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會與孩子暫時分開一段時間,但是卻不可以否認,他們對孩子的深愛,並沒有少一分。

迦夜重重的點頭,臉上的神情有著凝重,看了一眼石君與甄娘,「你們夫妻二人與我相識也不算短的時間,而且我與石君兄一見如故,所以,我才會請你們二人多照看我的兩個孩子,我,感激不盡!」

「鬼帝這話,言重了。那兩孩子,是我們的義子、義女。我們自然會多多照拂,不會讓他們有事的。」

甄娘笑得一臉可親,直接應允了。

就這樣,他們在石君的院子里,閑聊了幾句。

到了最後,迦夜突然對著甄娘說道:「還有一件事,想請甄娘幫忙,不知道可否?」

「什麼忙?」

「你是十錢天師,可幫我占卜一下黑龍與阿暖此次去龍族,會有生命危險嗎?」

迦夜直接指了指身後的黑龍與阿暖,直接對著甄娘詢問道。

黑龍與阿暖呆愣的站在那裡,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而甄娘深深的看了他們二人一眼,然後伸出雙手,原本空無一物的雙手,虛空一抓,竟出現了一個龜殼。

另外一隻手,則是出錢了五個銅幣,幣上面刻畫著複雜的花紋。

將龜殼貼在了自己的額前,甄娘虔誠的閉上雙眼我,嘴裡輕念幾句,便將銅幣一一投進了龜殼裡,輕擲三次,便將銅幣一一倒在桌面上。 石君的魂魄本來就是金煜,金煜活著的時候,是九錢天師。

所以看得出來,甄娘剛剛做的就是天師預卜。

這種卜算,其實可以說是先透天機。

他不會不相信甄娘的卜算本事,相反,他更擔心的是甄娘卜算出來的結果是壞的,如果因為甄娘說了實話,她是會受到泄露天機的懲罰。

所以,在他的心裡,此時十分糾結。

當看到桌面上的銅幣面時,石君原本握著茶盞的雙手,不由大力了一點,竟將茶盞的小碟給捏破了一個角。

細微的響聲,黑龍、阿暖、甄娘都沒有注意。

反倒是迦夜注意到了石君的不同尋常,他是鬼帝,以前也沒少與天師打交道。

所以,此時看到了石君的異樣,迦夜也就上心了。

甄娘看著面前的預卜結果時,瞳孔微縮,隨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你們想我說實話,還是假話?」

「假話。」

迦夜直接答道。

他的回話,讓甄娘怔了一下,他這是看出了她的為難么?

可是,僅僅只是預卜而已,就算是實情告知的話,他們確實是可以提防對方。以免受到重創,但是……那泄露天機的事,就會找上自己。

若是報應在自己的身上,甄娘還覺得可以接受,但如果是針對自己的腹中的骨肉呢?

甄娘有些不敢賭!

所以,她聽到迦夜的話后,只能苦笑道:「假話,那便是一切順利,安全無恙。」

「有勞了,今天打擾你們了。改天我從龍族回來后,再與你們好好喝上一杯。時候不早了,我們便先告退了!」

迦夜當即站起身,然後看著石君與甄娘,提出了告辭。

甄娘被他這個舉動弄得驚了一下,「怎麼這麼急著要離開?」

「想起還有事還需要安排。星矅與星遙,就有勞你們了。」

迦夜抱拳行禮,沉聲道。

甄娘重重的點頭,「放心,你們回來的時候,必會看到平安無事的他們。」

「不用送了,告辭!」

迦夜說完,帶著黑龍與阿暖離開了石君的別院。

待他們三人離開后,甄娘則是看了看一旁的石君,「夫君,你會怨我么?」

「不會。」

石君搖了搖頭,他曾經做過天師,很清楚身為天師需要做的是什麼。

知道天機是一回事,不知道又是另外一回事。

有的時候,他更想乞求的是不知天機,這樣就可以有一天過一天,完全不需要去理會第二天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可是,有的時候,本事越大,意味著所煩惱的事,也就越多。

甄娘雖然離開了泰王的勢力,但她身為十錢天師的天賦,卻不會因為她離開泰王就會削減的不復存在。

有的時候,每個人所追求的,是不一樣的。

甄娘走到了桌面,將桌面上的銅幣,一枚一枚的撿了起來,語氣有些沉重,「黑龍與阿暖,他們的卜象上只有四個字:九死一生。」

「至少,還有一線生機的希望。」

石君走到她的身邊,輕聲勸慰道。

甄娘苦笑,「但願他們能抓住那一線生機。」 迦夜帶著黑龍、阿暖離開了石君的院子后,他們便回鎮國公府去了。

在回來的什麼途中,黑龍與阿暖都沒有說話。

他們又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小子。

怎麼可能會聽不懂迦夜剛剛與甄娘的對話呢?

