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蓉掩唇一笑,「我今兒來,是為了國公府的三姑娘。」

咦!宋安然瞬間坐直了身體。

宋安然沒急著討論顏琴,她更好奇容蓉的態度。

容蓉氣色很好,眼中帶著溫暖的笑意。似乎已經從古明月被『劫持』的打擊中恢復過來了。

宋安然試探問道:「大表舅母……古姐姐……」

容蓉眨了眨眼,兩人心照不宣。

宋安然差點忍不住笑了起來。原來古明月已經偷偷聯繫過東平伯府。準確的說,古明月已經偷偷聯絡過容蓉。難怪容蓉一改去年那副悲觀絕望的模樣,都有心思出門替人保媒。

古明月在京城是個禁忌話題,因為古明月牽扯到容玉。

宋安然很識趣的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宋安然笑著說道:「大表舅母剛才說為了我們國公府的三姑娘而來,莫非大表舅母是想替我們國公府三姑娘說親?」

「正有此意。」容蓉笑道。

宋安然好奇地問道:「不知道是哪家少爺?」

「就是我們古家三房的小子,不知道你有沒有見過?」

億萬嬌妻別想逃 宋安然蹙眉回想,古家三房,也就是東平伯府三房。

宋安然頓時想了起來,「我有印象。我記得那位表哥父母雙亡,三房就只剩下他還有一個妹妹,對吧。」

「正是!我今兒是代表我家老太太過來,我家老太太有意同國公府結親。此事還請你轉告貴府老太太跟大夫人。要是貴府老太太和大夫人沒有異議的話,我們兩家約個時間見個面,相看相看。」容蓉很直接的說明來意。

宋安然一邊思考,一邊點頭,「這件事情我可以辦到。等今日回去后,我會親自告訴老太太。只是三房的條件有點差,無父無母,我家老太太不一定會同意。」

「我知道。就因為三房條件差,所以才讓你幫忙帶個話,而不是直接上國公府提親。」

容蓉也沒替古家三房的小子辯解。無父無母這是事實,沒有長輩庇護,這也是事實。像這樣的條件,想要娶到高門嫡出貴女,根本沒可能。

沒有人家想將閨女嫁給無父無母,沒根基的小子做妻子。因為那樣的日子會過得很艱難。就好比沒人願意娶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女回去一樣。

孤兒同孤女,就算有家族照拂,日子也太艱難,前程同樣艱難。

宋安然不確定這門婚事能不能成,所以只答應帶話,多餘的就沒說。

容蓉任務完成,心情也輕鬆了許多。就同宋安然閑聊起來。重點就聊古家三房的情況,也是讓宋安然對古家三房有更多的認識,方便宋安然在顏老太太面前回話。

宋安然認真聽著,時不時點個頭。

說起來,古家三房也是倒霉透了。

古家三老爺年輕的時候被人暗害,傷了根本,從一個健壯的男人變成了一個病秧子。

古家三太太身子骨也一般,嬌嬌弱弱的。兩口子成親四五年都沒動靜。

後來一個姨娘懷孕,結果難產過世。孩子倒是保了下來,就是現在容蓉說親的那位。

生母過世,這個孩子就抱到嫡母身邊教養,記在嫡母名下,勉強算是嫡子。

又過了幾年,三太太終於懷孕。結果還是難產,艱難生下一個女嬰,三太太本人熬了兩天,最後死了。女嬰就是如今三房唯一的姑娘。

至於三老爺,則在三十歲那年一病不起。最後拖了半年,還是死了。

父母全死了,姨娘也死了。三房就剩下一個少爺一個姑娘。全被古家老太太接到身邊教養。

雖有古家老太太看護著兩個孩子,但是古家老太太畢竟年紀大了,精力不濟,兩個孩子自小也是嘗盡了人情冷暖,看透了人心嘴臉。兩個孩子都知道自己無父無母孤兒身份,平日里很少出來走動,做人做事都挺低調的。

也因此,宋安然對古家三房兩兄妹的印象不深刻。實在是太低調了。

如今三房的少爺長大了,十八九歲,快二十歲的年紀,婚事還沒有著落。古家老太太也跟著著急起來,左看右看,左右權衡,這才提出同國公府結親。

但是古家上下,對這門婚事都沒抱太大期望,不確定能不能成。

要是不能成的話,估計古家老太太就只能往低門尋找。比如普通武將世家的姑娘,應該是可以順利娶到的。

宋安然心頭記著這門婚事。啟程之前,又到內院看望了兩個小寶寶。宋安然現在母愛爆棚,真是太喜歡小孩子了。看到這麼可愛的孩子,她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將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

