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車裡看著車窗外的川流不息,半晌才拋出了這麼一句。

外面的世界一如既往,哪怕他是這個大陸最尊貴的人,有很多事情他也是無能為力的。

……

同一時刻玄清大學的宿舍里。

許醉凝掛掉了程氏集團的電話,就匆忙的去了衛生間,想要洗澡。

洗過澡過,許醉凝這才覺得舒服了一些,出來準備吹乾頭髮的時候。

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許醉凝摸著自己的頭,一時有些發愣。

期末考試已經結束了。

同學們早就歡天喜地的拉著箱子回了家了,這個時候宿舍裡面只有她自己了。

又怎麼會有人突然來敲她的門呢?

心裡有些疑惑,但許醉凝還是毫無畏懼,於是她十分自然的走過去把門打開了。

看到門口的人,許醉凝有些尷尬的愣住了。

「歐陽楚?」

宿舍門口站著著一個高大的男人,他正低低的垂著眸子,走廊昏黃的燈光打在他的身上。

襯托著他整個人有一種意外不明的英俊感,顯得沒有以往那麼咄咄逼人。

許醉凝脫口而出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懂錯了,有些尷尬。

歐陽楚這個時候怎麼會突然跑來敲她宿舍的門呢,門口應該是周雙卿吧。

也不知道她脫口而出叫了別人的名字,周雙卿會不會意識到什麼不對勁。

可能是因為自己身體里葯勁兒還沒過去,所以才會認錯人了。

原本想著宿舍里就自己一個人,費勁解藥幹嘛,反正睡一覺醒來之後,藥效也就會退了。

只是沒想到周雙卿會突然回來。

許醉凝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頭,不能再繼續盯著面前這個假歐陽楚的英俊面容,她說不定會受不了的。

於是許醉凝只是側身讓開,示意門口的周雙卿進來。

「雙卿,這麼晚了,怎麼又突然回來了?有什麼東西忘記拿了嗎?」

可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自己的下巴被人猛的捏住了。

下一秒自己無法抵抗的力道傳來,她只能被人狠狠的摁在了宿舍牆上。

與此同時身後的宿舍門也被重重的關上。

許醉凝嚇了一跳,抬眼就對上了歐陽楚冰冷而可怕的眼睛。

「許醉凝。」

歐陽楚臉上滿是不悅,這個時候真把女孩子壓在牆上。

「你剛剛叫我什麼?」

突然被男人給壓在牆上,許醉凝的腦子嗡的一聲炸了。

如夢散是她自己練的葯,她比任何人都知道這個葯是怎麼回事。

最多也就是讓人產生幻覺罷了,雖然那些幻覺可能會無比的真實,但也不至於能夠帶來真實的觸感的地步。

許醉凝現在整個人被人壓在牆上,下巴上又傳來了那樣清晰的力道,還有面前的人說話時冰冷的氣息…

這是怎麼回事?周雙卿總不至於專程跑回來,就為了和自己演齣戲吧。

許醉凝在這裡獃獃的想著,可是歐陽楚看到她這樣看著自己,還半天不說話,捏著許醉凝的手,不由自主的用力了起來。

兩個人就這樣直直的互相對視著,歐陽楚面色冰冷的問道。

「說啊許醉凝!」

觸感越來越真實,甚至發展到了有一絲微痛的地步,許醉凝這才明白過來,這哪裡是什麼幻覺。

「這…」

「你是歐陽楚?」

許醉凝的話有些莫名其妙,而且這話也沒能讓歐陽楚的心情好一點,反而是讓他的臉色更加冰冷了。

「不然你認為我是誰?」

歐陽楚冷冷的回答,即使聽到了這樣肯定的答案,許醉凝還是覺得有些放心不下。

於是她下意識的伸手摸向了面前男人的臉,好像這樣子就能確定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歐陽楚了。

畢竟如果是幻覺的話,應該是無法碰到的吧。

歐陽楚原本正一臉不悅,卻沒想到面前的女孩會突然抬手摸自己的臉。

女孩白嫩纖細的小手落在了自己的臉上,軟軟糯糯的還帶著一股淡淡的葯香味兒。

這種葯香是完全區別於那些香水和化妝品的味道的,清清淡淡的能夠安撫人心。

從他的臉龐劃過的時候,這股香味兒就一直縈繞在他的鼻腔里。

明明不是什麼所謂的斬男香,卻有那麼一刻,讓歐陽楚的理智有一些崩斷。

許醉凝摸到了一下,似乎是摸到了實物,但她覺得還是有些不確定似的,小手不斷在男人的臉上游。

摸過星目劍眉,摸過嘴唇,最後落在了男人性感的喉結上。

那一刻歐陽楚感到幾乎是一股滾燙的觸感,隨著全身酥麻通電一般的感覺。

歐陽楚的理智終於啪的一聲斷了,他一把抓住了許醉凝的手。

許醉凝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剛剛她把男人的整張臉都摸了個遍了。

這種真實的觸感,尤其是那種帶著幾分熟悉冰冷的味道,許醉凝終於確定。

面前的人真的就是歐陽楚!

