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接曹老闆遞來的美酒,關羽一捋長髯,提著青龍偃月刀,大步邁出營帳。 「快點……」

誅神的幾名兄弟,可是沒好脾氣,連踹帶走的將幾人推搡了上來,葉浪順著聲音看去,這不是剛才在魏動身邊的那幾名大佬么?

「葉少,我們錯了,我們狗眼不識泰山……」

「我家有八十歲老母,下有……」

一頓頓哭爹喊娘,一頓頓俗氣到不能在俗氣的求饒,場面頓時有些發亂!

「誰若是在亂叫喚,一槍崩了……」

龍魂在旁淡淡的說道,場面瞬間安靜了,針落可聞,對付這種軟骨頭,沒有比這一招在靈的了,但誅神的兄弟們可不含糊,當即紛紛掏出手槍,對準這些所謂的『大佬』們!場面瞬間安靜了!

張在冬咧了咧嘴,臉上露出一陣難堪的笑容,上前小聲對著葉浪問道「葉哥……葉少,我應該怎麼說啊?」

「我還是喜歡你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葉浪,能不能恢復一下你的傲嬌,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葉浪有些好笑的看著張在冬,將手中的煙頭一扔,雙手插兜,這時,兩名誅神的成員,搬著一張椅子走了上來,張在冬嘴角一咧,好大的架子!

葉浪微微一笑,沒有坐在椅子上,而是蹲在椅子上,對著張在冬拱了拱手!

張在冬的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轉身走到一名誅神的兄弟面前「哎,兄弟,我用用行不?」

張在冬指著此人手中的槍,漢子微微一愣,警惕的看著張在冬,張在冬回過頭看向葉浪「不,不行么?」

「行,給他!」

葉浪淡淡的說道,漢子當即將槍遞給張在冬,張在冬拿在手裡感覺沉甸甸的,這可是真槍啊,頓時豪氣衝天,感覺很男人啊,滿臉欣喜的轉過身形,對著葉浪說道「爽啊……」

然而,此時的張在冬卻沒發現,他的槍口正巧沖著葉浪!

「唰!」

龍魂六隊瞬間包圍葉浪,余天,江一,龍龍,進行二層包圍,誅神的兄弟進行三層包圍,將葉浪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起來,數十把槍口瞬間對準張在冬,張在冬面色陡然大變,急忙舉起雙手!

猴子,大象,紅毛,虎子,嘴角一陣抽搐,我擦了,這陣仗,張在冬直接懵圈了「不,不,誤會,誤會……」

葉浪滿臉糾結,看著眾人的樣子,有些好笑,當即站起身形,因為站在椅子上,露出上半身對著張在冬說道「沒事,你繼續!」

聽聞葉浪此話,眾人才放下槍,龍魂等人這才散開,這一次,眾人終於明白了,所謂的葉少,絕對是誅神的總閣主,葉少,不然各大閣主,龍魂六隊會為其擋子彈,一個個心神大震!

紅毛等人相視一眼,面色狂喜,只有張在冬,傻不拉幾的一臉蒙圈,張在冬手中還拿著槍,對著誅神旁邊的兄弟問道「那我繼續了!」

眾人紛紛無語,葉少讓你繼續,誰敢攔著,你還問我一個小卒子是什麼意思,諷刺誰呢,眾人只能裝作沒看到!

張在冬心虛的點了點頭,旋即上前,走到陳老三的面前蹲下,陳老三面色慘白,驚恐的看著張在冬!

只見張在冬將槍頂在了陳老三腦門上,方勇面色抖了抖,深吸了一口氣,眼中有著複雜的光芒!

眾人屏氣凝神,紛紛看向張在冬,張在冬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大喝一聲「嘭!」

「啊!」

陳老三嚇的雙手抱頭,嗷嗷亂叫,褲子瞬間濕了,直接嚇尿了,張在冬哈哈大笑,一把拎起陳老三,左右一個大嘴巴子!

「啪啪……」

「我問你,還跟我裝比么?」

「啪啪……」

又是兩大嘴巴子,繼續問道「問你呢……」

「佛爺,冬爺,繞我一條狗命,我錯了,我錯了……」

陳老三反應過來,急忙扣頭求饒!

張在冬冷哼了一聲,走到魏動面前,反手又是兩大嘴巴子「服不服?」

「服……」

魏動倒是比陳老三上道的多,急忙顫聲說道,張在冬哈哈大笑,竄起身形,眼冒金星的看著葉浪「葉哥……不,葉少,爽啊……刺激啊……」

葉浪有些好笑的看著張在冬「這就完了?」

「昂,完了,服了不就行了么!」

張在冬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旋即走到方勇身前,挑起大拇指「兄弟,你是真漢子,我張在冬服你,不過你這兩兄弟可就不是個玩意了,嘖嘖,丟人啊,我要是你,我直接一個個都掐死得了……」

