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了,這話說太過了!

陳墨立馬反應過來,連忙在腦海搜索自己這段時間看過的肥皂劇橋段台詞,要藉此來開導開導安清雅! 「其實吧……我覺得你還是很有機會的!」

陳墨連忙採取補救措施,看著安清雅一本正色的分析道:「你看,那男生還不知道你的心意,而你也還沒有確定自己的感情。這最後到底能不能走到一起還是未知數,所以你現在也不必去想那些問題。再說了,你這麼優秀的女孩,要真去追一個單身男孩,我想成功的幾率還是特別高的!畢竟女追男隔層紗,特別是你這種小美女,哪個血氣方剛的男生能抵抗你的魅力啊!」

「真的?」安清雅的眸子里閃著光,「我這麼有魅力呀!」

「魅力四射!」陳墨肯定的點頭!

「其實我也沒那麼優秀……陳哥你就別亂誇我了!」」聽陳墨這麼一說,安清雅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我早就聽伯父伯母說了,你從小學習成績就很不錯。這兩年縱使生病了,也從沒有落下學習,而且還憑自己的實力考上了臨江大學!你這種有顏又有才的美少女,怎麼不優秀了!」陳墨笑呵呵的說道。

「陳哥你不也考上臨江大學了,還是醫學系的,跟你比起來我可不算優秀。」

安清雅這番話說得陳墨那叫一個羞愧不如,「我那張通知書是我師傅找人弄的……不是我自己考的!」

「啊?這種入學通知書也可以找人做嗎?」安清雅有些疑惑,難道街頭的那些辦證刻章小廣告都是真的嗎?連入學通知書都能造?還能包入學?

「師傅說臨江市有個大人物早年欠了他一個人情,這錄取通知書就是師傅讓對方還的人情!」陳墨也不是很了解這事情,不過話說完,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對安清雅道:「小雅這事你別說出去,影響不好……」

「學校有專門的舉報部門,碰到這種走後門的事情,無論學生還是老師都有權利去揭發的!」安清雅摸著下巴,美眸看著陳墨,慢悠悠道:「陳哥,你這錄取通知書竟然有這麼大的貓膩,我可不能視而不見啊!」

「小雅,你在跟我開玩笑吧?」陳墨有些懵了。安清雅該不會真的正義爆棚,把他給賣了吧?

「我才不跟你開玩笑!」安清雅認真道。

陳墨一顆心涼了半截。這錄取通知書應該是真的,但他並沒有學歷啊!真要被舉報揭發,一查他就得露餡。不過他還是不太相信安清雅真的會舉報他。他對安清雅那麼好,這妮子想來不會這麼無情的……吧?

「陳哥,你可算有把柄落在我的手裡了!」安清雅見他那緊張的模樣,嘻嘻的笑了起來,「要我不舉報也行,你得答應我個條件!」

「妮子,你故意嚇我呢!」陳墨聽她這麼說,剛剛涼掉的半截心兒又熱回來了,「你想提什麼要求!」

安清雅眨巴著眼眸問道:「什麼要求都可以嗎?」

「違法犯紀,侵犯人權的事情不幹!」陳墨這話還是從林星娜那裡聽來的。之前林星娜跟他打賭,輸給他一個條件,當時林星娜就說了這麼一個前提。

「你放心,我不會提那種無理要求的!」安清雅笑著保證,然後看著陳墨,正色說道:「陳哥,我想讓你在這裡住到大學畢業!」

「我這邊好像要讀五年,你家能讓我白住五年啊!」陳墨汗顏,安清雅這不是在跟他提要求,而是要給他福利啊!

安清雅卻一點兒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陳哥,我跟你說認真的!」

「你說認真的,我可不敢當真!」陳墨連連擺手,「五年太長,到時候說不定你都嫁人了,我住什麼住啊!」

「嫁什麼人吶!」安清雅嗔了一句,又道:「你要擔心的話,咱們可以簽合同,一定讓你住到畢業,這樣行不行?」

陳墨還是搖頭,謝絕了安清雅的好意,「真不用了!咱之前不是說好了么,等你病好了我就搬走!你也不用擔心我沒地方住,學校有宿舍呢!」

「宿舍哪有家裡舒服!」安清雅有些急了。按照陳墨的說法,再有三五個月她的病就算徹底好了,到那時陳墨也會搬走!這樣的話,等她確定了自己的感情,還怎麼表白?