宋安然戀戀不捨的同兩個小寶寶告辭,這才坐上馬車啟程回國公府。

宋安然盤點今日最遺憾的事情,就是孩子自始至終,都沒有真正醒來看她一眼,真是太遺憾了。她還想知道兩個孩子醒來后是什麼樣子。可惜,可惜。

回到國公府,宋安然收拾心情。先回遙光閣洗漱,換了一身衣服,這才去上房見顏老太太。

顏老太太也挺關心宋家的情況,問了問孩子的情況,又問了小周氏的情況。

絕品小神農 得知小周氏傷了身體,要將養一年半載才好,顏老太太忍不住嘆了一聲。

「女人生孩子啊,等於一隻腳跨進了鬼門關。像親家太太這樣的情況,多半都不太好。親家太太能夠大小平安,已經是得天之幸,不能再強求太多。」

宋安然連連點頭,「老太太說的極是。看到娘家太太的情況,孫媳婦都有些害怕。」

顏老太太笑了起來,「你別害怕。你同親家太太的情況又不一樣。她是雙胎,你是單胎,生的時候肯定比她輕鬆容易。而且有霍大夫在,更不用擔心。

連親家太太那樣危險的情況,霍大夫都能力挽狂瀾,將大人小孩都保住。你這樣的情況,霍大夫更不在話下。」

宋安然甜甜一笑,「聽老太太這麼一說,孫媳婦倒是放心了。」

緊接著宋安然就說起古家的事情,「今兒洗三的時候,孫媳婦遇到了東平伯夫人。她告訴孫媳婦,東平伯府有意同我們國公府結親。因為不知道老太太的心意,又不敢冒然上門,所以特意讓孫媳婦帶個話,徵求一下老太太的意見。」

顏老太太一聽,頓時來了興趣。「你先說說看,什麼樣的婚事。」

「東平伯府老太太,想替他們家三房的少爺,聘娶琴妹妹。」

顏老太太微蹙眉頭,「古家三房的少爺?老身要是沒記錯的話,古家三房只有一個少爺,而且還是無父無母。」

「正是。」

宋安然微微躬身,「古家三房的少爺,本是姨娘所生。因姨娘難產過世,就被抱到嫡母身邊教養,記在嫡母名下。

後來古家三太太三老爺先後過世,三房兄妹兩人就被接到古家老太太身邊教養。如今這位三房少爺已經十八九,聽說在宮裡面當差。

是東平伯替他謀的差事,大內侍衛。要是做得好,將來還能升上去,謀一個御前侍衛當。」

顏老太太沒吭聲,正皺眉深思。

過了好一會,顏老太太才說道:「條件太差了點。雖說記在了嫡母名下,又是三房唯一的男丁,可畢竟是庶出。將來東平伯老太太一走,東平伯府一分家,他還有什麼依靠。全靠自己拼前程,太難了。總而言之,一個無父無母的庶出孩子,配不上琴丫頭。」

宋安然也覺著古家這位少爺條件太差了點,所以宋安然也沒多做討論。

宋安然就對顏老太太說道:「孫媳婦明白了。改明兒孫媳婦讓人給東平伯夫人帶個話,就說這門婚事不成。」

顏老太太說道:「行,一事不煩二主,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

宋安然領命退下。

宋安然本以為這件事情會很簡單,卻沒想到中途出了意外。

第二天一早,顏琴就來找宋安然。

顏琴一開始吞吞吐吐的,後來被宋安然催促,顏琴才開口說道:「大嫂,東平伯府是不是想結親?」

咦?顏琴竟然知道了。國公府內果然沒有真正的秘密。

劍起兮 宋安然點點頭,「東平伯府的確想結親。古家老太太想替古家三房的少爺說一門親事,跳來跳去最後看中了你。古家老太太就想同我們國公府結親。

昨天我已經將這件事情告訴了老太太。老太太說,古家三房的少爺無父無母,又是庶出,條件太差,配不上你。所以讓我出面拒絕古家。」

顏琴咬著牙,深思了片刻,說道:「大嫂,能不能先別拒絕古家。」

宋安然有些驚奇,有些愕然。

宋安然問道:「琴妹妹,古家那位少爺條件真的太差,無父無母,以後分家就只能靠自己奮鬥。而且他還有個妹妹沒出嫁,這也是一個負擔。還有……」

「大嫂,這些我都明白。」顏琴表現得很堅決。

宋安然心領神會,「琴妹妹,你同我說實話,你和那位古家少爺是不是見過?你們私下裡有來往嗎?」

「大嫂誤會了。我同那位古家少爺並沒有來往。我只是和他見過幾面,說過幾次話。」

顏琴說到這裡,顯得有些羞澀。

宋安然微蹙眉頭,「琴妹妹,你不會因為見過幾面,說過幾次話,就認定了他吧?你了解他嗎,知道他是什麼性格嗎?」

顏琴老實地搖頭,「我不了解他,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性格。但是我願意試一試,試著去接觸,去了解。大嫂,我知道你們都是為了我好,擔心我嫁過去會吃苦。