方勇嘴角微微一抽,點了點頭,眼神中有著感激「謝謝兄弟……」

紅毛等人實在看不下去了,急忙上前拉住張在冬「冬哥,你是不是飄了,這裡哪輪得著你訓話?」

張在冬這才想起來現在是什麼場面,頓時心神一顫,急忙將槍還給人家,旋即小聲道「我處理完了!」

「行了,既然如此,那就交給你們霸王閣自己處理吧,我相信楚歡自己能處理好!」

葉浪對著楚歡說道,楚歡急忙點頭「放心吧葉少,來人,把這兩個王八蛋給我帶下去!方勇,你也給我一邊玩去,別嗶嗶,誅神有誅神的規矩,不會因為誰更改的,這兩個王八蛋罪該萬死!」

「是……」

數名大漢直接上前,將兩人如拖死狗似得拖了下去,方勇知道,楚歡是自己的老大哥,一定會向著自己的,而葉少將自己的兄弟交給楚歡,也是看出了這份門道,方勇不是傻子,當即躬身對著葉浪說道「謝葉少,謝歡哥……」

楚歡自然知道葉浪想表達的是什麼,必須殺雞儆猴,誅神的規矩不能破,否則會有更多的人亂來,這是堅決不允許的!

旋即,葉浪又看向那幾名大佬,幾名大佬剛想哭爹喊娘的求饒,但是看到腦門處黑洞洞的槍口,頓時縮了縮脖子,沒敢造次!

「你們幾個很囂張啊……」

葉浪微微一笑,對著幾人說道,幾人頓時面色慘白,明明是見葉浪在笑,卻六月飛雪,明明汗流浹背,卻冒寒氣!

還未說什麼,幾人便已經嚇的尿褲子,葉浪懶得說什麼,對著張在冬說道「在冬,交給你了……」

「槽,這幾個王八蛋,拖出去,喂狗……」

「是!」

張在冬話音剛落,數不清的誅神漢子紛紛上前,直接將其拖出去,張在冬頓時慌了「唉唉唉,別鬧,我開玩笑呢,葉哥,這誅神不愧是誅神啊,有事真上啊……唉唉,那個都拖到門口了,你回來,你回來……」 諸侯聯營外。

風兒捲起黃沙,輕輕刮過臉龐。

前方是一望無際的連營,華雄騎在馬背,臉上不見懼色,反有一絲不屑。

地面,斜躺著三具屍體,了無生息,流出的血水滲進泥土,只留下一灘刺目的殷紅。

在華雄看來,方才的三個對手,也就最後出來的那個潘鳳有些本事,不過也就僅僅是有些罷了。

等了許久,仍舊不見下一個對手。

華雄有些不耐煩了,催馬上前幾步,朝著在營寨樓上那些個如臨大敵的聯軍士卒,扯開嗓子吼道:「喂,你們的人呢,這都多長時間了,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嗎!」

「要是沒有,那就趁早滾蛋!省得在這裡丟人現眼!」

華雄的吼聲傳進了聯軍士卒的耳中,不少人嚇得面露土色,警惕的看著下方,唯恐他一言不合的就莽衝過來。

因為這個提著鳳嘴刀的男人,實在太強了!

營寨大門處。

領了坐騎的關羽抵達門口,他看著緊閉的寨門,微微蹙眉的同時,亦是朝那看門士卒吩咐一聲:「將門打開。」

興許是見過了方才的慘烈場面,守門卒有些不忍:「這位將軍,那華雄實在厲害,要不您還是別去了吧……」

關羽冷冷看了此人一眼,置若罔聞,仍然只有兩字,堅定無比:開門。

守門的士卒無奈,只得將門打開,心中暗自嘆息:哎,又是一個白送。

營寨大門緩緩打開,關羽在士卒們的萬眾矚目下,催馬而出。

見到有人出來,原先有些不耐煩的華雄頓時又有了精神,不怕人來,就怕人不來。

他提起插在地面的鳳嘴刀,看向這個從聯軍營寨出來的長髯紅臉將,照例喝問起來:「來將先通姓名!」

「某乃關羽關雲長!」

雖然沒有名氣,但關羽還是報上了自己的名號。

既是尊重對手,也是為自己揚名。

然而當華雄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臉色驟然一變,如同避瘟神一樣的擺了擺手:「去去去,你回去換個人來,老子不跟你打!」

倒不是怕了關羽,而是來的時候,太師有過交代,在關東聯軍中,有四個人不準交手,關羽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遇見,退就是了。

否則,不論勝敗,皆照軍法處置。

華雄暫時還不想走,可又不敢違背董卓命令,所以才想著叫關羽換個人來。

然則。

關羽是何等傲氣之輩,他本就在帳內受了奚落,如今又聽敵將叫自己換個人來,這擺明了是瞧不起自己。

如此欺人太甚,關羽能忍?

答案是不能。

於是,卧蠶眉一挑,渾身殺意猛漲。

青龍刀怒拍胯下坐騎,吃痛的馬兒四蹄奮起疾馳。

關羽已然發起攻勢,華雄見狀,心中鬱悶,如步驚雲似的大喊起來:「喂,你不要過來啊!」

然而華雄越是這樣喊,關羽心裡就越是怒氣翻湧。

他覺得,華雄這是在故意侮辱自己。

所以今天,必須得宰了這個傢伙!

