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歆不動聲色,按下了十九層的電梯。

1901的客房很大,負責打掃的家政阿姨不知道是受了傅媽媽遠程蠱惑,還是遵循公司規定,總之每天都會在床頭插幾朵新鮮的紅玫瑰,看起來很想給房間的主人招招桃花。

「腿還疼嗎?」傅歆問。

莫琰搖頭:「醫生開了止疼片。」

「吃完葯早點睡,洗澡的時候注意避開傷口。」傅歆說,「明天放你一天假,在家休息吧。」

「我們已經確定要招華潤萬象了嗎?」莫琰還在想著工作,「今天楊總讓我儘快準備談判資料,您之前說過,會教我的。」

傅歆笑了笑,點頭道:「好好休息,明晚回家之後,我就告訴你該怎麼做。」

於是莫琰眼底也露出笑意來,他說:「嗯,晚安。」

傅歆輕輕幫他關上卧室門。

晚安。

這算是良好開端的第一步,雖然孫知秋還在不斷地發消息,從藝術感慨到八卦,從詩歌聊到對家裡廚師的抱怨,期間還分享了專治功能障礙的祖傳老軍醫聯繫方式,

充分展示了一個藝術家在失眠的時候會有多無聊,但這並不能影響傅歆的心情。他躺在床上,連眼神也是溫柔的。

莫琰把自己裹進柔軟的被子,舒服而又滿足地嘆了口氣。

玫瑰在黑暗的夜色中,總會釋放出更加濃烈的氣息。

第二天清晨,等莫琰醒來的時候,傅歆已經出門上班,只在餐桌上留下了早餐和字條,提醒他別忘了吃消炎藥。

莫琮打來電話,驚恐地表示阿琰你怎麼一夜未歸,是不是被富——話說到一半,突然又想起來不久前剛被親友教育過,

自己現在是有家室的人,不能再隨便提「富婆」兩個字,於是中途緊急剎車,把富婆變成了富商。

「老實交代。」李豪也在另一頭強行逼供。

「昨晚我回家的時候,你們全部醉醺醺地躺在沙發上,所以就在樓上鄰居家住了一晚。」莫琰說,「等著啊,我馬上回來。」

「鄰居是富婆嗎?」李豪為莫琮代言。

「不是。」莫琰按下電梯,鄭重承諾,「如果真有富婆,我一定介紹給你。」

1703公寓里正是一派大好勞動景象,哥哥們還是很厚道的,雖說昨晚喝得有點多,但還是要盡職盡責把房間恢復原貌。莫琰懷裡抱著一個小畫框,一瘸一拐挪進房間。

」喲,你這是怎麼了?」莫琮趕緊扶住他。

「不小心摔了。」莫琰把畫框塞進他手裡,「我去卧室換個衣服。

」這是什麼?「莫琮對藝術一無所知。

」油畫,希爾德·瓦格納·阿舍爾設計的刺繡手包。」莫琰回答,那是昨晚在離開孫家私宅時,管家送來的小禮物,雖然不值錢,但卻很精緻漂亮。

莫琮說:「哦。」

「阿琰回來了?」李豪拎著拖把從生活陽台出來,又好奇,「你這懷裡抱的什麼東西?」

「油畫。」莫琮盡量回憶了一下剛才那一大串名字,然後篤定地說,「施瓦辛格設計的手包。」

……

等學長們都離開之後,莫琰給自己煮了一壺茶,開始認認真真地整理資料。他其實懂傅歆的意思,名義上是要請華潤萬象和張大術回來,

鋪一個國營老字號回歸的情懷,但實際上還是噱頭居多,原本那家華潤萬象是被時代拋棄的產物,再出現時必須要有全新的模樣。

至於「全新的模樣」究竟是什麼,莫琰暫時還沒有想好,他在紙上寫寫畫畫,正在出神的時候,突然接到了鄧琳秀打來的電話。

「好久不見。」莫琰說,「您回國了?」

「對,前幾天剛剛回來。」鄧琳秀笑著說,「玫瑰的劇本已經最終確定了,你想看看嗎?」

