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未央看著于慧敏,莫名的有些心疼。

她開口道:"媽,我看的出來,你心裡其實並沒有我爸,可是,你卻不想離婚,這我也能看出來,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嗎?"

于慧敏聽到秦未央這樣問,聲音有些哽咽:"我……的確是很多次,都不想繼續這樣一段婚姻了,可是,只要一想到,我跟他分開,他就更有理由,不對你負責任了,盡義務了,我這心裡就難受的不得了,我的夭夭這麼好,她怎麼能沒有父親呢?"

秦未央的心情很複雜,說不上來是一種什麼感受。

她看著于慧敏,想了許久,這才開口:"媽,我說句實話,不管你跟我爸離婚與否,他在我心裡的形象,已經定格了,我對他的印象,真的糟糕到了極點,所以,如果你對他沒有感情的話,我迫切的希望,你跟他早點斷乾淨!"

于慧敏沒想到,秦未央會這樣說,她的眸子有些詫異:"可是,夭夭,我記得你以前說過,要是我們一家三口,能一直生活在一起,沒有秦芸芸的話,那該多好,媽媽一直覺得,在你的心裡,你爸爸是很重要的,而且,媽媽要是真的跟你爸爸離婚的話,他肯定不願意給你股份,媽媽如果分不到財產,媽媽都不知道,還能給你留下什麼!"

看著于慧敏,竭盡心神的,想要給女兒留下更多的財富。

秦未央的心情,就無比複雜。

她名下是有很多財產的,雖然是在秦未央這個名下,可是,她卻知道如何把錢拿出來,她的賬號密碼,她都非常清楚。

而且,她的賬戶,只要沉風活著,就一定還在的。

想到這裡,秦未央看著于慧敏,語氣格外的堅定:"媽,以前我可能說過,我想跟我爸生活在一起,我喜歡一家三口的生活,可是,時間久了,我也明白了。" 雲城,緊鄰凌雲仙宗,自然屬於凌雲仙宗勢力範圍。

雖然林楠入門幾個月,但還是第一次出凌雲仙宗,第一次進入雲城,在路上不時能看到凌雲仙宗弟子過往。

很是熱鬧,比之靈韻城更是熱鬧不少。

畢竟,靈韻仙族也遠遠不及凌雲仙宗的強大。

整個雲城之中,修鍊者數百萬人,城中上空的仙宮,便有著上百座之多,這還不算是凌雲仙宗那邊的數百座,更不算城內一座座聳立的仙宮樓台等等。

按照崔慶的介紹,整個雲城卧虎藏龍,仙人境的兩三百人是有的,甚至有仙王境強者隱居在此,凌雲仙宗的數百人仙人境的還不算在內,可見一斑。

整個靈韻仙族才堪堪一百多位仙人而已。

如此對比之下,這凌雲仙宗的強大之處就體現出來了。

「走,先帶你開開眼界,雖然你做的美食不錯,但和這仙府的比起來,還是差距不小的,以前沒少聽人提起過,饞都饞死了。」崔慶帶著林楠,一邊在雲城大街上走著,一邊介紹著,興奮不已。

去仙府搓一頓,不知道是多少人的夢想,只可惜實力和財力不允許,吃不起。

眼下,崔慶豁出去了,反正還有點積蓄,搓一頓再說。

大不了之後再和林楠出去干一票大的。

「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愛吃?」林楠笑道。

進入仙界,他才知道仙界之人是不需要吃飯的,比如之前的青鸞,再比如崔慶,他們哪怕是小時也不吃飯。

一出生便幾乎有著尊者境實力,還吃什麼飯?

