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微微點頭問道。

「沒有了,我也可以發誓的,那個,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吳道友看著林逸惶恐不安的笑道。

「等等,讓我搜個魂之後你再走吧!」

林逸陰險的冷笑道,他的確可以不殺此人,可此人的狡詐陰險他也同樣十分清楚,斷然是不可能讓他就這麼走了的,否則,一旦消息傳出去,他想要得到上清仙玉蓮就無比困難了。

楚紅跟了他這麼多年,沒能為對方重造軀體一直就是他心中的一個遺憾,現如今,有了就會,他怎麼可能放過?

「什麼?搜魂?你……啊!!!!」

話剛說到一半的時候,吳道友整個人就像是一根木頭一樣愣在了原地。

而林逸強大恐怖的神魂,此時卻像是滔滔江水一般瘋狂的湧入了對方的識海中,吳道友經歷過的一切事情,都像是一幅幅幻燈片一般,在林逸的腦海中不斷的閃現而過。

整個過程快的簡直堪稱是恐怖,也就是林逸的實力足夠強大恐怖,否則,一般人恐怕根本無法看清楚這種閃過的畫面到底是什麼。

足足過了接近十分鐘,林逸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面色有些蒼白,哪怕以他現在的實力,進行搜魂,對於他來說也是一種無比巨大的消耗。

「瑪德,這狗東西倒也算是誠實!」

林逸看著如同木頭一樣站在他面前無動於衷的吳道友,咧嘴無奈的笑道,隨後便轉身朝著城池裡面走去。

從吳道友的是神魂中,他不但了解到了有關上清仙玉蓮的一切信息,同樣,對於整個青蓮界的了解也到了一個十分詳細的地步。

直接走進一家客棧付了靈石之後,林逸便住了下來,調養生息,為明天的比賽做準備,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定然是雷霆一擊,要當著整個青蓮界所有人的面兒拿下寧清靈。

寧清靈這樣的天之驕女,骨子裡高傲的很,可不管如何,她終究還是一個女娃。 只要是個女生,他林逸就能有辦法搞定對方!

而且,他也需要時間來研究一下吳道友儲物戒指中的有關上清仙玉蓮的信息跟資料。

這東西可是幾乎能夠跟寧清靈相媲美的至寶啊!無論如何,他必須要搞到手。

一夜無話。

大街上驟然少了幾名強者,簡直就像是螞蟻洞里少了幾隻小螞蟻一樣,根本不值得一提,也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林逸便起身走出了客棧直接來到了青蓮界的城中心。

整個青蓮界城池的造型從萬米高空之上看下,就像是一個巨大的九瓣蓮花,充滿了美麗的感覺,而今天寧清靈跟天正德比賽的位置,便是這青蓮界的中心區域。

這裡平日便是一座武鬥場,年輕一輩之間解決仇恨,或者逞兇鬥狠什麼的,都是直接在這裡進行的,每年一些盛會,也都是在這裡舉行。

林逸僅僅只是花了數十分鐘便走到了武鬥場的中間,本以為自己來的已經算是比較早的了,卻沒想到,等他尚未進入武鬥場,就聽到一陣非常非常吵鬧的歡呼聲。

林逸不由得加快了腳步,這可是他的女人啊!這要是真的輸給了那個侏儒,又或者是被打傷了,那對他來說可是無法接受的巨大損失啊!

軍婚的祕密 疾步跨入武鬥場,頓時,鼎沸的聲音就像是海浪一般撲面而來,最恐怖的是四周的看台上,此時密密麻麻的竟然坐滿了人,林逸一眼望去,最少都有數十萬,最恐怖的是還有很多如如林逸這樣沒有位置站在原地的,這些人如果加上的話,這一次,恐怕最少有幾十萬修士前來觀戰。

而此時,在白玉製成的武鬥場上

寧清靈穿著一襲水綠色的長裙逶迤拖地,頭綰風韻別緻,輕攏慢拈的雲鬢里別著一根金燦燦的簪子,襯托的整個人越發的高貴杏幹起來,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枚造型奇特的金屬手鐲,看清不出是什麼材料製作而成,可散發出來的光芒,卻在宣告它的來頭也絕對不凡。

柳腰繫上一根青絲,顯得越發的纖細起來,上面還掛著了一個淡雅的香囊,腳上則是穿著一雙繡花的小白鞋,手持一把長劍,氣質冰冷出塵,簡直就是傳說中仙子的不二人選。

以至於,在場百分之八十的男生目光都死死的盯著寧清靈,哪怕她的眸子就像是三九天的冰渣子一般冷漠,依舊無法掩蓋她的盛世容顏。

便是林逸,都沒有想過,今天的寧清靈竟然會是這麼一副打扮。

「瑪德,情況貌似不是很妙啊!」林逸咧嘴,忍不住低頭自嘲的笑道,隨後目光落在了站在寧清靈對面的矮子身上,此人正是天正德,看起來就是武大郎的翻版,可他的氣息卻同樣不俗,同樣是半步賢人之境的修為,在這青蓮界一樣可以稱得上是年輕一輩中少有的超級強者。

