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欣賞風景,看山未必是山,看水也未必是水,我想以大師兄的境界,應該也能夠欣賞到這北邙山的獨特風景吧!」

溫玉盯著林逸,意味深長的笑道。

「呵呵,沒想到還是一風水大師,有點意思,我不管你進入撼天宗的目的是什麼,專心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如果膽敢傷害撼天宗,或者是撼天宗內的任何一個人,上窮碧落下黃泉,我林逸必斬你!」

那個師傅呢

林逸咬著槽牙,盯著溫玉一臉冷漠的威脅我道。

「呵呵,大師兄果然好大的威風,只是殺人可不是用嘴巴說的哦。」

溫玉聞言似乎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抿嘴淺淺的笑道。

「那你大可以一試!別跟著我!」

林逸扔下一句話,邁開雙腿百年朝著夜色之中的北邙山走去。

「切!不就是比我厲害一點點嘛!有什麼了不起的,等我這幾天抽空在提升一下修為,我看到時候誰才是大師兄!」

溫玉不滿的嘀咕了一句,便準備轉身離開。

「呼!!!」

微風吹來,地面上的幾顆小石頭卻化作一股灰塵慢慢的消散在風中。

溫玉一看,那明亮的眸子猛的一瞪,全身的汗毛在這一刻都抑制不住的一個根根炸立起來。

「這怎麼可能,他,他對力量的掌控竟然嫻熟到了這種地步,難道……他今天的那一拳根本沒有動用全力?「

溫玉瞪大了眼睛驚悚的尖叫道,隨後轉身看向了北邙山,可現在哪裡還有林逸的蹤影呢?

一也無話。

第二天清晨。

當陽光灑落在北邙山的時候,林逸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從山下走了上來,並沒有找到翻江龍所說的東西,不過這一晚上的收貨倒也算是不錯,很多靈草在陪葬的時候年份並不長,可架不住這北邙山的靈氣充沛啊!

在棺材板上都能夠生長,以至於林逸這一晚上的收貨還是頗為豐厚的。

「大師兄!」

身材魁梧的翻江龍,一看到林逸走上來,急忙恭敬地行禮,看向林逸的目光也充滿了濃濃的羨慕,如果不是林逸出現的話,現在走上來的應該就是他了。

「沒找到你說的東西,不過倒是找到了一個叫做金蛇郎君的傢伙,在他的棺材板上發現了兩顆丹藥,送給你好了!」

林逸說完,手腕一抖,兩顆丹藥直接朝著翻江龍飛了過去。

翻江龍一看,面色頓時大變,簡直就像是見到了毒蛇一般,急忙驚悚的笑道:「大師兄客氣了,我,我不需要這些東西!」

開玩笑,他翻江龍又不是傻子,收下了這兩顆不知名的丹藥之後,那他可就成為了林逸的同謀啊!

一旦這件事兒被人知曉了,到時候,那可就是整個仙域內所有人的敵人啊!

這北邙山存在了無數年,幾乎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仙域內百分之九十的人的祖宗都埋在這裡。

挖了北邙山的墳墓,可就等同於是跟仙域百分之九十的人有了挖墳之仇啊!

