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孩子現在都沒事了吧!」

「沒事了,幸好是小芯救的及時。」現在想想,毛清蘭都有點害怕。

「沒事就好!」席建立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也幸好是小芯救人及時。

不然呀!他席家的臉都讓杜美華給丟盡了。

就算是再怎麼吵架,關係再怎麼僵硬,那也好歹是一條人命。

杜美華這樣見死不救,事情要肯定會傳了出去。

唉!

他還想著回家住到過完年呢,現在想想,他還是回鎮上住吧!

沒這麼鬧心。

「老爺子你要是見到小芯,你再幫我跟她說聲謝謝,這個情我欠了,我以後還她。」

「不用了,我了解小芯的為人,她救你孩子,那也不是圖這個。」

老爺子的話,讓毛清蘭終於笑了,「是呀,小芯她人真的很好,老爺子的眼光好。」

聞言,席建立原本嚴肅的老臉,終於露出了淡淡和藹的笑容了。

對於唐小芯這個孫媳婦,他是真心滿意,是一百個滿意。

小芯就是有福氣的人。

來了他們家,不僅僅是人好,對他這個老爺子也是好,更別說還那麼聰明做生意。

「老爺子,孩子還在家,我們就先走了。」陳大吉說。

席建立親自送他們到門口,還不斷跟他們夫婦道歉。

說今天的事,真是不好意思。

毛清蘭直接讓老爺子不用不好意思。

等陳大吉夫婦一走。

席建立老臉又是一沉,臉上彙集了不悅。

到了下午六點多。

席國強回來了。

席建立將今天的事跟他說了,接著他又問席國強,「你打算怎麼處理?」

「爸!美華其實她心思不壞的。」席國強其實也是頭疼,這一陣子陶紅雲和杜美華經常吵架,搞得他們兩父子都不敢太早回家,省得讓她們吵得都頭疼了。

「你還敢說她心思不壞?難道你是想說,陳家那孩子出了事,那才算是壞嗎?」

「爸!」席國強話好像都凝在喉嚨處,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好了。

「今天的事,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我都還沒讓你們給我養老呢,杜美華就敢這麼說話了,我就想問問杜家是怎麼教育女兒的,還是說我們席家的水土讓杜美華不服了,才會變成這樣?」

「爸,這件事可能就是美華太過於生氣了,她才會這麼說。」

「你就想著偏袒她?」席建立反問他。

「我也……不是這個意思,你是我爸,我怎麼可能不給你養老,是不,美華她一個人說了不算。」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是呀!她說了不算,但她這麼指著你爸我鼻子這麼說,你是我兒子,你說怎麼辦?」

「不說別的話,以後要是小芯指著你鼻子說了杜美華今天說的話,你是什麼感想?」

「我……」那他肯定是讓錦琛跟唐小芯離婚,不然就是讓席錦琛帶著唐小芯滾出席家。

畢竟席國強是他養了這麼多年的兒子,席建立斜睨他一眼,他就知道自己席國強在想什麼。

他冷笑說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我就希望你是怎麼做的,我不在家幾個月,紅雲和杜美華就把家裡搞得烏煙瘴氣的,這還是不是席家?你們真有心要是不想過了,那你們就搬出去吧!」

「爸!」席國強急了,「你說什麼呢,我們搬出去,我們住哪呀!」

「我不管你們住哪,這房子就是我的,我還沒死呢,所以房子給不了你們,現在不是你們不給我養老,而是我實在不想跟你們過下去了,你們自己收拾東西趕緊給我搬走。」

「爸,我是你兒子,我還得要給你養老送終的,你怎麼說這話。」 權妻謀臣 席國強急切說。

搬出去?開什麼玩笑,他們搬出去之後住哪呀!

他不像席國偉,最少手頭上有點錢,然後再加上他爸給了一點錢,自己起了房子。

他們家現在一分錢都沒有。

這房子名下都還是他爸的。

搬出去這裡,那他們就是流落街頭了。

「難道我說不得這話嗎?這是可以杜美華說給我聽的,杜美華是你老婆,不給代表是你的意思嗎?」

「我沒說過這樣的話。」

「夫妻難道不是一體的嗎?」席建立薄涼問他。

「……」

「總之,今天我在這個家,我就不想看到杜美華,你帶滾也好,或者讓她回娘家都行,總之,我不想見到她。」就是這個家有杜美華就沒他,有他就沒杜美華。

「爸你消消氣,我讓她跟你道歉,這都快過年了,讓美華就在娘家待著也不好吧!都快過年了,幾個孩子都會在家,你這樣,也不合適吧!要不然等過完年之後,你再讓她回娘家住一段時間行不?」