近水樓台先得月,日久生情,要住在一起,她表白成功的幾率也會高一些啊!至於那青霞山的二丫,安清雅選擇性的將她給遺忘了!

「我這人比較隨意,富貴可以享受,貧窮也無傷大雅,住在哪裡都沒有什麼所謂的!」陳墨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何況學校宿舍已經很不錯了,至少比我老家的土炕強!」

「那有更舒服的地方,幹嘛還要去住宿舍!陳哥你別這樣,家裡邊空房間那麼多,你不住也只能放著呀!」安清雅忙道。

「小雅,當初我住進來就是為了給你看病,要是病看好了,那我留在這裡白吃白喝白住也不好意思!再說了,咱倆年紀相仿,現在還好,等再過三兩年,你都二十了,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也不好!」陳墨道。

「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麼啊!」安清雅說道:「這是我提的條件,你要是不答應的話,我就曝光你那錄取通知書的事情,到時候你可得被學校給開除了!」

「你別鬧了,就算你想讓我在這邊住個三五年,伯父伯母也不會同意吧!」陳墨哭笑不得的說道。

「他們都是通情達理的人,何況家裡又這麼多空房間,他們怎麼可能會不同意!」安清雅說到這裡,揚了揚腦袋道:「再說了,這是我的房子,他們也管不著啊!」

「我覺得還是不好,五年真的是太長了。到時候你要是反悔了,我還不得被轟出去!」陳墨還是搖搖頭。

安清雅道:「我不是說了么,你要是不放心,那咱倆就簽個合同,白字黑字寫清楚,不就不會有那些事了么!」

「我還是覺得不好!」陳墨再次搖頭。

「那行那行,陳哥你要不答應,我明天上學去舉報你,讓你被學校開除!」安清雅氣得臉色漲紅! 所謂無功不受祿,白吃白住這種事情,陳墨是拒絕的!

現在住在這邊,主要原因就是為了隨時能夠查看安清雅的病情,應對各種突髮狀況!要是安清雅病痛痊癒,那他也沒理由住在這裡了!否則的話,他的身份也會變得非常尷尬。

畢竟一來他算不上安清雅的朋友,二來他算不上安清雅的親戚,天天住在人家裡面白吃白喝,那多不好!縱使安清雅一家樂意,他也過意不去!

何況陳墨又不是無處可去,學校可還有住宿呢!

「小雅你別鬧了,住宿這種事情很好解決,幹嘛非要我在這邊住呢!」陳墨攤了攤手,一臉的苦笑。他有些搞不懂安清雅為什麼非要留住他,興許是妮子在這段時間裡真把他當哥哥了吧!

「這邊環境好,生活也舒適!你看學校寢室哪有洗衣機,哪有空調,哪有個人獨立衛生間,哪有這麼大這麼舒服的床?」安清雅隨隨便便就能夠列舉出幾個家裡比宿舍好的優點來,「你放著這麼好的地方不住,去住學校住宿,這不是自找苦吃么!」

陳墨無可反駁,只道:「我知道這邊的生活環境比學校宿舍好很多,但……總之這事以後再說吧!你現在病都沒好,想太多也沒用。到時候咱們再說!」

「我就這麼個條件,你得答應我才行!」安清雅堅持道。

「這樣吧!要麼你換個條件,要麼等你病好了,咱們再商量要不要長住在這裡的事,你看怎樣?」陳墨退一步道。說實話,住在這邊確實挺好的,但要他白吃白住五年,他就是臉皮足夠厚,也實在有些不好意思。

誰知道五年後又是什麼光景?

萬一那時候安清雅談戀愛了,想要將男朋友帶過來一起住,那他在這邊算什麼?

再萬一,二丫下山來找他,難不成也讓二丫住這邊嗎?到時候安清雅怎麼想?

總之,這些事情陳墨單單是想象,就覺得很麻煩!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住宿舍呢!

至於安清雅,只是他眾多病人中的一個。當然,在陳墨心裡,安清雅絕對是一個特殊的病人!以後要成為朋友也未嘗不可!只不過這是以後的事情了!