吃那些凡俗之物,反不如吃一些靈丹妙藥來的更方便,更省事,還能提高修為。

故而,吃飯對於仙界之人,是一件麻煩和奢侈的事情,很多人根本不懂得做飯。

唯獨一些強者或者財力闊綽之人,才有資格吃點東西。

當然,肯定是好東西,就比如這仙府,就是專門幹這一行的。

在仙府內,連超階妖獸的血肉都有,只要有仙晶,都可以吃到,號稱仙界最美味的地方,在整個仙界各大城池都開設有分號。

雲城這家,當崔慶帶著林楠趕到時,已然有著很多客人。

普通的天人境,完全靠邊站,吃不起。

能進入這裡的,要麼是仙人境強者,要麼是有錢有勢的那種天人境強者。

再就是如同崔慶這種,暴發戶的模樣,趁著大喜才捨得來搓一頓的。

剛一到大門口,一名天人境巔峰的小事模樣的人便迎了過來,滿是客氣的開口。

「兩位公子好,裡面請,還真是巧了,眼下咱們仙府之中還就剩下最好一間雅座了,再晚一會可就沒了,昨日剛送來的一頭超階妖獸屍體,可以讓兩位好好品嘗。」

林楠是仙人境,崔慶也一身的凌雲仙宗長袍,這小廝自然眼力還是有的,很是客氣。

崔慶一聽,頓時眼中一喜。

絕地英雄王者歸來 「哈哈,還真是來對了,今天開開葷。」崔慶大喜過望,一聽超階妖獸的血肉,完全來了興緻。

據說這種血肉吃了對修為也有不小的益處呢。

不過就在這時,幾道身影直接落下,赫然正是曹坤幾人。

「這雅間我們要了!」剛一到,曹坤便直接開口對小廝說道,言語中帶著一絲霸道之意。

這小廝一見曹坤,頓時認了出來。

整個雲城加凌雲仙宗就幾百名仙人境高手,林楠這種可能太低調太普通記不住,但曹坤這位那肯定是沒人不記得。

能感悟出至高屬性規則的人,在凌雲仙宗也鳳毛麟角的,是重點關注對象。

「見過曹仙人!」小廝恭聲,這種人物可不是他這種小廝能得罪的。

曹坤顯然很享受這種感覺,微微點點頭,目光還是落在林楠和崔慶二人身上。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曹坤對二人的恨意可不輕。

崔慶差點殺了他,林楠更是當眾讓他臉被打的啪啪響,成為凌雲仙宗的笑話,這點他做夢都想殺人。

「就你們,也有資格來這種地方享受美食?」曹坤冷笑,哪怕是不能直接動手,但也要羞辱一番再說。

仙府這種地方,若非他感悟了至高生命屬性規則,身後有強大勢力支持,贈與了不少的仙晶寶物,他也消費不起,更不要說沒有背景的林楠和崔慶二人了。

崔慶一聽,頓時不樂意了。

「你特么的什麼東西,老子來吃個飯你也要管,你家開的嗎?」崔慶直接開口大罵道。

別人怕得罪曹坤這貨,他毫不在意。

若非還沒有突破成仙,現在他便想動手教訓曹坤。

生命至高屬性規則就了不起了?

他的雷電屬性也不是吃素的。

曹坤被罵,當場臉色完全陰冷下來,心中微動頓時一股無形波動朝崔慶籠罩而去。

生命至高屬性規則之力動用,極為詭異的特殊手段,殺人於無形。

只要他願意,完全可以讓一名天人境修鍊者生命力快速流失。

「你想死嗎?」

就在這時,林楠直接寒聲開口,心中微動,一道道風之力環顧崔慶周身,將這股生命至高規則之力打散,眼中帶著濃濃殺機。

這些天,林楠早已對各大屬性規則的攻擊手段進行了了解,曹坤對崔慶的動手,極其危險。

「哼!」曹坤再度臉色一冷,當即冷哼一聲。

隨即,左右兩位人仙境高手也動手了,一人同樣是風屬性規則之力,一人大地屬性規則爆發,直奔林楠而去。

「不知死活,連曹師兄都敢得罪,以下犯上,當誅!」一位人仙境中期高手冷聲。

對林楠他們不能如何,困住擋住則不算什麼,留下間隙讓曹坤親自對崔慶下手就夠了。

見狀,林楠臉色微變,沒想到這些人如此大膽,當即一步上前,將崔慶護在身後。

「你們好大的膽子!」林楠開口冷喝一聲,三大人仙境強者動手,真若是廝殺林楠自然不懼他們,但眼下他不敢輕易妄動,更不敢泄露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力。

一瞬間,風屬性規則之力全面爆發,護在二人之前。

崔慶更是大怒不已。

「姓曹的,你給老子等著,過幾日看不弄死你!」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繼續道:"我明白了,他喜歡秦芸芸這樣的女兒,我無論做什麼,他都不會喜歡我,所以,我也不會再抱這樣的幻想了,最重要的是,他的財產,他的股份,我這的一點興趣都沒有,媽,你還記得,前段時間我醒來,你讓我去眾城集團的事情嗎?我當時跟你說,我想去盛世集團鍛煉一段時間,然後,再回家裡的公司,可是,我現在想跟你說,當時我那樣說,是為了不讓你多想,其實,我一點也不想回家裡的公司,我對咱們秦家的財產,真的沒有絲毫興趣!"

