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假的?這次謝謝你。」楊芹剛說完,就聽到旁白響起楊母的話。

「說的那麼客氣幹嘛,以後楊柏都是一家人。楊柏,我們都是老楊家,你說是不是?」楊母笑呵呵走了過來,看到房間當中的楊柏,特別滿意。

「是,我們一家人,那什麼,阿姨,你以後多吃魚,我們魚塘有帝王魚,對於心血管治療特別好,回頭我讓他們給你送幾條,你吃了就好。」

「呵呵,好,阿姨就相信你,你送給阿姨什麼,阿姨都吃。楊芹,還愣住幹嘛,去洗衣服。」楊母自從楊柏進來,那種慈祥勁全部給了楊柏,彷彿楊柏才是親兒子,楊芹是撿來的。

楊芹在背後吐了吐舌頭,可愛俏皮的樣子,讓楊柏看著一愣。楊芹的確很好看,突然這麼一笑,讓楊柏有點失神。

楊母就在門口,也不進來,看到楊芹洗衣服去了,再次關切問道:「楊柏,阿姨老了,有些話就嘮叨,你別介意。你沒有女朋友吧?沒結婚?」

「恩,自己一個人,那什麼阿姨,我跟楊芹沒關係,我們只是。」楊柏也聰明,能夠看出楊母什麼意思。

「沒事,現在沒關係,只是姐弟,以後有關係就好。阿姨就認你了,阿姨發現自己看到你,就特別開心舒服,你還幫阿姨治病,你就是上天盼來的神仙。」

楊母不愧是老人,這頓嘮叨,讓楊柏苦笑不得。尤其楊母真的特別認可楊柏,無論楊柏怎麼說,反正就是一句話本老太太相中你了,我女兒以後就是你的人了。

「哎呦我去,這解釋不清了,這個老太太不是心臟病,是精神分裂吧,太能說了?」

就在楊柏挺不住的時候,楊芹終於出現,看到老媽這樣,趕緊解圍道:「媽,你不能夠多說話,你該休息了。那什麼,熱水燒好了,楊柏,你洗一下吧。」

楊柏現在剛剛恢復一點力氣,可真不想動。苦笑一聲,晃了晃肩膀,艱難的坐了起來。

「算了,洗什麼,楊柏都這樣了,你還讓人洗澡,趕緊休息。你好好伺候楊柏。」楊母的話,讓楊芹也苦笑起來,洗澡換衣服也都是老太太說的,最後反而成自己。

「知道,他休息一會,在洗澡。」楊芹只好撇嘴,瞪了楊柏一眼。等楊母走後,楊芹再次說道:「那個什麼帝王魚是怎麼回事?我們小白樓也聽說了,肖青山還準備上你那買魚呢?」

「是嗎?」楊柏也是一愣,帝王魚的名號已經傳了出來,看來林嬌的魚塘徹底要致富起來,帝王魚一定不能便宜賣。

兩人聊了一翻,楊柏終於有點力氣,還是去衛生間沖了澡。在洗澡的時候,楊柏無比的尷尬,衛生間對面的掛鉤上好幾條小內內,一看就是楊芹的。

楊芹也是後知後覺,等楊柏進去洗澡的時候,才覺得自己忘記什麼,等想起來,那個臉紅的,在衛生間門口徘徊不已。

良久,楊柏洗完澡出來,原地開始發獃,看著楊芹在忙乎。楊柏開始研究自己的金丹,想要恢復靈霧。隨著時間的推移,楊柏好像恢復力氣。又一次左顧右盼,看著楊芹的房間。

也不知道,楊芹是真忙,還是躲楊柏,將近一個小時,楊柏就這麼在屋裡坐著,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

終於楊芹收拾完了,回到屋子依舊不敢看楊柏,兩人居然無法說話。就在此時,房門外頭突然響起鑰匙的聲音。這個聲音,讓楊柏就是一愣,頓時緊張的看向楊芹。而楊芹也徹底愣住了,也不敢相信的看著楊柏,兩人彷彿被點穴一樣。

