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呼呼的女人嘀咕了一句。

「兮兮,別生氣了,快把衣服穿上,小心著涼了。」

「今晚你就睡書房吧!」

「赫戰洺這小子,不懂事,別跟他一般見識,既然你喜歡睡書房,那我們今晚就一塊在書房過夜吧……」

……

而此時被關押的南昌榮父子。

洗完澡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一個眼神兇狠盯著他們看的高個子。

南清和立即繞到南昌榮面前想護著南昌榮,沒想到正是這麼個舉動激怒了對方,高個子大塊頭的男人忽然沖了過來。

「住手,快住手!」

領著南昌榮父子和帶著高個子的人趕緊過來拉開人。

在高個子撲過來時,原本要躲開的南昌榮發現對方往自己手裡塞了一樣東西,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高個子的男人已經被人拉走了。

「爸,你沒事吧?」南清和趕緊回頭看著愣在那裡的南昌榮。

「我沒事。」對上那個低著頭笑得特別詭異的男人,收回目光的南昌榮和南清和繼續往關押他們的地方走。

回到關押室,擔心有人暗算他們的南清和,把南昌榮的下鋪摸了一個遍,確定沒有什麼危險東西才讓南昌榮睡覺,「爸,可以睡覺了。」

「嗯。」餘光注意著門那邊走動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在南清和準備睡覺時,南昌榮才聽見外面的腳步聲停住了,趕緊拿出手上的紙條查看內容。

聽到傳來窸窸窣窣聲的南清和,往邊沿挪動,探出半邊臉,正好看到下鋪在看紙條的南昌榮,「爸,那是什麼?」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看完紙條的南昌榮立即把東西遞給上鋪的南清和。

拿過紙條,南清和以最快的速度看完紙條里的內容【如果想你們父子平安無事,那就用能讓紀澌鈞致命的秘密跟我做交換,考慮好了,明天吃午飯的時候,就以飯菜落地為暗號,我會派人去找你。】

夜帝霸愛小狂妃 這,這不是真的吧?「爸,是不是簡言之派人來找咱們合作?」

「我們雖然不能獲知外面的消息,不過我猜不太可能是簡言之,紀澌鈞能利用梁帥讓我們進來,同樣能搞定簡言之,如果這不是陷阱,就是有一個能扳動紀澌鈞的人想找我們合作。」 藍銘晟被雲夢恬這句藍醫生叫的整個人呼吸一窒。

他惱怒的抬頭看向雲夢恬:"小夢,這是我們這半個月來,唯一一次好好說話了,你就不能不帶情緒嗎?我怎麼陰陽怪氣了,我就是看你今天對他的態度,跟之前對他的態度不一樣,難道我就不能問問嗎?"

雲夢恬的眸子閃了閃:"那你剛才問了,我也回答了,答案你滿意了嗎?"

藍銘晟心裡既無奈又鬱悶,還暗自吃著悶醋,對於雲夢恬的話,他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接。

他最終憋了半天,只能轉移話題:"小夢,我不想因為這個跟你爭執,畢竟,林助理能耐如何,只對凌風集團有影響,對我來說,差別不大,我們今天既然是來工作的,那就談工作吧,這批零件,我先不檢查,想必,製造過程中,你也經常過來看吧,你覺得質量能過關嗎?"

雲夢恬看了一眼藍銘晟,皺了皺眉,這是什麼意思?把問題拋給她,看她作何反應嗎?

她慢慢開口:"藍醫生,你們覺得覺得質量合格的標準是什麼呢?說句不中聽的話,質量過不過關,都是你一句話的事情,這我還是很清楚的!"

藍銘晟笑了一聲:"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我得為醫院負責啊,我雖然很想偏袒你,但是,我也得真的讓質量過關,保證這些醫療器械在使用過程中,不會出現偏差,影響別人的生命,你懂嗎?"

"那藍醫生就好好檢查吧!"雲夢恬的一起有些冷。

藍銘晟不知道為什麼,他明明是想跟雲夢恬好好說話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兩個人說話,好像都能把話說到死胡同去。

他有些頭疼的皺眉:"小夢,你能別跟我這麼生分嗎?"

雲夢恬看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書,如果我不是很生分,你就要徇私了?是嗎?"