于慧敏吃驚的看著秦未央,嘴巴動了動:"夭夭,媽媽知道你對錢不感興趣,可是,那些東西是你該得的,你也是秦峰的女兒,他憑什麼只給秦芸芸不給你呢,媽媽是在為你覺得不公!"

秦未央淡淡的笑了笑,拉著于慧敏的手:"媽,這沒有什麼不公平的,對我來說,真的無所謂!"

看著秦未央這個表情,于慧敏總算是確認了,她是真的不敢興趣。

她無奈的嘆口氣,低聲道:"既然這樣,那媽媽也不好說什麼了!"

女兒對丈夫的財產,絲毫不感興趣,于慧敏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運。

只不過,女兒比自己想得開,這樣其實更好。

不然的話,對於丈夫秦峰的種種行徑,女兒越是在乎,就越是容易受傷。

想到這裡,她繼續對秦未央說:"夭夭啊,說實話,你能這樣想,媽媽真的挺開心的,不過,你也放心,就算是沒有你爸爸的股份,媽媽也足夠讓你豐衣足食一輩子!"

秦未央看著于慧敏,心裡有些複雜,她的確是不想要秦峰的股份,可是,秦峰和秦芸芸,卻惹到她了。

說實在的,她還真沒打算,就此放過這倆人。

只不過,看母親的態度,似乎對這倆人的行徑,已經打算默默的忍受了。

秦未央的眉頭,微微皺了皺:"媽,你不用太累了,我有手有腳的,不會讓自己餓死的,而且,我的確是不要我爸的股份,但是,屬於我的東西,也沒有讓別人拿走的道理,我不會從我爸手裡拿股份,但是,這些股份,我會用自己的方式得到,媽,你也別擔心了,我知道你聽了我的話,肯定會胡思亂想,但是,我什麼都不會說,所以,你也別想了,我會用事實告訴你,我的真實想法!"

于慧敏聽到秦未央這樣說,她心裡更擔心了。

畢竟,一開始,她以為秦未央只是放棄了秦峰的股份。

可是,她沒想到,秦未央卻說,她要用自己的方式拿回屬於她的股份。

于慧敏的心裡,難免有些擔驚受怕。

就算是秦未央說,不用她擔心,可是,她還是忍不住的擔憂。

看著于慧敏眉宇間的憂愁,秦未央突然有些後悔,自己剛才不應該那麼心直口快。

她的話說完,于慧敏明顯又開始為自己發愁了,就算是她說了,自己不要她擔心,她也控制不住。

或許,這是母親吧!

想到這裡,秦未央有些動容,上一世,她一次都沒有感受過母愛,可是,現在以秦夭夭的身份,再次活過來,她卻切實的感受到,來自於慧敏深沉的愛。

這樣的愛,讓秦未央感動,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情緒,激蕩在心頭。

她看著于慧敏,緩緩開口:"媽,你又開始擔心了,是不是?"

于慧敏聽到秦未央這樣說,頓時有些不好意思:"媽媽知道,你不希望媽媽太操心,可是,你是媽媽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媽媽怎麼可能真的做到不擔心呢,養兒方知父母心,夭夭,等你當了媽媽,你就能理解我的心情了!"

秦未央看了一眼于慧敏,認真的點了點頭:"嗯,我明白你的意思,媽,我現在長大了,所以,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也是情理之中的,你這樣想,或許心裡會好受一點,也不會太擔心,畢竟,我是大人了,做事總會是有分寸的!"

于慧敏看著秦未央,低低的嗯了一聲。

她發現,女兒自從醒來之後,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以前,她的夭夭不愛說話,屬於沉默寡言那種的。

現在的夭夭,也不愛說話,可是,卻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冰冷。

于慧敏有些無奈的看著女兒,心裡千思百轉。

或許,女兒真的長大了,有些事情,她是該放手了。

話說,秦夭夭回了家,又遇到了秦峰來說離婚,以及分財產的事情。

她跟于慧敏說了很多,卻不知道此刻,路彥昭正在打電話,跟唐雲飛詢問她的情況。

路彥昭聽到唐雲飛說,秦夭夭請假了,他的一張俊臉,瞬間冷下來。

他中午吃了葯,眯了一會,就醒來了。

他剛剛醒來,就給唐雲飛打了電話,可能是吃了葯的緣故,路彥昭感覺他的精神好了很多,就跟唐雲飛說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談的差不多了,他便隨口問了一句秦夭夭的事情,調查的如何了。