「我不換條件,我就要你現在答應!」安清雅倔強的說道。

陳墨搖頭:「現在不行,等你病好了再說吧!」

安清雅脅迫道:「你要不答應,我就舉報你錄取通知書有問題!」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會這麼做的,別鬧!」陳墨邊說邊拿起茶杯,砸吧砸吧嘴道:「這茶挺好喝的,你能不能去給我再沖一杯?」

「你……」安清雅鼓著臉蛋,滿臉的怨色。

「那我自己去沖!」陳墨站了起來,自己去飲水機那裡接水了!

安清雅氣得跺腳,可是卻拿陳墨絲毫都沒有辦法!她性格偏向柔和,本身就不是一個多麼剛強的女孩,更何況在陳墨面前,她更是溫潤如水,哪能真的跟他吵架!

「喏,我順帶給你也沖了一杯!」陳墨沖好茶水回來,還遞給安清雅一杯,笑著道:「我看你剛剛在飯桌上胃口不錯,吃了不少,喝點茶幫助消化消化!」

「謝謝!」安清雅瓮聲瓮氣的道。

見她這幅模樣,陳墨笑了笑,「你也別跟我置氣,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等你病好了,說不定我就改變主意了呢!」

「陳哥,你哪有這麼容易改變主意,要答應的話你早就答應了!」

安清雅嘆了口氣,語氣頹然道:「我也沒有圖謀你什麼,就想好好感謝感謝你。我這病看了好多好多醫生,花了好多好多錢,要不是碰到你,現在我可能已經不在了!你救了我的命,我當然也希望你能夠生活無憂!讓你讀書期間住在這邊,好吃好喝的招待,以此表示我的感激,我做錯了嗎?」

「知恩圖報當然沒錯,你感激我,我同樣也很感激你!」陳墨被安清雅說得有些動搖,但猶豫了一陣還是道:「總之這事等你病好了再說,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陳哥……」

安清雅還想多說,陳墨直接就拉開門,逃也似得跑了。丫的,再不走的話,安清雅估計能再勸他個把小時的!

回到自己的房間,陳墨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得不說,安清雅有個事情說得很對!那就是這邊的生活環境,確實要比學校宿舍好太多太多!

臨江大學是全國知名的高等學府,住宿環境其實並不差!標準的四人間,獨立衛生間還有熱水器,除了沒有空調和洗衣機之外,倒也還算可以!當然,陳墨對這些並不在意。身負玄陽訣的他周身冬暖夏涼,壓根就用不著空調,洗衣機倒是蠻實用!

如果大學五年能夠住在這裡的話,未嘗不是極好的!只是往後安清雅的病好了,他心裡會比較過意不去,身份也會比較尷尬!

萬界修仙傳 所以他才拒絕了安清雅的好意!

反正他這人在山裡日晒雨淋的住習慣了,住什麼地方都沒有所謂的!

「這陣子修鍊有些進展,還是得趕緊提升實力再說!」陳墨晃了晃腦袋,將腦海里那些雜七雜八的想法都給甩出去,然後盤腿坐在床上,打坐入定,開始修鍊。

國慶假日的這幾天,他天天在本草堂里忙活,病患可謂是絡繹不絕!一整天給病人做診療下來,他的玄陽真力基本上就見底了!

在青霞山上的時候,陳墨鮮少有真力用到見底的時候!

他雖然修鍊的是師門傳承內功心法,但整天做的卻是苦力活!不是幫師傅抓野豬做烤肉,就是幫師叔去山裡找藥材,偶爾在山裡碰到野狗野狼熊瞎子,又少不了一番殊死搏鬥!每到那個時候,玄陽訣未成的他總是被打得遍體鱗傷,使用真力最多的,就是給自己療傷了,像這種使用針灸術而把真力耗盡的狀況,並不常見!

現在接連幾天時間,陳墨的玄陽真力接近耗光,而每天晚上回到家裡修鍊的時候,卻發現修鍊的進展比平常修鍊快了一截! 每一次玄陽真力消耗見底,陳墨再次修鍊的時候都會發現修鍊進度比平常要加快許多。以至於經過這些天的修鍊,陳墨都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增強了許多。

不過這次他還修鍊不到十分鐘,手機就響了起來。

「大晚上的,不會是林星娜吧?」 萌神信徒 陳墨睜開眼睛,從修鍊狀態中醒轉過來,一邊自言自語,一邊下床去將桌上的手機拿起。

隨意的掃了眼來電顯示,陳墨有些愣然。

「趙秋硯教授?」

「嗯!陳墨你現在有空嗎?」趙秋硯急切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陳墨聽她聲音著急,也沒有說廢話,直接道:「有空!」