藍銘晟有些頭疼:"你知道,這些東西,是沒辦法徇私的!"

雲夢恬輕哼了一聲:"既然如此,那我更沒有必要跟你周旋了!"

藍銘晟就差吐血了:"小夢,我想跟你好好說話,這個我們可以跟工作分開的!"

雲夢恬面無表情:"你難道現在沒有在好好說話?而且,我們現在正在工作,你怎麼把工作和私人關係分開?我個人建議,現在是工作時間,你那些別的想法,還是等之後再說!"

藍銘晟沒想到,雲夢恬說的毫不留情,可是,他到底是忍不住啊!

這會好不容易讓楚非弄走了林曄,他要是不抓住這個機會,跟雲夢恬好好說說話,那他晚上回去,估計吃完飯,雲夢恬就上樓了。

豪門二少 之前他其實有試著喊雲夢恬,讓她留在樓下,好好聊聊的,可是,無論他怎麼說,雲夢恬要不就是累了,要不就是沒心情,要不就是直接把他的話懟死了。

他也沒辦法,說實話,這段時間折騰的,他自己都有點累了。

藍銘晟想到這些,深深地嘆口氣:"小夢,今天的質檢,我帶著楚非過來,就是讓他把關的,我只是想過來看看你而已!"

雲夢恬其實想跟藍銘晟好好說話來著,可是,一想到藍銘晟之前在醫院,跟墨傾城擁抱的畫面,儘管這段時間,她不停地說服自己了,可心裡還是不舒服。

她有些賭氣的想,你愛跟說抱跟誰抱,跟我有什麼關係,只不過,既然這樣的,我要不要跟你好好說話,對你什麼態度,也跟你沒關係。

想到這些,她的聲音就冷硬下來了:"現在你看到了,怎麼,要走了嗎?"

藍銘晟差點一口氣沒上來,要知道,他說這些話,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可是,雲夢恬非要誤解他,他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他沉默了半天,看到林曄在那邊,跟楚非一臉公事公辦的說著話,他們兩個人的神情都格外的嚴肅,他忍不住收回目光,看了一眼身邊的雲夢恬。

誰知,雲夢恬也恰好在想事情,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兩個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然後,他們兩個人就像是貓被踩了尾巴一樣,頓時都不約而同的縮回目光。

雲夢恬聲音支支吾吾:"那個……那個我要不去看看,你在這裡坐會!"

雲夢恬說完,就要去林曄那邊。

結果,不等她走,就被藍銘晟一把抓住:"你就不能在這裡,跟我好好說說話嗎?"

兩個人的目光,剛剛相遇,都有些混亂,所以,雲夢恬這會也沒有在發脾氣,說話都是最直接的情緒反應,還有些慌亂:"你想說什麼?"

藍銘晟沉吟了一聲,緩緩開口:"你跟林曄是什麼關係?"

藍銘晟都沒想到,自己會這麼直接問出來,等他真的說出來之後,他忍不住掐了自己的腿一把,默默的在心裡道,藍銘晟,你可真出息了啊,還真的敢直接問。

雲夢恬僵了一下,似乎是沒想到,藍銘晟為什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她皺了皺眉,像看白痴一樣的看著藍銘晟:"你是不是傻啊,我跟他,當然是助理跟上司的關係啊!"

藍銘晟笑了笑,有些話,似乎開個頭,說起來就容易多了:"是嗎?我今天過來的時候,看到你睡著了,他給你披外套,我還以為,他這麼關心你,你們的關係,已經得到實質性進展了呢!"

雲夢恬的眉頭皺的厲害,其實,她剛開始在會議室睡著,醒來看到藍銘晟的時候,感覺到什麼東西從身上掉下來,只不過,被林曄及時接住了。

她當時看到藍銘晟,有點慌亂,所以,就忽略了那個掉下去的東西,卻沒想到,竟然是林曄的外套。

只不過,現在聽不到藍銘晟這麼問出來了,繼續裝傻也太沒水準了。

她想了想,開口道:"是嗎?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呢,只不過是幫忙披個外套而已,估計是他怕我生病了,影響工作吧,現在這麼盡心儘力的下屬,可真的不多了,還有,他對我只是下屬對上司的關心,你別想太多,再說,我都跑到你家裡去照顧你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不也是沒有什麼嘛!"

