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歡低著頭,刻意壓低嗓音,說:「我有打呼嚕的習慣,怕吵醒了清歡,不想留在這邊睡了。先回自己的帳篷住了,明天一早,等她醒來,麻煩你幫我轉告她一聲。」

警衛們聽言,掃了她一眼。

不過,沒看出來異樣。

因為營地的燈光,實在太灰暗了。

且清歡和魯尼的身形本就差不錯,又穿著她的衣服。

很難認得出來。

「好,你走吧。」

警衛放行。

清歡壓著心頭的激動,快步往前走。

……

約莫十分鐘后,終於離開了警衛的視線範圍,她深深地吐了口氣。

眼下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要做很多。

這裡是國家森林公園,裡面有數不清的野獸。

她一個人,無法單獨離開。

一品廚娘 所以,必須等到天亮。

清歡想到了什麼,轉身加快了腳步。

沒多會兒——

她的身影就融入了漆黑的夜色中。

……

翌日。

魯尼睡的飽飽的,睜開眼睛,看到清歡那邊的床位已經空了,還以為她很早就起來了呢。

伸了個懶腰,頂著亂糟糟的頭髮,爬起來,往外走。 第2219章雙生花:歸國

兩名守衛看到她出來,不由得愣了下。

昨晚魯尼出去的時候,他們都親眼看到的。而且也沒看到這女孩再回來。

什麼時候溜進去的?

「早。」

魯尼絲毫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淡定的跟兩人打招呼。

「清歡小姐呢?」

其中一名守衛問。

「她……不知道呀,我醒來的時候,就沒看到她。應該是一早出去了。」魯尼擦了擦嘴角,正打算回自己的帳篷,拿東西洗漱一下。

可沒想到,兩名守衛突然掠過她,衝進了帳篷里。

這風一樣的速度,令她有些懵。

過了幾秒鐘,她返回去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守衛沒搭理她,神情嚴峻的聯絡王宮那邊,彙報情況……

魯尼摸了摸腦袋,一臉的莫名。

……

而當王宮的人得到消息,清歡已經乘坐上飛往A市的客機。

她趁著專機的功夫,給查理和露娜分別發了一條消息。告訴他們,自己太想家了,所以提前回去了。沒跟他們打招呼,她十分的抱歉。

做完這些,清歡有些內疚的乘坐上了另一個航班。

查理、露娜看到簡訊,以及聽手底下的報告,心裡又擔心,又有些生氣。

這丫頭真是越長大越無法無天了。

竟然一聲招呼不打,就隨便的回去。

萬一碰到了什麼危險,他們可怎麼跟簡汐、洛琛交代?

頭痛了半天,查理還是吩咐人,趕緊通知A市那邊。

讓他們前去機場接清歡。

……

巨大的轟鳴聲劃破天空。

清歡從飛機里下來,整個人都要散架了。

可她沒多停留,從機場里出來,攔了一輛計程車,便往慕家老宅走。

而就在她前腳剛離開。

後腳,慕家接機的人便趕了過來。

因為不知道清歡具體乘坐的哪一班飛機,所有人都分散在機場里,尋找她的蹤影。

清歡坐在計程車里,有些昏昏欲睡。

司機提醒她到地方了,她抬眸看了眼外面。

注意到是慕家老宅,眼前不由得一亮。

婚蜜來襲:暖男總裁甜蜜妻 大腦也瞬間清醒了過來。

這是她的家。

終於回來了。

不管去哪裡,她最惦記的還是這個地方。

清歡用手機支付了車費。

而後拉著行李,腳步輕快地往家裡走。

門口的警衛和傭人正亂成了一鍋粥呢。

看到她的那一瞬間,他們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但眨巴了下眼睛,眼前的人依舊還在。

傭人趕忙上前,接過了她手裡的行李:「小姐,你回家了呀!怎麼不提前說一聲,太太和先生可擔心你了。一直催我們盯緊點,別錯過你了。」

「我也是臨時想家,才決定回來的。我爸媽都在家嗎?」

「先生不在,但太太在。就在客廳里。」

傭人邊說邊跟在她後面。

清歡加快了步伐。

沒多會兒,走到了客廳跟前。

傭人出聲道,「太太,小姐平安的回家了。您快看看。」

葉簡汐抬眸,看向門口,視線落在清歡身上,眼眶瞬間發紅,三步並作兩步迎上來,說:「你這孩子,怎麼那麼不讓人省心!你知不知道,你查理叔叔和露娜阿姨,要為了你上火了。」