「不要?瑪德,是不是這北邙山根本就沒有你說的拿東西,你故意陷害我,讓我去挖墳?」

林逸眼睛一瞪,咬著槽牙,殺機凜然的盯著翻江龍質問道。

「不,不是的,是趙武找我合作,他發了天道誓言,肯定是真的!」

翻江龍一看林逸要發飆了,頓時嚇的一抖,神情無比畏懼的盯著林逸解釋道。

「那就吃了,這東西可是能夠增加修為的!」

林逸神情冷漠的說道。

「是!」

翻江龍不敢再有任何遲疑,直接把那兩顆丹藥丟進了自己的嘴巴里,隨後一臉討好的看向了林逸。

「以後聽話一點,找到那東西少不了你的好處!」

林逸抿嘴邪魅一笑走了便走了進去,老遠就能夠看到黑熊等人正拎著重達萬斤的巨石在瘋狂的練習自己的力量。

「大師兄好!」

眾人紛紛看著林逸激動的笑道。

「呵呵,好,我這裡剛好有一門功法,傳授給你們,也比你們這樣盲目的修鍊要好一些!」

林逸看著黑熊等人咧嘴笑道。

「啊!師兄你有功法?什麼級別的厲害不厲害?」

黑熊一聽,頓時瞪著黑溜溜的大眼睛急忙沖了上來,神情激動的笑道。

「呵呵,黑熊你這個人真是的,大師兄能夠提供功法就已經不錯了,哪裡有這麼多的要求?」

「可不是,咱們現在的功法,還是師傅當年給人背棺材才換來的,我想大師兄的功法怎麼也比咱們修行的厲害吧?」

「就是,就是,大師兄的實力這麼恐怖,他給的功法一定很厲害的。」

眾人紛紛一臉篤定的看著林逸笑道。

「背棺材是怎麼回事兒?」

林逸眉頭微微一皺,看著眼前的眾人問道。

眾人一聽,頓時面面相覷,臉上的笑容都紛紛消失不見。

「以前,我們小的時候,還不會修行,師傅為了給我們打根基,就幫人背棺材,來賺取靈石,否則,我們這些棄兒,怎麼可能修行呢?」

「是啊!我們在一出生就被各大家族拋棄了,如果不是師傅含辛茹苦,我們根們不可能活到現在,更不用說修行了。」

一名名長相怪異的弟子,紛紛情緒低落的說道。

林逸聞言,不禁神情一怔,倒是沒有想到牛德勝竟然如此偉大,用地球上上的話來說,那可是世間少有的好人啊!

「那個師傅呢?我手裡還有點資源,我想分給大家一起用。」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師傅說他有一個好朋友是大宗門的長老,去借點資源給你,希望你能夠儘快提升你的境界。」

瘦猴看著林逸咧嘴激動的笑道,畢竟林逸一來就幹掉了天水宗,幾乎成為了他們心目中的超級英雄了。

而且在他們看來,牛德勝外出給林逸借點資源也是正常的,畢竟林逸可是能夠越級而戰的恐怖傢伙,一旦能夠進入化神期,那他們這個九品宗門,也就有能夠拿得出手的天才了啊!

這幾乎是所有人共同的夢想。

可林逸一聽,卻是眉頭微微一皺,面色陰沉了一分,人活在世上,沒有什麼比借錢更加讓人為難的了,當你在開口借錢時候,彼此之間的關係可能就已經淡化了。

甚至,當你開口借錢的時候,大家就已經不是朋友了,世俗界借點錢都這樣了,更不用說是借修行資源了。

有資源,誰不願意用在自己的身上,提升自己的修為呢?

畢竟這是一個看修為,看實力的世界,你想要的一切都需要用強大的實力來支撐。

「好了,我這儲物戒指中有功法跟靈石,你們拿去好好修行吧!若是師傅回來,記得告訴他,千萬不要在外出借靈石了,我有修行資源!」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有些感動的笑道,一個才認識不過兩天的人,竟然願意為了他而外出尋找資源,這分恩情可大了去了。

「恩,大師兄放心,他這次回來,我一定會跟他說的。」

瘦猴接過儲物戒指,沒有絲毫客氣的笑道,他們在這裡生存了幾十年,可卻很少和根外界有聯繫,彼此之間親如兄弟手足,自然不會做作客氣。

「大師兄,那不知道我是否能夠修行這功法享受這資源呢?」

溫玉走了上來,依舊是一身白衣,手裡拿著一把合攏的摺扇,丰神如玉的盯著林逸笑道。

「呵呵,我既然拿出來了,那當然任何人都能夠修行,不過修行這功法有一個弊端,你們要能夠接受才行。」

林逸神色平淡的說道。

「什麼弊端?」

溫玉心頭一緊,覺得事情有些不尋常,看著林逸有些緊張的問道。

先婚後愛,總裁盛寵小萌妻 「長腿毛。」

林逸扔下一句話,就轉身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

「什麼?長腿毛?」

溫玉一聽,頓時明眸一瞪,一陣惡寒,急忙收起摺扇就轉身離開了。

瘦猴見狀打開了儲物戒指,「我的天啊!這功法修行之後竟然真的會長腿毛!」

「是嗎?那太好了,我一直覺得我的不夠茂盛,覺得有點丟人呢?