同一時間。

逼良爲妖 天正德看向寧清靈開口了,神情非常的激動,那感覺就像是豬八戒進入了盤絲洞一般,咧嘴嘿嘿的銀盪笑道:「清靈,你真的讓本公子震驚了,你的實力很強!!!在本公子認識的女子中,你能夠堪稱排名第一!但,你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我希望你放棄這場比賽,你我二人結為夫婦,註定會成為這青蓮界內的一段佳話,而且,到時候,天家跟你們寧家聯合,試問,這青蓮界有誰能夠抗衡?」

說道這裡,天正德似乎想到了什麼極為有趣的事情,竟然忍不住一個人在擂台上哈哈大笑了起來,足足過了接近一分鐘的時間,天正德才繼續笑道:「到時候,你我的孩兒,可就是這青蓮界的主宰了,如何?」

周圍眾人一聽,紛紛面色一變。

這天正德長得如此醜陋,但是卻還能夠活著,不是因為天家的實力恐怖,而是因為他自身的實力就已經足夠恐怖了,寧清靈如果真的答應了天正德的話,那以後,這青蓮界的格局還真的要變啊!

在華夏,有二十歲的女子,找八十歲的老公,在這仙域之內,同樣,也有十八歲的女子找三百歲的夫君啊!

為的是什麼,大家心照不宣,可彼此卻都能夠得到很大的好處啊!

天正德拋去長得丑,個子小,人不行之外,他還是不錯的,畢竟如此年紀就能夠進入半步賢人之境,這等修為,已經足以讓無數人老一輩的強者側目,臣服了。

寧清靈下嫁給天正德,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啊!

正當眾人在有些焦急的在心裡思索的時候,寧清靈卻彷彿被激怒的殺神,皓腕輕抖,咻咻!!!!一道道刺耳的厲嘯驟然響起。

「劍逆八荒!!!」

一道輕喝驟然響起,寧清靈手中的仙劍瞬間顫抖千萬次,在虛空中帶起一片朦朦朧朧,宛如巍峨大山一般的劍影朝著天正德殺了過去。

劍意凝聚到了實質。

殺機更是恐怖,如三九天的寒冬,彷彿瞬間籠罩了整個武鬥場。

讓坐在四周看台上的人都忍不住身體一抖,運轉起來了靈氣來驅趕那種汗毛都要炸起的不適之感。

便是林逸此時都忍不住微微點頭,寧清靈這一劍的確很不錯,不管是時機,還是對於靈氣的運用,以及她的氣勢,幾乎都完美到沒有絲毫的缺陷。

天正德一看,也忍不住激動的咧嘴大笑了起來,他不但喜歡漂亮的仙子,而且,還更加喜歡身手恐怖的仙子,她的幾個女人雖然沒有寧清靈這麼恐怖的戰鬥力,可也都是不俗之輩,當即,身形一晃,整個人就像是鬼魅一般,輕易避開了寧清靈這恐怖的一劍。

同時,瞬間出現在了寧清靈的背後,哈哈大笑道:「清靈,我真的是好喜歡你啊!做我的夫人吧!我保證,你以後鳳臨天下如何?」

「找死!」

寧清靈咬著銀牙,鳳眸之內殺機凜然,幾乎凝成實質,手腕一抖,就像是一名劍姬一般,長劍以無比優美的角度朝著背後的天正德刺了過去。 「哈哈,你雖然實力不錯,不過在為夫的面前,你這點實力真的不算什麼啊!罷了,你既然想要切磋,那我就陪你好好的切磋一下!」

天正德見寧清靈的殺機如此濃郁,當即手腕一抖,手中同樣出現了一把仙劍,輕輕的擊打在了寧清靈的仙劍之上,這一擊,他很是隨意,雖然他的個子不高,可是這隨意的一劍威力卻不容小覷,竟然直接擋住了寧清靈的仙劍。

甚至,這一劍所攜帶的可怕威力,都讓寧清靈的面色驟然變了一分,她在來參加比賽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天正德的實力不俗,可現在她卻發現自己依舊還是小瞧了天正德啊!