只是大嫂難道忘了嗎?我曾說過,我不求嫁給大富大貴的人家,因為我沒有良好的出身,也沒有足夠的底氣,我未必能處理好那樣複雜的關係。

我想嫁給一個品性好,有上進心的人,最好家庭簡單一些。我覺著古家少爺是一個有上進心的人。至於他的品性,還需要大嫂派人打聽打聽。」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宋安然聽完顏琴的話,緊蹙眉頭。心裡頭各種念頭閃現。實在沒想到顏琴竟然會看中古家三房的少爺。那樣的條件,顏琴怎麼就看上了?莫非那位古家少爺長得很好看,還是能力出眾?

宋安然在記憶里搜索,她記得曾和那位古家少爺見過一面,印象不深刻。人長得還行吧,肯定不醜。至於能力,只見過一面,宋安然也沒機會去求證。

宋安然輕聲問道:「琴妹妹,你想清楚了嗎?你要知道一旦這門婚事定下,萬一對方並非良人,那你的處境會很糟糕。」

「大嫂說的我都明白。所以我今日厚顏請大嫂幫我一個忙,派人調查一下那位古家少爺。如果他的品性過關,還請大嫂幫我促成這門婚事。」

顏琴站起來,對宋安然行了一個大禮。

宋安然微蹙眉頭,她真不樂意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宋安然對顏琴說道:「我現在能答應你兩件事。第一,我會派人調查古家那位少爺的情況。第二,老太太那裡,我會去說。至於老太太能不能答應,我不能保證。要讓老太太同意,還是需要你自己去爭取。」

顏琴面有為難之色,「若我出面,老太太很可能不會答應。」

「事情都是人做出來的。如果你真想嫁給那位古家少爺,你就應該拿出決心來。」

宋安然很平靜地說道。

顏琴想了想,點點頭,說道:「多謝大嫂提醒。我會努力爭取。」

「那就好。我現在就派人去調查古家的情況。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傳回來。」

宋安然答應了顏琴,但是並沒有急著去見顏老太太。宋安然打算等調查清楚古家的情況后,再去見顏老太太。這樣做把握更大一些。

兩日後,一份資料擺在宋安然的面前。上面記錄了古家三房少爺古應賢的全部情況。從小到大的經歷,身邊親近的人,有來往的朋友,平日里一些言行舉止。

這份調查報告,可以說做到了事無巨細。凡是能調查到的事情,都記錄在了裡面。

能做到這樣,還多虧了顏宓留下來的人。

宋安然翻看資料,一頁一頁的瀏覽。心裡頭對這位古家三房少爺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認知。

