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既是我們一中的盛會,也是少女們的樂園,你們將會在這裡看到,人生中最美年華的少女們,所綻放出的寶貴光輝。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都不喜歡廢話,那我直接宣布——比賽——現在開始!」

凌舞一聲極具氣勢的大吼,響徹整個東海一中操場,陸凡不禁一愣,她這吼聲的架勢,都快趕上雷婭的虎嘯了。

想到雷婭,陸凡不由得抬頭看向前方。

庶難從命:皇上請留步 東海一中觀戰的學生們還是以班級為單位坐著,所以雷婭也坐在主席台前方不遠處,她和旁邊的老師們有說有笑的,似乎昨晚的事情從未發生過。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雖然如此,在陸凡看來,她內心裡應該還在生自己的氣。

一陣更加強烈的動感旋律從舞台中響起,東海一中的參賽女孩們,開始一個個登台表演。

每個女生上台後有兩個環節,先是三分鐘以內的一段自我介紹,然後是才藝展示,可以唱歌、跳舞、演奏樂器等等。

陸凡看著一個個登上台表演的妹子們,怎麼說呢,每個都是國色天香的級別,在舞台上非常閃耀,而且她們又各有特點,有的性格開朗豪放,有的性格小家碧玉。

他這時候想起一個知名的偶像組合BKA84,裡面足足有八十四位美少女供死宅們挑選,那個組合的宣傳口號是「各種各樣的老婆,總有一個適合你。」

再轉頭一看,楚雄和趙克金這倆貨,一開始也是嘴上說著「三次元的美女太虛假,有什麼意思」,結果現在臉上的笑容還不是越來越猥瑣!

台下的男生們歡呼尖叫著,媒體的記者們也沒閑著,用相機不斷地進行著拍攝。

……

姑娘們一個接一個地上台展示,很快就到了小萱上場的環節。

跟喬爺撒個嬌 「接下來上台的就是小萱了。」陳光耀看了一眼手裡的節目單,緊張地說道。

「喲喲喲,怎麼小萱上台,搞得你比她還緊張似的。」楚雄在一旁壞笑著揶揄道。

「啰、啰嗦!」陳光耀紅著臉捋了捋自己的黃毛,「我替自己兄弟加油,不行嗎?」

正說著,忽然場上發出一陣驚呼,打斷了陳光耀的話。

萬事屋的眾人轉頭看去,也不禁呆在當場,張大嘴巴。

陸凡不知道怎麼形容眼前看到的這副景象,如果硬要用一首詩來講的話,大概就是——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小萱穿著閃耀著光輝的粉紅色打歌服,踏著婀娜多姿的小貓步,款款走上了舞台。

在她上台的一瞬間,觀眾席上眾人的目光都刷刷刷地聚焦在她身上。

打歌服的布料映襯出膚若凝脂、吹彈可破的肌膚,隨風飄舞的長發之下,是秀色可餐的俊俏臉蛋,胸前的碩大蝴蝶結,遮住了略微貧瘠的小胸部。

而半透明蕾絲小裙子下,是一雙白裡透紅的大白腿。

徐圓圓精心設計的打歌服,再加上陶雪然精湛的化妝技術,都讓小萱在舞台上的這一刻,綻放出了別樣的光芒。

觀眾席瞬間就引發了騷動,比之前所有妹子登場都更加強烈。

「噢噢噢噢哦哦哦!好可愛的妹子!」

「這是我們學校的妹子嗎?」

「好像是高二(6)班的小美女?不過看這妹子,似乎是有些面熟啊……」

「等等,這看著像上次1班陳光耀表白的那個人啊,不過我怎麼記得,她好像是一個女裝大佬……」 學生們有些認出了小萱,也有些沒認出來。

看到如此可愛的女孩紙登台,台下的眾多媒體和商家們,也紛紛抬起頭坐直了身子,大家將鏡頭聚焦在小萱的身上。

小萱怯生生地拿起了話筒,開口道:「……大家好,我叫莫小萱,來自高二(6)班,那個……在正式開始自我介紹之前,我需要先說一下,我實際上是……」

萬事屋的眾人,紛紛吞了吞口水,緊張地盯著台上。

陳光耀更是神情肅穆,拳頭都握緊了。

陸凡扶了扶眼鏡——穿著女裝在大庭廣眾之下,特別是在媒體面前說自己是男孩紙,這需要莫大的勇氣,終於,小萱將要邁出這一步!

沉默了一陣,小萱咬緊嘴唇,似乎在下著最後的決心,小肩膀也一直在顫抖。

場面陷入了緊張的膠著狀態,台下觀眾們一臉懵逼,而萬事屋的眾人則一直在暗自給她鼓勁。

過了一會兒——

「我是男孩子!!!!!!」莫小萱終於把這句話喊了出來。

台下眾人們沉默了,大家面面相覷。

這不是校園小姐選美大賽么,怎麼她會說自己是男孩子?

而且這麼可愛,竟然是偽娘?

