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昀卻是意外的開口:「你談戀愛了?」

蘇錦溪沒來由的一慌,在她心中簡昀就是一個絲毫不關心除了學業以外事情的人,更別說八卦別人的感情生活了。

這個問題……

「我可以不回答嗎?」不是不敢回答,是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和唐茗的關係三言兩語無法解釋得清楚。

「當然,這是你的自由。」簡昀也沒有因為她的回答而不滿。

兩人再無言語進了包廂,一進門蕭曉就迎了過來。

「錦溪你終於來了,我都好久沒有看到你了,最近忙什麼呢?」

「投簡歷應聘,你呢,找到實習單位了嗎?」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我才不想去公司上班,最近我在一家酒吧駐唱,一會兒你們都來給我捧場啊。」

「那是必須的。」趙陽開口道,「錦溪,簡昀你們也一起去吧,以後大家都工作可沒有這麼多時間了。」

「好。」蘇錦溪沒有拒絕的理由,也許她的私心只是想要和簡昀多呆一會兒而已。

飯桌上大家其樂融融,互相交談著最近的生活。

「恭喜咱們的會長就要當大明星了,來來來,你先給我簽個名,省得以後見你都要排隊了。」

蘇錦溪一頭霧水,「什麼大明星?」

「錦溪,難道你不知道簡昀已經簽了星宇傳媒?那可是被譽為造星工廠的地方啊。」

蘇錦溪一時無法接受這個消息,他的第一志向不是進入金融機構大展拳腳么?

「簡昀,你要當明星了?」她一時無法將他和明星掛鉤。

「準確的說現在還是練習生。」

「可是你不是想進入金融機構工作嗎?」

「人都是會變的。」簡昀只淡淡回了一句,蘇錦溪不知道他身上發生了什麼。

但這他的決定,任何人都無法改變。

「不管你在什麼行業,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我敬你一杯。」

杯子相碰,兩人一同飲下。

一頓飯沒吃多少菜,蘇錦溪倒是喝了不少酒,小臉喝得粉撲撲的十分可愛。

蕭曉卻還要拉著幾人去酒吧,簡昀看到已經有醉意的蘇錦溪眉頭輕顰。

「她醉了,我先送她回家。」

「哎呀會長你幹嘛掃興,好不容易今天玩得這麼熱鬧,錦溪一會兒就醒了。」

拗不過蕭曉,幾人打了計程車去酒吧。

蘇錦溪迷迷糊糊的靠著玻璃睡覺,當她第三次撞向玻璃的時候,一隻手將她的頭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簡昀看著靠著自己肩膀的小女人,白皙的小臉上因為染上了一層紅雲,就像是三月桃花,帶著微微粉色。

小嘴微張,誘人之極,這樣天真無邪的睡顏,簡昀目光越來越深。

車子快要到酒吧,簡昀輕輕碰了碰蘇錦溪。

「錦溪,要到了。」

蘇錦溪迷茫的睜開眼睛,這一睜眼發現近在咫尺的俊顏。

「你流口水了。」

蘇錦溪嚇得從他肩頭彈起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沒有啊。」

簡昀輕笑一聲:「騙你的。」

「你……」蘇錦溪嘟囔了一句,這人怎麼也變了呢?不過這還是她頭回看到簡昀的壞笑。

完了完了,她又要淪陷了。

「錦溪,你睡醒了正好,馬上就到酒吧了。」

幾人進了酒吧,蘇錦溪很少來這種地方,整個人都有些不適應。

王爺小心我拍你上牆 蕭曉去後台熱身換衣服,趙陽則是去洗手間。

場中只剩下了蘇錦溪和簡昀,蘇錦溪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得飛快。

「那個……你真的想好做明星了?」她隨便找了個話題。

「明星來錢比較快。」簡昀知道她真正想問的是這個。

「你很缺錢嗎?」蘇錦溪疑惑道,簡昀的家庭和他這個人一樣神秘。

「難道你不缺?」

蘇錦溪啞然,她也缺,雖然是蘇家的小姐,蘇家沒落以後她過得比普通人還辛苦。

原來苦的人並不是只有自己。

蘇錦溪端起一瓶啤酒,「不管你選擇怎樣的路,我真心希望你過得越來越好。」

四目相對,簡昀眸光中一片複雜。

今天的簡昀比起以前好像變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蘇錦溪的錯覺,她總覺得簡昀沒有那麼冷漠了。

「錦溪,我有話想要對你說。」

「嗯?」蘇錦溪放下酒,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這酒吧真大,連個洗手間都不好找,哎,你們都已經喝上了?」趙陽突兀的話傳來。

