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所知只會更加危險。

當機立斷,他們準備出十公里以爲的地方親自看一下現在的情況。 “白老大,我們都跟着你們出去,如果真有大量的喪屍潮,你們單獨過去太危險。”

“對,我們跟着你們一起去!”

不是不相信隨便團隊的實力,而是真的擔心他們,如同擔心隊友一樣,更如同擔心心中精神支柱一樣。

精神支柱同信仰一樣,不可崩塌。

白七黑黑瞳孔中若有火焰跳躍而出,他遙看遠處的黃沙滾滾,再細看底下人羣的堅毅面孔,擡手一笑:“好,一起去!”

昨天隨便團隊也通知過天涯團隊,讓他們知道如果離開,定要走基地的西門。

於是天涯團隊聽到警鳴跑到隨便大院沒見到他們時,便直接帶上所有行囊,就跑到了西門。

這一路跑來,還遇到許多子團或者認識他們的人員。

一路招呼,大部相識的人都集中在了西門邊。

正好看見白七等人從空間中拿出車,要往上坐,方近遠一攔,直接道:“去哪裏?帶上我們!”

只要隨便團隊去的地方,無論是哪裏,都要一起跟着去!

廢話,你們得罪了基地大佬,自己跑路了,留下我們等死?

死也要拖着你們!

如果對方凱旋耀武揚威的歸來,沒有自己等人的份,更加不可能!

好生活更要分一杯羹!

“當然要帶上你們,看你們現在還沒有來,還以爲你們要攜款私逃了呢!”胡浩天探出頭在車外,看見方近遠,直接出了一把沙子繞他周身走了一圈,笑了,“現在可要帶上你們一起死。”

疾風知勁草,患難識良朋。

現在還在一起的,誓死而隨的都是良朋好友。

方近遠目光深深:“何處黃土不埋骨,要死也要一起!”

如此一來,浩浩蕩蕩,上百輛車先後從基地開出去。

朕真沒想敗國啊 那些還沒有帶車過來的人,就直接跑停車場,開車跟後面出去。

待到葉家的人員接到命令,趕到西門時,西門正大開,人都走得差不多。

葉聖倫自然不可能親自過來,葉朗見到這個情況,直接質問了西門的值班人員:“你們視基地規章制度爲無物,私自把人給放跑了,等下上層質問起來,錢大將也保不了你們,你們就等着吃槍子吧!”

“葉少!”值班人員與他同等級不變怕葉朗,再則,他也被剛纔的熱血情誼弄得更加無畏,上前一步,他大聲道,“請你看清楚,隨便團隊他們是出門查探而不是什麼潛逃!如今基地正面臨這樣的困境,你居然因私人恩怨而不把基地的大利益放在最前面,你這樣的所作所爲纔要受上層質問!”

寵妻不膩:顧少,超給力 “哼,私人恩怨?”葉朗冷笑一聲,口中惡狠狠的說,“隨便團隊殺死了元主席,只因一言不合就殺了國家領導人!我抓捕他們可不是什麼私人恩怨!”

值班人員如遭雷擊,不信、質疑全都涌上心頭,最後道:“我絕對不會相信隨便團隊殺死元主席!”

這一句話也同悶棍一樣打在所有西門士兵與在此等候的心頭,待領頭值班人員的話語一吐,後面的人紛紛跟着道:“對,我們都不相信你說的!”

這邊發生衝突,那邊隨便團隊的車已經快速開到六公里的範圍,迎面過來的是大批的逃亡異能者與士兵。

大紅的紅旗插在每把車子上,迎風招招,顯示無盡兇險淒涼之意。

爲了能第一時間發現潛在的危險,之前大家都已經有共識,打鬥喪屍的同時,在大隊伍四周兩三公里內,還有有許多士兵與異能者來回巡邏來回警惕,如果發現危險,會第一時間用長波通訊器電通知基地。

也正是這樣的巡邏,才早早的發現三級喪屍與喪屍潮的形成。

對方看見這個時候還有基地的車輛過來送死或者是救援自己等人?他心頭感動的同時,拿着喇叭大聲道:“不要再行駛過來,前面的車輛趕快掉頭回基地!”