「你們倆今晚好好休息,別管老太太我。楊芹,楊柏是個好男人,你好好珍惜。」楊母的話,讓楊柏有點瞠目結舌。

「我去,什麼意思?鎖門?這是幹嘛?阿姨這事情不對,你聽我跟你解釋。」

「媽,你給我開門,你這是幹嘛?我們不是男女朋友,你誤會了。你別鎖門,你這不好。」楊芹喊了半天,楊母好像根本不在乎,扭身就返回房間,清脆的關門聲,直接回答了楊芹。

「你媽是個坑啊!」

「你媽才是坑呢,不許說我媽,都是你不好。」

楊柏揉了揉頭髮,扭身就看到楊芹憤怒的眼神。

「你看我幹嘛? 九福晉她美又嬌 我是受害者好不好?哪有這麼坑女兒的,怕你嫁不出去?」楊柏也有點緊張。

「不許說我媽,你才坑呢,誰讓你洗完澡不走的。」楊芹很後悔,就不該領著楊柏進門。可是楊柏不來,自己老媽也不可能好。

「我怎麼走,穿著這套出去?」楊柏指了指自己復古的衣服,鬱悶的看著楊芹。楊芹本來在羞惱,看著楊柏穿著這一聲,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你老媽以前就這樣嗎?這主意太正了吧?」楊柏看到楊芹還在那笑,七八平的房間內,一男一女,這晚上還怎麼睡覺。

楊柏的體力還沒有恢復好,本來就困,現在折騰半天,還出不去了。

「行了,你誰上面,我睡地鋪。你不許有想法,我們兩人是清白的。」楊芹咬著嘴唇說著,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

「拉倒,我是男的,我睡地鋪吧,讓你睡下面,我可干不出來。」楊柏再次搖了搖頭,只要自己有地方睡覺就好,實在不行就在這對付一晚。

楊芹晃了晃頭,還在那堅持,楊柏為了給母親治病都虛脫成那樣,實在不忍心讓楊柏在地上過夜。

楊芹本來想說大不了兩人都在上面,將就一晚便是,可是楊芹卻沒有那麼樣的勇氣。

「好了,別墨跡,一個晚上而已,給我鋪地鋪吧。」 「什麼你居然殺了他,我的老天一樣你沒有開玩笑吧」

電話里姜天龍故作驚訝

聽著電話里姜天龍驚訝的聲音,趙山河還以為是姜天龍不行,他覺得姜天龍肯定是無比的高興,搞不好以後還把自己當鐵哥們,跟自己有著無比親切的往來

「真的我向你發誓啊我的好朋友,是我兒子親眼看見他被槍斃的,而且我已經把家裡的監控給調出來了,這麼多證據擺在面前,你還覺得姜辰沒有死嗎,你覺得老哥可能跟你開這種玩笑嗎?」

面對姜天龍的不信,趙山河急忙笑著解釋

「你!你居然殺了他」

「不是你這什麼意思啊?這不是正如你所願嗎?你不是做夢都想解決它嗎,而現在我幫你解決了,你應該高興才是啊」

趙山河有點不理解對面的意思

「我高興!我高興什麼?她再怎麼說也是我姜家的人,我們兄弟之間雖然有仇,

但是還不至於取人家性命啊,最多我就是打壓他,然後搶奪他的財物,最後讓他給我道歉便可以了,但是你居然去他性命,你說我怎麼跟我爹交代」

聽姜天龍這麼一說,趙山河明顯感覺一陣后怕,看來自己還是太低估這個人了,都他妹是蛇鼠一窩」

「那聽你的意思你是想怎樣呢」

「你還問我的意思是怎樣?你殺了我的弟弟,自古以來欠債還錢殺人償命,食品已經表現的很清楚了,是你的兒子叫殺手來殺了吧,那就讓你的兒子替我的弟弟償命吧」

「不是姜天龍你tmd有病吧,咱們倆是合夥的之前你也說過讓殺手來解決它,但是你又害怕殺手殺不了他,現在我兒子把他給殺了,應該感謝我兒子才是

怎麼了你現在到頭來反咬我一口,是想訛我一筆嗎」

趙山河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憤怒,直接在電話裡面咆哮了起來。

「我之所以說殺手殺不了他,就是故意說給你們聽的,不想讓你們去殺他,我就害怕你們做這種無知的事情,再怎麼說也是我的弟弟啊,但是你們卻親手傷害了她,他還那麼年輕你們這般殘忍的殺人兇手,我立馬要去揭發你們」

「你敢你只要敢去告,你信不信到時候我把你一起供出來,要知道我們現在可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你惹我你還嫩了一點」

「呵呵!我什麼時候和你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你說我們是一夥兒的,證據呢請問你有證據證明我們是一夥的嗎,再說了我連殺人動機都沒有,你的視頻都發給我了,你說到時我曝光出來,要知道你殺的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天辰集團的董事長,你等著你和你的兒子一起鋃鐺入獄吧」

「別!有話好好說,你說你到底想怎樣嘛」

早上和心虛了,他覺得這應該是自己做的最丑的一件事情,他太相信人了,他肯定知道這個姜天龍是巴不得人死,而現在人已經死了他如願了解決了他最大的難題,但是這個傢伙現在反而又來敲自己,一鍵刪掉的事情。