「當然。」莫琰一口答應,又詢問,「那我的服裝概念圖呢?前段時間發給了李總監,不過他一直沒回復。」

「不是他沒回復,他第一時間就轉交給了我,是我沒有及時反饋意見。」鄧琳秀說,「那些概念圖很漂亮,不過有些地方我不是很懂,你今天有空嗎?我想和你聊聊。」

「今天?」莫琰試著活動了一下腿。

「對,今天。」鄧琳秀說,「我們打算讓這部劇提前面世,所以時間可能有些趕,辛苦你了。」

「不辛苦。」莫琰說,「那行,您告訴我時間地點,我會準時過來。」

「就現在吧。」鄧琳秀說,「我和老李在家等你。

她的家地處城西婆娑湖邊,很漂亮,但也很遠。

莫琰抱著電腦挪進別墅門,李總監深感歉意,扶著他坐在沙發上:「怎麼也不告訴我們你受傷了。」

「膝蓋擦傷而已,就是被醫生包紮得有些行動不便。」莫琰說,「琳秀姐呢?」

「她在樓上,馬上就下來。」李總監幫他倒了杯水,「最近一直在排練,有些累。」

莫琰點點頭:「是劇院要求提前上映嗎?」

「不是。」李總監笑笑,「是琳秀自己要求的,她很熱愛這部劇。」

……

萬達大樓里,傅歆開完日程表上的最後一個會,問秘書:「還有約嗎?」

「今天沒有了。」秘書回答,「晚上還有一場華夏集團的酒會——」

「讓李明去吧。」傅歆站起來,「我還有點別的事,先走了。」

電話打了三次才被接通,另一頭的莫琰有些歉意地說:「對不起傅總,我剛剛在花園裡。」

「你在哪兒的花園裡?」 逆流黃金歲月 傅歆不解。

「婆娑湖。」莫琰回答,「我在琳秀姐家裡,她回國了。」

為什麼有人腿上纏著紗布,還能橫穿半座城?

傅歆覺得頭頗痛。

「傅總?」可能是由於對面的沉默有些久,莫琰又叫了一句。

「城西的婆娑湖嗎?」傅歆說,「正好我現在要去一趟華夏集團,順路捎你回家。」

婆娑湖的風景很優美,是城西有名的度假勝地。等傅歆過來的時候,天邊恰好掛滿橙紅晚霞,

夕陽像一顆柔軟的蛋黃,先是被包裹在綺麗的雲層間,后又跌入平靜的湖水裡,晃碎一池夏日樹影,斑駁又燃燒。

世界像是一幅被打翻的繽紛油畫盤,而小王子正孤獨地坐在湖邊——至少在傅歆眼裡,那是孤獨的,所以很需要有一個人陪伴。

「真的不要留下一起吃晚飯嗎?」鄧琳秀邀請,「老李今早從鄉下帶了不少新鮮的青菜,還摘了十幾個西瓜。」

「還有工作,就不打擾您了。」傅歆幫莫琰拉開車門,「晚上還有點別的事。」

「那帶兩個西瓜回去吧,這才是真正的無污染。」李總監抱著一個塑料筐出來,笑著說,「比超市裡買的新鮮多了。」

考慮到莫琰或許會很喜歡這份無污染的禮物,所以傅歆欣然笑納。

黑色小車一路開向進城的方向,莫琰問:「我們現在要去公司嗎?」

「去公司幹什麼。」傅歆看了他的腿,「還疼嗎?」

「已經沒事了。」莫琰說,「本來就是小擦傷。」

「你不是想吃那家越南菜嗎?」傅歆一邊開車一邊說,「看它生意那麼好,正好萬達想換一批新的餐飲,所以我前幾天就讓謝灝談了一下,進展不錯。」

「您的意思是,它要開來萬達了?」莫琰稍微有些驚訝。

「合同還沒簽,我們現在要先去試吃一下。」傅歆笑了笑,「如果真的不錯,那三個月內就能入駐,頂替鼎峰粵菜的撤場。」 這次當然不用排隊,對方傅總經理親自到店歡迎,為兩人安排了最好的觀景位置,菜式也是精心搭配過的,海鱸魚酸酸辣辣很美味,黃金咖喱蟹也相當好吃,甚至還有服務人員專職剝蟹鉗。

