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她火,她是大明星。

一群人圍在一起,聊起八卦。

嬉笑吵鬧之中,一雙眼睛,透過眾人,看向門外那輛轎車。

慕初笛沒想到,霍驍今天會過來接她。

「霍總,今天順路?」

沒有回復。

慕初笛覺得車廂里,濃濃的低氣壓。

思緒片刻,定格在剛才的畫面上,難道他誤會了?

以霍驍的尿性,很有這種可能。

慕初笛不著痕迹地解釋,「我們今天拍攝挺順利的,周老師還請喝飲料,只是,那個味道我不太習慣,幸好學弟給了我一杯溫水,那個學弟飾演我弟弟的。」

這解釋,夠清楚了吧!

其實,她挺怕霍驍那可怕的懲罰。

「還真是知心學弟。」

這話怎麼聽著有點陰陽怪氣。

霍驍只是把慕初笛送回江岸夢庭,司機就把他送到別的地方。

看來,還真是順路帶她一程的。

慕初笛沒有放在心上。

只是,她決定第二天,要跟邵青保持一定的距離,免得再讓霍驍誤會。

霍驍這人,大男人主義得狠,他的東西,就絕對不能讓別人碰觸,儘管那是他嫌棄的,不要的。

然而,第二天,回到片場,邵青卻請假了。

謝家皇后 慕初笛擔心邵青的腿傷,於是找周旋拿了他的聯繫方式。

拍攝完后,慕初笛讓小張直接送他去邵青住的地方。

邵青住在三環的一個普通租賃平房。

慕初笛找到地址上的單元,按下門鈴。

等待許久,那邊才傳來腳步聲。

「誰?」

門沒有貓眼,邵青打開少許門縫,一見是慕初笛,連忙準備關門。

細小的門縫,慕初笛就瞥到邵青臉上的傷。

她頂住大門,沒讓他關上。

霸道冷少放我走 門被推開,邵青暴露在光線之中。

那俊秀清雅的臉上,布滿大大小小的淤青,觸目驚心。

「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怪不得邵青要請假,他臉傷成這樣,要怎麼拍戲?

可是,不可能啊!

重生八零:醫世學霸女神 作為演員,拍攝期間保護好自己,這是最基本的。

邵青那麼喜歡拍戲,不可能明知故犯。

畢竟他傷成這樣,這戲還要不要拍了。

「你得罪什麼人了?」

這是唯一的解釋。

邵青沉默,「學姐,你就別管那麼多,回去吧!」

「你都傷成這樣,我怎麼能不管!」

不管怎麼說,邵青都是救過她的。

「雞蛋在哪裡,我給你滾一下。」

「你能不能走,你再留下來,我又要被打。」

邵青的聲音拔尖,慕初笛走向廚房的步伐停了下來。

刁蠻小老婆 「因為我?」

邵青沒有回答,「學姐,你走吧,我不想對你發脾氣。」

邵青這話,就算是回答了。

慕初笛心裡頓時明了。

看來,她昨天的解釋,沒有任何用處。

霍驍還是誤會了!

慕初笛小手緊緊攥著,「我知道了,用雞蛋滾一下淤青,很快就會消退。還有,抱歉。」 高聳威武的霍氏集團,集聚了許多穿著別的公司制服的人。

慕初笛走進一看,他們正在維修玻璃門。

霍氏集團正門的玻璃,此時全都空蕩蕩的,只剩下個門框。地面上已經被清理乾淨。

「可惡,那些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兇狠?」

「不知道,已經報警了,不知道警察調查出來沒有?」

「聽說霍氏旗下好幾家公司都被襲擊,而且,還有的在牆上噴著一個大大的死字,哎喲,毛骨悚然。」

慕初笛越過那些正議論紛紛的市民身邊,走進霍氏。

經過大門處,她留意了一下,地面上還留有一些紅色的痕迹。

前台小妹正指揮著玻璃的安裝,見慕初笛來了,連忙迎了上來,「慕小姐,你來了啊!」

這語氣像是期待許久!

慕初笛嗯了一聲,「發生什麼事了?」

「剛才突然冒出一群黑衣人,潑紅油,砸玻璃,速度超級快。這時候正好是我們安保科交接,所以沒抓住人。」

前台小妹說得牙咬咬,在霍氏工作,只要盡心,不管哪個崗位,工資待遇都不會低,所以員工歸屬感很重。

霍氏被搞,好比自己家被搞,前台小妹都要氣壞了。

「更離譜的是,我們旗下公司也發生過,竟然沒有上報,瞞上瞞下,真是過分。」

電梯很快就到,慕初笛沒逗留多久,霍氏內部的事情,她也不好過問。

敲響霍驍辦公室的門,聽到清冷的迴音,慕初笛推門而進。

喬安娜也在裡面。

氣氛似乎挺沉重的。

「好的,霍總,我會去調查的。」

見慕初笛來了,喬安娜收拾一下文件便離開。

關門之際,一個不小心,文件掉落在地上,幾張被撕過的照片撒了出來。

那是昨天邵青救她受傷,她攙扶著他的畫面。

什麼時候被拍的?

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慕初笛心神微變,心裡那點期盼消失殆盡。

難道,真的是他?