「對了,大師兄給的資源多不多啊?」

幾名撼天宗的弟子紛紛沖了上去激動的問道。

「喂?瘦猴你發什麼呆啊?」

黑熊見瘦猴竟然愣住了,不禁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你們自己看吧!」

瘦猴直接把儲物戒指遞給了黑熊,三百萬,足足三百萬靈石啊!

他們在這裡修行了幾十年,所有人身上加起來不要說是三百萬靈石了,就是三百顆靈石也沒有啊!

喜提一座完美島 這一下子還真有幾分叫花子見到了金山銀山的感覺。

「呼呼,好了,有了這些資源,咱們就可以安心的修行了,一定要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

瘦猴看著同樣目瞪口呆的眾人,深吸了一口氣,神色凝重的說道,他們可以說從出生開始就一直過的很貧瘠,所以,他們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儲物戒指里的修行資源。

這絕對是能夠讓他們改變命運的東西,作為一個九品宗門,他們的敵人也多是一些八品左右的宗門,而且因為北邙山的原因,敢欺負他們的人也不多,只要他們的修為能夠上來,以後可就安全多了啊!

眾人一聽紛紛點頭,咬著槽牙表示贊同了。

而房間內,林逸看著自己識海內依舊昏迷不醒的楚紅,無奈的吧唧了一下嘴巴,楚紅以往就像是他的影子一般,一直跟隨在他的左右,現在突然少了這麼一個人,林逸還真是有幾分孤獨的感覺。

「今天晚上我再下幾個大幕,我就不信找不到那陰人蔘。」

林逸眸光堅定,咬著槽牙,冷冷笑道,翻江龍告訴他的古墓中蘊含有寶藏的事兒,也的確給他打開了一個新的想法,這裡的古墓,動輒便是存在了上千年,甚至是更加久遠的時間。

再加上這裡的環境,蘊養出一些珍貴的寶物,那是在正常不過的事兒了,而楚紅作為一隻怨靈,只要能夠找到傳說中的陰人蔘,到時候,自然能夠幫楚紅修復傷勢。

只不過這陰人蔘不但價值異常昂貴,而且誕生的環境也十分苛刻,最少都需要萬年以上的墳墓才有可能誕生一棵。

不過林逸到也不著急,反正他現在已經成為了撼天宗的大師兄,這整個北邙山的墳墓,可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天挖不著就挖兩天,總之,他一定要找到。

而且經過昨天晚上的挖掘,林逸也找到了不少能夠煉製丹藥的奇珍異寶,總算不是白費功夫了。

「師兄,溫玉求見!」

正當林逸在思考問題的時候,溫玉的恭敬的聲音卻驟然在別院門口響起。

「瑪德,怎麼又是這個娘娘腔?」

林逸一聽,眉頭一皺,一臉不悅的嘀咕道。

站在門口的溫玉卻面色驟變,雙手抱拳,咬著銀牙,不滿的說道:「師兄此言差矣,我只是生的比較白一些而已,非是那娘娘腔。」

強娶豪奪:總裁是狼躲不過 「呵呵,少放屁,有什麼事兒直接說。」

林逸推開房門一臉不悅的呵斥道,「丫的長的比老子都好看,那不是娘娘腔是什麼啊?」

溫玉見林逸打開了房門,便上前一步,走進了院子里看著林逸意味深長的笑道:「師兄,我溫家有一門控屍術,所以我對怨氣,甚至是泥土的氣息都十分的了解。」

林逸一聽,頓時面色一寒,殺機瞬間就猶如潮水一般籠罩整個別院,原本還神情平靜的溫玉面色也在瞬間被驚恐覆蓋。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跌入了冰湖之中一般,似乎全身的骨骼都被要林逸的殺機凍壞。 這種骨頭生疼的感覺,讓溫玉震驚萬分,他已經猜測到林逸在跟他對戰的時候應該是有所保留了,可是他卻想不到林逸竟然保留了這麼多的實力。

腹黑總裁:霸寵小逃妻 此時,光是那恐怖的殺機,就讓他有種無法抵擋的感覺,一旦林逸真的暴起傷人,那實力該是何等的恐怖逆天啊!

