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蠶拿著冥王斬小心翼翼的向前摸了過去。

十多分鐘后,金蠶急沖沖的跑回到金清石身邊小聲的道:「主人!前方三十米遠的地方,有兩個死人被人吊在了大樹上,他們身上皮全都不見了!」

「什麼?被人扒了皮?是男還是女?」金清石吃驚道。

「應該是男的!」金蠶想了想道。

「帶我過去!」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金蠶帶著金清石和胡瘋子來到了一顆大樹前,兩具滴著鮮血的屍體被人吊在了粗粗的樹榦上,屍體的雙眼、心臟、下身已經被人挖走,如果不是喉嚨上的喉結,還真的看不出是男是女。

「老闆!這人也太狠毒了!不但扒人皮,連器官都挖走了!」胡瘋子瞪著眼睛道。

「如果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根本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不過這人的手法相當嫻熟,而且兇器常鋒利!」金清石指著整齊光滑的刀口道。

「老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這也太嚇人了!」胡瘋子苦笑著道。

「阿彌陀佛!三位施主竟然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難道就不怕報應嗎?」突然從附近的一棵大樹上傳來了一道洪亮的聲音。

「什麼人?」胡瘋子立即大聲喊道。

「貧僧摩鳩羅!」那道聲音一落,一個身高一米七、光著頭、穿著一身橘黃色的袈裟、手裡拿著一隻金剛杵的老尚出現在了三個的身前。

「大師你誤會了!我們是警察,現正勘察現場!大師深更半夜的怎麼出現在這裡?」金清石雙手合十的道。

「我看這裡陰氣很重,所以過來看一看!既然你們是警察,那我就不要打擾三位施主了!」那個自稱摩鳩羅的老和尚點了點頭道。

「等一下!大師不是中國人吧?」金清石突然發現這個自稱摩鳩羅的僧人竟然穿著一雙橘黃色的皮鞋,他連忙問道。

「哦?你怎麼知道我不是中國人?」摩鳩羅皺眉頭道。

「一是,中國的僧人很少用摩鳩羅這個法號,二是中國僧人穿的僧鞋都是用布做的,而大師卻穿了一雙皮鞋!」金清石微笑著道。

「好眼力!我是印度大覺寺金剛伏魔院主持!這次來中國一是印證武功,二是瀏覽一下中國的名盛!」摩鳩羅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大覺寺?」金清石聽到大覺寺三個字眼睛立即瞪了起來。

「這位施主去過大覺寺?」摩鳩羅皺著眉頭道。

「沒去過!不過我倒是聽說過你們四個人去了少林寺,後來被釋素空大師趕出了少林寺!」金清石冷冷的道。

「哦?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情?」摩鳩羅目露凶光的道。

「因為我的師父叫無塵!」金清石緊緊抓著衝鋒槍道。

「無塵?他是少林寺的嗎?」摩鳩羅皺著眉頭道。

「你們在京城機場偷襲的那個人就是我師父!沒想到你們竟然來到了這裡,這筆帳是該好好算一算了!」金清石說完立即大吼一聲:「動手!」

「嗒嗒嗒嗒…………」一條火焰立即沖向了摩鳩羅,而金蠶和胡瘋子立即揮起冥王斬,向著摩鳩羅撲了過去。

「哼!」摩鳩羅冷哼一聲,緊接著他的身體高速的旋轉起來!

一顆顆子彈全部射在了橘黃色的袈裟上,可是摩鳩羅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好像根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當金蠶和胡瘋子的冥王斬劈在了旋轉的袈裟上,立即傳來了「呲啦」一聲!緊接著摩鳩羅身體突然向後旋轉著倒飛了出去。 摩鳩羅的身體旋轉著落在了二十米以外的一顆大樹上,橘黃色的袈裟上盡然沒有一個彈孔,不過卻有兩條長長的裂口,並且有鮮血滲透了出來。

「哦?你們手中的那兩把黑刀就是大家一直在尋找的神器嗎?」摩鳩羅看著傷腰上的傷口激動的道。

「什麼神器?這是我家的殺豬刀!」金蠶冷冷的回答道。

「什麼殺豬刀?這是我家的神器!」胡瘋子聽到金蠶侮辱自已的神器,他立即瞪著眼睛道。

「哈!哈!哈!沒想到剛一進山就讓我找到了!真是天意啊!」摩鳩羅大笑著道。

「你給我去死吧!」扛著RPG-7式70mm火箭筒的金清石大吼一聲,立即扣動了扳機。

炮彈呼嘯著向著摩鳩羅沖了過去!

