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女人上火容易內分泌失調的。」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然後真的跑去從洗衣機裡面把甩開了的衣服自己給拿上,然後準備離開。

就在王旭東準備離開的時候,秦可欣忽然坐在沙發上叫住了王旭東:「等一下。」

「幹嘛?要留我吃晚飯?那我就不客氣了,正好肚子餓了,現在也正好到了飯點了。」王旭東笑眯眯地回頭。

「你想的倒好,不妨告訴你,我自己在家一般都不吃晚飯,過午不食,保持身材,減肥,你想吃飯可以,自己外面找地方吃去。」秦可欣再次給了王旭東一個白眼后道,接著拿過自己的包,從裡面拿出一個錢包,抽出幾張百元大鈔遞給了王旭東。

「這是什麼個意思?這是留我過夜的費用?」王旭東看著秦可欣給自己的六七張百元大鈔,莫名其妙地問著。

「留你過夜的費用?你覺得就你那幾厘米,值這個價嗎?」秦可欣甩了甩手裡的錢問著,然後道:「別在這想著調戲我了,老娘見過的男人比你見過的人都多,跟我來這套你還嫩了點。拿著,這裡有幾百塊錢,一部分是給你的酬勞,我呢請個疏通工也要幾百塊,你呢給我忙活了這麼久,還弄得一身髒水,總不能白乾。剩下的嘛,就當是給你回去的交通費和吃飯的費用,你給我幹活,到飯點了我自然要請你吃飯,另外回去的交通費用也應該我負責。」

秦可欣解釋著,然後把錢放在了王旭東的手裡,接著說道:「跟你呢,開玩笑歸開玩笑,但是還是要跟你說聲謝謝,我這個人以前出過一個事,所以有些害怕陌生男人進入我的屋子,我有心裡陰影,所以我一直不敢叫管道工來幫我通馬桶,你呢今天雖然不是情願,但是也還是盡心儘力地來幫我這個忙的,我非常感謝你。行了,回去吧,我得去洗澡了。」

秦可欣說完就轉身就往屋子裡走去。

王旭東站在門口,看著真的就大喇喇的走進卧室里的秦可欣,無奈地笑了笑,然後換上了自己的鞋,打開門,在臨走之前把秦可欣塞給他的幾張百元大鈔放在了鞋架上,然後走了出去順帶著關上了門。 王旭東離開秦可欣的家,點了一根煙,搭了輛公交車回了公司,回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宿舍換上了那身保安服,把秦可欣給的這身衣服給放在了柜子里,對於王旭東來說,穿的最舒服的衣服就是軍裝,其次就是這身類似於軍裝的保安服,其餘的,不管多貴的衣服對於他來說也穿的不舒服不自在。

第二天一大早,王旭東依舊上班,只不過他現在上班與之前要去守停車場不同了,他現在每天上班,雖然還是穿著一身公司發的保安服,與其它保安沒什麼區別,但是每天上班的內容就是手裡拿著一個大茶壺,要麼就在公司各個保安崗位之間瞎逛瞎聊,要麼就是到自己的辦公室裡面打瞌睡,當然,更多的時間是與這些保安待在一起,聽他們討論公司里到底哪個女人腿最長最白胸最大,這就是王旭東一天的工作內容,作為一個保安科科長,需要他做的事情真不多。

王旭東走進辦公室里,李小天早就已經給王旭東的大茶壺泡上了一大壺茶,放在了他的桌子上,等到王旭東進來之後他就出去巡邏去了,王旭東給李小天安排了一個保安科副科長的職務,這讓李小天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對王旭東那是感恩戴德,比對自己親爸爸還要好,就把王旭東當成了自己的恩人,當然,王旭東給李小天安排這個職務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讓李小天幫忙把自己這個保安科科長的事情都給全部做了,就像現在一樣,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李小天在做,他一天到晚就負責優哉游哉,所以,王旭東對這份工作那是相當的滿意。