然而,話才落,就看見後面幾隻面目猙獰的喪屍飛快的速度躍上那車頂,對着那車頂一抓,隨着驚呼聲,就把人給一個人給抓出了車內!

震動巨大,連帶那車都直接急轉彎,撞上另一輛車。

“是三級喪屍!”唐若釋放精神力,毫無保留,延伸到最大範圍,半響,繼續快速道,“這次的三級喪屍沒有上次多,5公里範圍內,大概是60只左右。”

那三級喪屍抓了士兵後,只對着士兵的頸動脈一咬,就把這人甩下車,扔在了地上。

子彈的射擊,普通異能者的攻擊,對它來說就跟小打小鬧一樣,但這樣的不痛不癢還是惹怒了它。

它嘶吼一聲,就飛速躍上攻擊它最頻繁的車頂,打算伸手往下一抓。

那車的車頂一震,裏面的異能者心中疙瘩一下,瞬間面如死灰。

根本連尿褲子的時間都沒有,裏面的一個人又被抓出了車外!

鐵皮車頂在三級異能的能力下就跟紙糊的一樣。

接而連三,飛奔而來更多的這樣喪屍。

士兵顫顫抖抖的持着槍,明知道毫無效果,但依舊不斷射擊,打出子彈。

能爲隊友拖上一分是一分,一秒是一秒。

此刻場面一片混亂。

人間煉獄,再次上演!

白七的車開在最前頭,他在車內,心中略一估計了距離,直接打開左邊的車門,就躍了出去!

白蓮飛出,白七踩在上面騰空而起,再迅速無比的向着離自己最近的三級喪屍射出一把飛刀!

冰刀如同一道逆襲的流星,破空而去,以雷霆之勢,直入三級喪屍的頭顱,太快的速度讓已經喪屍頭顱中緩慢的血液都激射出來。

下一刻,右邊的門被唐若打開,她同白七一樣,踩上藍色晶體一躍而起,虛化精神力朝三級喪屍攻擊而去的同時,手上的實體精神力藍色短劍也沒有落下,短劍若虹光,快捷無比的穿過三級喪屍頭顱,帶出一灘血液。

白七與唐若打了頭陣,剩下的人也不落後,能飛的全都一躍而出。

不能飛的滾出車外就保持了隊形開始展開攻擊。

在那一個瞬間,在行駛的車輛內,所有人目視前方,都睜大了眼睛,如果不是腳上還踩着油門,只怕行駛的車子都要停在路的中間。

老天,是你聽到我們的祈禱,於是派了天兵天將來拯救我們了?

希望,原來如此美好!

我不想死,原來真的可以實現! 四級異能對抗三級喪屍,度比起之前,唐若與白七有了質的飛躍,幾乎都能一兩招之內就能殺死三級喪屍。天籟小說.』⒉

這麼一來,局勢立刻得到控制。

三級喪屍已經進化出常人百分之25的智商,看見同伴被殺害,嘶吼一聲,召集同伴,猛的轉過身來,紛紛向着白七與唐若聚集而去。

就算兩人是四級異能,也不可能同時對抗那麼多的三級。

三級度快,一個不小心就會直接被抓傷!

在這危機關頭,白七的表情猛的一變,向着唐若叫道:“退後,小心!”

說着就雙手推出大冰封異能,阻擋前面狂奔而來的三級。

萬里冰封這招可以讓二級喪屍一招致命,但不可以直接殺死三級喪屍。

他黑衣飛掠,同時手中再出白色冰制長劍,每劍都帶着無以倫比的力量,每劈出、刺出一劍就能帶空氣中帶出一抹清晰的白痕。

出手的次數多了之後,那白痕環繞在周圍。

遠遠觀去,整人猶若神魔一樣。

唐若更加不敢怠慢,連裹數層的精神力在白七身上,同時潑出空間水,讓冰系異能的冰化更加事半功倍。

方近遠等人也已經滾出車外,他們的空間異能者已經把全部家當都帶出來,此刻一看喪屍聚攏,直接從空間中抓出一個火箭筒就朝着遠處射過去:“開炮了,小心了!”