簡昀的話被打斷,蘇錦溪轉頭看著他,「剛剛你要對我說什麼?」

「你找到工作了沒有?」

「嗯,找到了。」蘇錦溪總覺得他剛剛要說的絕對不是這個。

趙陽激動的聲音打破了兩人之間微妙的氣氛,「快看,曉曉出場了。」

蕭曉朝著幾人揮揮手,趙陽儼然已經成了她的忠實粉絲,一直不停的和她互動。

「練習生應該很辛苦吧?」蘇錦溪問道。

「還好,公司一共簽了三十個人,經過一個月的培訓,最後只選兩個人出來簽正式合約。」

「這麼難?那豈不是魔鬼訓練了?」蘇錦溪沒有接觸過娛樂圈,並不知道裡面的辛苦。

「還好,我一定會挺過來的。」他深深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訓練肯定很累,你要注意身體。」

「你在關心我?」簡昀的目光閃爍。蘇錦溪羞澀的轉移了視線,她今天喝了酒,好像膽子比以前大很多。 她和唐茗已經說好,半年後就會找機會分開,兩人互不干涉對方的私生活。

司厲霆從那天開始就徹底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果然自己於他而言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玩物吧。

「簡昀,我有話想要對你說,這裡有點吵,我們出去說好不好?」

蘇錦溪借著酒勁,好歹自己暗戀了他這麼多年,不管他會不會答應自己,自己總該將話說明白才沒有遺憾。

「好。」

簡昀和她走出了酒吧,酒吧門口很安靜,與裡面的喧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路燈柔和的光芒灑落在兩人身上,蘇錦溪搓著小手,「那個……簡昀。」

「嗯?」

「其實我,我一直都很……」她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心中狂跳,當年參加高考也沒這麼緊張過。

簡昀並沒有打斷她的話,而是目光柔和的看著她,靜靜的等著她要說什麼。

「借過。」耳畔傳來一道冷聲。

聽到這道聲音,蘇錦溪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立在當場。

司厲霆面無表情的剛剛從車上下來,同行的還有幾輛車,下來的每個人都是星光熠熠,明顯和普通人不一樣。

一個身穿低胸黑色連衣裙的妖嬈女人徑直朝著司厲霆而去,「厲霆哥哥,你有沒有想我啊?」

見到司厲霆的那個瞬間蘇錦溪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跳出來了,想到過去他對自己做的,他要是在這再對自己亂來該怎麼辦?

就在她緊張得渾身冒汗不知所措的時候,司厲霆徑直從蘇錦溪和簡昀身邊離開。

從頭到尾連看都沒有看蘇錦溪一眼,彷彿和她從來就不認識。

「厲霆哥哥,你幹嘛要走那麼快,等等我啊。」黑衣女人朝著司厲霆跑去,親昵的挽上了他的胳膊。

蘇錦溪手指不自覺蜷起。

「聽說這酒吧的招牌長得不錯,好不容易咱們司大少才出來聚一聚,怎麼著也得讓他盡興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最討厭這些,況且還有嫣然在,給他找女人你是瘋了吧?」