王旭東正喝著茶,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王旭東一看號碼,是蘇婉琪打過來的。

「喂,早啊。」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

「你在哪?」蘇婉琪永遠都是那麼冷淡的聲音。

「正在辦公室看監控,剛剛巡視回來,查完監控我馬上就要親自去巡邏……」王旭東連忙說著。

「帶上你的所有個人物品,走到公司左邊轉角處那個公交站台那等我,就是昨天我讓你下車的地方,在那等我,我開車過去接你。」蘇婉琪直接說道。

「地下組織接頭?需要對暗號嗎?」王旭東問著。

「給你十五分鐘,十五分鐘之後我在那等你。」蘇婉琪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王旭東笑著,點了一根煙往自己宿舍走,隨後背著一個背包慢悠悠地往公司大門走去。

「東哥,你這是去哪?」李小天見到王旭東背著一個背包出門,連忙問著。

「去老婆家。」王旭東笑眯眯地說著。

「老婆家?」李小天和一群保安瞪大了眼睛看著王旭東,因為,他們從來就沒聽說過王旭東什麼時候有個老婆在哪。

「對啊,以後晚上我就不住宿舍了。」王旭東點頭道。

「那你去哪住啊?」

「你這不是廢話嘛,我都說了我有老婆了,我當然是回家跟我老婆睡去了,難不成我還成天跟你們睡一起?走了。」王旭東哈哈大笑著。

「東哥,啥時候把嫂子帶過來我們見一見啊?」

「你們不是天天都見的嗎?」

「啊?天天見?」李小天一下子就疑惑了。

「得了得了,我說我老婆你們這麼起勁打聽什麼呀?認真幹活,不準偷懶聽見沒有?」王旭東說完就背著包走了出去。

王旭東背著包走了出去,按照蘇婉琪說的,在公司門口左轉,然後走到拐角處穿過一條小巷子,來到另外一條馬路上,在最近的一個公交站台邊,王旭東看到了蘇婉琪的那輛車停在那。

「剛好十五分鐘,這可不是我遲到,是你早到了,可不能怪我。」王旭東走到車邊,對坐在車裡戴著墨鏡的蘇婉琪說著。

「我讓你把你自己的行李都帶上,你的東西呢?」蘇婉琪看了王旭東一眼后問道。

「在這啊。」王旭東指了指自己的背包。

「都在這?」

「對啊,都在這?」

「你所有的行李就都在這?」蘇婉琪不可置信地再次問著。

「是的呀,本來不止這麼點的,這不第一次你開車撞我,後來為了救你,我把我的包給弄丟了嘛,這不……」

「得得得,上車上車。」蘇婉琪見到王旭東又開始啰嗦了連忙道。

「真不知道你這個人怎麼活下來的,簡直是個奇葩。」等到王旭東在副駕駛坐好了之後,蘇婉琪一邊開車一邊道。

「人嘛,只需要一張床一套衣服就行了,其它的一切都是身外之物,我是那種在乎物質的俗人嗎?」王旭東念叨著。

蘇婉琪顯然心情依舊不是很好,沒心情與王旭東在這費口舌,直接開著車往外走著。

「這是要去哪?」王旭東問道。

「不該問的不要問,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還有沒有人權了?連問問都不行。」

「一個有素質有品位的男人不要那麼多的話,特別是廢話。」蘇婉琪冷冷地說著。

「那按照你的理念,最有素質最有品味的男人應該是啞巴。」

「你……」蘇婉琪被王旭東的話給噎著了,但是卻沒有發怒,冷冷地看了眼王旭東,繼續開車,只不過無論王旭東再說什麼,她都沒有再接半句話。估計對於她來說,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就是與王旭東聊天,她顯然是不願意再做這種愚蠢的事情了。

車子直接開到了一個大型商場的地下停車場里停下。

「這……來這是要幹嘛?」王旭東跟著蘇婉琪下車,邊走邊問著。

而蘇婉琪顯然是懶得理會王旭東,根本不理他,徑直走近了電梯裡面,王旭東連忙跟上,對蘇婉琪說道:「別人說話不回答可不禮貌啊,我這跟你說了這麼多話,你一句都不回答我,你這也太沒禮貌了。」