“小心了!”

一羣飛騰在汽車頂部的,全都左右閃躲,在槍林炮雨中攻擊着喪屍。

不用等白七等人吩咐,曾經的先鋒小隊全都自的保持着隊形往前也自對抗起三級喪屍。

他們在l市的任務中有過對抗三級喪屍的經驗,這次打得也是遊刃有餘。

這樣的黃沙飛揚中,絢麗的異能,高響的子彈與火炮聲,聲聲迴盪在衆人的耳內。

夕陽越來越西沉,一場驚天動地的慘烈搏殺,在基地五公里外的地方壯烈上演着。

坐在車中本來是他們任務日而要逃跑的士兵與異能者,看見這樣的情況,也都停下車準備加入戰鬥!

驚訝冷靜過後,他們看清楚了,對方也都是基地中的一員,就算他們是異能者中的佼佼者也是同自己一樣的人類,人家從基地中衝過來拯救自己等人與爲難之中,自己心安理得逃離這裏,返回基地?

末世後能生存下來的都非是愚鈍之輩,也都不算是不講義氣之人。

亂世中喪屍無眼,出門靠兄弟,沒有義字當頭,如何活得長久!

很多人打開車門,站在車門邊加入這場戰役。

漸漸的,此戰成爲消耗之戰。

三級喪屍的屍體不停落在地上,二級喪屍大軍都被土系異能阻止在土牆後面。

沒有時間慌亂,大家手裏的動作都快於大腦的思維,指尖轉動間異能就放置而出。

黑暗即將來臨,唐若站在車頂釋放精神力極目眺望,感知後面喪屍的源源不絕,躍到白七旁道:“我們是否要回基地?”

在黑夜中喪屍更加多,他們這裏就算有4ooo多人也不能抵抗這麼多的喪屍大軍。

同是上次一樣,這將是持久戰。

白七幾劍刺穿旁邊的三級喪屍的頭顱:“回去!”說着,把手往背後的揹包一摸,拿出一個小型擴音器就道,“特別小分隊掩護衆人上車,小隊整理好人員,我們回基地!”

接下來跟着白七出來一行人的行動能力瞬間讓其他人再次傻眼。

白七聲音才落下,異能者自覺開始進行分位。

很多人上前,很多人退後幾步……

土系全部統一在前面豎立土牆,掩護那些持槍人員與異能薄弱的水系或者力量系後退……

幾乎每個小隊的頭領都有一個擴音器,從包上摸出來就指揮自己帶領小隊:

“駕駛人員馬上上車!”

“第一小隊3點位置掩護!”

“第二小隊6點位置掩護!”

“十小隊先撤退!”

……

“三小隊撤退……”

“保持好隊形,3o秒之全部都上車!”

白七邊打着喪屍,邊躍上基地出來的任務少尉車輛,腳下一踩道:“讓你們的人員撤離這裏!”

好在任務日的人員也都是精挑細選的,出門在外沒有白七帶領的人員有經驗,到底是訓練有素人員,看見對方如此的模樣只是愣了片刻,也很快紛紛組織人員上車。

所有人員都在特別行動小組的掩護下往基地飛馳而去。

白七等人盾後有大量的經驗,這次也是沒人員傷亡,直奔基地。

這次的死亡人員全都是基地出來任務日人員,白七所帶的異能者就算有受傷人士,也全都被掩護下來,不讓其死亡。

三級喪屍殺死四十幾個,度異能者只是挖了三級喪屍的晶核,二級的晶核統統來不及挖取。

到達基地時候,葉聖倫已經親自帶着異能者過來西門。

他一來是鎮守西門,當他得知上一次喪屍潮白七帶領人員鎮守西門,只犧牲了百分之二的基地人員時,就想來這裏鎮守着,一較高下。

二來,他要以元主席的死爲藉口,西門人員私下放走隨便團隊爲理由,直接削弱錢將手中的軍權!

