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他踏入武道界一路走來,他深知一個道理,越是實力強大的老怪,心機就越發的深沉,這位巫族先祖,絕對不簡單。

「就目前而言,此人對他似乎沒有惡意。」一番思索之後,葉飛隨即輕輕搖頭,此刻也是懶得多想。

既然尋不到巫頌,他也沒有必要在留下此地,而且這具玉牌化身,也不知什麼時候會崩潰,如今之際還需先回江東為好。

半年的時間並不算長,打開天宮寶庫之前,葉飛還需好好準備一下。

氪金海盜王 說罷,葉飛收起了手中的殘圖,隨即身形閃動之下,直接離開了府邸,僅僅是轉瞬之間,他便是再次出現在了聖族部落祭壇之上。

片刻遲疑之後,葉飛與黑煞交代幾句,便是準備離開聖族。

就在他剛剛踏空而起之時,他的身形忽然一頓,眼中閃過一道微光,轉頭向著聖族禁地的方向望去。

「吼吼!」隱約間,似有一陣陣低吼傳出。

這道吼聲,多半被禁地的黑風屏障阻隔,但卻是無法逃過葉飛的感應。

「上古玄蛇。」葉飛心神一動,身形隨即帶出殘影,很快便是穿過了巫族部落聖殿。

前方不遠處,那道彷彿與天相連的黑風屏障,此時已然落入葉飛的視線之中。

以葉飛如今的實力,這道屏障已然無法擋住他的腳步,沒有過多的遲疑,他的身形已然融入黑風之內,進入了聖族禁地。

穿過黑風屏障之後,眼前的情景,頓時讓葉飛眉頭微皺,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變化不定。

原本一處世外桃源之地,本該靈氣充裕,植被茂盛,但此刻已然是模樣大變。

大地之上,滿是黑色的焦土,四周的叢林古樹枯萎,空氣中幾乎感應不到半點靈氣,比起外界的環境都要差上許多。

「靈氣枯竭了。」

「靈泉之眼此刻也感應不到。」葉飛抬眼掃向四周,此刻也是一頭霧水。

他的身形閃動,幾個閃身之下,便是來到了那處熟悉的懸崖旁。

山崖下方的深淵黑暗中,時而傳來陣陣的低吼,正是那頭山上古玄蛇無疑。

沉吟少許后,葉飛直接落入崖底,他的靈識同時散開,可以明顯的感應到,崖底靈泉早已經消失,像是被什麼力量一次性吸收殆盡一般。

「吼,呼呼。」前方一陣罡風襲來,一個碩大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葉飛跟前。

正是那頭上古玄蛇的真身無疑,由於此地的靈氣枯竭,這頭玄蛇此刻顯得有些焦躁不安。

「你可願意隨我離開?」葉飛看了玄蛇一眼,此時低聲開口道。

這頭上古玄蛇,本身的實力驚人,至少有著元嬰境之力,具體有多強,葉飛無法準確地估量,若是能將其帶走,無疑是一個絕佳的戰力。

上一次來此,他就有心想要帶走此獸,不過許是因為巫頌的原因,這頭玄蛇不願意離開。

「呼呼……」玄蛇發出低頻,慢慢地俯下它那巨大的頭顱,湊到了葉飛的跟前。 懸崖深淵底部,玄蛇那雙閃動的巨瞳,此時緊盯著葉飛,透過此蛇的目光可見,眸中聚焦點正是葉飛眉心那朵白雲印記。

這一人一蛇,在一番對視之後,玄蛇忽然伸出鮮紅的信子,輕輕地觸碰了一下的葉飛的眉心。

下一瞬,只見一道幽光閃過,玄蛇隨即失去了蹤影。

「嗯,這道印訣。」葉飛目光一凝,此刻它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上古玄蛇縮小了無數倍,此刻正盤旋在他的眉心印記之內。

葉飛的面色一怔,隨即臉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你可知道,這裡的靈泉為何黑枯竭?」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此時試探性地向著眉心,傳出一道靈識傳音。

這等存在了上千年的異獸,定能夠聽懂人言,只不過能夠與他交流,葉飛此時有些不太確定。

但在醫聖的記憶中,他生活的那個時代,就曾遇到過口吐人言的凶獸。

靈識傳出許久之後,葉飛並沒有得到回應,他也是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當初的那隻銀角雷獸,都不曾開口吐過人言,這頭玄蛇怕是也不會說話。