趙秋硯就緊接著說道:「我爸昏迷了,現在在臨江大學附屬醫院,你能不能過來看看?」

陳墨一聽,當即道:「行,我這就過去!」

「到了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知道了!」

掛斷了電話,陳墨帶上金針銀針,然後直接出門,攔了輛計程車就直奔臨江大學附屬醫院。這醫院就在臨江大學旁邊,路程不遠,所以陳墨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

站在人多且嘈雜的醫院大廳,陳墨打了一通電話給趙秋硯,讓她下來接。不然的話要讓他自個兒找病房,那他得抓瞎!

「陳墨,這邊!」 鮮妻嫁到:老公,別來無恙 趙秋硯很快下了樓,見到了陳墨之後也不多說,直接拉著他的胳膊,往電梯方向走。

等進了電梯,陳墨才有機會張嘴:「老爺子怎麼了?」

「突發急病,醫生說是腦血管的問題,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趙秋硯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帶上了哭腔,雙眸也有些濕潤,竭力在剋制自己的情緒。

「你詳細說說!」

在陳墨的追問下,趙秋硯很快將自己知道的情況都說了出來。其實她也了解的不多,只知道父親在家裡突然發病,人霎時就昏迷不醒了。送到醫院急救沒多久,醫生就下達了病危通知,還讓他們簽署了好幾份同意書,甚至連讓他們家屬做好心理準備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可想而知趙賢良的情況有多麼不樂觀!

聽了半天,陳墨愣是沒聽出其他有用的信息,總而言之就八個字:趙賢良病情不樂觀!

電梯很快就到了重症監護室所在的樓層,趙秋硯趕緊領著陳墨過去。

「小陳醫生,你怎麼來了?」守在重症監護室外頭的趙經綸看到陳墨,有一些意外,有一些驚喜,在心頭深處更是有一絲絲莫名的期待!他是見識過陳墨那神乎其技的針灸療法的。那時候在商場,父親也是突發急病,性命垂危,而陳墨單憑几根銀針,就將人給治好。

趙經綸對陳墨,那是又佩服,又感激!所以在見到他的時候,心底也燃起了一絲期望,期望陳墨能夠像之前那樣,將父親給救回來!

「哥,是我打電話喊他過來的,想讓他看看咱爸!」趙秋硯忙問道:「現在爸情況怎麼樣?」

「爸的情況很不好,醫生說他年紀大了,想動手術得慎重考慮!現在只能先進行保守治療,在重症監護室觀察觀察病情再說!」趙經綸嘆了口氣。

趙秋硯連忙問道:「那現在咱們能不能進去?」

趙經綸朝她搖了搖頭,「ICU有專門的探視時間,現在人才剛進去,醫生不讓探視!」

為了不影響對重症患者的治療,避免感染的發生,重症監護室並不是什麼時間都能讓家屬進去探視的。這是醫院的明文規定,也是出於對病人和病人家屬的負責!

「哥,你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申請申請!」趙秋硯也懂得這個規矩,但還是道:「就算不讓咱們進去,至少也得讓陳墨進去看看!」

聽到這話,趙經綸有些糾結了!

雖然說他對陳墨懷有期待,但同時他也相信這裡的專業醫生啊!

臨江大學附屬醫院是有名的三甲醫院,這邊人才濟濟,主治醫生都是名牌大學畢業,有豐富的臨床經驗。

在這種情況下,按照正常人的思維,估計都會選擇專業醫生,而不會選江湖郎中!即使這個江湖郎中真的有非凡的本領!

畢竟趙賢良可是他的父親,這不能兒戲!

只是趙經綸也不是真的認為陳墨就是個沒有真本事的江湖郎中,否則的話,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還糾結猶豫了!

目前的情況是,父親趙賢良正在重症監護室,情況暫且還算穩定,而主治醫生也立即展開了緊急會議,在商討如何治療趙賢良,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

這個時候,如果讓陳墨進重症監護室,那萬一他治不好父親,反而加重了父親的病情,影響了醫院醫生的治療,那該怎麼辦?

趙經綸猶豫不決的主要原因,就是這個!

