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有錢人家追女孩子喜歡玩這麼刺激的嗎?

先綁架人家,在來個英雄救美嗎?

而且五百萬啊五百萬!這種腦袋抽風、視金錢如糞土的霸道總裁怎麼不給我來一打?

哈哈哈哈哈,你們玩你們的戀愛遊戲,我賺我的錢,生活美滋滋!

而且那僱主還託人給他帶話,要是抓不回林靜怡,就把他扔進去喂巨蟒,到時候他不被吃掉也會被毒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腦袋有坑的霸道總裁啊!

拜託多學一點文化知識好不好!

蛇要是真把一個人吃了下去之後,是得花大半年時間進行消化的,在這段時間內,蛇將沒有能力進行自衛,所以一般不會吃人的。

而且巨蟒一般都是無毒的好么!

真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霸道總裁啊!

果然,人還是愚蠢點比較自在,像他這麼聰明的殺手很少見嘍!哎,英雄總是孤獨的。

霍香小帥哥春風得意的走在小巷子里,一位妖艷小姐姐笑眯眯的說:「小哥哥,去哪兒啊?」

說著還對霍香動手動腳。

小姐姐呵氣如蘭,道:「我有一個好地方,要不要跟我去玩玩~~~」

霍香聞著小姐姐的香水氣息,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

不好……是心肌梗塞的感覺……哦,不,是心動的感覺。

不行,還有任務在身,不能和小姐姐玩耍去……

怕什麼?一個普通的女大學生,分分鐘手到擒來,不缺這一刻!

不行,我要潔身自好……

難道你就不想去看看嗎?你從小可就一直很好奇那地方呢~加油,上吧~過了今晚,你就不是男孩子了,你就是男人了~

不行……我不能當這麼齷齪的人……

這年頭殺手這麼有節操了!你看清楚,你就是個大壞蛋而已啊!

不……

霍香內心掙扎中,等他回過神來,他發現他已經到了,小姐姐已經脫下外套了……

霍香神魂顛倒,三下五除二脫了上衣……

「咣當!」大門被踢開,幾個制服模樣的人走進來,道:「掃黃打非!舉起手來!」

「嗷嗷嗷!」小姐姐尖叫。

霍香維持著脫襪子的姿勢,目瞪口呆的看著幾位制服模樣的人。

然後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咣當一聲,他破窗而出。

這下換幾個制服模樣的人大叫!

「卧槽!!!這是四樓啊!!」

「這小子找死啊!」

「打120!」

眾人趴在窗口往下看,並未看到意料中血肉模糊的場景,反而看到一個光腳,沒穿上衣的男子一瘸一拐的跑著……

眾人:「……」

就這樣,霍香沒現金、沒手機、沒衣服的流浪在附近……

幾個制服警察原本打算通過身份證號聯繫他的,萬萬沒想到,他的身份證居然是假的……

而霍香沒錢吃飯的日子格外的憤怒暴躁!

我去!!!願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弟!!!勞資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到了周末,也就是丁青與她相親對象徐真見面的日子。

丁青把她們兩個拉到相親現場的初衷是做她的僚機,當然不是泡小帥哥的僚機,而是幫她出謀劃策趕緊擺脫小帥哥的僚機……

計程車上,顏漠翻了翻徐真的資料,道:「照片上看起來很斯文,性格不錯,愛好廣泛,可以錄用。」

丁青道:「這不是面試。」

顏漠合上資料道:「抱歉,情不自禁……」

林靜怡有點好奇,問丁青:「這徐真家族背景如何?幹嘛安排你跟他相親?」

丁青抿抿唇道:「徐真,總之一句,家庭背景雖不如我,但是也不差。小時候,我跟他玩過過家家,他走的那天還念念不舍,抱著我哭的稀里嘩啦。」

卧槽!!!這話語好有畫面感,你們兩個角色搞反了吧?小男孩抱著面若冰霜的小女孩哭的稀里嘩啦……

相親飯幾人吃的很不是滋味。

徐真此人比照片上的好看,文文瘦瘦,帶著黑框眼鏡,大老遠一眼就認出丁青,然後目光自動屏蔽林靜怡、顏漠等人,一直和丁青說小時候的事情。

丁青的反應,嗯、哦、呵呵……

可是徐真興趣不減,依舊興緻勃勃的說著。

顏漠腹誹:這是哪一出啊?是徐家小少年背負徐家命運,迫不得已想要勾搭丁家小公舉的么……

還是徐家小少年為了拿到丁家什麼東西,來個美男計……

幾人聊得正歡,哦,不,是徐真說的正歡,來了個小帥哥給徐真打電話。

顏漠瞥了一眼手機屏幕,嗯,是座機打的。

電話里的小帥哥:「真哥,家裡沒醬油了。你回來記得帶一瓶。」

「噗!!!」腐女林靜怡顯然也注意到那是座機打的,於是噴了一口果汁,用一種曖昧的目光瞅著徐真,腦海里浮現各種不堪入目的不符合生物學繁殖概念的臆想,語重心長道:「喲,都住在一起來。」