「巫……祖。」就在葉飛踏空之時,他的識海內,忽然響起一道不太清晰的聲音。

聲音很是纖細,但有些吐字不清,這道聲音顯然正是來自玄蛇。

「你是說,是巫頌將此地的靈泉之力全部吸收?」葉飛面色一凝,此刻也是來不及為玄蛇能夠開口感到高興,便是連忙再次問道。

「是……是的。」那道纖細的聲音,再次傳來。

「額,你是頭母蛇?」葉飛在聽到兩次玄蛇的聲音后,此刻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在他的眼中,上古玄蛇全身黑鱗,身形極為碩大,咋一眼望去可謂是相當威武,與此刻它那纖細的聲音,著實讓人感到有些不協調。

此時的葉飛,已經衝出了深淵,而玄蛇的聲音,卻是不在傳來。

葉飛在一番思索之後,此時心中也是猜到幾分,那巫頌的殘靈就算再強,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凝聚出兩道全盛時期的一擊之力。

而且想要留下巫體之源,同樣需要極為龐大的靈力支撐,唯一能夠解釋便是,巫頌利用靈泉之力,最終完成了這些事情。

「此事,不是一時半刻能想明白的。」葉飛輕輕搖了搖頭后,隨即將此事先拋在腦後。

無論巫頌有何目的,只要對他沒什麼影響到也無妨。

離開了聖族禁地之後,葉飛沒有在族內過多的逗留,他直接踏空而起,向著南疆山脈的邊緣踏空而去。

不多時,伴隨著一道靈光劃過,他已然衝出了南疆山脈。

西南之地,地貌廣闊,尋常的武道中人,想要穿過只要需要小半天時間,而已葉飛的實力,半刻的時間足以。

「回到江東之後,我需要閉關半年,爭取在天宮開啟之前,讓自己的實力再進一步。」葉飛此時內心不禁暗道,踏空的速度同時加快了幾分。

西南之地邊境,前方不到十里的距離,便是已然進入華東境內。

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忽然停下身形,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周身氣勢一凝,磅礴的靈力隨之橫掃而出。

「三息之內,給葉某滾出來,否則死。」葉飛低喝一聲,此時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他的話音未落,只見後方不遠處,一道靈光閃動而現,緊接著一位身穿藍色長袍,面相看上去較為隨和的男子,此時踏空而來。

大清隱龍 「同濟會副會長方浩,見過葉家主。」藍袍男子開口的同時,也是連忙抬手一拜。

葉飛眼中閃過微光,對於眼前之人,他依稀有些印象,在冰神遺迹開啟之前,正是此人與靈彥姬相邀,他才知曉極北之地的事情。

「同濟會。」

「水一舟讓你來的?」葉飛眼中殺意未消,他還沒來得及去尋此人,那位同濟會的會長,似乎是有些活得不耐煩了。

前方的方浩聞言,連忙再次抬手一拜,臉上的神情很是恭謹。

「葉家主,此事誤會。」

「確實是會長讓在下前來,但這件事情卻是與在下無關,這次見到葉家主,只為給您帶一個消息。」方浩連連開口,生怕少說了一句,眼前之人會直接動手。

經過冰神遺迹之後,他可謂是深知葉飛的戰力,他同濟會的會長估計都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又豈是他能輕易得罪的。

「講。」葉飛沒有廢話,沉聲吐出一個字。

方浩隨即點頭開口道:「葉家主請看此物,此事在下本不願前來,但關係到靈彥姬副會長,所以……」

前方的半空之中,方浩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他的話語沒有說完,隨即伸手遞上來一塊青色玉牌。

葉飛面色一震,此時也是回想到,自上次靈彥姬助他從同濟會逃脫之後,便是沒有見過此女,想到此處葉飛的心中不禁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靈彥姬出事了。」葉飛內心低喃,同時接過前方之人遞過來的玉牌。

按理來講,靈彥姬的身軀,是他親手相助重塑,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葉飛不可能感應不感。

青色玉牌入手的那一瞬,葉飛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寒芒,一股肅殺之意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

「這是鎖魂牌……」葉飛感應著玉牌上的氣息,此時臉上的神情有些陰沉。

鎖魂牌,乃是一件十分陰毒的法器,一般是實力極為強悍的武道高手,用來控制小輩之物,可取出武道中人一絲神魂,將其困在玉牌內,小輩的生死則是在玉牌主人的一念之間。

「哪怕是取走神魂,我也應該能夠感應到才對。」葉飛壓下心中的怒意,慢慢冷靜下來之後,此時臉上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同濟會會長水一舟,此刻派人送來靈彥姬的神魂,目的已然很是明顯,上次靈彥姬幫助他逃脫之事,怕是已經此人知曉。