媒體和商家們陷入了各種各樣的猜測和疑惑之中。

莫小萱看到眾人都不說話,也緊張而尷尬地閉上了眼睛。

……

「女裝大佬賽高!」

陳光耀這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在人群之中振臂高呼一聲。

他這麼一喊,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陳光耀漲紅了臉,但是並沒有把高舉起來的手臂放下。

「女裝大佬賽高!」

「女裝大佬賽高!」

楚雄和趙克金也舉起手,振臂高呼。

楚雄的胖手和趙克金那枯瘦的老手,在風中顫抖著,可見兩個人都很緊張,喊出來這句話,也是花了莫大的勇氣。

一中的男生們在經歷了短暫的沉默之後——

「女裝大佬賽高!」

「女裝大佬賽高!」

「女裝大佬賽高!」

越來越多的人跟著振臂高呼起來,霎時間,全場男生都大聲為小萱加油助威起來。

「性別什麼的怎樣都好啦,可愛就足夠了!」

「可愛就是正義!」

「加油哦,我看好你啊!」

越來越多的吶喊聲和助威聲,也讓在台上緊閉著雙眼的莫小萱睜開了眼睛。

看到大家並沒有排斥自己,莫小萱也是很意外和高興,她捂著櫻桃小嘴,沖台下來了一個微笑,眼睛也彎成了好看的月牙彎彎形狀。

「噢噢噢噢噢噢!」台下的宅男們徹底沸騰了,歡呼聲此起彼伏。

「那個……謝謝大家。

實際上,我今天能夠站到這裡,都多虧了我能夠認識到一些朋友。

是他們在我迷茫的時候,給了我希望。

是他們在我被欺負的時候,給了我勇氣。

是他們在我以為自己即將墮入深淵的時候,救出了我。

所以,接下來這首《BestFriend》,送給你們,我最好的朋友。」

說罷,她看向了萬事屋眾人的方向。

台下的男生們響應地說道:

「加油啊!以後我們一起保護你!」

「這麼可愛的女裝大佬,到底是誰忍心去欺負?」

「就是啊,憐香惜玉懂不懂?」

說罷,一道道熾熱的視線,射向了高二(6)班的方向,班裡那些曾經找過莫小萱麻煩的學生,都嚇得瑟瑟發抖。

看到小萱看向自己這邊,陳光耀捂住臉,熱淚盈眶,他也不知道自己為啥會這樣。

到底是因為感動,還是依然在為「自己的女神是女裝大佬」這件事而感到失落和遺憾呢?

「喂,高興點啊,讓小萱看到多不好。」楚雄壞笑著拍了拍陳光耀的肩膀。

「啰嗦!我只是眼睛流汗了而已啊!僅此而已啊!」

隨後,音樂旋律響起,小萱舉起話筒,開始唱起來。

(歌名:《BestFriend》原唱:西野加奈)

「謝謝,有你在真好~」

「無論什麼時候~」

「都能令我微笑~」

宛轉悠揚的歌聲從小萱的嘴裡唱了出來,這副嗓音可以說是極具感染力,台下的觀眾們都安靜下來,認真地聽著。

看著台上的小萱,陸凡也想起來第一次見到她時的樣子。

那天,他在樓頂上幫助陳光耀告白。瞥見小萱的第一眼,陸凡身上的紳士雷達就告訴他,眼前這個「妹子」不簡單,沒想到還真讓他猜中了。

「我愛你們,最愛你們~」

「這麼晚打擾你真是對不起~」

「我一個人難受得不行~」

「想聽聽你的聲音,這樣我一個人就能振作起來~」

陸凡的腦海中又浮現出了一些畫面:小萱在洗手間被體育委員推倒,小萱在放學路上偷偷去救濟貨架拿麵包,小萱被捆在錢世龍的辦公椅上,露出昏迷的神態……

即使是這樣,她仍然選擇堅強面對這一切。

「我們無話不談~」

「即使是不能對媽媽說的事~」

「比誰都了解對方~」

「把對方的快樂當做自己的快樂由衷地高興著~」

——而最終,小萱克服了所有困難,努力地站到了這裡。

看著台上綻放光芒的小萱,觀眾們大聲歡呼著,而媒體們此時也沒閑著,紛紛抬起相機鏡頭,不停地對小萱進行拍攝。

一些廣告商也在嘰嘰喳喳地私下交談,似乎對小萱很是在意。

悠揚婉轉的旋律進入了尾聲,小萱比了個剪刀手,放在右眼旁。

「以上就是我的表演,謝謝大家~Kira~☆」

經歷了短暫的沉寂之後,全場爆發出了整個選美比賽中最大的掌聲和歡呼聲: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宅男們被小萱的表演所感染,熱淚盈眶!