摩鳩羅看到火箭筒頓時臉色一變,連忙將身體向左一擰,炮彈緊貼著他袈裟飛了過去。

「你找死!」嚇得一身冷汗的摩鳩羅立即大吼一聲,向著金清石撲了過來。

「殺!殺!」金蠶和胡瘋子也大吼一聲,迎著摩鳩羅沖了過去。

「當!當!」金色的金剛杵在摩鳩羅手中高速的旋轉著,兩個圓圓的蓮花型的圓球,瞬間撞擊在了冥王斬的刀背上。

三個人同時落在了地上,已經差不多完全恢復的胡瘋子,立即大吼一聲:「死禿驢!再吃老子一刀!」

「殺!」這個時候金清石換上黑龍寶刀,大吼一聲向著摩鳩羅撲了過來。

摩鳩羅快速閃過兩把冥王斬,緊接著揮起金剛杵向著黑龍寶刀砸了過來!

「咔嚓!」一聲!金剛杵上的蓮花瓣立即被黑龍玉刀劈成了兩段!

「啊?」摩鳩羅看到自已的古金剛杵,竟然被這把烏黑的短刀劈斷了蓮花,立即吃驚的大叫起來!

而金清石連續退出了六七步才停了下來,鮮血從震裂的虎口上流到了黑龍刀的刀柄上。

「主人!」

「老闆!」

金蠶和胡瘋子立即放棄了攻擊向著金清石撲了過來。

「不要管我!今天一定要把這個人的腦袋砍下來!」金清石怒吼著道。

「你手中是什麼刀?」摩鳩羅看著黑龍寶刀立即露出貪婪的目光,他聲音顫抖著道。

「要你命的刀!」金清石咬牙切齒的道。

「哼!就憑你們三個人嗎?不要以為你們手裡有神器,我就奈何不了你們!」摩鳩羅冷冷的道。

「哈!哈!哈!我這回看你們往哪裡逃!」突然四道身影出現在了附近的一棵大樹上,拿著黑棍的靈雲山莊的那個老頭激動的大叫著道。

「有這種好事怎麼可能落下我呢!」一個穿著一身黑衣,背著一把唐刀的老者突然出現在了另外一棵大樹上。

「我們也來湊湊真熱鬧!」兩個穿著唐裝、拿著長劍的中年人慢慢的從大樹後走了出來。

「暈!你們軒轅教也不缺這幾把破刀!過來湊什麼熱鬧啊!」背著唐刀的那個老頭苦笑著道。

「雷星辰!你這個大教主都親自出馬了,如果我們再不過來那也太對不起你了!」軒轅教的一個老頭微笑著道。

「蒙飛俠!你們兩兄弟不會又要跟我搶生意吧?」背著唐刀的雷星辰皺著眉頭道。

「這些幾把刀是我們靈雲山莊先發現的,你們星河教、軒轅教最好不要插手這件事情!」靈雲山莊的那個老頭冷冷的道。

「這不是靈雲山莊的齊成濟齊長老嗎?你是什麼時侯過來的?不懂先來後到嗎?」星河教的雷星辰冷笑著道。

「齊成濟!你的意思是想獨吞嗎?」軒轅教的蒙飛俠冷冷的道。

「什麼叫獨吞?這本來是就是我們靈雲山莊的!我勸你們最好別動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靈雲山莊的三長老齊成濟冷冷的道。

「不客氣?我們還不客氣呢!飛客!我們動手!誰敢阻攔就殺誰!」軒轅教教主蒙飛俠冷冷的道。

站在蒙飛俠身邊的那個老者立即向著金清石他們沖了過去。

「住手!」齊成濟大吼一聲,立即向著那個老者沖了過去。

那個老者一動,周圍的所有人立即全部動了起來,一道道身影向著金清石他們沖了過去。

「向北沖!」金清石大吼聲立即向著北方沖了過去。

「靠!為什麼向我這邊來啊!看我好欺負啊?」剛剛從北面撲過來的雷星辰,看到金清石他們向著他的方向沖了過來,立即大吼一聲,揮起手中的唐刀,向著沖在前面的胡瘋子劈了過去。