「你還真是歐陽楚啊。」

雖然許醉凝確定了,但她還是滿臉的錯愕,最後反而有些感到奇怪了。

「這裡可是女生宿舍呀,你…」

許醉凝有些不悅,這女生宿舍歐陽楚怎麼說進來就進來的?

只不過這句話還沒有說完,歐陽楚突然就俯身下來。

許醉凝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歐陽楚給緊緊的抱在懷裡,然後撲倒在了床上。

他幾乎是整個人都壓在許醉凝的身上,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一下子就降為了零,許醉凝甚至能感受到男人的心跳。

許醉凝瞬間石化,等反應過來之後,馬上就開始掙扎。

「歐陽楚你又要幹什麼…你…」

「我勸你最好不要亂動。」

許醉凝準備掙扎的手還沒有抬起來,男人冰冷而略帶喑啞的聲音就冷冷的在耳畔響起。

「你再亂動,我就不能保證我會做什麼了。」 神查被嚇住了,就算背後有降頭宗師沙旺,一想到昨天發生的一幕,那恐怖的劍芒,神查都不敢直視楊柏。

「滾!」楊柏無視神查王子,已經伸出手指,嚇得神查轟然倒退,手中的水晶鞋也掉落下來,引發眾人一片慌亂。

「吃個飯,真費勁!」楊柏搖了搖頭,不過旁邊的梅林卻感受到什麼,聞了聞餐廳當中的氣息。

「東方邪惡的味道!」梅林有強大的感知,這裡曾經出現邪惡之人。梅林的話,讓人誤會說的是楊柏,頓時席琳娜嬌憨的喊道。

「梅林爺爺,你怎麼能夠這麼說楊柏!」

不光席琳娜,段秀雲已經怒目看向梅林。

「他說的不是我,對嗎?」楊柏卻笑了起來,沙旺隱藏在人群中,楊柏已經注意。沙旺只是輕輕動手,卻沒有在反擊,這讓楊柏有點失望。

「楊柏,別在針對神查,這裡是T國。這片疆域當中有邪惡的傳承!」梅林已經在提醒,這次從皇室深處出來,梅林好像認不清世界一樣,眼前這個楊柏,都是梅林無法企及的存在,楊柏還那麼年輕。

「我知道了,晚上什麼宴會?」楊柏好奇的看著席琳娜,此時的席琳娜喝著酸奶,正給梅林揉著肩膀,顯然席琳娜跟梅林法師的關係不錯。

「T王請我們宴會,必須參加,盛裝!」經紀人羅斯走了過來,無奈的看著席琳娜和楊柏。

羅斯是無法改變席琳娜演唱會,也害怕楊柏穿著大褲衩參加T王宴會,這可太丟人了。

「你別這麼看我,宴會而已。」楊柏現在就想著吃飯,餓了一晚上了,餐廳都是西餐,就算T國美食都是咖喱味,楊柏還真接受不了。

「席琳娜,趕緊說說,前往換衣服,如果沒有,我出錢!」羅斯可不想丟人,而旁邊的席琳娜卻哈哈大笑起來,段秀雲也笑了起來,笑的羅斯都莫名其妙,其他SAS隊員也愣住了。

「你出錢?羅斯子爵,楊柏可是億萬富翁,百億資產,換上歐元也幾十億。」

「這麼有錢?」羅斯頓時愣住了,誰家億萬富翁這樣子,不過羅斯眼神立馬就變化了。以前光認為楊柏戰力強大,如今聽到楊柏這麼有錢,看來楊柏的確有資格成為公主的朋友。

梅林只是慈祥的笑著,強者的世界是不在乎金錢的,不過能夠看到楊柏跟席琳娜關係匪淺,梅林的眼神沖著楊柏眨了眨,這個老傢伙也希望楊柏跟皇室有關係。

餐廳當中,各懷心思。而白天的時候,楊柏也沒有出現,席琳娜上哪,楊柏就保護在那。段秀雲和霍布也都跟隨,席琳娜還要綵排,白天的工作時間,沒有發生任何的問題。

晚上七點,整個城市燈火通明,這裡是不夜城,晚上的曼谷更是明珠璀璨。

格蘭德大酒店門口,一排的豪車,能夠住在這裡的,一部分都有資格參加T王宴會。

蘭博基尼、邁巴赫、賓利、法拉利、勞斯萊斯幻影,豪車雲集。這裡簡直就是富人的世界,一個個世界名流都朝著大皇宮的方向而去。

而此時格蘭德大門又一次打開,侍應恭敬等待,SAS隊員昂首而出,這些人都已經換裝黑色防彈西服,一個個都讓人眼前一亮。

法師梅林和羅斯都身穿銀色燕尾服,Y國皇室的象徵,衣服每一寸都價值黃金。眾人的出現,讓酒店門口引發一陣高潮,而有人更是知道這是席琳娜的人。

「快看,席琳娜出現了,他們也要參加宴會!」一些人男人都要驚呼起來,世界頂級歌后和公主融為一身,席琳娜簡直是世界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