甄娘說的假話:一切順利,安全無恙。

如果是真話呢?

一切順利,安全無恙的反義話,便是:諸事不順,置之死地!

所以,黑龍與阿暖一直互相牽著彼此的手,他們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放開彼此的手。

八零甜妻萌寶寶 鎮國公府很大,在後院里,有一池湖水。

迦夜領著他們二人站在了湖邊,然後靜靜的看著微風吹起平靜的湖面,盪起了一波波的浪紋。

「迦夜,要不,你不用陪我們去龍族了。」

黑龍想了許久,突然之間憋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阿暖在一旁聽著,沒有說話,夫君的決定,她只需要遵從便可。

而迦夜的臉,就一直看著湖水,聽到黑龍的提議后,他連頭都沒回。

黑龍見他這個樣子,不由有些忐忑不安,繼而說道:「迦夜,你說句話吧。我們這一次去龍族,風險真的很大。我不想你兒子出事,我也不想我女兒出事。我寧可他們在鬼域或人間活得好好的,至於龍族的麻煩,我與阿暖去解決便可以。」

「你們去解決?你們要如何解決?拿什麼解決?」

迦夜眯了眯眼,轉首睨看了他們二人一眼,語氣有些冷。

黑龍緊了緊拳頭,「縱然是我不要性命,我也是想回龍族替黑龍一脈討個公道!」

迦夜點了點頭,幽幽的說道:「公道要討,性命要保,這兩者並不衝突。而你若抱著必死的想法回龍族,萬一公道沒討回來,你反倒把自己的性命給搭了進去,你覺得這樣值得嗎?」

「可是……天師預卜的結果……」

黑龍有些擔憂,他怕連累迦夜啊。

迦夜則是舉了舉手,把他後面想說的話,都給制止了,「黑龍,我知道你關心我。但是我們那麼多年來,生死並肩,什麼樣的困難沒有遇過?九死一生的禁地,我們都可以活著出來,眼下只是天師的預卜,我們就要畏懼的退縮了嗎?

天師預卜是厲害,但不代表所有天機都是一成不變的。我們是否能在龍族取得勝利,依靠的,並不僅僅只是天時。你別忘記了,地利、人和。是成功的要素!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規劃好我們去龍族后,需要與什麼人結盟。」

他的話,像是給黑龍吃了定心丸,當即點了點頭,「好,我明白了。」

迦夜微微一笑,「好了,我們回房去。我畫了一張龍族的地圖,我只是依稀記得一些地方,還有些遺漏的地方,還需要你給補充上去。等我夫人回來了,我們再商討一下,如何前往龍族最好。」

「好。」

黑龍重重的點了點頭。

阿暖則是站在黑龍的身邊,回握了一下他的大手,二人相視一眼,彼此堅定而信任。

龍族之行,已經成為了他們接下來要走的路。 月神叢林。

萬千帆看了看面前的只有六歲大的小屁孩,嘴角不由抽了抽,他有種想罵蒼天的衝動。

老天,你這是要做什麼?

怎麼會有這麼逆天的小孩存在?

以前在鎮國公府,他只是知道星耀比那兩個小包子要好帶,因為星耀會自己照顧自己,會說話了,而且也十分乖巧聽話。

但是……

誰來告訴他,這個僅僅六歲的小男孩,怎麼就契約了一條黃金龍呢?

最重要的是黃金龍,還是條母龍。

世人對龍族的事不清楚,在龍族,最強的永遠不是公龍,而是母龍!

母龍的實力越強,就意味著,她孕育龍子的機遇更大。

要不然,龍神怎麼可能會有九個龍子?

此時,月神叢林的天色剛剛入黑,而篝火升了起來。

星耀則是在往火堆里扔乾柴,而他的身邊坐著一個小女孩。

「龍萱,你餓了么?」

「星耀哥哥,我不餓。」

龍萱剛說完,肚子卻傳來了咕咕的叫聲。

星耀看了她一眼,一臉嚴肅的瞪了他一眼,「不許說謊!」

「我……餓了。」

龍萱低首,諾諾的答了一句。

我太想進步了 「再等一會,馬上就可以吃了。」

星耀看著龍萱的時候,眼神有著寵溺。

而在一旁的萬千帆表示,他一定是眼花了,那麼小的孩子里,怎麼可能懂得寵溺為何意?