蘇婉琪依舊不理會王旭東,冷冷地看著電梯,然後電梯到了商場三樓,蘇婉琪等電梯門開了之後徑直走了出去。 「不禮貌。」王旭東在指了指蘇婉琪之後,也趕緊的跟著跑了出去。

蘇婉琪走了出去,徑直走進了一家店,王旭東打量了一下這個全是英文的男裝店,然後也走了進去。

蘇婉琪進去之後,轉身看了眼王旭東,隨後就開始在兩個服務員的簇擁之下,在店裡看起衣服來。

「這件、這件、還有這件,還有這兩件,還有這件,對,還有那件……」蘇婉琪一邊走一邊在那選著衣服,服務員則跟在後面拿著。

「你這是……幫你爸買衣服?」王旭東實在忍不住了,跟在後面弱弱地問著。

誰知道他剛問完,就迎來了蘇婉琪憤怒的眼神。

「我……我就隨便這麼一問又怎麼了?我這句話又哪冒犯你了?」王旭東委屈地道。

「進去,把兩套衣服都試一下,看看尺碼合不合身。」蘇婉琪冷冷地看著王旭東道。

「我?試衣服?」王旭東瞪大了眼睛。

「這是男裝,你不試難道我去試?」蘇婉琪再次給了王旭東一個白眼,然後對服務員道:「帶他進去試衣服,兩套衣服都試一下,拿合適的尺碼。」

「好的,先生,這邊請。」導購員小姐溫柔地對王旭東道。

「不是……我知道這是男裝,可問題是為啥要讓我去試衣服啊,我……」

「帶他進去。」面對王旭東的詢問,蘇婉琪沒有選擇回答,而是直接再次讓導購員把王旭東給「押」進了試衣間。

王旭東試了一套衣服,很是無奈地走了出來,站在了蘇婉琪的面前,委屈地問著:「行嗎?」

「轉一圈。」蘇婉琪問著。

「怎麼又是這個套路,我最近這是怎麼了這是。」 最美麗的時光 王旭東鬱悶地站在蘇婉琪面前,轉了一圈。

「怎麼樣?」王旭東轉了一圈之後問著。

「還行,進去換另一套。」蘇婉琪淡淡地說著。

王旭東乖乖地再次走了進去,換上了另外一套。

「不錯,還行。」蘇婉琪在認真地看過之後再次點頭。

「得,現在沒我什麼事了吧,我去換咯。」王旭東鬆了口氣,再次往試衣間裡面走。

「不要換了,就穿上這套。」蘇婉琪叫住了王旭東,然後對旁邊的導購員道:「把前面的那套衣服和他換下的衣服打包一下,另外,這兩套衣服付款。」

「你是說我穿這套走?」王旭東顯然還沒有明白蘇婉琪的意思。

蘇婉琪完全不理會王旭東,直接走到了收銀台邊。

「你得回答我這是什麼個意思啊,你都幫我給弄糊塗了。」王旭東追問著。

「小姐,一共是八萬七千六百。」收銀台的小姐微笑地對蘇婉琪道。

「多……多少?」王旭東一聽到這,瞪大了眼睛嘴巴,有點哆嗦地問著。

「刷卡吧,把衣服打包,幫他把身上這套的吊牌給弄下來。」蘇婉琪很平靜地從包里拿出一張卡,遞給了收銀員。

「這衣服是……黃金做的?八萬多?」王旭東實在是有點受到了震撼。

蘇婉琪在刷完卡結完賬之後就轉身離開了這家店,而王旭東則提著兩個袋子,一個袋子裝著另外一套新買的衣服,而另外一個袋子則裝著他身上換下來的保安服。

王旭東跟在蘇婉琪後面,最後忍不住了走兩步,直接一把拉住了蘇婉琪。

「放手,你要幹嘛?」蘇婉琪甩開了王旭東拉著她的手,憤怒地問著。

「不是我要幹嘛,是你要幹嘛?我現在問你,你這是幹嘛?你總要給我個解釋吧?這衣服是讓我幫忙試一下,還是說是買給我的?如果說是只是讓我幫忙試一下衣服,為什麼讓我穿著走出來?如果說是買給我的,你得給我個理由,為什麼給我買衣服?」王旭東問著。