他一身黑色夾克衫,穩步而來,一到西門,未等那守門值班少尉開口,擡就一把冰刀飛射過去。

少尉雖然不是異能者,到底在軍隊摸滾打爬過,再則末世後,他強迫自己訓練適應這個新世界,度倒也被練得快的很。

一閃身,就把冰刀避過去,擦破了一點自己的手臂表皮。

“葉少,你這個什麼意思,在衆目睽睽之下要殺害同等級少尉?!”值班少尉手中立刻出了槍,指向葉聖倫。

葉聖倫看他身手還不錯,挑了一下眉,然而,僅僅挑了下眉之後,就直接朝身後人道:“把這些人私自放走基地重犯的人全都抓起來,以基地章規處置!”對於對方的手槍,葉聖倫自然不放在眼裏。

葉聖倫身後的異能者邁步上前。

“誰敢!”值班少尉一槍朝天空開去,“你我同爲基地少尉,沒有上頭明確的逮捕令不能私自逮捕我,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氣!”

話畢,值班少尉後面的士兵全都持槍對準衆人。 “誰同你客氣?”葉家手下的異能者冷笑一聲,絲毫不怕這些士兵的子彈,“你們私自放走殺人犯隨便團隊,我們葉少的命令就是基地的逮捕令!”

幾個金屬異能就搞定的子彈,他們哪裏會在意!

值班少尉朝着那些人放出一槍,怒氣沖天,垂死掙扎:“你們不能逮捕我們,白少他們沒有畏罪潛逃,他們定會回基地!”

葉聖倫冷冷一笑,連話都懶得同他說,自己像黑社會大佬一樣,手一揮就讓身後的小弟上!

隨便團隊要離開,最好永遠別再回來!

他們想回來,他葉聖倫也不允許對方回來!

像喪家犬一樣死在外面最好了!

城牆上的狙擊手也好,後面的士兵也好,見了對方想用強,都朝着葉聖倫帶來的異能者射子彈。天『籟小『說

子彈飛射而出,槍聲響徹一片。

然而正如那些異能者心中所想。

他們其中的金屬系異能者手掌揮揚之間,就掃下一波子彈,那些已經小部分爆炸開的其他異能者出手後也是裹下一波來,輕輕鬆鬆,毫無任何威脅。

子彈在金屬異能者手中強化一遍,朝着值班人員再反射回去!

這樣的子彈度比起槍支掃射出來的都不逞多讓。

極度危險!

對面的少尉還未做出什麼反應,連第一反應都沒有。

那邊後來過來想打探消息或者跟隨白七的異能者也已經出手幫助基地士兵打落了子彈。

這樣的情況讓再場人士都微微怔了一下。

“不是說喪屍潮麼,基地不組織對抗喪屍潮,居然在這裏自相殘殺?”

“還說什麼白老大他們畏罪潛逃?簡直太可笑了!”

“岑少尉可是告訴我們白少是爲了基地出門打探喪屍潮情況去了!”

“你們葉家人不要趁着隨便團隊不在,誣賴他們!”

有人支持隨便團隊,亦會有人持懷疑態度。

“據說隨便團隊殺了元主席,真的嗎?”

“如果真的是他們殺的,趁亂潛逃也不無可能。”

“現在喪屍潮都快要過來了,這時候出去也許已經死在外面了吧?!”

於是這些吃瓜不明真相的羣衆視線全然集中在兩隊人馬身上。

葉聖倫看那羣異能者出手幫助,就知道這羣都是隨便團隊追隨者了,眼一眯,道:“基地辦事,異能者不許私下插手,若基地追究起來,你們全都會被基地追究責任,到時候不受基地庇護,那種下場不用我多說,你們也該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隨便團隊絕對沒有……”岑少尉再次開口。

葉聖倫哪裏等人說完,再次一聲令下:“全部抓起來,反抗者全格殺勿論!”

場面再次生混亂。

Views:
1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