「當!」唐刀與冥王斬猛烈的撞在了一起,唐刀的刀刃立即出現了一道深深裂口,雷星辰向後倒退了一大步,而胡瘋子卻連續向後倒退了三大步。

「金蠶!你去幫瘋子!我來斷後!」被兩個人保護中間的金清石,看到胡瘋子不是雷星辰對手,他連忙向著身後的金蠶大聲的喊道。

「是!主人!」金蠶一刀開緊追過來的齊成文,然後立即向著前面沖了過去。

「砰!砰!……」金清石立即從腰間拔出手槍,向著追過來的蒙氏兄弟和齊成濟、齊成文連續扣動著扳機。

齊成濟看到金清石一抬手,立即將鐵快速舞動起來,而齊成文瞬間閃到了他的身後。

「啊?」蒙氏兄弟看到手槍頓時大吃驚,兩個人立即躍起,向著兩邊撲了過去。

雷星辰看到三把冥王斬同時向他劈了過來,他連忙閃到了一邊,金蠶立即轉身抱起金清石,飛身跳到大樹上,一路向北狂奔著。

「砰!砰!……..」金清石雙手拿著92式手槍,向著後方連續的射擊著,這些人一邊擋著子彈一邊緊追著。

這些人雖然不敢靠得太近,可是金清石他們也甩不掉這些人,而且追擊的人正不斷的增加著。

「金蠶!我們去白啟的藏寶洞!」金清石看著身後越來越多的人影,他立即向著抱著他的金蠶道。

「是!」金蠶立即向著拔仙台的方向沖了過去。

「這小子的彈藥也太多了吧?都打了幾百發了!怎麼還沒有打完呢?」雷星辰向著身邊蒙飛俠苦笑著道。

「我們聯手怎麼樣?我要人你要神器!」蒙飛俠小聲的道。 「什麼意思?你不要神器了?」雷星辰疑惑的道。

「神器個屁!最多算是法器!要不然你的那把破刀早就被劈斷了!」蒙飛俠撇著嘴道。

「既然知道不是神器,為什麼還要拚命的追呢?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雷星辰皺著眉頭道。

「我們對法器不感興趣!我是看中了那個年輕人!想收他為徒!」蒙飛俠小聲的道。

「都是老中醫!你就別給我整偏方了!我看你們兄弟比誰都賣力的攻擊!快跟我說實話!」雷星辰鄙視著道。

「靠!我想讓他當上門女婿!這個理由可以嗎?」蒙飛俠瞪著眼睛道。

「這個理由還有點靠譜!你的確需要搶一個女婿才行!」雷星辰點了點頭道。

「少廢話!你倒是同不同意聯手啊?」蒙飛俠皺著眉頭道。

「如果你能再給我一件法器,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雷星辰想了想道。

「想要什麼法器?」蒙飛俠冷冷的道。

「烈焰!」雷星辰小聲的道。

「你又不是煉體的!要這個拳套幹什麼?」蒙飛俠疑惑的道。

「給我兒子啊!這小子不想學我的冷月刀法,反而對拳法特別的痴迷,所以我想把烈焰送給他!」雷星辰苦笑著道。

「好吧!只要你幫我們把那個年輕人帶回到島上,烈焰就是你的了!」蒙飛俠點了點頭道。

「爽快!就這麼定了!」雷星辰高興的道。

十五分鐘后,金蠶放下抱著的金清石,然後氣喘吁吁的道:「主人!拔仙台到了!」

「好!你帶瘋子先上去!我在後面掩護你們!」金清石一邊說著一邊向著後方連續的掃射著。

「主人!你先上!我來拖住他們!」金蠶急著道。

「少廢話!趕緊給我上去!」金清石大吼著道。

「好吧!」金蠶看到金清石發火了,他馬上苦笑著道。

金蠶和胡瘋子立即飛身向著山峰上沖了過去,金清石看到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黑夜裡,立即把衝鋒槍往空間里一收,雙腳向著樹枝用力一蹬,然後借著樹枝的慣性,身體「嗖」的一聲!向著山上飛了出去。

「他們上了拔仙台?這不是自尋死路嗎?」蒙飛俠看著金清石他們沖向了拔仙台,立即皺著眉頭道。

「白啟的寶藏在這裡!他們上拔仙台也許是有其它逃跑的通道吧!」雷星辰搖了搖頭道。

「現在已經有幾十人跟過來了!我們一定要在他們之前抓到他!」蒙飛俠小聲的道。

「我們現在只能繞到其它地方上去,如果跟在他們的屁股後面,萬一他一梭子掃下來,我們往那裡閃啊!」雷星辰苦笑著道。

「嗯!我們從西面上去!」蒙飛俠點了點頭道。

蒙飛俠和弟弟蒙飛龍、雷星辰向著西方沖了過去,而齊成濟和齊成文帶著兩個先天初階的兩個年輕人這個時候也向著東方沖了過去。

這個時候,十多道身影在金清石的身後緊緊追擊著。

當金清石衝到海拔一千五百多米的時候,身後緊追過來的人已經離他不到五十米的距離。

「上菜了!」金清石左手扣著岩石,右手一閃,一兩顆手雷出現在了手掌上,他立即用牙齒拔掉安全環,然後將手雷順著陡峭的石壁扔了下去。

「轟!轟!……」一團團火光和巨響大山峰上響了起來!