「這個死變台,明明只是一個就九品宗門的弟子,他的實力為什麼會這麼恐怖啊?」

溫玉在心裡吶喊,恐懼已經讓他的牙齒開始不住的上下打顫,他根本沒有辦法再開口說話啊!

「啪嗒,啪嗒!」

林逸沉重的腳步聲,充滿著奇異的魔力,在院子里慢慢的響起。

溫玉的明眸也越發的焦急起來,他可是溫家的唯一的一根苗,可不想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在林逸的手中啊!只可惜,林逸的氣息太過恐怖,如山似岳,他根本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啊!

「機會我只給你一次,如果你的理由能夠讓我滿意,這件事兒就算了,否則,今天,這北邙山上註定是要多一個亡魂了!」

林逸盯著溫玉,輕飄飄的說道。

「你大爺的,你倒是收斂一下氣息啊!」

溫玉急的簡直要哭出來了,他倒是想開口說話,可實力不允許啊!在林逸那恐怖到了極點的氣息之下,他根本沒有辦法開口啊!

「既然你找死,我成全你好了。」

全能保鏢 閃爍著淡淡光芒的狼牙棒驟然出現在了林逸的手中。

「我的天,我,難道我溫玉今天真的要死在這死蠻子的手裡了啊?」

溫玉看著林逸手中的狼牙棒,整個人簡直是欲哭無淚啊!他平時自譽為是一代才子,貌似潘安,在這仙域之內怎麼也算是仙草級別的存在。

再加上他溫家的強大背景,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這仙域,能夠要了他性命的地方還真不多,所以他才會一個人外出,卻沒想到,這第一站竟然就遇到了林逸這樣的愣頭青。

狼牙棒這種法寶,再聯想著瘦猴等人的奇怪長相,這不是死蠻子又是什麼呢?

「去死吧!」

狼牙棒會豁然舉起,帶著一股勁風很很的朝著溫玉的腦袋上砸了過去,可怕的狂風吹的溫玉那一頭黑色的長發都瘋狂的擺動起來。

「林逸,你大爺的……」

在死亡的威脅之下,溫玉扯著嗓子,用力的咆哮了起來。

「刷!」

狼牙棒在離溫玉的腦海還有一毫米的時候驟然停下,可怕的勁風卻像是刀子一樣,幾乎要把溫玉的天靈蓋掀起。

「你罵人?瑪德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林逸眸光不善的盯著溫玉呵斥道。

「別,我沒有,我沒有罵人,我是溫王的兒子,另外我這次前來只是好奇九品宗門是什麼樣子,而且我溫家的確有控屍術,我來這裡也想要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屍體!」

溫玉不敢廢話了,急忙氣喘吁吁的看著林逸解釋道,剛剛那一棒子,可是差一點就要了他的性命啊!他們溫家九代單傳,他可不想到了他這裡,就這麼斷了傳承。

「控屍術?我去!你這麼噁心的?」

林逸一聽,頓時面色一變,急忙後退了一步。

「噁心?從何說起?」

溫玉看著林逸那鄙夷的眼神兒,頓時不樂意了,咬著槽牙,不解的問道。

「瑪德,那些屍體有多噁心你不會不知道吧!你這種人就是我老家常說的那種道貌岸然的人了,長的像個娘娘腔,實則比強盜都要恐怖啊!」

林逸捏著鼻子一臉厭惡鄙夷的說道,那神情,彷彿溫玉的身上還帶著屍臭一樣。

「不是,大師兄,我還從來沒有下過墳,跟你相比,我應該還是比較純潔,乾淨一點吧!」

溫玉簡直要瘋了,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腦海里的血管正在瘋狂的跳動,彷彿隨時都要爆血管一般。

Views:
10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