古應賢,也就是古家三房唯一的男丁,因為父母雙亡,寄人籬下,性格雖然不至於扭曲變態,但是絕對稱不上樂觀開朗。

從他過去的經歷可以看出,這個人的性格有些陰鬱,為人內斂,很少在人前表達自己的看法和情感。而且他身邊伺候的人,全都老實木訥。

以前古家老太太也安排過兩個機靈的丫鬟到他身邊伺候,後來全被他找理由給打發走了。

宋安然覺著這個人不僅性格陰鬱,還有點多疑。

這樣的一個人,還無父無母,顏琴究竟看上了對方哪一點?宋安然沒有認真打量過古應賢,或許這個人身上有別的閃光點,只是她眼拙,沒有發現而已。

宋安然派人將調查資料給顏琴送去,讓顏琴自己拿主意。要是看過這份資料后,顏琴還是不改主意的話,宋安然就去見顏老太太。

資料送到顏琴手上,已經過了將近一天。但是顏琴還沒有回復宋安然。估摸著,顏琴自己也有點猶豫。

宋安然都在猜測,顏琴會不會就此放棄這門婚事的時候,顏琴卻突然來見她了。

眼琴鄭重其事的對宋安然說道:「大嫂,請你替我同老太太說一說,東平伯府的這門婚事,我覺著合適。」

「你確定?」宋安然挑眉。看完了資料,深思了一天,顏琴依舊不改初衷。宋安然真的很好奇,那位古應賢究竟有多大的魅力,能讓顏琴如此堅定。

顏琴點頭,對宋安然說道:「大嫂,我很確定。」

宋安然聞言,點點頭,「那好吧,我這就去見老太太。你跟著我一起去吧。」

「我……」

說起見顏老太太,顏琴就有點退縮,害怕。她怕顏老太太會罵她,更怕顏老太太會直接拒絕這門婚事。

宋安然沒說話,就盯著顏琴。這是顏琴的婚事,也是顏琴一心一意想嫁給古應賢。於情於理,顏琴都不能退縮。她必須勇往直前,才有可能打動顏老太太。

顏琴咬著唇,沉默了片刻,說道:「我聽大嫂的,我和大嫂一起去見老太太。」

宋安然笑了起來,「我們現在就去上房。」

宋安然和顏琴一起來到上房見顏老太太。 傳奇操盤手 顏老太太看她們兩人在一起,還以為她們是在門口碰上的。

顏老太太關切地同宋安然說道:「你現在身子笨重,要是沒事,以後就不用過來請安了。」

「老太太慈愛。老太太放心,孫媳婦身體還行,多走動走動整個人也能精神一些。」

顏老太太笑呵呵的點頭,「既然如此,那就罷了。不過還是要注意安全。」

「我聽老太太的。」宋安然含笑說道。

顏琴挨著宋安然坐,她有些緊張,顯得坐立不安。

顏老太太瞧見了,就問道:「老身瞧著三丫頭,像是有心事?」

宋安然先是一笑,接著才說道:「老太太目光如炬,琴妹妹的確有一件心事,需要老太太您來定奪。」

顏老太太好奇地問道:「莫非三丫頭的事情,你都知道?」

宋安然點點頭,說道:「老太太可還記得,前幾天孫媳婦曾提過的東平伯府?」

顏老太太點頭:「自然記得。莫非三丫頭對這門婚事動心了?」

和顏老太太說話,就是輕鬆。

宋安然先是看了眼顏琴,然後才對顏老太太說道:「老太太猜的沒錯。東平伯府有意同我們國公府結親,此事琴妹妹已經知道了。琴妹妹覺著這門婚事還不錯,男方有上進心,家庭也簡單,很適合她。」

顏老太太當即皺起了眉頭,她朝顏琴看去。「三丫頭,你和老身說說,你到底是怎麼想?」

顏琴緊張地舔了舔嘴唇,她小心翼翼地說道:「啟稟老太太,孫女曾和這位吳公子見過幾面,對他有些印象。他的身世,孫女都清楚。

他的為人,也還不錯,人也有上進心,家庭也簡單。孫女就想著能不能先別拒絕東平伯府,兩家先接觸看看,要是真的不合適的話,到時候再拒絕也不遲。」

顏老太太皺著眉頭,問道:「這真的是你的想法?」

顏琴不確定顏老太太的心思,小心翼翼地點頭,「是,孫女是這麼想的。」

顏老太太表情不善,死死地盯著顏琴。

顏琴很慌張,整個人都不好了。

過了好一會,顏老太太的目光才從顏琴臉上移開。

顏老太太問宋安然,「大郎媳婦,這門婚事你怎麼看?」

宋安然斟酌了一下,說道:「這兩天孫媳婦有派人了解過古家這位公子。身世著實可憐,不過人還是有一點可取之處。老太太,孫媳婦以為不如先試著接觸一下。真要是不行的話,那就算了。」

顏老太太微蹙眉頭,過了會說道:「老身還是那句話,古家三房條件太差,那個小子配不上三丫頭。」

顏琴提著的心,瞬間跌落到谷底。她臉色蒼白,難道真的沒希望了嗎?顏琴眼巴巴地看著宋安然,宋安然卻沒有回應她。

宋安然的態度很明確,這門婚事她不會參與太多。她可以帶個話,替顏琴爭取一下,但是她不會主導這門婚事。

正當顏琴絕望之際,顏老太太又突然說道:「不過試著接觸一下也行。要是那個古家小子真有可取之處,這門婚事也不是不行。此事老身就交給大郎媳婦去辦,你和東平伯那邊溝通,挑個日子,兩家見一面。」

沒想到事情峰迴路轉,顏老太太竟然會改變決定。

宋安然瞥了眼身邊的顏琴,顏琴這下子應該很高興吧。

宋安然躬身應下顏老太太的安排,「既然老太太發了話,那孫媳婦明天就去安排。到時候還需要老太太替三妹妹掌眼,好好考察一番古家的小子。」

顏老太太被宋安然逗笑了。

顏老太太笑道:「老身的眼力,不是老身自誇,看人肯定是錯不了的。古家小子,是好是壞,老身肯定一眼就能看準。」

Views:
7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