自己不會吹灰之力解決了自己最想解決的人,而且和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根本不會惹火上身,關鍵是現在還能反訛自己一筆,現在自己一輩子都有一個證據一個短處被別人捏在手上,趙山河心一橫,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把這個傢伙一起解決了。

「我想怎樣聽說你們最近在海外又拿下了一塊地,準備修一個跨國的世紀水上公園,然後在這邊是海景房準備買房子」

聽姜天龍這麼一說,趙山河心裡一顫。

「你是怎麼知道的聽誰說的,這可是我們的商業秘密」

「哼你們自認為的商業秘密其實早已經家喻戶曉了,我想你願不願意把這個項目讓給我呀」

「你別白日做夢了這個項目可是我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拿下來的」

趙山河那叫一個無比氣氛

「你還惦記著這個項目啊,你怎麼不考慮考慮你可能就性命不保了,那行吧既然你不願意的話那我就去告發去了」

「好我給你!我給你行了吧!把那所謂的視頻刪了吧,這個項目超前的利潤,已經完全可以堵得上你那張嘴了」

「別急嘛我話還沒有說完,但是做這個項目我沒有什麼啟動資金啊!你知道我的資金基本上要放在國內,所以我想請老哥能不能借一筆資金給我讓我把這個項目給做起來」

「你他么有完沒完,項目已經給你了,你居然還要讓我拿錢給你做項目,要不要我直接把所有的東西都做好然後給你送過來」

「嘿你別說這樣還真可以,那就這樣決定了,這個項目還是由你們自己負責,但是你們只是幫我打工,所有的營業利潤名號必須掛在我天龍集團的名下有沒有意見」

聽著電話里的聲音,早上和氣的指甲都快陷進肉里了,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這這豈止是對他生意上的打擊簡直是對她人格尊嚴上的侮辱,但是此刻他沒得選,現在自己完全被人家牽著鼻子走,要怪還是怪自己的兒子當然也有自己的原因。

「好我答應你!現在可以了吧」

「怎麼說呢暫時可以了,只有說暫時可以,那我就先在這兒謝謝老哥了,那就先這樣」

掛了電話趙山河直接氣得砰的一聲把手裡的電話摔了個稀巴爛。

「畜生真的是畜生啊,老子必須得殺了他必須得殺了他」

「爸發生什麼事兒了,發這麼大的火」

剛進來房間的趙一博叼著煙,看著趙山河詢問

沒想到趙山河反手就是一耳光,直接把趙一博嘴上叼著的香煙都打出去兩米遠,這一巴掌也給趙一博抽懵逼了。

「那到底怎麼啦,我哪裡又惹到你了」

雖說趙一博現在無比氣憤,但是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的父親,他不敢發火。

「你瞧瞧你把那個傢伙殺了做的好事」

「我怎麼了?我這是在幫你們好不好,你們開會的時候不是就有這個想法嗎?但是你們完成不了沒有那個信心,而我已經幫你們完成了我應該是你們心目中的英雄啊,你的兒子沒有給你丟臉啊!你幹嘛打我呀?」 楊芹再次勸說幾次,看到楊柏一再堅持,只能夠拿出備用的床被,給楊柏簡單鋪了一層。楊芹看著楊柏目光有點躲閃,好半天也沒弄衣服,就這麼躲進被窩當中。

楊芹的床單也是淡粉色,被褥也一樣,楊芹都好把腦袋貓進被窩當中。

「你們關燈,影響我老太太睡覺!」

不知道何時,楊母再次傳來聲音,惹得楊芹都要哭了。

「媽,你到底要幹嘛?」

「媽有心臟病,開燈睡不著覺。」楊母的回答,直接讓楊芹無語。

「行了,聽她的吧,熄燈。」楊柏只好站了起來,在牆上關燈之後,也躲進被窩當中。熄燈之後,楊柏都能夠聽到楊芹的心跳,感受到楊芹的緊張,楊柏輕聲說道:「楊芹,你跟肖青山還有關係嗎?」

楊柏的話,讓楊芹突然一愣,本來羞澀的心情徹底化為深淵。肖八爺就是楊芹的噩夢,就算肖八爺給了楊芹一切,可是對於善良的楊芹來說,楊芹不想成為任何人的玩具。

「我知道我讓人瞧不起?我也沒有那麼奢望,楊柏,你無需擔心什麼,今天發生的事情,只是我母親的一廂情願。」

楊芹語氣有點冷,剛才房間內的氣氛徹底冰冷起來。楊芹是自卑,在楊柏面前楊芹覺得是自己身體是骯髒的。

「我不是那意思,你別激動,我說以後你如果離開了,能不能來我農場?」楊柏的下一句話,讓楊芹再次愣住了。

「什麼?」楊芹沒有想到,楊柏想讓自己前去農場,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想成立生態園,在蓮花村那裡頭,愛河水庫,建立旅遊餐飲酒店一體的生態園,你是酒店管理畢業,楊芹你能不能過來幫我?」