可是……若說星耀不懂寵溺!

他當初就不會挖個坑,然後讓自己跳進來,向父母提出要帶星耀來這月神叢林歷練。

去特么的歷練!

就星耀的實力,簡直深不見底。

萬千帆來這月神叢林,不過是短短十天的時間,他就感覺這幾天的自己,完全就是在做夢。

星耀在來月神叢林之前,就先把這地圖都給吃透了。

哪裡有凶獸,就往凶獸的地盤而去。

而通常星耀去的這個地方,他就把這凶獸里最強的幾隻全部斬殺了,然後大火燒熟了,然後全餵給龍萱吃。

如果萬千帆還不明白的話,他可以去買塊豆腐把自己的腦袋給撞了。

畢竟,龍族在成長期的時候,是需要大量的食物,以供它身體的成長。

普通的龍族的食量已經很可怕了,更何況是最強的黃金龍呢?

龍萱雖然是幼生期的黃金龍,可不代表她的實力會比誰弱上多少。

而萬千帆之所以這麼生無可戀的看著這兩個小傢伙,完全是因為,他發現星耀與龍萱兩個小孩子的外貌太有欺騙性了。

那些凶獸見他們兩個小包子闖進自己的地盤,一個個都認為是美食送上門了,自然樂得不行。

然後叫囂著想把兩個小包子生吞了。

結果……

凶獸們的下場,此時就被架在了一團火的上面,被星耀用大火烤著。

那些凶獸的內丹,全部都進了龍萱的腹中,滋補著她的身體,讓黃金龍的身體越來越強壯。

而來這月神叢林已經十天時間,除了花去路上的五天時間,在這僅僅只有五天,但他們就掃了三種凶獸的老巢。

老巢里的寶貝,全部被星耀掃得一乾二淨! 當然,老巢里,有些剛出生還沒有成年的幼獸。

星耀並沒有趕盡殺絕,甚至還留了幾頭剛剛成年的凶獸,讓它們不至於滅了種族。

可是,月神叢林那麼大的動靜,凶獸們怎麼可能一點風聲都不泄露出去呢?

原本,月神叢林到處都會有凶獸的蹤影。

現在他們就在這大大咧咧的點火,烤著食物,連鳥叫聲都沒有。哪來的危險?

萬千帆看著面前的兩個小包子,表示心裡升起無力感。

早知道這兩個小包子實力這麼恐怖,這月神叢林,他來或不來,壓根沒有問題。

就在萬千帆走神的時候,星耀突然手裡捧著一條燒好的豬腿,然後遞到了他的面前,「千帆大伯,你嘗嘗看。」

「謝謝。」

萬千帆道謝,伸手接過。

在他看來,星耀這孩子真的是教他大感意料之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個孩子。很乖巧懂事,又會照顧人,真的完全不像個六歲的孩子。

就在萬千帆思緒在飄遠的時候,星耀突然問道:「千帆大伯,你喜歡那個叫雷素素的女子嗎?」

「怎麼突然問我這個?」

萬千帆有些意外,這孩子怎麼會突然說這個呢?

星耀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意,「其實,那天你我去向義祖父、義祖母稟告我們要去月神叢林的時候,聽他們提了一下你的親事。所以我便多嘴的問了一句。」

「你見過雷素素嗎?」

萬千帆挑了挑眉,睨看了他一眼。

星耀老實的搖了搖頭,「不曾見過。」

他來這大悲島的次數又不多,怎麼可能會見過雷素素呢?

而且,他的心思向來不在外人的身上。

他能與龍萱再相遇,龍萱的先天弱勢,他正在想盡辦法替她補。既然凶獸很多都是為禍百姓,那他就覺得拿那些凶獸的內丹來補龍萱的體弱。這樣做,百利而無一害。

本來,按照他的想法,是想獨自一個人來這月神叢林的。

但後來想想,自己一個人出門,白老爺子肯定不會同意的。所以只能找到萬千帆,讓他帶自己來這歷練。

拿歷練做為借口,實則是為了獲取凶獸的內丹,給龍萱補龍氣。

估計這樣的做法,除了他,這世間也沒誰了。

之前他聽母親的吩咐,去端了隱世家族徐家的老窩,正好在徐家那裡得到了如何補先天不足的古書。所以他便上心了,為了試驗是否行得通。

當時的星耀,還把徐家圈養的幾頭凶獸,全部都給誅殺了,取了內丹,給龍萱服用。

龍萱服用后,原本的龍鱗不夠光澤,慢慢的有了它的光澤,還有些淡淡的光暈籠罩。

Views:
6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