「嗤,他要喜歡嫣然早就收了,會等到現在?我敢打賭,今晚上的這個招牌他肯定會喜歡。」

一行人從蘇錦溪面前經過,蘇錦溪低垂著的臉色晦暗不明。

簡昀見她半天沒說話,打斷了她的思緒。

「你剛剛準備和我說什麼?你一直怎麼了?」

蘇錦溪抬起頭慌亂的回答:「沒,沒什麼,趙陽看不到我們應該著急了,我們先進去吧。」

簡昀看到她急急忙忙離開的背影心中沒來由有些失落。

蘇錦溪快步走進了酒吧,明明司厲霆裝作和自己不認識她應該高興,可是一想到剛剛那些人說的話她心情就很不好。

看到他們已經落坐,那個叫嫣然的緊緊貼著他的身體,胸都蹭到他的胳膊上了,蘇錦溪心中無名火起。

之前還說對自己是真心,還要和自己結婚,假的,都是假的,男人都是大騙子。

便在這時司厲霆的目光朝她而來,蘇錦溪慌亂的移開了視線。

「錦溪,你們去哪了?」蕭曉已經唱完回到了座位上。

「就是出去透透風,曉曉你唱的真好聽。」

「那是當然,不過我還不是我們這裡唱的最好的。」

蘇錦溪心裡咯噔一下,「比你還要唱得好?」

「我們這唱的最好的雲黎,她是我們這裡的招牌,很多人都是特地為了她來的,在網上也有很多粉絲呢,喏,下一個出場的就是她。」

之前那個男人說司厲霆一定會喜歡這個招牌,她的心沒來由揪起。

酒吧的燈瞬間暗了下來,只留下舞台中央有一束光,那光芒之中站了一人。

下面已經有人起鬨,蘇錦溪看到光束中的女人一襲白色長裙拖地,一頭黑色大波浪長發垂下。

臉上只有很淡的妝容,精緻的五官,婉約清冷的氣質。

「女神!」下面已經有人在歡呼。

怪不得那人說司厲霆會喜歡,這個女人真的很美,她的歌聲更是空靈如同天籟之音。

一想到現在那個男人的目光緊緊追隨著這個女人的樣子,蘇錦溪就憤怒的喝酒。

一首歌的時間她已經喝了幾瓶。

「錦溪,你這是怎麼了?」簡昀一把抓住她繼續拿酒瓶的手,就算酒吧的酒一瓶很少,也架不住她這樣喝。

蘇錦溪已經有了醉意,迷迷糊糊間看到雲黎朝著司厲霆走去。

「我有點暈,先眯一下。」眼不見心不煩,她索性閉上了雙眼。

簡昀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她身上,表面他在和其他人玩骰子,其實一直都在關注蘇錦溪。

蘇錦溪是被吵鬧聲吵醒的,她睜開迷濛的雙眼,簡昀和一群人不知道怎麼發生了爭執,一人的酒瓶子直接朝著簡昀砸來。

那時候蘇錦溪不知道是喝迷糊了還是怎麼,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簡昀是要當明星的,他要是被弄傷了怎麼辦?

她護在了簡昀身前,腦袋轟隆一聲,她聽到簡昀好像在叫她的名字,頭好暈啊。

司厲霆這一桌,打從他下車起身上就是散不去的寒意。

他的視線一直落在不遠處那一桌前的小女人身上。

「司少,一會兒出場的女人可是萬里挑一的絕色。」

對於別人來說那是天籟般的聲音,司厲霆只覺得好吵,那個小東西是不是活擰歪了?連著喝了這麼多瓶?

他強忍著自己要過去拖走她的心情。

一首歌完,雲黎走到他的身邊自我介紹,「司少,我……」

還沒有介紹完就被嫣然給打斷,兩個女人爭鋒相對,司厲霆充耳不聞,看到小女人似乎喝醉了躺在沙發上。

他的眼裡從頭到尾只有那一個人的存在,那一桌發生混亂,他擔心會傷著小東西,趕緊起身朝著她走去。

「厲霆哥哥,你要去哪?」

「司少……」

司厲霆還沒走近就看到蘇錦溪替簡昀擋了個酒瓶子,心中暴怒異常。

一腳將傷她的男人踢翻在地,口中發出冰冷異常的聲音:「蘇錦溪!」

蘇錦溪朦朧不清的看著面前高大的男人,腦子渾渾噩噩。

「三,三叔……」她落入熟悉的懷抱。

昏迷之前她似乎聽到那人的憤怒聲:「他們的手,給我廢了,不許就醫!」「是,爺。」 蘇錦溪倒是已經死了,但是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頂著一張和蘇錦溪一模一樣的臉。

「你們……」雲黎看著距離極近的兩人,似乎不太相信她們這麼快就在一起了。

「我們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小艾,咱們進去吧。」

簡昀說著就要帶顧錦離開,雲黎不甘心的喊道:「簡昀,你馬上就要和別人訂婚,現在竟然和她攪在一起!」

「雲黎,我是怎樣的人你不一早就知道,又何必多此一問?以後你不要再來煩我。」

簡昀的冷漠顧錦一直都知道,記得在學校那會兒多少妹子上天入地的追求他。

不管是威逼利誘,還是哭得梨花帶雨,簡昀從來都是冷漠拒絕。

有時候顧錦都覺得他像是沒有心一樣,有個女孩曾追求了他整整五年,從高中追到大學。

據學校的八卦人士不完全統計,那個女孩對他表白了八十一次。

人家愣是連手都沒有碰一下,更不要說答應了。

男人一旦心狠起來比任何利刃都要傷人,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自己一直沒有表白。

簡昀雖然冷漠,私生活倒是很檢點的。

聽他和雲黎的對話,彷彿如今的他有很多女人。

顧錦對簡昀充滿了疑惑,一年多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自己能有脫胎換骨的變化,簡昀也可以。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