而東海市各大媒體的攝影機,也把鏡頭對準了小萱,此時,她儼然成為了眾人心中的焦點。

……

群龍集團總部大樓,董事長辦公室。

黃帝龍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上面播放的是東海一中校園小姐大賽的實況直播,此時畫面中的小萱正微笑著,沖台下的觀眾們鞠躬致謝。

他皺了皺眉頭,換了個頻道,這個頻道正在播放新聞:「據美國宇航局消息,昨晚,歌姬公司的軌道衛星,遭受了來自地球的不明武器襲擊,目前已經宣告報廢。

聯邦調查局已經宣布介入此事,正在向恐怖襲擊的方向調查。

前些時日,因為AI【歌姬】逃逸事件而股價崩盤的歌姬公司,宣布通過他們自己的在軌網路通訊衛星,在亞洲東部地區的網路中偵測到了歌姬的痕迹,正在進行IP地址定位。

本來受此利好消息,歌姬公司的股價已經趨於穩定。而這次衛星受襲事件,也導致定位工作被迫中斷,歌姬公司的處境雪上加霜。

歌姬公司是位於矽谷的一家專註於人工智慧開發的科技公司,其開發的AI【歌姬】最先被用於全球KTV娛樂設備的歌曲打分功能中,原本該公司打算繼續在各種新興領域大展拳腳。

而AI逃逸之後,在市場方面,已有上百萬股民因投資歌姬公司的股票被套牢,各大機構再次下調了歌姬公司的股票評級。」 吱嘎一聲,門被推開了,秘書走了進來:「董事長,官府調查部門的人來了,正在會客室。」

「知道了。」黃帝龍嘆息一聲,揉了揉眉心,「對了,和世龍娛樂城的切割程序,進行得怎麼樣了?」

「董事長放心,昨晚電視上播放了戒嚴警報后,集團就已經啟動應急程序,手續交接和股份切割已經在逐步進行,世龍娛樂城,名義上將會是一家在外地的空殼公司旗下的產業。我們所有和世龍娛樂城之間的往來密件、通訊郵件也已經被悉數銷毀。」

總裁的蜜制嬌妻 「這就好。」黃帝龍鬆了口氣,然後稍微振作了一下精神。

這兩天,對他黃帝龍來說,日子並不好過。

世龍娛樂城不知道昨天晚上出了什麼事,竟然驚動了特搜課和軍隊,東山區附近一度進入了緊急狀態。

後來他經過多方探查才知道,錢世龍這個鐵頭娃,竟然選擇和特搜課槍戰。如果此時他在自己面前,自己一定扇得他不停在原地轉圈。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了,這傢伙私自動用了集團的直升機準備逃走,但在世龍娛樂城的樓頂墜機了,被特搜課當場逮捕。

好在,通過電視新聞得知,錢世龍被捕后一度精神混亂,神志不清,似乎受了什麼不得了的刺激,導致警方的審訊陷入僵局。

這對黃帝龍來說是個好消息,如此一來,他就不用擔心錢世龍再供出群龍集團的其他黑料了。

然而他還沒緩過神,今天看新聞又看到一個不妙的消息:自己重倉壓股的歌姬公司股票,還沒來得及全部賣出,就已經都套在裡面了,現在歌姬公司的股票評級,已經是「垃圾」級別了。

黃帝龍重重嘆了口氣——這年頭,怎麼這些破事都趕一塊了?

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穿著一中制服、戴著黑邊眼鏡的少年,正是陸凡。

根據暗線提供的線索,黃帝龍現在可以確信,天龍貸款公司和世龍娛樂城的覆滅,都和這個小傢伙有關。

手指緊緊捏著這張照片,黃帝龍的眼睛微微眯起來。

「呵呵,陸凡是吧?這梁子咱們算是結下了,走著瞧!」

黃帝龍從鼻孔里擠出一絲冷哼,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辦公室。

……

那天的選美比賽,在現場投票環節,很多觀眾都將票投給了小萱,最後她以壓倒性的優勢獲得了校園小姐選美大賽的冠軍。

雖然,在參賽的群體中有少部分的人對這種結果有質疑,畢竟小萱是一個男孩子,但最終,由老校長親自上台安撫大家,並說明這次比賽的結果有效。

同時,為了防止以後有大量的金剛芭比來參賽搗亂,老校長補充了一句,以後男孩子想要參賽,必須要能打扮成和小萱同等級別的美貌才行。

這才讓很多肌肉兄貴「趁機蹭一下熱度」的想法暫且褪去。

在比賽過後,大量媒體和廣告商將小萱圍得水泄不通。

看到這一幕,陸凡和陳光耀終於是鬆了口氣。

看樣子小萱之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有收入來源,不用再為生計和母親的醫療費用發愁了。

比賽結束兩天之後,小萱的父親莫盛也在完成調查取證之後,重新回到了家裡。

等待他們一家的,將會是對世龍娛樂城和錢世龍的審判,以及之後的賠償。

在看到莫盛回家的一瞬間,小萱的媽媽激動得淚流滿面,同時小萱驚喜地發現,媽媽的病情似乎好轉了不少。

小萱知道,自己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先要帶母親繼續去治療,待情況好轉之後,一家三口會一塊去醫院見小薰,告訴她「爸爸找到了」這個好消息。

Views:
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