徐真感覺全身雞皮疙瘩起了,總感覺丁青的好基友看他的目光怪怪的。

徐真聽到家裡沒醬油了,就道:「小香,你自己去樓下買啊。我有事呢,很重要的事。」

腐女林靜怡維持著姨母笑,道:「小香叫的很親切嘛!」

電話里的小帥哥弱弱的說:「可是我沒有錢。」

徐真嘴角抽抽,道:「我轉賬給你。」

電話里的小帥哥再次弱弱的說:「可是我沒有手機。」

徐真嘴角抽抽。

腐女林靜怡一臉曖昧的笑容,丁青瞅著徐真一臉鄙夷,冷冷道:「你是基佬不是你的錯,但是你騙婚就是你的不對了。」 顏漠接話道:「徐真先生,以後請不要這麼做了,你這樣是會害了別的姑娘的。」

林靜怡擦擦果汁,一臉姨母笑,道:「沒錯,你是基佬但是你不能騙婚,你不能把無辜的少女扯進來與你們一起痛苦。你是基佬我們腐女不會歧視你的。你放心大膽的出櫃吧。」

徐真一臉不明所以,接而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我擦嘞!!!

你們想多了啊啊啊啊啊!!!

徐真撥通手機,打給自己座機,吼道:「給你五分鐘立刻來花樣咖啡館!!!!」

「你們聽我解釋!」徐真拉住轉身欲走的丁青。

林靜怡捂著耳朵,「不聽不聽我不聽,你是基佬你不該騙婚,你做錯了!我不聽我不聽!咱是一隻有是非辨別能力的腐女,你做錯了就是做錯了!」

丁青皺眉道:「放手。」

「我真不是基佬!等霍香來了你們就知道了!」徐真苦著臉。

「什麼情況?!」顏漠莫名其妙。

你們不是那種關係,同居在一起?

不是那種關係就同居……咳咳,這更不好啊!

顏漠用一種看社會垃圾的目光瞅著徐真。

徐真緩緩解釋,前幾天他遇到一個衣衫襤褸的人,他一時好心就幫了一把,帶他去吃了點東西,……然後他就擺脫不了這個叫做霍香的流浪漢了……

叫做霍香的流浪漢說他吃得少,做事多,會洗衣、做飯、刷碗、暖床……

徐真大吼:「滾蛋!本大爺不缺男的暖床的……」

不過家務活都被霍香包了的話,他就當來了個免費保姆吧,雖然此保姆是個公的,做的飯不好吃,洗的衣服不夠乾淨,但便宜沒好貨嘛,將就將就唄……

霍香五分鐘之內居然真的出現,一見林靜怡嚇一跳……

我哈哈哈哈哈!!!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的五百萬有著落了!!

果然是一隻嬌滴滴長相甜美的妹子,怪不得幕後某位霸道總裁一直關注她呢!

我去!!!為毛有人被人捧在手心裡,衣食無憂,而他要被某個叫做徐真的死弱雞呼來喝去使勁指揮啊!

不公平!

霍香再次詛咒:願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弟!!!

林靜怡看到霍香那炙熱的、瘋狂的目光不由得大吃一驚……

顏漠又在暗搓搓猜測劇情:霍香對林靜怡一見鍾情,然後展開激烈的追求,然後妹控林晉楓瘋狂的考驗這位未來妹夫……

呃,差點忘了顏漠的一個屬性,那就是她猜測的劇情絕對和真相相差十萬八千里……

成功解開徐真不是基佬的誤會之後,徐真心滿意足的拉著霍香走了,霍香五步一回頭,猥瑣的盯著林靜怡嘿嘿嘿的笑著……

林靜怡:卧槽!!!為毛在丁青的相親宴上會有這朵奇葩啊!!為毛徐真的同居者會對我嘿嘿嘿的笑啊啊啊啊!!

徐真也是五步一回頭,盯著丁青嘿嘿嘿的笑著。

又過了一個星期,徐真似乎要出遠門。

在出發的前幾天,他便過來找丁青。

林靜怡偶爾不回家,也會住在丁青家裡,反正丁青家裡空房間多。

而顏漠則是丁青舍友。

「霍香,你們見過的。」徐真靦腆笑笑,然後才像是想到要跟霍香介紹一下:「這是丁青。」

呃……

然後沒有下文了。

林靜怡:卧槽!!怎麼不介紹本小姐!!!