「你以為我想給你買衣服嗎?但凡你穿的衣服能出去見人,我用得著操這個心給你買衣服嗎?從我見到你的第一天起,就沒見過你穿過一件像樣的衣服,我是真不知道你是真的窮到了買不起衣服的地步,還是說你天生就是個這麼不講究的人,從你進了公司開始,見到你的永遠都是一身的保安服,你現在假扮的是我的丈夫,就你這個裝扮我怎麼帶你出去見人?我帶你去見我爸的時候,你穿著這身保安服去?」蘇婉琪看著王旭東道。

「這……好像穿著一身保安服去見你家長,是有那麼點不合適。」王旭東傻笑著道。

「你也別想那麼多,這兩套衣服是我給你買的工作服,以後說不定需要你穿著這些衣服去一些場合的,這是為你工作服務,這筆錢自然應該我來給。另外,王旭東,我這兩天心情不是很好,昨天晚上我還跟我爸大吵了一架,所以,你最好別問那麼多,我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因為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的火氣,好不好?」蘇婉琪又認真地看著王旭東問著。

「我……能說不好嗎?」

蘇婉琪再次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徑直往電梯裡面走去。

等到兩個人再次坐進了車裡,王旭東嬉皮笑臉地對蘇婉琪道:「你心情不好,我唱首歌給你聽好不好?聽完我唱歌你的心情肯定就會好了。」

「真新鮮,你還會唱歌?」

「廢話,我當然會唱吶,聽著啊。大姑娘美來大姑娘浪,大姑娘走進了青紗帳,這邊的……」

「閉嘴,王旭東,從現在開始,如果你再說一句話,你就給我下車。」

「你要把我踢下車了,你上哪找人給你當老公去。」王旭東笑嘻嘻地說著。

王旭東一說完,車子直接一個急剎車在路邊停了下來,蘇婉琪冷冷地看著王旭東道:「下車。」

「我開玩笑的,你來真的呀?」

「下車,我再說一遍。」

「真的認真的呀,我錯了行不行?我……我就開個玩笑,想逗你開心嘛,我錯了,好不好?」

「王旭東,我心情真的很不好,請你安靜好不好?」蘇婉琪幾乎是在求著王旭東。

「好。」王旭東這次乖乖地點著頭。

隨後,蘇婉琪再次把車發動了起來,這次王旭東是真的沒有再說話了,因為看得出來,蘇婉琪的心情是真的很不好。

車子最終在一個地方停了下來,當王旭東下車,跟著蘇婉琪走進這棟建築看著上面掛著的牌子之後,王旭東再次瞪大了眼睛:「民政局?」 蘇婉琪徑直往民政局裡面走著,根本就沒有理會在後面驚呆了的王旭東。

王旭東在回過神來之後,直接跑到了蘇婉琪前面,把蘇婉琪給攔了下來。

「你又要幹嘛?」蘇婉琪不耐煩地看著王旭東。

「大姐,這次不是我要幹嘛,這次是你要幹嘛?你可要看清楚啊,這裡可是民政局,你把我拉到這裡來是幹嘛來了?」王旭東這次終於是不淡定了,之前的他更多的是在玩,但是這次他是真的受到了驚嚇,被直接帶到了民政局來了,換誰也淡定不了啊。

「到民政局還能來幹嘛?除了結婚就是離婚。」蘇婉琪淡淡地說著。

「離婚……我們顯然是不符合條件,可是結婚……大姐,咱們這是不是玩的太大了啊,你可別忘了,我們是假結婚啊,哪有假結婚的往民政局跑的,你確定你腦子是清醒的?」王旭東都快要哭出來了。

「就因為我們是假結婚,所以我們才必須要在這註冊領個結婚證,不然我爸怎麼可能會相信?在這之前,我從來就沒告訴過他我有男朋友,現在在我馬上就要與姓李的訂婚的時候,突然就來了個男朋友或者是說丈夫,你覺得我爸會相信?只有拿出結婚證來,這事才不由得他不信,而且,也算是斷了他所有的念想。」蘇婉琪解釋著。