「對不起,媽。」

清歡當然知道,自己這麼做,對大家帶來的麻煩。

可這一趟,她必須回來。

否則,這一輩子都無法安生。

葉簡汐佯裝惱怒的,打了她兩下。

力道一點都不重,像是在撓痒痒似的。

清歡明白,母親心裡疼愛自己,所以捨不得下狠手。便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臉上打了兩下:「媽,你用力點,打到解氣為止。」

「……」

葉簡汐抽回了自己的手,瞪了她一眼,張嘴想問她那麼著急回來,是不是為了喬崢的事。

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女兒有多固執。

若是知道喬崢還活著,肯定不會放棄的。

這最後一層窗戶紙不捅破,就還有辦法,勸她回頭。

可如果現在捅破了……女兒依舊執意要跟喬崢在一起,那勸她也沒用的。

葉簡汐暗暗地在心裡嘆了口氣,拉著清歡的手,朝沙發走過去,當什麼都不知情。

清歡也順從的坐在了母親的身邊。

……

兩母女不停地談話,均默契的沒有提喬崢半個字。

過了約莫半個小時——

慕洛琛回了家。

看到清歡平平安安的,懸著的心緩緩地放了回去。

下一刻。

他大步走到清歡跟前,厲聲道:「你已經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做事情怎麼能如此任性?這次幸好沒出意外,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豈不是要讓你查理叔叔和露娜阿姨,內疚一輩子嗎?」

「對不起,爸爸。」

「這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解決的事。你馬上給他們打電話報平安,向他們道歉。另外,禁止你半個月踏出家門半步,以示懲戒。」

「爸……」

清歡還想說什麼。

慕洛琛卻沒給她這個機會,轉身就走向了書房。

「媽,爸爸怎麼懲罰我都行,但不能把我關在家裡。」清歡向母親求助。

換成其他時候,葉簡汐肯定早就心軟了。

可誰讓眼下是特殊時期呢。

喬崢還在A市。

隨時可能碰上的。

把清歡關在家裡也好,至少不會碰到他,再生出意外。

「你聽你爸的吧,這次……你做的實在太過分了。」

葉簡汐橫了心。

清歡眉頭一皺,小臉耷拉了下來。

葉簡汐別開眼睛,假裝看不到。

客廳里寂靜了片刻,清歡忽然明白了什麼,沒再跟母親爭執下去。

「媽,我先回房休息了。」

「嗯,你晚飯想吃什麼,我叫廚子給你做。」

「做我喜歡吃的吧,我的口味沒變。」

她一向比較固執,連喜歡的口味也是這樣。

很少改變。

清歡話裡有話。

葉簡汐聽懂了,也假裝沒聽懂。

等清歡離開了客廳,葉簡汐轉身去找了慕洛琛,說:「你把清歡關在家裡,是不是不想讓她去見喬崢?」

互金巨子 「嗯。」慕洛琛沒告訴自己的妻子,清歡在瑞典已經發病過一次的事。

怕她擔心。

以前,他支持清歡和喬崢在一起。

但現在不行了。

喬崢就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會引爆清歡的病情。

若是可以的話……他會讓喬崢這輩子都無法靠近清歡……

葉簡汐陷在苦惱中,沒注意到他神情里的異樣。 第2220章雙生花:害羞

「可是,總關著清歡也不是辦法。她早晚會出去的,萬一再跟喬崢碰上,可怎麼辦?」

葉簡汐擔憂道。

「我會想辦法跟喬崢談一下,讓他主動避開清歡的。」慕洛琛沉吟道,「離開喬崢的這些時間,清歡的狀況好了很多。如果他是真的愛清歡的話,肯定會選擇對她好的路。」

而且,慕洛琛認識的喬崢,是比較深明大義,肯為清歡付出的。

絕不會是那種……明知道會刺激到清歡,依然固執的留在她身邊的人。

「他不聽勸呢?」

「那我也有其他的法子,你好好地待在家裡。別多想了。」

慕洛琛不想妻子因為這事煩心過多。

葉簡汐點了點頭。

放心的把事情交給了他。

……

晚上,因為清歡回來。

葉簡汐命廚子做了很豐盛的飯菜。

天佑、天寶、蓁蓁和菁菁都格外的開心,圍著清歡姐姐長、姐姐短的。

整個家都充斥著歡聲笑語。

葉簡汐望著幾個孩子,心裡想: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該多好呀。

她奢求的不多,只要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在一起就行。

不論是富裕還是貧窮……

她都能接受。

Views:
10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