顏漠:淡定。

林靜怡:卧槽!! 重生蜜戀:我與戰少甜蜜蜜 你聽得到本小姐的心聲。

顏漠:對啊。

林靜怡:卧槽!!我們是不是在抄襲愛情公寓啊?

顏漠:……

「真哥,你走了我就住在這兒嗎?!」霍香高興:「多謝真哥照顧。」

「你……那個稍微想的有點多。」徐真搖頭:「我一般不會做引狼入室的事情。」

霍香吐口血,卧槽!!誰是狼?三個黃毛丫頭而已!!!誰會對她們起色心啊!哦,除了那個腦袋有坑的霸道總裁。

他表情都沒能切換過來的扭曲問:「那你叫我來……」

「順路啊。」 戀上你的眸 徐真瞪大眼睛認真道:「我來跟阿青告別,順便帶你認識下。」然後他小聲的說:「你要牢記,朋友妻不可欺,撬別人牆角是會遭到報應的。」

霍香幾欲吐血!

特么還沒撬呢!

你這是在打預防針嗎?!

哦,還有你口中的阿青是誰啊?這三個妹子除去那個傻白甜林靜怡就只剩下兩個了,那個冷冰冰的姑娘一看就像是便秘兩天一樣,應該不會是這小子口中的阿青吧!哈哈哈哈哈!喜歡這臉色看起來像便秘兩天的姑娘,那小子口味該有多重啊!

她要真是這小子口中的阿青,霍香覺得她可以直播吃三斤熱翔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冷冰冰的姑娘開口道:「你走了,你朋友住哪?」

徐真見到那冷冰冰的姑娘便笑的一臉如沐春風,體貼的說:「阿青,你誤會了,他不是我朋友。」

霍香感覺自己想要吐血。

我恨情侶狗!!願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弟!!

直播吃三斤熱翔什麼的,他收回……

林靜怡小聲的說:「他要是留在這兒的話,我也留在這兒,畢竟你們兩朵嬌花需要我的守護。」

顏漠迅速分析一下,戰鬥力的話,林靜怡還是挺厲害的,普通的成年男子肯定不是她的對手。

林靜怡手裡有召陰旗,這霍香要真不是好人的話,召陰旗養的小鬼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好好做人的!

不僅如此,林靜怡是驅魔人,意志力比普通人強一點,法術什麼的也會一點,飛刀耍的好,三個姑娘應該不會打不過這傢伙。顏漠心想。

而且顏漠她自己的戰鬥力應該也不會輸給普通的成年男子,丁青身手也還行……

丁青似乎也想通這一點,淡淡道:「不如霍香先生住在這裡吧。」

徐真大驚失色,道:「不行啊,萬一他把你家東西偷了怎麼辦?我就是擔心我不在他把我家裡東西偷了才把他帶出來的啊!」

顏漠:卧槽!!霍香小哥哥還在這裡啊!!這句話應該是你的內心獨白啊!你怎麼情不自禁就把內心獨白說出來啊!!! 霍香彷彿一瞬間就看透這個無情的世界!

丁青道:「沒關係,我相信你朋友不是這種人。」

霍香淚流滿面感動對丁青說:「妹子,你太好了,以後你有什麼心愿,跟哥說,哥赴湯蹈火也會完成你的心愿。」

霍香內心OS:顫抖吧!!你這不諳世事的小女生!你可知道你面前是世上最牛逼的殺手!你擁有了一個向最牛逼殺手許一個願望的權利!真是幸運的小女生!這樣子就贏得了我這個最牛逼殺手的一個心愿!!這簡直是你們這群傻白甜女生的人生巔峰啊!

然而丁青、顏漠等人完全是用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瞅著霍香……

霍香:……和我設想的不對的!怎麼沒有人感激涕零,怎麼沒有人誠惶誠恐啊!!!

徐真急吼吼道:「阿青!!!不要衝動啊!萬一他是小偷怎麼辦啊!他會偷了你家的啊!!!」

霍香:……

丁青嘴裡說沒事,然後把林靜怡拉到一旁,小聲道:「放一隻小鬼監視霍香。」

林靜怡手一揮,她養的一隻鬼怪就爬到霍香背後。

霍香:咦,我怎麼感覺我後背有點冷啊……

顏漠目瞪狗呆,情不自禁道:「你們是邪魔妖道吧!」好人不會養小鬼的吧!

Views:
1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