「哥,你還在等什麼,趕緊聯繫醫生啊!」趙秋硯卻是沒有趙經綸想的那麼多。她同樣見識過陳墨的醫術,對他也還算信任,所以才會打電話給他,讓他過來幫忙。

趙經綸沒有理會趙秋硯,而是轉頭看向陳墨,正色的問道:「小陳醫生,你有把握么?」

陳墨唯有報以苦笑,「我到現在連老爺子都沒有見過,哪來的把握啊!」

「抱歉,是我糊塗了!」趙經綸一拍腦門,這才想起陳墨過來之後,還一直沒見到父親,不知道他的具體情況。

「沒事!」陳墨擺擺手,看著趙經綸和趙秋硯,說道:「其實我也只是一個小郎中,懂得也只是一些中醫皮毛。現代醫學這麼發達,我覺得你們也不要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我身上。中醫可以救人,西醫當然也同樣如此!」

「可是現在我爸的情況很不好啊!」趙秋硯終究還是沒有忍住眼淚,眼角滑落下兩顆晶瑩的淚滴。

陳墨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

他就是一個小醫生,也不懂醫院裡的規矩,現在人在重症監護室,他又進不去,就是想看看也沒有辦法。

「我去聯繫醫生吧,看看能不能讓我們進去看看。」趙經綸猶豫了好一陣,最終還是道。 在趙經綸看來,陳墨的醫術無疑是很不錯的!

當初在商場,父親趙賢良突發腦中風的時候,就是多虧了陳墨出手相助才保住了性命!可現在舊事重演,父親再次病危,陳墨能又一次把父親救回來么?

趙經綸不喜歡賭博,更不敢拿自己父親的性命做堵住。可現在卻非得做一個選擇!

到底是聽從醫生的安排,等待著醫學專家團隊的討論結果,還是去找主治醫生通融,讓陳墨進去給父親看病?

趙經綸是臨江市局的局長,在局裡是出了名的雷厲風行,辦事大刀闊斧,當機立斷!可是面對這種情況,他實在沒法用處理公事的態度來對待!

不過,想到妹妹趙秋硯上次軍訓被毒蛇咬了也是陳墨給救治過來的,趙經綸對陳墨就又平添了一絲信心,還有上上次,妹妹在學校人工湖落水,不也是陳墨把人給撈上來做急救的么!

妹妹對陳墨這麼有信心,也讓趙經綸受到了感染,決定信任陳墨!

沒多久,趙經綸就將主治醫生給找過來了!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當陳墨看清楚來人的時候,不由得感嘆這個世界說小真的可以很小。趙賢良的主治醫生,竟然是唐敬源!

「是你!」陳墨看清楚唐敬源的同時,後者也看清楚了他的模樣,「趙先生說要給老爺子治病的小陳醫生,就是你?」

「是我!」陳墨大大方方的上前。

當初趙老爺子在商場突發腦中風的時候,這個唐敬源也在場。不過他對老爺子的急症那叫一個束手無策,而且在陳墨想出手給趙賢良治療時,這個老貨還百般阻撓,千般諷刺。

那模樣,可惡且可恨!

值得一提的是,最後陳墨成功把趙老爺子救醒時,這唐敬源屁都不放一個,就灰溜溜的跑了!

沒想到,還能再見吶!

「我承認,你的針灸確實神奇!」唐敬源咳嗽兩聲,隨即話鋒一轉,「可是趙老爺子現在的情況,遠比之前要危險得多。這已經不是你那針灸可以救得了的!」

「沒見過病人,什麼都不好說!」陳墨沒有反駁,當然也沒有同意唐敬源的觀點!他連趙老爺子的面都沒見過,哪裡能下什麼斷言!

「趙老爺子在重症監護室,不能探視!」唐敬源道。

陳墨沒有理會唐敬源,而是向一旁的趙經綸投去詢問的目光!

趙經綸立即道:「唐主任,我想讓小陳醫生進去試試!」

「不行!」唐敬源果斷的搖頭,「趙先生,我剛剛就已經說了,醫院有醫院的規矩,何況趙老爺子現在的情況這麼危險,連家屬都不能探視,怎麼能讓他進去?」

「陳墨他是去給我爸看病!」趙秋硯介面道。

「那更不行了!」唐敬源說道:「老爺子的身體很虛弱,現在全靠醫學儀器維持生命,怎麼能隨便讓人進去?更別說是讓一個黃毛小子進去瞎折騰!這要是病人出了事,誰能負責?」

「我們家屬負責!」趙秋硯連忙道。

Views:
9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