當即,手腕一抖,體內那讓山河失色,天穹搖動的可怕靈氣瘋狂的湧入了手中的仙劍,恐怖靈氣的消耗,使得寧清靈的臉色微微蒼白了幾分,明顯,這一劍的消耗有些超出了她的承受範圍。

劍出。

風雲動。

劍出。

鬼神驚。

寧清靈這一劍打出,所有的圍觀者都只感覺自己的頭皮彷彿被一道寒風掠過一般,似乎頭皮都要炸開了,那種痛苦,那種驚慌的感覺,讓眾人的面色都緊張到了極致。

可如同矮冬瓜的一般的天正德卻彷彿沒有感受到寧清靈這恐怖到了極致的一劍一般,竟然依舊神色平靜的站在原地,在寧清靈的劍芒即將到他的面前時,才輕飄飄的抬起了手中的仙劍,打了出去。

這一劍,依舊看不出來絲毫的煙火,輕鬆,簡單的就像是一名宗師,在教導自己的弟子一般,

電光火石之間,兩人的仙劍再度交擊在了一起。

而後。

無比驚悚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寧清靈那閃爍著可怕殺機的劍芒,就像是烈火遇到了滅火器一般,竟然在瞬間就被撲滅。

繼而,天正德仙劍在眾人無比清晰的目光中,狠狠的砸在了寧清靈的仙劍之上。

婚然天成 「鏘!!!」

一道刺耳的悶響驟然響起。

寧清靈只感覺有一股偉岸,磅礴,彷彿能夠擊穿大地的力量轟然爆發出來,而後,她的虎口驟然一痛,手中的仙劍便再也無法掌控,直接脫手飛了出去。

可天正德的仙劍卻不曾被阻擋分毫,直接落在了寧清靈那白皙如天鵝一般的玉頸上,嘴角噙著一抹貪婪的笑容,「清靈,你不是我的對手,現在應該當我的夫人了!」

「哼!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冬瓜一樣的垃圾,也敢妄言讓我嫁給你?」

寧清靈聞言,眼眸鄙夷,冷哼一聲,腦袋一轉,就想要躲開天正德這一劍。

只可惜,她的動作快,天正德的動作更快,更精準,手腕輕輕一抖,仙劍便再度穩穩的落在了寧清靈的玉頸之上,而且,這次天正德明顯是動了一絲殺機,以至於那白皙的玉頸都被割出了一道血跡。

猩紅刺目的血跡,落在欺霜賽雪的肌膚上,簡直無比的耀眼刺目。

也瞬間點燃了林逸心中的殺機,敢當著眾人的面兒欺負他的女人,找死,當即,辟魔劍驟然拎在手中就朝著武鬥場上周了過去。

「不要再倔強了,你不是我的對手,這輩子註定是我的夫人,如果再不聽話,我可是會辣手摧花的啊!」

天正德面色陰沉,盯著寧清靈冷冷的笑道。

「哼!今天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寧清靈聞言冷哼一聲,隨後,無比驚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上一秒還在天正德仙劍之下的寧清靈竟然像是空氣,鬼魅一般直接消失不見了。

沒有一丁點的波動,彷彿剛剛的一切都像是幻影一般。

天正德那陰鷙邪惡的眸子此時也是猛的一瞪,充滿了濃濃的驚悚之色,渾然沒有想到寧清靈竟然如此恐怖詭異,直接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其恥辱大,當即,手腕一抖,仙劍護體,一雙眸子充滿了凌厲冷漠的殺機。

「清靈,你既然想玩兒,那我就陪你,不過下一次,你可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天正德冷冷的呵斥道。

「我了個去,這寧仙子到底動用的是什麼功法?」

「是啊!是啊!這功法也太厲害了吧!一個大活人竟然就這麼直接消失了?」

眾人紛紛一臉震驚的尖叫到。

如果寧清靈是在一個修為不如他的人手裡消失了,那到還算是正常,可現在,明顯,她的修為根本不如天正德啊!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夠消失,倒是有些詭異了。

「神通,傳聞寧仙子掌握有十萬小道之一的隱匿神通,現在看來是真的,這都是真的啊!」

突然,有人似乎想到了什麼傳聞,激動不已的大叫了起來。

「什麼?十萬小道?」

驚呼聲猶如山崩海嘯一般瞬間響徹整個武鬥場。

十萬小道之恐怖,他們可都是聽說過的,那絕對是傳說中的神通啊!