南海之上,之前與水一舟一戰,難怪此人最後落敗還如此從容,看來這就是他手中的底牌。

「水一舟,可在同濟會總部?」葉飛收起了鎖魂牌,此時抬頭望向前方之人沉聲問道。

方浩聞言,也是連忙開口道:「此時,在下不知,但我同濟會已經封門,葉家主要是貿然前往,可謂是九死一生。」

這同濟會會長,以靈彥姬為要挾,明顯是想葉飛自投羅網,此刻的同濟會內,怕是早已經布下了殺機。

這一點,葉飛清楚。

而眼前的方浩同樣知曉,此人並不想要因此得罪葉飛,這才將知道的事情,隨之一一告知了眼前之人。

「封門么,葉某倒想看看,水一舟為我準備了什麼大禮。」葉飛低哼一聲,此時眼中露出果斷之色,周身的靈力也是不覺地遠轉開來。

「葉家主,此事魯莽不得。」

「會長大人向來不行無把握之事,您要是真的前往同濟會總部,怕是難逃一死。」方浩此時咬了咬牙,忍不住低聲開口道。

此事儘管與他無關,但不知為何,他不願看到眼前之人這般自投羅網,華夏武道界像葉飛這樣的強者已經不多了。

「無妨,靈彥姬之事因我而起,葉某非去不可。」 斷點幸福 葉飛說罷不在多言,此時身形隨之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後方的方浩,此時不禁愣了半響,他緩緩抬起頭來,望向葉飛消失的方向,目光之中忍不住多了幾分恍惚之色。

這一刻,方浩不得不得承認,他在葉飛的身上,看到了那股武道中人本該擁有的無畏之勢,而這股氣勢他自己早已經將其丟失在了歲月之中。

「會長設下之局,有死無生。」

「他若是能夠躲過這一劫,今後能夠成長到什麼地步,怕是誰也不敢輕言。」方浩連連低語,他此刻還依稀的記得,初遇葉飛之時,眼前之人只是個金丹小輩。

儘管有著戰元嬰之力,但已經只是金丹之境,而如今硬實力上,此子已經與他相差無幾,而戰力更是無法相提並論。

輕輕地搖了搖頭之後,方浩隨即轉身,很快也是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

華夏西南靠海邊境,葉飛在於方浩分開之後,幾乎是一路瞬移而來,通過退鎖魂牌神魂的感應,他已經可以基本確定靈彥姬的位置。

同濟會山門前,此時的半空之中,伴隨著空氣一陣扭曲,葉飛的身影陡現。

「撤銷了大陣,是在等葉某么。」葉飛淡笑一聲,幾乎沒有猶豫,身形閃動之下,直接踏入了同濟會的封谷大陣之內。

陣法屏障顯然是經過刻意的削弱,此時葉飛踏入谷內,幾乎有如無物一般。

在他的前方,是哪座熟悉的山谷,其內的建築群依舊矗立,葉飛深知能夠感應到,谷內同濟會成員此刻臉上的緊張之感。

「水一舟,出來受死!」葉飛此時身處半空,身上的氣勢一凝,發出一聲低喝。

這一次除了靈彥姬之外,他來此最為重要的目的,便是斬殺此人,若不是這水一舟趁他突破是出手,銀角雷獸也不至於強行獻祭消散與天地之間。 蝴蝶谷傳奇 同濟會山谷內,葉飛的聲音不大,卻是帶著極強的穿透性,此時回蕩在了整個山谷。

只是片刻過去,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不出來么,待我先救出靈彥姬,在親手將其抓出來。」葉飛低喃一聲,反手之下那塊鎖魂牌,此刻已然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靈識掃過之後,葉飛隨即緩緩抬起頭來,目光向著山谷後方的竹林掃去。

「轟,轟隆!」就在這時,半空之中忽然傳來一陣爆響。

只見山谷的四周,一道水紋屏障,陡然從下方拔地而起,僅僅是半息之間,便是將整個山谷籠罩,陣陣不俗的靈壓,在四周的空氣之中瀰漫開來。

「此陣不俗,也倒是用心。」葉飛輕笑一聲,身困於此他的臉上沒有一絲畏懼之意。

沉吟片刻之後,葉飛並沒有選擇先破開陣法,而是直接閃身,向著山谷後方的竹林方向踏空而去。

下方山谷之內,同濟會的成員,沒有一人敢上前阻難,均是擋住沒有看見一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屋院之內。

後山竹林邊緣,葉飛的靈識伸延而出,可以感知到在竹林的中心,有著一座小型的竹屋,那裡他的靈識無法穿透。

「根據神魂內感應的位置,靈彥姬應該就在竹屋之內。」葉飛低喃一聲,隨即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瞬他出現之時,已然是站在了竹屋的門前,儘管明知是陷阱,但此刻的葉飛仍舊義無反顧,直接邁開步伐,走進了竹屋之內。