霍驍戴著金絲邊眼鏡,透明鏡片遮掉他犀利的光芒,卸退孤傲陰冷,倒是有種文質彬彬的溫潤感。

「有事?」

慕初笛拉了拉衣角,琢磨著怎樣才能讓霍驍息怒。

畢竟,她不能害了邵青,慕初笛看得出來,邵青是真心喜歡演戲的。

鼓起勇氣,對上霍驍那雙深邃能洞悉人心的黑眸。

「霍總,我跟邵青之間,沒有任何苟且,請你相信我!」

慕初笛站在霍驍對面,兩人只是隔著一個書桌,可慕初笛卻覺得,距離,似乎,隔了一個不可跨越的鴻溝。

霍驍菲薄的唇角勾了勾,勾出個邪氣的弧度,帥氣地扯掉金絲邊眼鏡,身子微微向前傾。

食指勾了勾。

像召喚小狗狗一樣。

慕初笛脊背僵硬,似乎察覺到危險的氣息,渾身的細胞都在顫抖叫囂。

清淺的笑容卻蘊含著不可拒絕的強勢。

慕初笛穩住心神,身子向他湊去。

兩人越來越近,他溫熱的氣息迎面撲來。

慕初笛尖細的下顎倏然被擒住,略微粗糙的拇指粗暴地在她唇上蹂躪。 「信任?那你呢?」

慕初笛眼底根本沒有信任。

她看了那些被撕爛的照片,難道以為他會對那個男人出手?

就這種貨色,也配讓他出手?

清冽危險的氣息越來越厚重,慕初笛看到霍驍眼底那抹陰狠決然,與不屑。

當初他把池南禁錮進行虐打,那麼今天,如果惹得他不高興,邵青就很危險。

慕初笛咬緊牙關,「我也相信霍總,相信霍總不是那種隨便動手的人。」

霍驍是那樣的驕傲,不應該為了這點小事對邵青下手。

霍驍嘴角的笑意更深,慕初笛總覺得,他的視線,如同火焰,每一寸被碰觸的地方,都帶來刺痛。

「是嗎?」

揚長的尾音,似譏似諷。

「二叔!我聽說出大事了。」

大門倏然被打開。

霍錚閃電般飄進來,咒罵的聲音源源不斷,「娘的,竟然連我們老霍家都敢動,吃了熊子膽,信不信老子一輛坦克輾壓他。」

話還沒說完,見慕初笛與霍驍那親密的姿勢,手連忙捂住眼睛。

然而開縫的手,絲毫不影響他好奇的目光。

「我說二叔,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跟二嬸談情說愛。」

慕初笛猛然甩開霍驍的手,站直身子,甚至刻意地拉開距離。

霍錚眨巴著眼睛,無辜地道,「別怪我,技術不好,就該被拒絕。」

「沒什麼事,霍總,我先走了。」

慕初笛如同解脫,霍錚的到來,救了她命。

剛才的霍錚,如同羅剎,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自己會死掉。

好像背後有什麼吃人的野獸,慕初笛跑得飛快。

霍錚那句開玩笑而已還沒拋下來,慕初笛人已經不見。

「這,什麼情況?」

霍錚好奇地問著他家二叔。

果然好奇害死貓。

他被霍驍削了一頓然後趕了出門。

霍錚總覺得他家二叔跟二嬸之間有點不對勁,難道是欲求不滿?

死皮賴臉地向喬安娜討八卦,卻什麼都沒討好,後來公關部又送一些照片過來,被霍小爺逮住。

然後,霍小爺怒了。

他們老霍家,竟然綠了。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那一瞬間,霍小爺覺得,自己頭上頂著一個大草原。

夜夜風酒吧

絢麗的燈光,婀娜多姿的舞娘,震耳欲聾的音樂,充滿激情與色慾。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大明星了?」

邵青搖晃著紅酒杯,一副翩翩貴公子的模樣,骨子裡透著的邪氣,更是引來不少矚目的視線。

邵青噙著一口紅酒,卻什麼都不說,一副神秘莫測。

黃毛小子咧開一口黃毛,數著手裡的毛爺爺,「那小妞挺正點的,苦肉計也值得了。」

「不過我說,這種活,下次記得叫上我,推花盤什麼的,老子很有經驗。」

只是偷溜進孤兒院,推個花盤,就能拿到那麼多錢,傻子才不幹呢。

「想要錢,就管好你的嘴!」

邵青彎彎的眼睛里,隱藏著殺氣。

黃毛小子被看得有些心慌,給錢的都是大佬,他不想這種時候引邵青不爽,最重要的是,他被邵青那眼神給嚇到了。 慕初笛?

看來還真不簡單呢!

邵青優雅地抿了一口紅酒,不遠處的美女見黃毛小子已經離開,便跑過來搭訕。

幾個美女環繞在邵青的身邊,用盡花樣惹他開心。

玩樂一番后,便走進酒吧的小巷子,不少肉食者,都喜歡到那個地方來幾發。

野外的新鮮感和刺激感,不少人喜歡。

邵青擁著一位美女走進小巷子,巷子陰暗,兩人激情地擁吻,在牆上翻滾。

倏然,一雙手拍了拍邵青的肩膀。

邵青看過去,見對方看上去只是個青年。

Views:
5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