「不行!」

「就算是快過年了又怎樣?又她在席家,我這個年都過的不安心呀!」

「爸!」

「總之解決方法我已經給你了,你要是不按著去做,你跟杜美華離開席家。」

說完,席建立不願意再搭理他了。

直接往外走,到隔壁老張家去。

省得待在家裡看著杜美華,心煩。

今天太晚了,等處理好杜美華的事,他明天就到鎮上小住到快要過年了,他再回來。

席國強邁進房門口,他就聽到杜美華脾氣暴躁喝斥陶紅雲,「你幹什麼吃的呀,讓你給我包紮輕一點,你沒聽到嗎?你是聾的嗎?你不要以為死老頭子在家裡,你裝得乖乖的,你就以為我不知道你真面目了,你是不是看到我這樣,很高興?幸災樂禍?」

陶紅雲原本還想著算了,今天忍了她杜美華,沒想到,杜美華咄咄逼人,這讓她實在忍受不了,索性也不給杜美華包紮了。

她這剛鬆開手,杜美華就狠狠瞪了她一眼。

陶紅雲暗忖:老娘也是有脾氣的,忍你很久了!

「你幹嘛!」

「什麼叫我幹嘛,我不幫你包紮了,你要包紮就自己去衛生院那邊包紮。」要不是老爺子發話,她才不會給杜美華包紮,最好是讓杜美華流血過多死了。

她都巴不得這樣,到時她絕對會放鞭炮。

「你……」

杜美華氣得上氣不接下氣。

「你真要是這麼有本事啊,你會直接去跟毛清蘭打架了,你自己打輸了,你還來跟我發脾氣,我又不是出氣筒。」

「你……好你一個陶紅雲,你還敢說你剛才不是在看我笑話,所以才沒救我的。」

看到她這樣,陶紅雲也不怕跟她承認了,「是又這樣?我跟我吵架,難道我還受你的氣不夠多嗎?再說了,是對毛清蘭的孩子見死不救,又不是我,毛清蘭要打的人是你,又不是我,你平時又沒對我好,我為什麼要去救你呀!要替你挨打,我又不是吃飽撐了,腦袋長草了。」

「陶、紅、雲!」杜美華咬牙切齒瞪著她,「好歹我也是家婆,你敢這麼對我,我……你給我滾陶家去,我不要見到你。」

「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我看是你滾回杜家去,而不是我滾回她陶家去。」在這個家,真正說上話的,那就是老爺子,眼看杜美華都把老爺子給得罪了,那下場可想而知了。

「好,好你一個小賤人,你還敢跟我頂嘴……」

「是呀,你就知道整天用你家婆的身份來壓我,難道你就沒錯了嗎?難道我還非要受你的氣呀!」

說完,陶紅雲才不管她了呢,直接大步走了。

走到了門口,驟然間,她停了下來。

先是有些許不自然,后一想,都聽到了,她再去掩飾或者解釋什麼,那都是沒用。

還不如乾脆什麼都不用說。

反正她就是這個樣子。

陶紅雲從席國強身側越過。

「你就這麼對你媽嗎?」席國強突然說。

祕婚風波:追妻成癮 陶紅雲站在門口不動,然後轉身。

「我怎麼對她了?難道我對她還不夠好嗎?以前唐小芯在這個家的時候,我對她還不夠好嗎?她天天就知道找我麻煩,難道是我想跟她吵架嗎?難道我不累呀!她簡直就是更年期到了,成老太婆了,不然哪有人動不動就吵架的,動不動就來找我麻煩了?」

「我看她,除了更年期到了,還有就是吃飽沒事幹,爸,你要是有空,你就帶她找一份工作做吧!讓她把鬧騰的心給停停,不要說爺爺受不了她了,就連我也受不了她了。」

說完,陶紅雲生氣地走了。

哼,她才不會慣杜美華呢!

要怎麼滴就怎麼滴。

她才不管呢!