楊柏有點緊張,自己只是農民出身很多事情都不懂,經營農場憑著靈霧還行,如果是生態園一定要有專業知識。

本來楊柏是想讓趙艷紅以後接管生態園,可是趙艷紅管理後勤還行,如果真的要經營頂級的生態園,還是需要楊芹這樣的專業。

「楊芹,你知道我的故事,我這樣的女人,你也想要?」楊芹太過激動,並沒有覺得自己說的有點讓人誤會。

「楊芹,不許瞎說。你為了給母親治病,那都是過去的事情。肖八爺怎麼了?只要你離開他,來了農場,就是我金鯉農場的人,我保護你就是。」

楊柏也沒有想太多,腦袋一熱,還真的答應下來。楊柏就是二愣子,根本沒有考慮肖八爺的身份。

「你,你是認真的?」黑暗當中的楊芹有點淚光閃爍,楊芹早就想明白了,自己下個月就會離開肖八爺。要不是自己的母親突然摔壞了,差點再次跟肖八爺借錢,或許這輩子自己都要被肖八爺包養。

可就算離開肖八爺,憑著肖八爺的勢力,楊柏清楚鳳縣的任何企業自己都不可能找到工作,除非遠離鳳縣,帶著自己的母親背井離鄉。或許肖八爺早就看清楚這點,明明知道楊芹跟自己的約定即將到期,卻那麼無所謂。只要楊芹生活在鳳縣,就無法擺脫肖八爺。

「我承包了魚塘,跟蓮花村林嬌合作,到時候會擴建生態園,我需要你的專業知識。怎麼樣?楊芹,過來幫幫我?」

楊柏並不知道自己的決定,給楊芹帶來希望,一個重新生活的希望。

「我,我可以,你等我一陣子,我跟他的約定,還有段時間。楊柏,我感謝你。」由衷的感謝,楊芹發現自己遇到楊柏,自己的人生的軌跡開始不同起來。

「太好了,只要你來了,我們的生態園一定會火起來。」楊柏有點興奮,睡意早就沒有了,只是考慮楊母要睡覺,房間里的兩人漸漸吸納入沉靜,都沒有在說話。

可是兩人都沒有睡著,房間上的時鐘逐漸到了凌晨一點。楊柏體內的力量終於復甦起來,由於廳里開著窗戶比較通風,讓地鋪上的楊柏感覺到夜晚的涼意。

楊柏裹緊了被子,就是這個動作,讓上面的楊芹也睜開雙眸。感受到黑暗當中,從門縫當中傳來的涼意,有點心疼說道:「你,你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有點風,呵呵,放心吧。」楊柏身體素質很好,雖然有點冷,但是並不會生病。

「門縫有風,你這麼睡覺不行的。要不,要不你上來吧?」楊芹的話,讓楊柏就是一愣。

「啊?」楊柏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怎麼回答楊芹。自己要是當上面去,那還怎麼睡覺,就是在地面上,都能夠聞到楊芹身上散發的女人味道。

一句話,弄得楊柏腦袋一片空白,一時之間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楊芹。

楊芹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內心狂跳,也是羞愧的不行,可是看到楊柏不說話,再次自卑起來。

「唉!」

楊芹幽怨的嘆氣一聲,就是這個嘆氣,讓楊柏突然拿起被子,慢慢坐了起來。

「在我這,你一直挺好的,你不許在嘆氣了。」楊柏的話,讓楊芹也是一愣,暗中能夠感受到楊柏磨磨蹭蹭的樣子,楊芹再次鼓起勇氣,心疼說道:「你上來吧,真要病了,明天老太太又會嘮叨我了。」

「上來,不許動!」

楊芹不知道為何突然再次加了一句,這樣的話,讓楊柏再次糾結起來。

「快點,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比我還害羞。」楊芹小聲嘟囔著。聽到楊芹的催促,楊柏晃了晃腦袋,覺得自己真不爽快。就算上去睡了,只好自己老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恩,我不動!」

