~看這裡~

彈棉花:#可憐

千金散盡-管事:……

孤注生:握草握草握草!剛上線就收到輝夜女神的好友請求,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嘛?

以劍問道:……我也被加好友了……受寵若驚……

彈棉花:你們倆歪樓了好么!會長快看看我!

……

僧多粥少,比較難分配,黎夜決定還是把這張配方存放到物資庫,誰都可以用幫貢換。至於誰能換到這張配方就完全取決於幫貢數量和手速了。

當她將這一消息在幫會頻道公布,成員們幾家歡樂幾家愁。

彈棉花:#大哭,看來我的幫貢只能留給黑鐵下裝了。

月下影:2333,幸好我幫貢暫時沒什麼用,還有很多。

千金散盡-管事:……根本沒來得及刷幫貢……

有三隻喵-副會長:看來要多刷刷幫會任務。#嘆氣,明天誰都別跟我搶物資庫的任務!

七月流火-管事:三喵,跑商跑起來!#斜眼

有三隻喵-副會長:滾~

幽影-管事:大大,人都齊了,是不是可以下秘境了?

經幽影這麼一提醒,黎夜才想起組織刷秘境這事。

看了下幫會在線人數,之前離線狀態的孤注生和以劍問道都已經上線,現在幫會全員到齊。

黎夜在幫會頻道問眾人:「現在有沒有人手頭有事,沒法一起活動下秘境的?」

成員們紛紛表示坐等組織的安排。

「那好,大家符禹柱前集合。我們分成兩組下秘境,分別由我和千金散盡帶隊。」

忽然成了秘境小分隊的隊長,千金散盡感覺有點懵。作為普通商人,買低賣高才是他所擅長的。就算下秘境,也是指揮怎麼說他怎麼做。

總而言之他打打醬油還行,帶隊什麼的,從來沒想過,也壓根從來沒試過。

更何況他對於他們將要下的這個秘境完全陌生,通關或許有難度但翻車簡直輕而易舉。

前途一片黑暗。

千金散儘先在頻道打了一串省略號以表達當前無法描述的蛋疼心境,然後才道:「女神,我當隊長,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黎夜想了想又解釋道,「現在幫會就我和你能治療,總不可能一支隊伍奢侈地組了兩個奶,另一個隊伍組成菜刀敢死隊吧?」

「這……」

千金散盡猶豫了,從職業上來說,他多多少少算個奶爸,女神這麼分配似乎也沒什麼問題。

思索了下,他還是說出了自己的顧慮:「可我沒帶過隊,也沒下過這個火焰秘境,怕隊伍在秘境里翻車。」

「這個也不是什麼問題。你待會組個下過這個秘境的成員,讓他當指揮不就好了。」

一聽沒讓他當指揮,千金散盡心頭的懸石終於得以落地:「行,那就聽女神的。」

黎夜開始在幫會裡分配人員、招募隊友。

輝夜-會長:幽影跟著我,還缺一法師和兩物理系輸出,有沒有人報名?位置先到先得!

有三隻喵-副會長:我當然跟小輝夜在一起咯!

以劍問道:加我一個!

兮枕:舉手!舉手!

七月流火-管事:……我是不是沒機會了?

孤注生:我!

彈棉花:擦,慢了一步!

月下影:車這麼快就滿了?

黎夜考慮了下人員配置,向以劍問道提議。

輝夜-會長:問道,你還是跟著千金散盡,必要時候可能要扛一下怪。

以劍問道發了個「悲劇」的表情。

以劍問道:為什麼我一個劍士要負責扛怪?我也很脆皮、弱小和無助啊,女神!

黎夜默了默,竟然發現以劍問道說得好有道理。

究竟為什麼她會產生「劍士都挺能扛」的錯覺?

細想一番,問題的根本源頭在於秦風。一直都是他扛著boss,讓她習慣了劍士玩家去扛怪!#捂臉

果斷糾正自己的錯誤。

輝夜-會長:你說的對,就算你報名成功。你、有三隻喵和兮枕跟我、幽影一組。剩下的成員跟著千金散盡,由七月流火指揮,他有下秘境的經驗。

以劍問道:好。

這是吸收新成員后組織的第一次幫會活動,也能讓新舊成員開始磨合。

因為沒擠上黎夜的車,彈棉花、月下影和孤注生有些沮喪。

好在輝夜女神很快又宣布,明天的秘境,除了兩個隊長、幽影和七月流火外,兩隊其餘成員會相互調換。

也就是說,明天他們就能坐上女神的豪華跑車,心情頓時又明朗起來。

此刻,符禹柱前已有稀稀落落的玩家開始自發地為下秘境進行組隊招募。

好不容易走出了新手村,又從技能指導師那裡學了本職業技能,玩家們躍躍欲試。

然而下秘境的成員總是湊不齊的。

要麼職業高度重合——隊伍里本來已經有了2個劍士/法師,還不停地有劍士/法師玩家發來組隊申請。

要麼少了關鍵位置的奶媽或坦克,三輸出一輔助隊伍4等1,就是等不來需求的那個職業。

以往因為領先別人一步走出新手村而沾沾自喜的高手們,此時卻為著新秘境外玩家極度短缺而抓狂。

正當野隊隊長們開始玻璃心,又有幾波新人出現在街道盡頭,沿寬闊的長街向四方廣場這走來。

還未走近符禹柱,千金散盡就覺得氣氛很不對勁。只要稍微一掃,便能與符禹柱旁好幾個玩家的灼灼目光相對上。

他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牧師袍,沒覺得自己的穿著或者形象有任何的不妥之處。

只是那些人的目光實在太詭異了。視線如狼似虎,不停地在他的臉龐和衣服上流連,好似隨時想將他一口吞下。

千金散盡不敢再亂看,緊了緊身上的牧師袍,想當作沒看見般快步從這些玩家間穿過。 「這位朋友稍等一下。」

「兄弟刷不刷秘境?來我隊里吧!」

「你也是來下秘境的吧?正好,我們隊里4等1還缺個治療!」

……

終於有人按捺不住,紛紛上前攔住千金散盡的去路。 農女手裡有口泉 與此同時,系統提示爭先恐後地響起,他收到好幾波組隊邀請——

系統:玩家「梅開二度」邀請你加入他的隊伍,任務目標「燃燒的火焰」普通難度……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