「是的,我承認,你說的很有道理,而且似乎也很有必要性,可是我親愛的大姐,你要弄清楚一點啊,我們是假結婚,可是一旦在這領了證,那我們可就不是假結婚,我們是真結婚了,真的不能再真了,我死了你都可以繼承我遺產的那種真。姑娘,咱們玩笑歸玩笑,可別玩火了,咱們還是回去吧,這事可是真的不是鬧著玩的。我知道你現在腦子一門心思就想著怎麼逃避訂婚,逃避訂婚有很多種辦法,但是這個是最不靠譜的一個辦法,咱們走吧。」王旭東說著就準備拉著蘇婉琪回去。

「怎麼?你反悔了?王旭東,咱們可是簽訂了協議的,你現在反悔,你可要想一想你要付出的代價。」蘇婉琪憤怒地看著王旭東。

「你倒還威脅我來了,我說蘇婉琪,我這是為了你著想。我一個大男人我怕什麼?我就一窮光蛋,我家啥都沒有,能不能取上媳婦還兩說,再說了,我一個大男人,是頭婚還是二婚問題都不大。我是在為了你想,你一個女孩子,長得花容月貌的,又正年輕。你為了這個事,跟我在這辦了結婚證,就算一年過後,我跟你再來這辦理離婚,可這一來二去的你下次真結婚時就成了二婚了,到時候你那丈夫能接受嗎?你跟別人說你第一次是假的人家能信嗎?另外,我一無所有,你家可是大大的有錢,咱們倆這一結婚,就算婚前財產按照法律我拿不到,可是結婚之後你賺的錢可都有我一半,即使離婚了,你這也都的分我一半,你一年得賺多少錢?你覺得值得嗎?」王旭東問著。

蘇婉琪看著王旭東,半響后認真地對王旭東道:「對於我來說,值得。」

「值……這也值得?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王旭東第一次被蘇婉琪的話給噎住了。

「我爸爸是我在這個世界唯一的親人,我不可能為了這件事情與他反目成仇,另外,我也斷然不可能真的去嫁給李家,死也不願意,而這個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只要是能讓兩者兩全其美,付出再多我也願意。王旭東,在這裡我承認,我耍了個小心思,一開始故意沒告訴你我需要你跟我來領這個結婚證,因為我怕你不願意,畢竟領一個結婚證卻是個假婚姻,對於誰來說都不可能接受,但是我真沒有辦法,在這裡我向你道歉,但是,這個結婚證你必須陪我去領了。如果你現在有女朋友的話,我願意親自去向你的女朋友解釋這一切,讓她不誤會你,另外,一年後,等我們來辦理離婚證的時候,我願意按照法律規定,把辦理結婚證之後所賺的財產分給你一半,就當做是對你做出名譽犧牲的補償。」蘇婉琪情真意切地對王旭東說著,王旭東能從蘇婉琪的眼神里看到她的無奈。

「問題是咱們可以有其它的辦法啊,幹嘛要用這麼極端的辦法?」王旭東道。

「但凡是有其它的辦法,我能用這個辦法嗎?」

「要不……要不……咱們去外面找個辦假證的地方,花幾塊錢讓人家給咱們倆做個假的結婚證,拿回去給你爸看,這多好啊,一方面這邊你不用背負一個已婚的名聲,另外一邊也解決了你爸逼你結婚的事情,兩全其美啊。」王旭東為自己想到的辦法洋洋得意。

蘇婉琪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道:「你覺得我爸的智商跟你在一個水平線嗎?他不會去查嗎?而且,辦假證是違法的。」

「我……我……」

「帶了身份證和戶口簿嗎?」蘇婉琪直接問著。

「帶……帶倒是帶在身上了,可是……」

「拿給我。」蘇婉琪直接道。

「你……你……再好好想想吧,我覺得這個事情是不是有點太兒戲了?這可是婚姻大事啊……」王旭東從自己包里拿出身份證和戶口簿,緊緊地拽在自己手裡,再次勸說著蘇婉琪。

「王旭東,我們可是簽了協議的。」蘇婉琪對王旭東說著,隨後伸出手道:「給我。」

王旭東十分委屈,十分無奈地把自己手裡的身份證和戶口簿遞給了蘇婉琪,帶著哭腔說著:「從今往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對我負責……」

王旭東的話和表情讓旁邊走過的人全都側目看著他們兩個,這讓蘇婉琪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脖子根,狠狠地瞪了王旭東一眼,從王旭東手裡拿過他的身份證和戶口簿,對王旭東說道:「我說過,我會補償你的。」