眼瞅著關羽殺奔近前,華雄實在是沒得法了,怒吼一聲:「恁你娘的,老子真是遇得到你!」

然後,聯軍士卒就看見了如同做夢似的一幕,剛才那個還大顯神威的敵將,此刻,竟頭也不回的——跑了。

沒錯,就是跑了。

灰褐的西涼大馬揚起一溜煙的灰塵,留下一道疾馳而去的背影。

華雄就此退走,關羽卻不肯放過。

還沒打就逃,這算什麼?

於是,窮追不捨。

…………

我叫華雄,現在關老二在後面提刀攆我,但我一點不慌,因為他的馬——沒有我快。(#^.^#)

————

一連追出十幾里路,前面的華雄漸漸跑沒了蹤影。

而關羽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心裡那叫一個慪氣。誰叫自己胯下的馬兒不爭氣,可誰又叫他只是個普通馬弓手,袁紹肯定不可能給他寶馬神駒,有匹能騎得動的就算是給足了面子。

實在追不上了,關羽也只能心有不甘的勒馬回頭,打道回府。

跑了好一陣后,見關羽沒再追來,華雄喘了口氣,這才放緩了速度,同時恨恨罵上一聲:「要不是有太師的命令壓著,老子今天非乾死你丫不可!」

兩人在這裡分道揚鑣,聯營大帳里的各路諸侯卻是抓心撓肺。

外面的鼓聲停了很久,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消息,好不容易令兵前來通報,結果把看到的情況一說,諸侯們又全傻眼兒了。

華雄一聽關羽的名字掉頭就跑,而關羽還敢在後面窮追不捨。

這算什麼?

就在眾人等得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關羽回來了。

沒能提來華雄的首級,但好歹也算趕走了華雄,儘管連他自己都覺得,贏得莫名其妙。

但依結果來看,總算是勝了。

勝了,就不用受罰。

曹操重新端起了那杯酒,敬向關羽。

關羽本不想接,可大哥劉備投來眼神暗示,他只好接過酒盞,一飲而盡。

這杯酒。

很冷。

飲完酒後,關羽上前兩步,拱手向袁紹請命:「盟主,下次搦戰,某願打頭陣。」

他一定要和華雄鬥上一場,以證明自己的實力。

重生之嫡長女 否則,撿來的便宜,根本不算本事。

關羽肯主動請纓,袁紹自然是一萬個答應。

另一邊,華雄回到虎牢關內,下馬之後直接去面見了董卓,將今天的戰績作了詳細彙報。

連帶俞涉,一共斬殺敵將四人,要不是突然殺出個關羽,可能斬首的數目將會更多。

「嗯,幹得不錯。」

寧武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面對董卓的誇獎,華雄其實並不高興,他忍不住的問道:「太師,末將想不明白,為什麼非要讓我退避關羽,還有你說的典韋、張飛、趙雲。」

弄不清楚這個,估計這幾天都睡不踏實。

「因為這些人吶,應該都比你強。」寧武也不怕打擊華雄自信,今天要不是他嚴令下去,估計這會兒華雄的人頭,就已經擺在了聯軍營帳。

比華雄強?

聽到這話,旁邊的義子眉頭一挑,眼眸中蘊含起滾滾戰意。

華雄更是一萬個不服氣了。

還沒打過,怎會知道!

「太師,今天您也別賞我了,我只求你一個事兒。」華雄極為直率的說著。

寧武沒有做聲,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今天對上關羽,眾目睽睽之下,我灰溜溜的跑了,估計在賊軍那邊已經淪為笑柄。所以,下次交鋒,末將請求第一個出戰。」

華雄大聲說著,如果能第一個出戰,他就能點名關羽,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將其斬殺,找回他丟失的顏面。

寧武想了想,點點頭,只說了一個字:可。 張在冬是嚇了一跳,只是隨便說說,卻沒想到別人當真了,一頓拖拽作勢就要拉出去,嚇的張在冬緊忙阻攔,這若是真餵了狗,那就有點扯了!

幾位道上『有名』的大佬簡直都嚇傻了,在誅神眼裡,他們怕是連螞蟻都算不上,生死全在張在冬一念之間!

「冬哥……冬爺,求求你你了,放我一碼……」

「冬子,咱倆這矯情,你之前就當我是狗放屁,隨隨便便讓我滾蛋就好了……」

幾人紛紛上前,恨不得給張在冬跪下了,那叫的更是一個比一個親,冬爺,冬子,冬哥的,早已忘記,就在不久前,他們還如何諷刺張在冬,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你們是誰?我們認識么?」

張在冬一句話,眾人頓時不吭聲了,這話怎麼接?因為在這之前,他們說的話,要比這句難聽的多!

「行了行了,別一個個哭喪著臉,跟死了爹似得,老子不愛看,全部都給我滾蛋,罵的,以後別在老子眼前出現!」

張在冬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旋即似乎是想起來什麼似得,急忙看向葉浪「葉哥,你看這樣行么?」

Views:
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