「太美了,沃特?不是席琳娜!」從門口走來的,卻是一名冷艷無比的東方女人。段秀雲也換上黑色的西服,猶如黑珍珠一樣,段秀雲的氣質太獨特了,雖然是狼牙,可是卻擁有極大的「殺傷力」,這些老外一個個眼神都直了。

段秀雲的褲腿當中,都隱藏特殊的設備,段秀雲目不斜視,看著前方一輛輛賓利商務,而自然的戒備起來。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這個女保鏢好漂亮!」不光男人羨慕,就連女人都忍不住點頭。不過就在這時候,大廳響起此起彼伏的驚呼聲,席琳娜真的出來了。

而這種驚呼還夾雜羨慕而嫉妒,席琳娜一身金色晚禮服,脖頸下方戴著藍寶石項鏈,那可是皇室珠寶。

席琳娜本來就很美,西方天使那種美,高貴而典雅,加上席琳娜眼眸魅惑天生,世上無人能夠抵擋席琳娜魅力。

門口的人也發出驚呼了,男人舌頭都要咬破了,完美的女神旁邊,居然出現一個高瘦男子。東方的面孔,白皙的皮膚,一身白色西服,完美勾勒出楊柏健壯體魄。

楊柏這套西服,也是專屬定製,這可是周芷燕從YDL訂購三十套,每一套都價值百萬歐元。

楊柏卻換成金色的墨鏡,席琳娜專門給楊柏挑了一個黑色領結,更是顯得楊柏英俊帥氣。本來楊柏的氣質很普通,可是這麼一打扮,楊柏卻顯得與眾不同。

可在與眾不同,也不應該被席琳娜挽著手臂。所有人都震驚無比,獃滯的看著席琳娜挽著楊柏,一路走進賓利商務當中。

「我的心碎了,天哪,女神喜歡東方人!」

「哪國的?R國?H國?難道是華國,這不可能吧?」一些人的確哀嚎,都在打聽楊柏的身份。

「我的女神,這個小子太幸運了,到底怎麼回事?」沒有人相信,這些人都要瘋了一樣,還沒有去皇宮,這些人的心都要裂開了。

楊柏坐在後座,這個賓利車的防彈等級是最高的,這也是從昨天從Y國空運過來的,以防萬一。

「楊柏,你好帥!」席琳娜的眼眸化為小星星,絕對的情人眼裡出西施。

「我的公主,我們去大皇宮?」楊柏還是知道一些旅遊攻略,大皇宮可是必去的景點,可惜楊柏一直跟隨席琳娜。

夜晚的大皇宮之路,那絕對金碧輝煌,28棟古宮殿,從拉馬一世到八世,大皇宮可是承受一代代T王。

「想什麼呢?那是大皇宮,一部分是旅遊景點,一部分是政務地點。T王早就不住在大皇宮,而是在旁邊的集拉達宮。

「是嗎?」楊柏還有點失望,前方那金碧輝煌的建築群,深深吸引了楊柏,彷彿有一種魔力,楊柏能夠感受特殊的神魂。

「佛家嗎?」楊柏暗中推了推眼鏡,看來T國王室也有強者。楊柏望著窗外,窗外的景色的確迷人。

「楊柏,你會一直保護我嗎?」席琳娜在這夜色當中,突然露出一種惆悵,如果不是有危險,楊柏不會前來,席琳娜真的很喜歡楊柏,可是兩人好像真的不可能。

「你是我朋友,當然!」楊柏輕輕點頭,看著席琳娜不開心的樣子,慢慢拍了拍席琳娜的秀髮。

「討厭,我不要你是哥哥!」席琳娜調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沖著楊柏拜了一個鬼臉。此時前方的車隊已經緩慢下來,進入集拉達宮,當然要檢查。