雲夢恬儘管已經在努力用風輕雲淡的語氣去說這些話了,可是,她還是用盡一百二十分的仔細去觀察藍銘晟的反應。

藍銘晟聽到雲夢恬把她對自己的好,和林曄對她的好,拿在一起相比較的時候,他差點就脫口而出,我們能一樣嗎?

可是,最終他也沒蠢到那個地步,畢竟,萬一他說的太過分,雲夢恬不給他留面子,今天的工作都進行不下去了。

他想了想,好半天才調節好自己的心情。

然後,他才緩緩開口:"你說的也是,我就是看見了,多問一句,你也別多想!"

雲夢恬一直盯著藍銘晟看,只不過,從藍銘晟的臉上,她當真是沒看出來有什麼異常的反應。

現在聽到藍銘晟這麼說了,她的心裡沒滋沒味的。

她忍不住輕哼了一聲:"既然你是隨口一說,我自然不會多想,我也不是那麼自作多情的人!"

雲夢恬的語氣,明顯帶著賭氣的成分。

藍銘晟的手微微攥緊,他真的好想找個軍師,幫自己來參謀參謀,雲夢恬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真的好難啊!

他沉默了半天,正想重新找個話題,比如晚飯吃什麼之類的。

結果,就聽到雲夢恬緩緩開口:"畢竟,你也沒有什麼立場,來問我這些問題,除了隨口一句,還能是什麼呢!"

雲夢恬說完,壓根沒給藍銘晟反應的時間,直接向著遠處走去。

藍銘晟回過神的時候,看見雲夢恬已經走到林曄旁邊了,他看見林曄笑著跟雲夢恬解釋什麼,雲夢恬不一會功夫,就上手幫忙檢測零件了,一旁的加工廠負責人,看的頭上冷汗直流,畢竟,以往來這邊的高層,可沒有自己上手檢測的啊!

藍銘晟看到雲夢恬跟林曄互動,臉已經黑成鍋底了。

結果,楚非不大明白情況,跟那倆人說,自己離開一下,然後,就向著藍銘晟走過來。

他看著一臉鬱悶的藍銘晟,忍不住低笑:"我說銘晟,你到底在搞什麼呢,哥們都給你創造這麼優良的條件了,你怎麼還沒一點實質性的進展啊!"

藍銘晟給了他一個白眼:"我們倆就是聊聊天,哪裡來的什麼實質性進展啊,你想躲了吧!"

楚非勾唇:"真的是我想多了嗎?如果你們倆聊的不錯,我真的想不通,你家青梅為什麼要跑到那邊去幫忙!"

藍銘晟冷著臉:"她向來如此,什麼事情都喜歡自己上手,你不要想太多!"

楚非輕笑了一聲:"算了,就當是我想太多吧,你就死鴨子嘴硬吧,我繼續去忙了,你要不要也過來看看!"

藍銘晟看到雲夢恬和林曄低著頭說話,兩個人的腦袋挨得那麼近,他覺得刺眼的要命,雖然面子上有點過不去,可是,他到底不想看見那倆人單獨待在那裡。

想到這裡,藍銘晟聲音冷的掉渣:"我怎麼不過去,我既然是來質檢的,當然要親自過去看看了,不然出了問題誰負責!" 祖仙域內,突兀的平靜下來。

哪怕是有廝殺,也不再是人與人,變成了獵殺仙獸,在收集規則之晶。

有著規則之晶,修鍊速度會更快。

規則之晶,是這些仙獸終其一生感悟的內容,更有在這片規則天地之中自然而孕育的,對修鍊者本身幫助極大。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一些特殊的關卡,哪怕是有著清晰可見的規則之力呈現,也需要時間去感悟,去參悟。

但煉化規則之晶,會簡單很多。

修鍊,會更快!