「怎麼樣,是不是很好吃?」莫琰擦了擦嘴,「這大概是全市最好的一家越南菜,如果它真的開進萬達,那我一定每周都去打卡。」

被中華小當家大加讚賞的店,別說是開進萬達,就算是想開進1901公寓的廚房,那也不是不能商量。

傅歆點頭:「好。」

他又開玩笑:「到時候給你一張方棟的簽名照,說不定還能打折。」那是萬達的餐飲招商部經理,曾經是某五星級酒店的中餐大廚,胖乎乎的很喜慶,在美食界頗有權威。

「我能不能八卦一下?」莫琰湊近,「聽說方哥喜歡張姐,真的假的?」張姐就是張雲嵐,傅媽媽的親妹妹兼間諜,

主職萬達化妝品招商經理,兼職監控外甥的感情生活,但最近由於經常提供虛假情報,比如說萬茜,所以姐妹情正在面臨巨大考驗。

「那是我三姨。」傅歆好笑地提醒他。

「所以不能說嗎?」 步步驚情:鬼王逼近我 莫琰乖乖坐回去,「哦。」

「能。」傅歆點頭,「是,但你覺得方棟有戲嗎?我覺得懸。」

「那也不一定。」莫琰想了想,「方哥人老實,而且做飯超好吃。」

「萬達的招商經理,沒有一個能用老實來形容,但他人品確實不錯。」傅歆隨口問,「吃過他做的飯嗎?」

莫琰搖頭。

傅歆又問:「想吃嗎?」

莫琰表示:「方哥最近工作很忙的,而且我們也不熟。」

「等這段時間忙完了,我帶你去他家混飯。」傅歆當即拍板。他充分理解小當家對大廚前輩的仰慕,並且覺得自己有義務這麼做。

莫琰:「……」

為什麼?!

莫琰委婉地說:「不好吧?」

然而傅歆並不打算改主意,無論是為了莫琰還是張雲嵐,或者只是出於萬達傅總經理的身份,

他覺得自己都有充分的理由,去蹭這位前任大廚一頓飯——萬一將來真變成了姨夫呢,這種事誰能說得准。

莫琰發自內心覺得,跟著傅總經理好像總有混不完的飯。

但這種體驗並不壞,而且還不用自己買單。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美食街也越來越熱鬧,街道兩邊依次亮起燈火,讓這座城市頃刻有了一種瀰漫的溫暖感。

莫琰坐在副駕駛上,正在專心致志地翻看手機新聞,而在車子後備箱里,還安靜地躺著兩個大西瓜,這份來自農莊的新鮮收穫,剛好能和小王子一起組成童話,都是簡單而又甜蜜的。

半個小時后,傅歆把車停穩在地下車庫:「去你家?」

莫琰點頭:「好。」

由於小當家膝蓋有恙,所以切水果的工作今天歸傅總經理。空氣里瀰漫著西瓜的清甜和茶的香氣,莫琰坐在舒服的小靠墊堆里,雙手捧著筆記本,學習態度很端正。

「謝灝沒告訴你要怎麼做?」傅歆問。

「楊總自己看起來都很頭大。」莫琰如實回答。

「他這次是真的被蘇寧零售雲氣到了,又一心想拉雪絨進駐,所以沒工夫考慮別的。」傅歆說,「現在只剩下了一種選擇,情緒應該會穩定很多。」

「嗯。」莫琰點點頭,又問,「蘇寧零售雲和雪絨算是同一個風格,我們的新店整體也是按照這個路子走的,現在突然換成華潤萬象,改動會很多嗎?」

惡少的迷糊寶貝 「萬達新店的改動不會很多,我們也改不起,所以只有改華潤萬象。」傅歆說,「除了招牌和張大術,其它的都得變,基本等同於再造一家新店。」

聽起來就是很浩瀚的工作量,一兩句話應該闡述不清楚。於是莫琰先跳過了這一段,誠心請教要怎麼讓張大術帶著「華潤萬象」四個字回來——畢竟這是一切的開始,要是對方死活不同意,那計劃的下一步應該也無法進行。

「你在前期簽收購合同的時候,應該和他接觸過很多次。」傅歆問,「覺得對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那可複雜了。」莫琰想了想,「如果只能用一個詞的話,老油條。」外表看起來仙風道骨廣袖長衫,好像此生唯一的愛好就是喝茶,

一天到晚都在「吸溜吸溜」嘬那寶貝紫砂茶壺,但骨子裡卻相當精明,一分錢的虧也不肯吃,說話綿里藏針,不動聲色就能甩出十幾把刀子。

「那你覺得,對方最想要什麼?」傅歆又問。

莫琰這次回答得不假思索:「錢。」

「還有名氣,沒有哪個市儈的老油條能拒絕名利。」傅歆說,「只要給准了他想要的東西,沒什麼事不能商量。」

「所以我們要用職位和高薪請他過來?」莫琰聞言皺眉。

傅歆笑道:「你只能想到這個?」

莫琰遲疑著搖頭,他這次是真沒怎麼搞懂,不然還能怎麼辦?