檢查很嚴格,這裡無人能夠帶槍械進入其中。霍布等人都交出武器,只是留下一些通訊設備,畢竟是席琳娜的守護者。

「走吧,讓你見識一下王宮宴會!」席琳娜已經走下車來,同樣引發眾人的尖叫,而楊柏的下來,卻讓氣氛越發詭異起來,誰也不希望女神被人追求到。

「還好,神查沒有出現!」羅斯等人暗中舒了一口氣,而此時這座白色的宮殿群,古樸而神秘。

宮殿當中隨處可見壁畫,而且這些壁畫都跟王室和佛道有關。這裡已經兩百多年的歷史,一代代的T王都在這裡傳承。

「楊柏,跟著我!」席琳娜可是這裡的貴賓,通過前方的廣場,那裡有一尊噴泉,噴泉在空中幻化無數的魅影,曼妙的音樂隨之而起,那裡放著居然是席琳娜演唱的神曲。

這裡匯聚多少世界高貴之人,這裡是名利場,只有走進T王宴會,才在T國有了資格。能夠面見T王也是一種榮譽。

宴會當中,當然也有許多的本土明星,這些明星也轉眼化為席琳娜的粉絲,拉著席琳娜在拍照。

霍布等人已經擴散在人群當中,段秀雲一直陪在席琳娜的身後,而此時楊柏的耳邊卻傳來淡淡的佛音。

「咦?」楊柏就是一愣,這裡所有人只有楊柏能夠聽到,這讓楊柏忍不住抬頭看向宮殿的二樓。

「見過,小友!」傳音而起,在二樓的一個陽台當中,一名白衣僧人正遙遙的朝著楊柏招手,顯然很榮幸見到楊柏。

僧人很老,沒有任何的氣勢,就是老,老的猶如干樹皮。可是當楊柏看到僧人的時候,楊柏的心在狂跳,神魂在抖動,丹田內的龍丹也在盤旋起來。

楊柏的一切,好像都被人知道,哪怕眉心的龍山神格。只是僧人雙手已經合十,在楊柏震驚當中,僧人還是繼續傳音道。

重生之楚楚動人 「老僧普拉,阿彌陀佛!」僧人說的不是T語,純正的華國話。而此時僧人的身後,梅林法師也詭異的出現,沖著楊柏招了招手。 楊柏從原地消失,只是一瞬間就來到二樓房間之中。房間居然是一座佛堂,佛香陣陣。一尊佛像,兩個蒲團,簡單無比。

「怎麼樣?」梅林法師看到楊柏來到,好笑的看著旁邊的僧人普拉。此時的普拉依舊雙手合十,淡定無比,只是那可怕的眼眸卻看向楊柏。

「神龍命格,華國強者,小小年紀,如此神通!」

楊柏真的被人看透一樣,一念萬物生,楊柏彷彿經歷一種夢幻。破妄金瞳彷彿被帶到另一個世界,這個普拉的眼眸有無窮之力。

而這種力量卻是無比的祥和,楊柏甚至有種欲罷不能,楊柏的神格在盤旋,龍丹在震動,楊柏慢慢閉上眼睛。

「孺子可教!」楊柏的耳畔又一次傳來佛音,那是一尊萬米之佛,楊柏就站在佛像之下,震驚的看著這一切。

佛俯視的蒼生,楊柏猶如靈魂出竅一樣,慢慢的跟佛平行。不過就在時候,佛突然朝著楊柏而來。

佛光普照,日月無光,眼前的一切,楊柏突然化為這尊佛,楊柏看到海面,看到港口,看到湄南河,看到這裡的一切。

不過就在這裡一切的時候,遠處的海面突然傳來咆哮聲,那裡彷彿隱藏可怕的魔影。

楊柏想要看仔細,可就在此時,佛雙手合十,楊柏也雙手合十,神魂歸竅,楊柏終於睜開雙眸,認真的看向普拉。

「你給我看的是什麼?」楊柏心中很不平靜,那個魔影就是楊柏等待的,可是從海面而來的力量,那卻是大自然的力量,就連楊柏也無法制止。

「未來一角,你也看到了?」普拉很慈祥,已經慢慢坐在蒲團上。而旁邊的梅林法師也同樣坐下。

「這位是T國王室聖僧普拉,楊柏,聖僧讓你看到的未來,是你想看的,跟聖僧無關。」梅林輕聲說著,聖僧普拉,這可是傳奇僧人。

梅林很早就認識普拉,在這個佛廟之都,普拉一直修鍊佛法。佛法是無窮的,梅林也曾經修鍊佛法,融入自身法中。

這次梅林來到王宮,也真沒有想到普拉會出現。普拉這樣的聖僧降臨紅塵一定有大事發生,結果普拉只是來看楊柏,這讓梅林也相當疑惑。

「見過聖僧!」楊柏也老實起來,總覺得普拉跟自己很親切,這讓楊柏也弄不明白。如今楊柏的境界,為何能夠被普拉一眼看透,甚至還能夠在普拉引導之下,看到那可怕的未來,這讓楊柏憂心忡忡。

「孩子,你跟佛有緣!」普拉輕聲說著,伸出乾枯的手掌,想要握住楊柏的手。楊柏一愣,不過還是慢慢的走來,輕輕放在普拉手掌當中。

Views:
5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