唐雲飛一臉苦逼的說,他才剛剛開始調查,就算是快的話,也得晚上,才能拿到結果。

路彥昭聽到這話,當然不是很開心,想到秦夭夭中午跟自己說話時候的神情,她居然說,她是秦未央。

想到這個,路彥昭的心情,就變得莫名的複雜,他開口道:"唐雲飛,秦夭夭人呢?你下午給她安排工作了沒有?"

唐雲飛沒想到,路彥昭會突然問秦夭夭的事情。

他反應了一秒,就實話實說:"總裁,秦夭夭請假了,您不知道嗎?我以為,秦夭夭從您家裡離開的時候,就不舒服了,所以請了病假,沒有來公司!"

路彥昭沉著臉,表情看起來有點陰鬱。

他大概是沒想到,秦夭夭會請假,明明中午的時候,還活蹦亂跳的,路彥昭是怎麼都不會相信,這個女人生病了。

他冷哼了一聲,開口道:"行了,我知道了,我先掛了,你忙你的吧!"

路彥昭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唐雲飛一臉懵逼,他真的很好奇,路彥昭今天到底怎麼了。

他明明沒有見到路彥昭人,可是,他就是能清楚的感覺到,路彥昭今天的心情,相當糟糕。

盯著電話發獃了幾秒,唐雲飛就趕緊去調查秦夭夭了。

他有一種直覺,如果自己不儘快把秦夭夭的背景,以及這一年的情況調查清楚,總裁下一次打電話,肯定會催的更厲害。

路彥昭掛了電話,一個人坐在家裡,中午跟秦夭夭的對話,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他的神色陰鬱,心裡閃過無數的想法。

他甚至忍不住去猜測,秦夭夭為什麼要請假,難道她的身體,真的不舒服,沒道理她從自己家裡出去,立馬就生病了啊!

路彥昭左思右想了許久,最終還是沒忍住,給秦夭夭打了電話。

秦未央看到路彥昭來電的時候,整個人都僵硬了幾分。

于慧敏看著她這個樣子,眸子閃了閃:"怎麼了?是誰打的電話,你怎麼不接電話啊?"

秦未央的神色有些複雜,她開口道:"我的上司,估計我請假的事情,他還不知道,所以打電話過來問問!"

聽到秦未央的話,于慧敏怔了怔:"你請假,你領導不知道啊?"

秦未央看到手機還在響,她咬了咬唇,開口跟于慧敏解釋:"也不是,他生病了,所以,我是跟別人請假的,沒想到,他這會打電話過來,我估摸著,他應該是知道我請假的事情了!"

"那你快接電話,跟他解釋一下啊!"于慧敏開口道。

于慧敏管理眾城集團,她自己是很不喜歡擅自離開崗位的員工,更不喜歡那些不跟自己直屬領導請假的員工。

可是,她的女兒,那就不一樣了,畢竟,人都是偏心的。

就算是她的寶貝女兒真的沒有請假,擅自離職了,于慧敏覺得,這也不算是多大的事情。

秦未央聽到于慧敏的話,立馬拿起手機,打算接聽電話。

結果,她的大拇指,還沒有按到手指屏幕,電話就被掛斷了。

秦未央的神色怔了怔,她獃獃的看了一眼于慧敏,像個懵懂的孩子一般:"媽,他掛斷了!"

難得看到女兒有這麼天真呆萌的一面,于慧敏笑著開口:"掛斷了就掛斷了,這沒什麼,你給他打電話解釋一下不就好了,你是新人,對領導要尊重一點,這樣,領導才會喜歡你!"

秦未央有些懵,她看著于慧敏,很明顯把這個喜歡,還沒有理解過來。

她心裡還在想著,自己如果尊重路彥昭,他就會喜歡自己么?

想到這裡,她突然回過神來,自己都想到哪裡了。

她的臉不自覺的紅了紅,不好意思的看著于慧敏:"媽,我先去給領導打個電話!"

于慧敏點了點頭,笑著看著秦未央拿著手機,向著外面走出去。

秦未央走了,于慧敏微微嘆口氣,神色有些憂愁。

Views:
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