楊柏還真不動,來到邊上,楊柏就再次蓋著被子,猶如挺屍一樣,緊張的模樣,讓旁邊讓開地方的楊芹,再次笑了起來。

一縷香氣,再次飄來,尤其枕頭之上,傳來的味道,讓楊柏深呼吸一口。就算楊柏想控制,可是這大晚上,旁邊還躺著一個美女。

衛生間內掛著的東西,加上枕頭上的味道,都開始在腦海中亂想起來。楊柏是真的緊張,緊張的都在發抖,就這麼在邊上,還不如在地鋪舒服呢。

「好了,別緊張,你弄得我更緊張了。」楊芹感受到楊柏緊張,知道楊柏的確是好人。內心當中的一扇門,好像被楊柏打開了。

黑暗當中,看著楊柏就這麼躲避自己,楊柏身上散發的味道還是自己沐浴露的味道,這讓楊芹也有點出神。

睡在柔軟暖和地方,慢慢的楊柏也逐漸發困起來,僵硬的身體也慢慢復甦起來。迷迷糊糊中,楊柏眼睛眼睛徹底睜不開了。楊芹也在幻想當中,慢慢的睡去。

只是在昏暗的房間當中,也不知道楊柏翻了身,還是楊芹翻了個身,兩人的身體慢慢的靠近。

也不知道誰的被掉落地上,反正床上兩人就剩一個被了,被窩中的兩人已經沉沉的睡去。

凌晨四點,楊柏睜開眼睛,一眼就看到懷裡的楊芹,這可嚇了一跳。尤其看到自己的被子已經沒了,自己居然摟住楊芹睡了一晚上。

「我去,我們沒那個吧?」楊柏也不是傻子,趕緊看了看自己被窩中的衣服,應該沒有啥問題,楊柏漸漸放下心來,只是內心的當中還有點小失落。

楊柏的胳膊被楊芹摟著,突然的動,讓楊芹有點不舒服,還撒嬌的,說了一個夢話。

「乖,小寶寶,陪著姐姐睡覺。」楊芹已經把楊柏當成布娃娃了,這樣的一幕,加上楊芹的臉頰就這麼放在胳膊上,讓楊柏能夠近距離看到楊芹的一切。

楊柏心中一軟,楊芹的睫毛很長,睡覺的樣子依舊美美的。就在這時候,楊柏發現一根頭髮掉落在楊芹的眼角,楊芹好像很癢,伸出手來。

楊柏趕緊慢慢伸出頭來,準備吹開這跟頭髮。就在這時候,楊芹的眼瞼打開,一眼就看到楊柏的姿勢。

傻眼,兩人都傻眼了,兩人猶如木頭人一樣,徹底被定住了。楊柏那個尷尬,自己這個動作太解釋不清了。

楊芹起初在迷茫,可是看到自己躺在楊柏的懷裡,兩人好像還在一個被窩當中,愣了半天就準備尖叫起來。

「別喊,把你老媽弄起來,我們還解釋個屁!」

楊柏可是嚇了一跳,趕緊捂嘴,緊張的都要流汗。

「我要說我給你吹頭髮,你信不?」楊柏苦笑一聲,望著楊芹。被捂嘴的楊芹,滿臉通紅,好像也明白過來,也感覺自己的衣服並沒有少。

「你說我信不?」喘了會氣,楊芹沒好氣的看著楊柏。此時楊柏已經坐了起來,抹了抹冷汗,緊張說道:「我也剛睡醒,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什麼也沒幹。」

楊柏都要滾落地面,弄得有點手忙腳亂,而楊芹依舊躲在被窩當中,被窩有兩個人的味道,楊芹羞得只露出兩個眼睛。

「那什麼,我還是趕緊走,衣服估計也幹了,那什麼帝王魚的事情,我會跟小白樓談的。還有我們的事情,就這麼定了,以後你就是我們農場的人。」

楊柏說的很快,簡直就是落荒而逃,剛走到門口,就死死拍了拍腦袋,門口還鎖著呢,自己跑個屁。

就在此時,楊柏聽到門口傳來的聲音,看來老太太也醒了,準備解鎖開門。

「我去,這是要逼死我。」楊柏再次一個激靈,猶如狂風一樣,就衝進楊芹的被窩當中,裝著睡覺。

楊芹被楊柏的襲擊也嚇了一條,不過聽到門口的動靜,扭過身子也裝睡過去。

鎖頭響動一下,楊母打開一道縫隙,看到床上的兩人,臉上露出開心的模樣,然後慢慢的拿起門口的菜籃子,準備上早市買點早飯。

楊母剛一走,楊柏再次坐了起來,回頭看了一眼楊芹,兩人的目光交匯在一起,兩人的臉色瞬間通紅。 關於轉行的事情,顧忘並沒有告訴公司里的其他董事。

Views:
9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