「咯吱……」竹門內緩緩推開,葉飛目光一凝,同時抬頭望向前方。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可見前方屋內的中心處,擺放著一個不小的鐵籠,冰冷的籠子柱上,隱約可見有鮮紅的血跡滑落。

鐵籠之內,靈彥姬雙眸緊閉,身上的靈力混亂無比,此刻已然是奄奄一息。

「身軀被毀了。」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之身形一閃,出現在了靈彥姬的身旁。

竹屋內的鐵籠,在葉飛磅礴的靈力之下,也是被瞬間震碎。

他緩緩蹲下身子,將地面上之人輕輕扶起,靈識查探之後,臉上的寒芒不禁更濃了幾分,此時的靈彥姬身上的傷勢,比其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她的身軀被毀,元嬰幾乎崩潰,神魂也是極為不穩,隨時都有可能損落。

思索的同時,葉飛心中也是極為不解,直到他觸碰到靈彥姬的那一刻,他才慢慢的感應到此女的氣息,而在此之前,葉飛沒有任何察覺。

「醒來。」葉飛掌中靈力湧現,融入眼前之人體內,暫時為其穩住了元嬰。

靈彥姬身形一顫,此時輕輕地睜開雙目,她先是面色一怔,隨即很快反應過來,臉上頓時露出焦急之色。

「葉,葉主,快離開這裡,這片竹林已經被設下了上古陣法。」靈彥姬輕顫著雙眸,她也是沒有想到,葉飛竟然回來救她。

此時已然來不及感激,靈彥姬意識恢復之後,體內的靈力涌動,強行將自己的傷勢壓制。

她的眼中滿是警惕之色,連忙打量著四周,儘管靈彥姬的戰力大打折扣,但她此刻還是一副隨時準備出手的模樣。

「哦,是上古陣法的原因么?」葉飛聞言眼中靈光閃動,他也是想要見識一下,是什麼樣的上古陣法,竟然能夠完全阻隔他的感應。

「會長大人設下死局,早有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頭條婚約 「葉主,奴家死不足惜,您趕快離開吧。」靈彥姬對於同濟會的會長,自然是極為了解的。

縱觀同濟會傳承千年,每一任會長都是極為謹慎之輩,若非有了十成的把握,絕對不敢將葉飛引入總部。

不等葉飛開口回應,四周的空氣之中,一股恐怖的靈壓,此時已然襲卷而來。

「你們,跑得了嗎?」緊接著便是傳來一道,略顯得有幾分尖銳的聲音。

話音剛落,原本的林中小屋,隨即四散崩潰,四周的靈壓更為強盛了許多,靈彥姬身形止不住的微顫,不禁被震退了數步。

通神境強者的威壓,絕非是一個元嬰之體,能夠輕易抗下的。

就在靈彥姬快要無法承受之時,一道任何的金光,瞬間將其元嬰包裹,四周的威壓之力隨之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事因我而起,待葉某斬了那水一舟,在助你重塑身軀。」葉飛全身氣勢暴漲,體內的靈力隨之洶湧而出。

靈彥姬聞言雙眸輕顫,眸中隱約有些閃爍,此時心中的感激之情不言而喻,無論是在同濟會,還是在華夏武道界,她一直被武道中人所唾棄。

同濟會會長儘管帶她不薄,但也僅僅只是視她為一件,較為好用的工具而已。

「嗯,多謝葉主。」靈彥姬絕非愚笨之輩,只見她輕嗯一聲之後,隨即退到了一旁,不在出言干擾。

而此時,半空之中,忽然傳來陣陣嘲笑之聲。

「哈哈,哈哈,斬了本座,好大的口氣……」

「若是本座此刻想要殺你,你以為你能活過三息?」水一舟的聲音傳來,隨之一道水紋涌動,他的身影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如從同時,四周空氣之中,一道道奇異的紫芒憑空而現,不多時將整片竹林包裹,形成一個紫色的屏障空間。

這這道空間之內,一股奇異的力量涌動而出,葉飛原本衝天而起的氣勢,幾乎是被瞬間壓制。

「法王殿,這是那紫發的妖風的力量。」葉飛目光一閃,他此刻體內的靈力,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消散。

紫色空間之內,一道道陰冷之氣,隨之襲卷而來,這股寒意直擊神魂,四周空氣中的溫度依舊,但葉飛二人的臉色已然蒼白。

那股寒意並非普通的寒氣,而是一種極陰之氣,似乎是專攻心神,靈識,讓人防不勝防。

「這就是他的依仗。」葉飛此時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南海海域法王殿那位紫發男子,給他的印象極深,若真實此人出手,他這具化身怕是要折在此地。

「葉家小輩,等天宮寶庫開啟之後,本座定會親手取了你的性命。」

Views:
7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