「不錯,不錯,一定是這樣了,也只有十萬小道才能夠爆發如此詭異的神通!」

「哈哈,沒先到寧仙子不但人長得美若天仙,這機緣竟然也如此恐怖,能夠得到十萬小道絕對是上天眷顧了啊!」

眾人紛紛一臉激動的驚呼道。

畢竟,天正德不但人長得丑,而且,為人心狠手辣,還真是沒有幾個人喜歡,他們自然不想寧清靈這樣的仙子落在了對方的手中。

「咻!!!」

寒芒閃爍。

一道犀利的劍光驟然出現在了天正德的背後。

「哼!區區小道,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

天正德聽到背後那刺耳的破空聲,嘴角揚起一抹不屑的冷哼,而後,手腕一抖,仙劍震顫,宛如靈蛇出洞一般狠狠的朝著背後打了過去。

「叮!」

一聲脆響,火花四濺,恐怖的偉力,使得寧清靈整個人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

天正德見狀身形一晃,宛如鬼魅一般追了上去,凌空便是一劍斬下,他雖然個頭不大,可是這身法卻是一等一,速度快的簡直讓人無法看清楚。

「噗嗤!」

虛空被天正德這含恨一擊打出了一道裂縫,看的眾人心驚不已。

寧清靈好歹也是整個青蓮界內最漂亮的女人啊! 可現在,這天正德竟然是一點留手的意思都沒有啊!這一劍如果真的打在了寧清靈的身上,不死恐怕都要脫層皮吧!

虛空之中的裂痕,慢慢消失不見,一切再度歸於平靜。

天正德雖然不曾開口,可是神情卻陰沉到了極致,那細小的眸子里不斷閃爍著殘忍到了極致的殺機跟光芒,宛如毒蛇發現了獵物一般,讓人望而生畏,心頭情不自禁的就會誕生出一種惶恐不安的情緒。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林逸也停下了腳步,寧清靈同樣也有寧清靈自己的驕傲,現在還有一戰之力的話,他衝上去可能會適得其反,當即,手持辟魔劍就站在了擂台的不遠處,神色平靜的看著擂台,一旦有危險,他也方便第一時間救下寧清靈。

隨著時間慢慢的過去,一股無形的壓力,也慢慢的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讓每個人的心情都變得無比緊張起來。

天正德雖然心裡充滿了煩躁的感覺,不過卻也不著急,他有著絕對的自信,不管是反應能力,還是他的力量,都足以輾壓寧清靈。

而且,他是輕鬆簡單的站在原地,但是寧清靈卻不同了,動用十萬小道之一的神通,那麼她無時無刻的消耗都一定都是十分恐怖的。

他天正德消耗的起,可寧清靈卻一定消耗不起。

甚至,越是拖下去,對他便越有利。

五分鐘后。

隱匿在虛空中的寧清靈忍不住再度出手了,此時,她的面色已經蒼白的沒有絲毫的血色,仙劍再度揮動,可結果卻比之前更加的慘,差點被天正德一劍打的飛出擂台。

一直落在擂台的邊緣位置,才勉強穩住身形,可此時,不但臉色蒼白的如同紙張,便是他的呼吸在這一刻,都起伏不定,凝重到了極致。

「還要繼續嗎?」

天正德挑了挑眉頭,笑容濃郁了三分,緩緩朝著寧清靈走了過去,冷冷的問道,如果不是寧家的勢力對他還有一點用,就憑藉寧清靈敢如此頑固的抵擋,他早就已經斬了寧清靈。

寧清靈聞言,死死的咬著銀牙,一雙清澈的眸子里充滿了濃濃的怒火跟殺機,她的心裡充滿了不甘,可卻也十分清楚,自己跟天正德之間的差距實在有點大。

如果不是她身懷十萬小道中的神通,就憑藉她自身的實力,恐怕在天正德的手中,連一招都擋不住。

「跪下!」

天正德在離寧清靈還有兩三米距離的時候,突然開口,玩味的冷笑道。

「什麼?」

眾人一聽,全部都愣住了。

「天正德,你好歹也是個男人,至於如此嘛?」

「不錯,你簡直欺人太甚了,殺人不過頭點地而已!」

圍觀的強者中,馬上就有人不滿了,起身,盯著天正德呵斥道。

女人,有的時候,總是容易讓人們把她們當成弱者,特別是寧清靈這等仙資縹緲之輩,更是容易激起其他人的保護衝動。

「嗯?你們幾個膽子倒是不小啊!來人,把他們的宗門,家族,都給本少記下,今天晚上我親自登門造訪!」

天正德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殺機暴漲,盯著那些站起來的強者冷冷的獰笑了起來。

「是!」

天家的下人急忙恭敬回答,隨後轉身看向了站起來的那些強者。

「轟!!!」

眾人皆是神情一怔,臉色在瞬間狂變,天家在青蓮界內已經可是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家族了,而他們之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是天家的對手啊!

一旦被天家的人記恨,再加上天正德那殘忍的手段,那下場可想而知啊!

一時間,這些出言呵斥的人,全部都心情跌入了谷底,甚至不少人都抑制不住的開始瑟瑟發抖了。

「天正德,這是你我之間的比賽,不要把其他人牽扯進來!」

寧清靈見狀,鳳眸冷漠,盯著天正德呵斥道。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