說完之後,便轉身往民政局裡面的結婚登記處走去了。

「這次是不是真的玩的太大了點啊?」王旭東看著蘇婉琪的背影,無奈地笑著說著,然後也跟著蘇婉琪走了進去。 原本以為辦理結婚登記領結婚證是一件非常神聖非常複雜的事情,但凡神聖的事情都應該有複雜的儀式感的,但是現實卻正好相反,王旭東沒想過辦理結婚登記竟然是這麼簡單的。跑到那倆人各填了一份申請表,簽上字,然後遞交證件,再之後各自去做了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婚前檢查,然後就被叫進了拍照室,十分鐘之後被叫進了一個辦公室裡面,也沒有按照電視劇裡面寫的那樣,工作人員會問你是不是自願等等,叫進去之後就讓他們摁了手印簽上字,在王旭東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工作人員就啪的一聲,把兩本已經辦好了的結婚證給扔在了王旭東和蘇婉琪的面前,整個過程一個小時都不到。

「草率,真是太草率了,這些工作人員真是太不負責了,怎麼能這麼輕易地就把結婚證給辦了呢?我都還沒準備好,他們就把結婚證就給辦好了。」從辦公室裡面出來,王旭東一邊看著手裡的結婚證,一邊走一邊在那嘀咕著。

「不然你還準備要怎麼樣?」蘇婉琪白了他一眼后問道。

「不是還得詢問是否自願嗎?好像還要宣誓吧?怎麼一點儀式感都沒有,就這麼稀里糊塗地把婚給結了,太草率了吧?」

「你電視劇看多了吧。」

「哎,我這稀里糊塗的,就從一個純情小男生變成了一個已婚的中年大叔,蘇婉琪,我可是把自己的青春都獻給你了。」王旭東可憐巴巴地說著,換來的依舊是蘇婉琪的一個白眼。

蘇婉琪伸手,直接從王旭東手裡把王旭東的那本結婚證給搶了過去,放進了自己的包里。

「你拿我的幹嘛?結婚證不是一人一本的嗎?」

「都放在我這,等到辦理離婚證的時候我會拿出來,我跟你說了,我跟你辦理結婚證這件事只是為了在我爸面前演戲,除此之外,要對任何人保密,不能對任何人說,所以,結婚證放在我這,省的你拿出去顯擺。」蘇婉琪淡淡地說著。

「我……」

「走吧。」蘇婉琪淡淡地說著,然後徑直往外面走去。

等到兩人都上了車之後,蘇婉琪坐在車的駕駛位上,從車的後座上提出一個袋子出來,直接放在了王旭東的身上。

「什麼啊這是?」

「一個手機,一塊手錶,一個戒指,還有一條煙。」蘇婉琪一邊說著,一邊打開自己的中控扶手箱,從裡面也拿出一個首飾盒,在裡面拿出一個戒指,戴在了她自己的無名指上面。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這是?」王旭東徹底給弄糊塗了,從這個袋子裡面把一個蘋果手機盒,一個包裝精美的手錶盒,還有一個首飾盒,另外還有一條中華煙給拿了出來,他完全不知道蘇婉琪這到底要幹嘛。

「今天中午,跟我回家去吃飯,我爸在家等我吃飯,估計是要跟我商量訂婚的事,所以,今天中午我帶你一起過去見他們,跟他們攤牌。」蘇婉琪這幾說著。

「今……今天……中午就……就去?能不能緩兩天啊,我這……都還沒有心理準備。」王旭東這次是真的受到了驚嚇,畢竟這是去見「老丈人」啊,哪有不緊張的。

「再等兩天我就要訂婚了。」蘇婉琪沒有理會王旭東的請求,繼續說道:「結婚戒指是必須,我們倆都結婚了,不可能連結婚戒指都沒有,這太假了。這個結婚戒指你要隨身攜帶好,但凡是遇到我爸或者我家裡人,你就要把結婚戒指帶上,出去之後就把他收起來,不能讓外人知道你結婚了,我也一樣。」

「怎麼弄得真的跟地下黨一樣……「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