「席國強你看看她,你看看你兒子娶的是什麼兒媳婦,都快把我氣死了。」杜美華指著陶紅雲離去背影,憤憤不已對席國強說。

席國強看了她臉上髒兮兮,頭髮而已亂糟糟,後腦勺還抱著一塊布,上面還沾有血跡。

杜美華順著他看去,又接著很憤慨說:「還不是毛清蘭那個賤人打的,你都不知道……」她將毛清蘭打她的事添油加醋地說了。 席國強一直聽她說完,他還是不出聲。

「你這是怎麼啦?你說話呀!你老婆都讓毛清蘭給欺負了,也不知道安慰我幾句嗎?又或者幫我討回公道?」杜美華看著他,心底莫名湧現了怒火。

「關於這件事剛才在外頭,爸都已經跟我說了。」

「然後呢?」

「……」

又看見他沉默,杜美華心頭的火氣猛地一下子飆升,「你是不是想說這件事也是我不對?」

「……」席國強還是不出聲。

「席國強,我問你話啊,你應一聲行嗎?你又不是啞巴。」

「你為什麼不伸手去救毛清蘭孩子?就算是她跟你關係再不好,你好歹也拉一把。」

「我為什麼要救她孩子?那個水泥坑,長年積水,誰知道有多深?這要是萬一我拉手去人的時候,把我自己都給拽下去了,那怎麼辦?」杜美華說得特別理直氣壯,「就算是要我救人,那也好歹也是保障我自己的安全情況下,我才會去救人,難道我這麼做不對嗎?」

席國強沒辦法說她不對,但也是很自私。

「席國強,我要是去救人,把自己的命都給搭了,你沒老婆了,我看你怎麼辦?」

「那為什麼唐小芯就可以伸手把人救起來。」

「那是因為唐小芯想到了辦法,才把人給救了。」

「難道你就不會想辦法嗎?」席國偉質問。

杜美華剛要張開回他話,突然想想不對,然後生氣瞪著他,「席國強,我問你,你是不是在怪我沒救人?」

「今天的事,爸是這麼跟我說的,讓我爸你帶回娘家去小住一段時間。」

「什麼?」杜美華立即就想到了在娘家那邊住,那些八卦好奇的眼光盯著她看,又還會時不時說話酸她,當即就否定回娘家畫面。「我不回,我又沒做錯,我為什麼要回去。」

席國強還是完完整整將老爺子的意思說給她。

杜美華驚愣了,半晌都沒出聲。

「老爺子憑什麼這麼做,我們兩公婆的事,他為什麼要插手。」

「他是我爸。」

「是你爸那又怎樣?那也不能讓我們兩個離婚。」

「你要是不回娘家,要是不離婚,那隻能我們兩個收拾東西離開這裡。」

「我不要。」杜美華立即不幹。「我們兩個離開這裡,還哪去呀!再說了,這裡原本就是要留給我們的,我們為什麼要走,就算是他是你爸,但也不能這麼不講道理。」

當初和席國偉他們一家子分家,他們走,那也是分了點錢,到外頭建房子的。

可到他們這裡,那什麼錢都沒有,杜美華說什麼都不甘心就這麼搬走了。

「這房子就登記爸的名字。」

「那又怎樣?他是跟我們在一塊生活的,那他的所有東西都是要留給我們的。」

「那都是爸的東西,不可能都會給我們。」

席國強發現跟她說話,真的很累。

她什麼都只會想到了自己,完全沒想到別人,更不會在乎別人是怎麼想的。

深吸了口氣,「今天的事,我是站在我爸那邊。」

「你說什麼?」杜美華死死瞪大,猙獰看他。

「今天的事,我是站在我爸那邊,你先收拾一下,我先把你送回娘家小住幾天,我再把你接回來。」目前這是最好的辦法,竟不讓他爸生氣,那也不用跟杜美華離婚。

等他爸氣消了,杜美華再回來,那就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我不。」杜美華很委屈地看著他,眼睛開始泛紅,眼淚湧現,「你什麼都幫著你爸說話,我才是你媳婦,你竟然讓我走。」

「……」席國強任由她哭又一邊埋怨。

送她回娘家的事,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實,不會再更改了。

……

永和鎮,滷味店。

「你怎麼去了這麼久才回來?」席桂花關心問,「你看到彩雲了嗎?」

唐小芯就把杜美華見死不救的事大概說了一下,接著她又說,「彩雲我已經看到了,過兩天考完試,爺爺應該會帶她過來。」

因為她敢打賭,家裡都已經發生那樣的事,她爺爺鐵定不會在家裡繼續住下。

「這個杜美華真是越來越離譜了,這樣的事都做的出來。」

「管她的呢,我們過好我們的小日子就行了。」

次日,中午。

奶茶店的生意不怎麼好,天涼了,就沒多少人喝了。

索性唐小芯就不開奶茶店那邊的門。

而滷味店,漸漸生意又好了起來。

甘淑英去洗手間。

席桂花又去做飯了。

就剩唐小芯一個人看店。

這時店門口就站著一個老爺爺,時不時高抬脖子往店裡看。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