「啊!……」幾道人影慘叫向著山峰下掉了下去。

金清石向著左右又連續扔出了四顆手雷,然後迅速向著山峰上沖了上去。

「媽的!如果不是我們早有準備,恐怕就被炸到了!」身體緊緊鐵在石壁上的雷星辰擦了一下臉上的塵土咬牙切齒的道。

「這小子可真夠狡猾的!一直忍到了一千多米才動手!我估計掉下去的那幾個人已經摔成肉餅了!」蒙飛俠擦著冷汗道。

「你樣的女婿還要個屁!直接殺死算了!」雷星辰瞪著眼睛道。

「現在是老實人吃虧!有了這樣的女婿,我們軒轅教一定會更加的強大!」蒙飛俠笑著道。

「哼!你就別做夢了!搞不好你條老命就會葬送他的手裡!」蒙飛俠冷笑著道。

「你放心!我們是不會自相殘殺的!」蒙飛俠笑著道。

「我們趕緊上!要不然你的女婿就逃走了!」雷星辰說完立即向著山峰上沖了上去。

金清石的一陣手雷雨,讓大家的速度立即慢了下來,一個個都小心翼翼的留意著頭上的動靜,誰也不敢追的太緊。

金蠶和胡瘋子在三千二百米的玉皇池上焦急的等待著,當金清石的身影一出現,兩個人立即沖了上來,金蠶激動的道:「主人!剛才我聽到慘叫聲,嚇得我差一點從山峰上掉下去!」

「我不拉幾個墊背的,怎麼可能會死呢?他們馬上就會衝上來,我們馬上進山洞!」金清石說完立即跳進了玉皇池裡。

三個人向著水下快速的下沉著,當三個人下沉到洞口的時候,在玉皇池的岸邊,齊成文指著湖水向著齊成濟小聲的道:「三哥!白啟寶藏的一個入口就在這水下一百米深的地方,這三個人很有可能躲到寶藏里去了!」

「現在趕過來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人的身手都不在我之下!我們先不要動手,看看其他人怎麼辦!」齊成濟小聲的道。

一道道身影落到了玉皇池的岸邊,雷星辰掃一眼周圍,然後向著蒙飛俠小聲的道:「又多十幾個!已經快四十人了!你女婿的小命危險了!」

「大部份都是先天中階以下的人,這些人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這三個人躲到哪裡去了呢?」蒙飛俠皺著眉頭道。

「十有八九是躲到水裡去了!」雷星辰想了想道。

「那能躲多久?最多也就一個半小時!而且大家只要下水一搜,馬上就會把人搜出來!」蒙飛俠鬱悶的道。

「你別忘了這裡是白啟藏寶的地方!他們很有可能躲在了寶藏裡面!」雷星辰小聲的道。

「可是那個齊成濟和齊成文怎麼沒有行動呢?按理說他們比我們熟悉這裡啊?」蒙飛俠皺著眉頭道。

「我們就跟著齊成濟!我想信他一定會有行動的!」雷星辰微笑著道。

「嗯!」蒙飛俠點了點頭。 金蠶第一個鑽進了山洞中,緊接著金清石、胡瘋子緊跟著鑽了進去,三個人立即沿著青石台階向著藏寶的地方沖了上去。

一個半小時后,這些人看到湖面依然沒有什麼動靜,立即向著拔仙台的頂峰沖了過去,玉皇池只留下了齊成濟、齊成文和兩個年輕人。

「三哥!他們都從上面的洞口進入寶藏了,我們也該從水下過去了!」齊成文小聲的道。

「嗯!」齊成濟掃了一眼四周然後向點了點頭道。

「師叔!水下真的有先天中階的靈獸嗎?」一個年輕人小聲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那隻水猴子力大無窮,我差一點就死在它的手上!你們兩個下了水,千萬別單獨行動!」齊成文嚴肅的道。

「等我們將神器搶到手,就去找那隻水猴子!先天中階靈獸的內丹可是難得的寶貝,光華只要吃了它,應該會進入初階的頂峰了!」齊成濟微笑著道。

「謝謝師父!」那個叫光華的年輕人立即抱著齊成濟的胳膊激動的道。

「三哥!你什麼時候幫我弄一個先天後期靈獸的內丹啊?我可是停留在先天中期五六年了!」齊成文苦笑著道。

「你以為我是大乘期啊?先天後期的靈獸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齊成濟瞪一眼齊成文道。

「如果三哥得到了神器,那對付後期的靈獸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吧?」齊成文微笑著道。

「嗯!如果有了神器,我倒是有信心能殺死後期的靈獸!所以我們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將神器得到!我們下去吧!」齊成濟說完立即跳入了玉皇池裡,齊成文和兩個年輕人立即跟著跳了進去。

四個剛剛鑽入到水中,從岸邊的樹林里,立即鑽出三道人影來。

「我就說齊成文他們一定有什麼秘密!看來水中是真的有密道啊!」雷星辰冷笑著道。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