這一刻,所有人都在衝擊,都在修鍊。

祖仙域之行,只是仙緣大會的第一階段。

這份機緣,沒人願意錯過,而且這其中更關係到後面關卡的闖入。

祖仙域之中表現最強的前三域,都能得到特殊機緣獎勵。

前三十域都能踏入下一關。

所以這一刻,所有人依舊在拼。

與此同時,外界,這一刻真的有著大亂的趨勢。

祖仙城的消息,漸漸的傳了出去。

雖然沒有具體的內容,依舊沒人清楚祖仙域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但顯然和天庭有關,一場下界飛升者勢力和仙界原住民實力之間的較量要開始了!

天庭,大軍在暗暗涌動!

其他各域,同樣開始準備了起來。

很多仙人境強者得到徵召。

大批的天人境,通神境加入軍中。

大戰,隨時可能爆發。

東林仙域,一座邊緣小城內,仙盟旗下的大型仙洞之中,居住著不少人。

吳俊凱,陳佳影,歡歡樂樂兩個孩子,關鐵凝,趙小娜。

從靈域被救出后,他們便被安排在此,相距靈域五六十萬里之遙,哪怕是靈域之前的搜尋,也沒能尋到這裡來。

即便是尋到,在這仙盟的洞府之中,也無人敢動手。

不知不覺,一兩年過去,林楠雖然沒有再來看過,但卻悄然安排過人來探望過,留下了大量的天材地寶等等。

就連居住的仙洞,也是巨大型的那種,六人居住,也絲毫不覺得擁擠,有足夠的活動空間。

此刻,仙洞內的氣氛不是很好,在告別。

「小娜姐,你要去哪啊,林楠哥不會同意的。」陳佳影開口挽留,滿是不舍。

幾年的朝夕相處,她們早已成為姐妹,趙小娜要走,她很擔心。

吳俊凱,關鐵凝都在這裡。

幸好兩個孩子早已睡去,否則早已哭鬧了。

「佳影說的對,現在外面那麼亂,江龍美雲他們也都建議我們離開。」吳俊凱也沉聲說道。

然而說了那麼多,趙小娜根本不聽,她主意已定。

從進入仙界之後,她的心就再度活絡了起來。

當得知青鸞和林楠的事情后,她很難受,也充滿了羨慕之意。

青鸞,雖然最終也沒能和林楠在一起,但卻為他而死,被他銘記,放在了心底最深處,這一點趙小娜清楚。

當年,她犯了錯。

而今,她想彌補!

這幾年,他們一直在躲著,都是林楠一人在外面拼殺,每當一段時間得不到林楠的消息,她就充滿了各種擔心。

現在,林楠越發的強大了。

她不想這麼下去了。

她期望能夠跟在林楠身邊。

所以,她希望變得更強。

所以,她要離開!

看著眼前的這些親人,趙小娜笑了,她也不捨得,也知道出去的危險,但她必須要出去。

此刻的趙小娜,早已達到了天人境,但她始終沒能觸摸到屬性規則之力,如此便無法踏入仙人境,她不願意。

「他現在還在拚命,我怎麼能一直在這裡待著。」趙小娜笑道。

周圍幾人沉默,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勸說,趙小娜的心他們豈能不懂。

朝夕相處數年之久了。

哪怕是之前不怎麼喜歡她的吳俊凱,也早已改變了對她的看法。

「這樣吧,俊凱你們留下來好好照顧兩個孩子,我和小娜一起出去吧,多一個人,也多一個照料。」洞府內,沉寂了好大一會,關鐵凝終於做出了決定。

在幾人之中,他是長者,按照輩分來說的話,是爺字輩的,關悅的外公。

「關爺爺,你也要走?」吳俊凱一聽,頓時急了。

「哈哈,躲著幾年了,小娜說的對,那小子是我外孫女婿,怎麼能看到他一人在外面拚命,哪怕是以前不行,但這以後,也要拼一把試試!」關鐵凝笑道。

論實力,他其實最強。

早在地球正式開啟修鍊之路之前,關鐵凝便已然走在了修鍊的道路上。

當然,那時候只能算是最普通的內功武者,實力極低。

但能在那種天地之氣枯竭的情況下修鍊,本就說明了關鐵凝的資質。

後來天地復甦,天地的饋贈,他自然也是其中的幸運者,哪怕年紀不小,遠不如徐江龍蔣鑫林鵬他們這些人,但也飛速猛進。

比趙小娜吳俊凱陳佳影他們都強。

而今,也是天人境。

Views:
10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