「別自己去請,那就是真傻了。」傅歆叉了塊水果遞到他嘴邊,「和高小德還有聯繫嗎?」

莫琰咬著西瓜點頭。

「讓他去。」傅歆說,「新亞和蘇寧零售雲免費幫我們發了那麼多廣告,現在北京是個人就知道萬達新店陷入了困境,這種機會白白浪費了多可惜。」

霸道男神送上門 莫琰一臉若有所思,盯著他的眼睛看了半天,沒思明白。

他的腦袋向來很好用,但這次例外,讓高小德去找張大術,告訴他萬達出現了招商危機?然後呢?

「你得想個辦法,讓張大術主動來找我們。」傅歆一笑,「明白了?」

莫琰這次總算反應過來:「我懂了。」

「聰明。」傅歆又遞給他一塊水果,「怎麼樣,多久能把他搞定?」

「半個月。」莫琰說,「我明天就去和楊總商量。」

這也是傅歆欣賞他的地方,就算兩個人目前正在上課,他也能分清職場順序,先和自己的直屬領導討論出結果,再彙報傅總經理

——雖然傅總經理其實也不介意先聽聽他的小想法,那樣至少能讓美好的獨處時光延長半小時。

「那等華潤萬象和張大術都回來之後呢?」莫琰又問。

「這就要看林洛和你的了。」傅歆說,「提到國營老商場,一般人可能只會想到玻璃櫃檯和織毛衣的售貨員,但我想要的其實是藝術感,別浪費之前那幾十年的歷史,

讓它兼具文化藝術中心的功能,無論是展出本土藝術家的作品,還是邀請有歷史的國產品牌過來做展覽,

都可以在現代的商場里體現出國產情懷,而不是非得全場紅木裝修,再招一堆不知名的國產品牌進來,懂嗎?」

至於為什麼非得要華潤萬象和張大術,本質上其實只為了四個字——方便炒作。畢竟一家全新的不知名商場,哪怕再藝術,也比不過「國營老字號華麗變身」有新聞衝擊力,

張大術幾十年的袍子不能白穿。傅歆的野心和脾氣都不小,蘇寧零售雲百貨聯手阿里零售通一起坑了萬達一把,他也是一肚子火,只是表現形式和謝灝不大一樣。

之前他只想把萬達這家新店開好,和其它分店沒什麼區別,而現在他想讓新店和華潤萬象一起,變成業內標誌性事件。

讓商場變成藝術館,和具有藝術感的商場,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

莫琰暫時沒有辦法去想象,兼具展覽館和賣場功能的具體設計究竟是怎麼樣,但他很喜歡這個構想,讓商場不僅僅是商場,而是留給顧客更多的思考和享受空間,才是真正的lifestyle.

「怎麼了?」傅歆笑著看他。

「您真的很厲害。」這是莫琰發自內心的看法。不管是自己遇到困難,或是公司遇到困難,他似乎都能有很好的辦法去解決,堪稱無所不能。

成熟男性的魅力在對方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雖然身處波詭雲譎的商場,卻沒沾染任何油膩的不良習性,只是多了沉穩和淡定,是非常讓人羨慕的人生。

而傅歆也很享受他的崇拜。

並且想擁有更多不一樣的情感。

時間緩緩溜走,牆上的掛鐘時針指向12。

莫琰躺在被窩裡,睡眼朦朧給傅歆發了條簡訊。

晚安。

壞習慣能傳染,按時休息的好習慣也能傳染。

傅歆把手機放在床頭柜上,很快就陷入了夢境。

房間里有淡淡的薰衣草香氣,那是莫琰送給他的香薰燈。

能安神,也能帶來美夢。 總裁玩過火:女人,說愛我!

Views:
8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